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Friday, November 15, 2013

為何神創論毫無價值?

按:討論區繼續有人抹黑演化論,這是我的回應

 

神創論只是滿足很少部分有宗教信仰的人他們渴望自己在宇宙和他們所相信的神眼中,具有特殊的位置,和保護個人脆弱的信仰。
其實,細心看,接納演化論的而有宗教信仰的人和團體,不相信神創論,主要是看到科學的證據,這包括演化論「故鄉」的英國,聖公會早就接納演化論。

大部分反對演化論的,其實知道演化論對信仰直接的威脅:如果人類,他們心目中具有神靈魂的,都是經過科學能驗證、解釋的過程演化而來,沒需要超自然的介 入,神的位置就會消失。同樣,量子力學說最根本的一切都係 rule by chance,那麼就沒有所謂掌管宇宙的主宰。

他們搬出神創論,其實是意識形態的抗衡,多於是對學術或知識的興趣。

仔細看思路就看到,神創論是和學術求知背道而馳的。首先,它從一個結論開始:神創造天地。然後到過來要證據符合它,漠視或者扭曲挑戰那個結論的一切。

演化論從來冇從「一切生物是演化而來」這個開始的。從150年前開始,它仍然是一個容許證據修改、修正的理論,同其他理論無異,只是150年來,化石(數以萬計)、放射測定、DNA/遺傳學、地質學等不同獨立的證據,都不謀而合地多次確證演化論的各項假設。

反觀,神創論,百多二百年來都是老調重彈,稍微問深入一些,就知道除了出書(不是學術文獻)外,沒有一個提倡神創論的,真有去為神創論做過一分一毫的科 研,只是圍繞演化論叫囂,看見那個演化論學者的言論能用來攻擊演化論,就拿來用(多個是強烈支持演化論的學者都給神創論者扭曲言論,例如Richard Dawkins,Stephen Jay Gould等)。

換言之,神創論是徒具口號,但冇實在內容的信念,也冇任何造福人類的應用價值。

除了神創論自身已經不是學術外,從各方面神創論者的行徑,都冇一處和認真對待學術的態度配合,反而處處表現出毫無學術誠信。

一、斷章取義。神創論的宣傳資料最愛引用生物學權威的話,製造印象,要讓人覺得生物學權威也懷疑演化論。去查原文,就會發現這些引述言同作者原意南轅北 轍,斷章取義乃至歪曲捏造。比如,有說法指達爾文本人也在《物種起源》中承認象眼睛這樣完善的器官是不可能演化出來的、缺環存在反駁演化論云云。其實很多 神創論的人都不知道,專業和學術論文,都必定列出理論裡面困難或未完善的地方,給他人批判、提出意見。神創論的人不懂學術慣例,把人地尊重學術和有學術誠 信的誠實行為當作攻擊的機會,但自己連一篇似樣的學術論文都寫不出來

二、對科學知識無知。神創論者經常引用熱力學第二定律或者說,太陽的核子反應需要比科學家預計的更長等理由,質疑演化。例如們說,熱力學第二定律決定了事 物只能由複雜變簡單,由秩序至混亂,而生物演化與這個趨勢相反。學過物理學的人都知道那種說法是錯的。有例如對太陽的核子反應的批評,錯誤以為核子反應是 必然把全部無知轉化為能量,也是對物理學無知的。有些說始祖鳥是完全的鳥,顯示除他們連初中科學常識都沒有。鳥類一定沒有牙齒、有喙、沒有尾巴骨、有羽 毛,這些都是基本鳥類特徵,缺一不可。始祖鳥有牙齒、沒有喙、有尾巴骨,好明顯不是鳥類,但牠也有鳥類一些特徵。古生物學家是詳細分析過很多部分,發現牠 同時具備鳥類同爬蟲的特徵的。

三、神創論的說法往往過時,或者謊言。例如為了證明猿人化石之少、不可靠,總愛引用以前人類學界的一種說法:所有猿人化石可以放進一具棺材裡。而事實上, 幾十年來古人類學家已在非洲挖掘出了幾千具猿人化石,再大的棺材也裝不下。又不斷重複幾個不能否定那些支持演化證據的所謂偽造事件(皮爾當人、 Nebreska Man 等),更可以捏造謊言說達爾文臨死後悔發表演化論。

四、神創論者無視事實,愛搬龍門。神創論者經常列舉的一條反演化論的論據,就是沒有「過渡型態」,所謂「缺環」。當然,演化論學者都知道,不可能找到所有 過渡型態物種的化石,因為化石的生成是極其罕見的,而過渡型物種要碰巧生成化石,就更為罕見。但是,只要能找到過渡型態物種的化石,就是對演化論的非常重 大的證據。神創論者一再宣楊說連一種過渡型態物種化石也找不到時候,當一批又一批的渡型態物種的化石出土,例如始祖鳥是從爬蟲類到鳥類的過渡型。著名的過 渡型化石還有魚類到兩棲類的過渡型(總鰭魚,魚石螈,棘石螈,Tiktaalik)、兩棲類到爬蟲類的過渡型(蜥螈)、十幾種從爬行類到哺乳類的過渡型 (似哺乳動物爬行類)、陸地哺乳類到原始鯨類的過渡型(龍王鯨、Pakicetus等等)和從始祖馬到現代馬的一系列非常完美的過渡型。神創論者不是攻擊 那些化石是偽造(但冇證據)就是搬龍門,
過渡型態吻合演化論的各個預測(鳥類祖先來自爬蟲類,今天知道是恐龍的一支,魚類演化出兩棲類、兩棲類到爬蟲類、爬蟲類到哺乳類、古猿猴到人等等),在兩 個過渡型中間狡賴,說「這兩個過渡型中間沒有過渡型態,所以沒有演化關係」兩個過渡型中間只是未找到它們的過渡型態,等於沒有演化,就正如沒有多少人能數 到10代以上自己的祖先,難道自己不是祖先的後代?
當然還永遠無視DNA方面壓倒性的證據

五、捏造證據。比如,神創論者稱,在美國德克薩斯州曾經發現與恐龍同行的腳印證明恐龍和人曾經同時存在,或者古代地層出現鞋印等,還有用匿名文章講所謂 進化論三大繆誤云云

六、缺乏精密的分析能力和想像力。眼睛那麼複雜的器官怎麼能一點點演化出來?那些一環扣一環、丟了一環都不行的生物化學途徑又怎麼能一步步演化出來?當初 達爾文早把這些問題想明白,才發表演化論了。這種問題的解答並不複雜,只要懂得觀測大自然不同複雜度的眼睛對比,就看到每個都可以輕易從微小變化去下一稍 微複雜的眼。生物的眼睛其實很簡單,知道自然界不同的類型、它們的複雜度,把這些形形色色的眼睛從簡單到復雜排列在一起,細心看,就明白眼睛是怎麼一步一 步眼化而來的。軟體動物的眼睛我們看是有缺陷,但對牠們的生活需要就足夠,也有好處的,它要比沒有眼睛有優勢。而要理解那種一環扣一環的難題,則需要知道 在演進化上有所謂預適應,即一種新的適應性是從別的適應性機制,就地取材,取用的功能,不是一步步疊加,最後才具有功能的。而人眼的不完美,就是演化的例 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Tx0MV6AykM
而且,達爾文預測的從簡單到複雜的眼睛,是確存在於自然界,而且是在同一個門:軟體動物,帽貝、扁蟲、蝸牛、章魚、八爪魚,彼此有演化關係,同樣牠們眼睛的複雜度也看到眼如何演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EKyqIJkuDQ

從以上六個神創論者的行徑,神創論毫無價值、也毫無寸進,就不足為怪啦
 

Monday, October 07, 2013

一個死後生命的故事(虛構)

這個故事是我的創作,是虛構,但我相信裡面的情節真實的世界也會有發生,這故事裡面的人們,也許你在身邊看到多少他們的影子。


在寧養院病房中,一片嘻笑。因為新來的病人是個樂天的婆婆。


醫護人員叫她虎媽,因為她的大兒子名字有個「虎」:劉健虎。


「嗨,虎媽,早晨!」健虎的老友大鼻明這天探虎媽。

「死仔!做咩而家先蒞探我?你死X左去邊!」說著馬上伸伸舌頭,尷尬的看看旁邊的院友。

 

 虎媽真名叫許玉美,丈夫本來在地盤工作,在她生下大女、兒子健虎、和幼子健熊不久後就因為工業意外身亡。

丈夫沒有多少積蓄,虎媽許玉美在丈夫死後只是用他獲得的賠償買下一間小屋,然後一個人打工,洗碗、清潔、雜工等等,養大幾個子女。

因為虎媽一直在基層工作,所以不免學得些粗話,她只是和要好的人才說。她不是罵大鼻明,是看到他來很開心。虎媽笑得瞇瞇眼。

虎媽當大鼻明是自己的兒子一樣。

大鼻明看到虎媽開心,都安樂些。

虎媽患上末期肝癌,本來是她子女負責輪流去寧養院探她。但最近大鼻明和健虎談,發覺健虎很不開心。

健虎在中學信了基督教,十分虔誠,還帶了家姐和弟弟信耶穌。三姐弟一直希望媽媽都信。不過虎媽一手一腳養大他們幾個,做過很多工作,見過很多事,做人很實際。

「你啲咩野死後復活啊、罪得赦免,都唔實在嘅。人嘅生老病死,你看得多,就知道真係閒過立秋啦。你死鬼老豆,佢死嗰日上晝都好地地,同我飲埋個早茶開工。 平時地盤佢做野不知幾鬼穩陣,安全過行騎樓擔遮帶頭盔,個個工友都唔信佢出左事。就偏偏咁啱嗰日他頂上個位個工友唔記得釘返好個地台板。平時你老豆一定咩 都 check 真先開工,嗰日就偏偏冇check 嗰零零丁丁嗰一塊版,一踩上去塊版走位,個人一側就由五層樓高跌鬼左落地....還要咁啱條安全帶綁正個位又鬆左....真係整定㗎」

健虎一同虎媽傳福音,就算帶埋傳道,虎媽就講往事。

「仲有啊,你老豆拜關二哥嘅,你嗰個耶穌話佢會落地獄,咁你都忍心信?」

健虎的教會傳道說:「伯母,耶穌就係愛你,所以先唔忍心你落地獄,叫你信咋!」

「你個耶穌係真咁把砲啊,晨X早,阿咩當話?佢嗰日一 dep 個果,就應該即刻補鑊、使咩等到依家?好似我教阿虎,佢家姐健玲,細仔阿熊,一有尐尐行差踏錯,點會比佢繼續錯落去,梗係教、拉返佢轉頭....」

教會傳道說:「咁耶穌依家咪來拉返你轉頭....」

「咁唔見耶穌來拉返我老公轉頭?等咩話?幾千年?」

教會傳道:「神有佢奧秘的旨意....」

「奧秘呢家野就唔實際嘅,我唔知我犯咩罪,唔明亞咩當食個果我就要一齊有罪,仲狼過以前啲皇帝株九族!我成世冇害人,貪下小便宜就有,我冇法子喎,我地 窮!但咁都要我落地獄,有冇蠻啲啊?好似我教仔,阿虎細個曳,唔做功課,我最多罰佢冇得睇卡通、出去玩,用你地個耶穌啲教仔法教仔,我咪小小野要拎菜刀斬 仔?」

教會傳道:「得罪神,係最大嘅罪。聖經係神寫嘅,係真理,你只有信....」

「你話之嗎....口講口賠啊。我真係唔明我得罪神咩囉。你隨街都搵到幾圍檯嘅人係得罪我嘅,我都冇諗過要人地個個比火燒咁狼毒啊.....」

教會傳道:「得罪神,係最大嘅罪。神呢啲係公義....」

「宰相肚裡可撐船,我多多人得罪我,都可以笑下就算,你個耶穌話係最偉大嘅神,點會小氣過我呢個普通阿婆?」

教會傳道:「....................」

教會傳道和健虎之前都不斷同虎媽傳福音,不得要領。虎媽讀書不多,但很精靈,問那些刁鑽古怪的問題,連教會傳道都無法回答。

大半年前,虎媽被驗出患末期肝癌,後來轉去寧養院。人人都知道那裏是末期癌症病者等死的地方。

健虎和健熊知道媽媽時日無多,都很心急。結果一次探望,健虎逼得虎媽太緊,同虎媽鬧大交。之後虎媽就見親健虎面色仲黑過鑊嘮。

大鼻明自小同健虎老友,還一起返教會,不過大鼻明就是教會出名的「問題會友」,聚會冇定時、不讀經,喜歡「賭波」,同健虎的虔誠天同地比。不過,健虎知道媽媽喜歡大鼻明。

「你自己激親你老母要我出面?」

「唔該啦,呢兩日探阿媽,唔係單打我,就唔睬我同細老...」

「老人家,過兩日冇野嘅啦,你家姐呢?」

「家姐兩年前,同阿媽嘈完,一個人去左澳洲...我通知左佢...但佢冇咁快可以過來...〕

大鼻明就做和事佬,去探虎媽。

虎媽一看見大鼻明就好高興,兩個人年紀相差大,不過好老友。

「虎媽,做咩一見我就爆粗啊?」大鼻明笑道。

「死仔,我就來悶死啦。有你同我吹水不知幾正!來來,吃個橙!」

兩人談笑一會,虎媽問:「我知,你係唔係來幫阿虎講好說話?」

「虎媽,阿虎都係緊張你啫。你唔信耶穌,第日死左,你地就分開啦....」

「我想阿虎,帶靖曦同靖思來探我....」

靖曦同靖思,是健虎的一對仔女,虎媽的孫仔孫女。

虎媽很疼愛這對孫仔孫女,靖曦同靖思也好喜歡跟這個鬼馬嬤嬤玩。不過,健虎很怕讓自己子女和這不信耶穌的嬤嬤見那麼多面,怕子女學嬤嬤不信,因為虎媽幾次比教會傳道煩,有時候忍不住批評基督教幾句,靖曦同靖思很受鬼馬嬤嬤影響,不斷對父親講:「嬤嬤點解唔信?」

虎媽入院後,成日想健虎帶對孫仔孫女探她,健虎老大不願意。

上次吵架,健虎就是太急要媽媽信,竟然說:「你信耶穌,我就帶靖曦同靖思來探你...」一講完,健虎馬上就後悔。

虎媽很氣憤:「你個耶穌教你用我對孫仔孫女要脅我?」

健虎不說話,就走了。

大鼻明:「佢都好後悔啊。其實,信耶穌有咩唔好喎?你信,有永生、永遠快樂,仲可以永遠同你愛嘅人一齊...」

「我,最唔捨得,係我對孫仔孫女,仲有,我大女阿玲。我兩年來都冇同佢講過一句野.....」

大鼻明:「咁咪係囉。阿玲信耶穌,你對孫仔孫女信耶穌,你如果又信耶穌,將來響天家,都可以同孫仔孫女、阿玲地一齊,唔再分開....」

虎媽眼睛一亮,看著大鼻明。

這天,寧養院裡面,健虎、健熊,教會傳道都在。

教會傳道說一句,虎媽跟著說一句,就完成「決志禱告」。

教會傳道伸手握著虎媽的手,說:「恭喜你,你現在是神家嘅人,係天父的兒女,你肯定有永生!」

健虎、健熊好開心。

教會傳道:「我走先。你地自己傾下。」

健虎、健熊繼續不斷說話,講好多信仰的東西比虎媽知。

「唔好賭馬賭波、唔好爆粗、唔好拜神...」

「食野前記得謝飯、每日靈修....」

「劉健虎!請你唔好走數!」

健虎、健熊一呆。母親好少指名道姓叫他們的。

「媽...」

「你講過,我信耶穌嘅話,你就會帶靖曦、靖思蒞探我....」

「遲啲啦,小朋友學校好多功課同活動,要安排....」

虎媽面色一變,說:「我好掛住靖曦、靖思,你咁都要阿茲阿左?」

「哥哥唔係話唔帶...」健熊馬上幫哥哥解圍。

「咁幾時?」

「我會同學校講,取消佢地課外活動,放左學來....」

虎媽面色頓和。

健虎、健熊離開。病房內一直有個看護留意著這家人。

虎媽看到她。她不到三十歲,束著短髮,但面上很滄桑。

虎媽對她眨眨眼,說:「姑娘,你過來!」

她面上平靜,微笑一下,走過來。

「你有咩唔舒服?」

「冇,我來咁耐,都係你照顧我,你好細心,我好多謝你。我想同你傾下計....隔離床阿梅姨去左,日頭冇人同我吹水啦....你坐低同我嗲幾句得唔得?」

「同你傾幾分鐘都OK....」

「姑娘點稱呼?」

「叫我阿雲得啦...」雲淡淡說。「佢地你啲仔?」

「我三個仔女,剛剛蒞兩個仔,另外嗰個我個仔教會啲傳道人....」

雲面上淡然。虎媽見識多,鑒貌辨色,看出雲並不太信服基督教。剛才虎媽在兒子和傳道面前決志,雲就一直在附近。虎媽知道雲在聽。

「我都係順個仔意,真正老來從子....」

「如果你覺得信令你安樂....」雲微笑。

「我咩都冇所謂,但我對孫仔孫女係我命根,我真係好想佢地蒞探我....我好唔捨得佢地」

「係啊,你而家病情穩定,精神狀況同身體都仲OK....」雲說,然後她轉面看走廊。

「我細佬走嗰陣,得廿二歲..」雲說。

虎媽說:「唉.....咁後生....」

「我,就剛剛做實習.....醫院成日好多教會的人,叫臨死嘅人信耶穌....我細佬比我個妹同阿媽佢教友煩左好多日....」

「咁佢有冇信到?」

「細佬最大嘅心願,係去澳洲大堡礁潛水、去美國大峽谷.....,細佬唔肯化療,因為好翻機會渺茫,所以寧願趁身體仲可以去旅行,去完成自己心願。我就帶佢去左澳洲大堡礁、去美國大峽谷,還有,去加拿大探左阿爺....」

虎媽說:「雲,你細佬有你這個家姐真係好....」

「我個妹同阿媽就話我魔鬼,話我阻住細佬信耶穌,話我自己背叛耶穌自己滅亡仲唔夠....我冇同佢地見面成四年」

虎媽沉默,伸手輕輕摸了雲的右手。

雲轉過來,面上仍然平靜,說:「我不信有神,或者有咩永生,我看到好多人受苦,但仲要呃自己同親人話有死後生命。錯過晒今世....」

「我買個保險啫...」

「你唔好誤會,我明白嘅,有邊個捨得最親嘅人....所以,話你知道,天堂所有親人都團聚,咁生離死別就冇咁難過。其實死後會點,根本冇人有把握....甚至,可以唔係大家咁想像...」


過了兩日,健虎終於和妻子,帶靖曦、靖思探虎媽。

靖曦、靖思一來,撲上去:「嬤嬤!!!」虎媽眉花眼笑:「來、來!抱抱!!」

虎媽很久沒有那麼快樂。

雲看到,對健虎夫婦說:「今日天氣好好,你可以同你阿媽到出面個花園和草地,同小朋友玩....」

雲用輪椅車虎媽下去,健虎一家和小朋友都到。一家人都在陽光普照的下午,在花園和草地玩。

虎媽很精神,和孫兒孫女玩。

健虎對雲說:「姑娘,真係多謝晒...」

「我好耐冇見你阿媽咁開心啦......你把握時間,多啲帶你啲小朋友來啦。佢真係好錫佢啲孫仔孫女....」

健虎沉吟不語。


這天健虎一個人來探虎媽。

「阿虎,我諗過啦,我穩陣啲,都係想死之前做我最想做嘅野,唔想第日後悔」

「媽,你都信左耶穌啦,天父會看顧嘅,大家將來一定喺天家見。」健虎嘗試用信仰提醒母親。

「阿虎,你做投資嘅。投資嘅我真係唔識,但我都見過你瀨過幾次大野。你投資更在行,都一樣會瀨野,咁咩死左後永生、天堂嘅野咁大件事,你覺得你啲眼光會準得過你投資?」

健虎從沒有想過這點,一時答不了,只得說:「媽,你講咩阿?」

「阿虎,你投資損手嘅,都仲有得翻身,不過你搏緊死後生命,你錯左點算?」

健虎就用基督教信仰回答:「媽,你講咩阿?死後生命得有或者冇兩個可能,冇你咩都唔知,有咪上天堂,有贏冇輸!」

「阿虎,咩唔比死後生命唔係你講嗰回事?萬一死後我地原來都唔係去天堂,仲冇得再見,我如果唔趁我身體仲支持到,做我要做嘅野,旨意日後天堂再見,冇同我啲孫多啲時間一齊、我唔同阿玲講野,我死後咪永遠後悔??佛教就輪迴、唔知咩教又話死後點,你點知道邊個真?」

「媽,你講咩阿?聖經唔會呃你!」

「點解?聖經唔會呃我?」

「因為,聖經係神寫嘅!」

「你點知聖經係神寫嘅?」

「神話嘅!」

「你咪兜左個圈啦!似足我以前個刻薄老闆嘅講法:老闆永遠係啱嘅,點解?因為老闆話永遠係啱嘅囉!」

健虎說:「你要對神有信心,你應該相信你有永生!」

「阿虎,萬一,你錯呢?我地死後真係有永生,不過你去左唔知邊、我去左唔知邊,我見唔翻你地、見唔翻靖曦、靖思,我真係會癲!我到時,真係做鬼都唔放過你!」說著虎媽疾言厲色。

健虎不敢說下去。

這周末,健虎回到教會,到小組代禱時間。小組都知道健虎媽媽患癌症的事,知道健虎媽媽信主,上星期都感謝神。

健虎將媽媽的事告訴小組。

組長阿光說:「我地要為阿虎媽禱告。」

組員A:「求神保手虎媽嘅心,希望虎媽唔好動搖!」

組長阿光問:「阿虎,你阿媽想你點?」

健虎說:「阿媽從來未同對孫去過旅行,最想今年,同靖曦、靖思去澳洲,順便探我家姐.......我打算應承佢....」

組員A:「你阿媽咁嘅想法,其實係比魔鬼誘惑,佢唔信天父安排。根本佢冇需要擔心,日後大家都可以喺天家見,澳洲再好玩都唔會好得過天家」

其他組員附和....

健虎說:「阿媽好堅持,而且,我都希望阿媽臨死開心啲,仲有,佢真係想見下家姐....而且小朋友上次去澳洲都好中意家姐....」

組員A:「你阿媽係唔夠信心就真....,驚將來永生唔係聖經講嗰回事、咪死都要去,我不認為你應該遷就佢呢個出於不信嘅意願,咁唔係神嘅心意!」

健虎說:「佢老人家,我都係想佢開心,唔通都有錯?佢係我阿媽啊!」

組員A:「阿媽大定係神大?當然係神大!」

健虎一聽,勃然大怒,積壓多月擔憂母親的壓力爆發,大吼:「你調X樣,你有冇阿媽生㗎????」健虎站起來,像是要打組員A那樣。

組長阿光馬上勸止:「阿虎,唔好咁。人地都係想從聖經教導提醒你.....」

健虎怒道:「阿光,條.....佢咁講你唔覺得過分嘅咩?而加講緊嗰個係我病緊、命不久矣嘅阿媽!」

組員A還不識趣,繼續說:「阿媽就大晒?病緊、命不久矣就可以做啲唔合神心意嘅野!只怕你阿媽當初決志,都唔係聖靈嘅感動,係佢自己想走去信....」

健虎大怒,撲上去組員A把他從凳上推下地上,組員忙把兩人分隔開。

健虎不斷叫:「嗰個係我阿媽!嗰個係我阿媽!」

突然,健虎瞿然一驚:「嗰個係我阿媽!嗰個係我阿媽!」

此後三星期,健虎和妻子、健熊都同公司請假,健虎替對孩子向學校請假,買機票、訂酒店等等。

一行人,去了澳洲著名地方,到澳洲大堡礁,有團友知道虎媽的事,玩潛水,個個都幫手,虎媽笑得合不攏嘴。

虎媽像個大孩子,頑皮到要靖曦、靖思負責「管教」嬤嬤。

虎媽和孫仔孫女不斷玩,一切澳洲能玩的都和孫仔孫女盡情玩。到墨爾本健虎家姐健玲那裡。

健玲和虎媽擁抱。原來最美好就是和最愛的人一齊。

健虎後來知道,健玲已經不信耶穌。

晚上,健虎、健熊和健玲談話。

「你來澳洲,因咩事唔再信?點解你一句都唔同我地商量?」健虎問。

健玲說:「呢啲係我自己嘅決定。其實,我一路都有懷疑,來到澳洲,同大學做野,接觸好多我以前未學過嘅,覺得自己好傻,做咩要信。」

健玲說:「總算阿媽有得了左佢心願。講真,你地邊個真係知道死左之後咩事?如果好似無神論咁講,咩都冇都好D,如果係有另外一個世界,但你地攪錯,阿媽旨意天父,冇來旅行,佢死左真係有永生冇天國,你點對得佢住?阿媽最疼愛靖曦、靖思,如果冇旅行,你地想下啦。」

健虎、健熊不知如何答。

虎媽回港,回到寧養院,第二日病情就急劇惡化,下午還能看電子相簿大家旅行的合照,晚上就昏迷不醒。

健虎和妻子、健熊都在。看護阿雲也在。

健虎滿臉淚水。

雲說:「嗰日伯母落機,返到來,開心到好似開籠雀咁,拎手信分比大家,比D旅行相大家睇...」

健虎看電子相簿大家旅行的合照。

雲說:「你做得好啱,你成全左伯母心願。佢好開心滿足....」

健虎公事包袋著教會小組送給虎媽的聖經,他拿出來看,搖了搖頭。

「神嘅心意?我這次是順我自己嘅心意、我阿媽嘅心意,我先冇後悔....」

健虎不斷想媽媽的話:「阿虎,咩唔比死後生命唔係你講嗰回事?萬一死後我地原來都唔係去天堂,仲冇得再見,我地死後真係有永生,不過你去左唔知邊、我去左唔知邊,我見唔翻你地、見唔翻靖曦、靖思,我真係會癲!」

虎媽最後安詳去世。

健虎沒有用基督教儀式為母親舉殯。

(完)

(我不是說我相信死後有生命,不過我要指出,基督教的死後盼望,都是沒有把握的,真正有把握的,就是我們現在的生命。)

Saturday, October 05, 2013

無神論者看死後生命

 





搖籃在深淵之上搖動,常識說,我們人的存在,其實是生命開始和結束兩端之外的無盡黑暗的一點星火。兩個無盡黑暗其實是孿生的,不過人對出生前那黑暗深淵能平靜面對,對將來同樣的黑暗卻憂懼無比,我們的心以每小時跳動四千五百次左右直奔那個無盡黑暗。
納博科夫《說吧,記憶》

你在晴朗的一天到海灘漫步
過了一星期你重臨這個海灘
你知道沙灘少了一顆沙粒
你看到的海灘會有不同嗎?
宇宙也一樣,它會繼續存在
有沒有人看見,它也毫不在乎

宇宙確實是浩瀚龐大
人類在裡面完全微不足道

我看不到任何證據說服我
這個宇宙會在乎人類是否存在
它甚至是無情、沒關懷的能力

我們不需要宇宙裡面的甚麼給我確認,才能覺得生命是重要和寶貴

為甚麼你或者我,可以甘心把自己作為「人」的價值自主,將人類整體的存在經驗和互動經歷,我們人類的知識,
把這一切犧牲換取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幻想」(死後生命)?


我有時候遇到人對我說,我的生命一定是可悲和灰暗的,因為我不相信有神,他們認為(不信神)死後就萬事皆休,不信神,一切都愁雲慘霧
但我覺得這些看法很荒繆,信有神的,活著都是想著死後...

我想,恐懼和心靈脆弱的人,對死亡害怕得很,因此很想編寫自己的結局

信仰給人們這快樂的童話結局,在那地方你和失去的至親重逢,永遠都是喜樂,還要永遠活著!世人任何不性在哪裡都會解脫,因此我能在這充滿不幸的世界也能安心活下去

對我來說,相信死亡後的生命,為了這個死亡後的生命,活著的時候盲目死守大堆不能質疑的誡命、維護荒繆的信仰,那是貶低人自己的生命,這些信仰是膜拜死亡的信仰

除了根本沒有證據支持有天堂和地獄外,死後還有永生的概念還有另一個問題

死後永生貶低一切我們當下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任何事物如果能無窮盡的提供,就算是生命,它變得無窮盡的時候,生命就不再有任何可貴之處

既然死後有永生,人就不覺得任何危機和逼切感,

西方一神宗教最糟糕的一面,就是它所謂的「審判」。
這概念中,你個人的善、惡如何是不重要的,審判並非以人的善行和作惡來給相應的報應

你生前是個邪惡、自私、變態、虐待狂..偏執加害者(例如希特勒、波爾布特)也沒有問題

耶穌說,你信,怎樣邪惡的罪他都能赦免(受害的人不信,不但沒有得到公義,還要下地獄受永刑)

對於死亡本身,我覺得不是那麼可怕,反而是宗教所謂的替代品的概念令我很困擾

天堂的描述,在信徒中都眾說紛紜,但他們有一點是一致的,天堂是永恆的,沒有終止的

到底永恆會是如何的?

在永恆國度中,任何可以做到的、你想做的,一定會做得到,因為有無限的時間

在你達到一切要達成的目標後,生命就只是漫無目標、毫無意義的永遠存在著

頭一百年還容易熬過去,頭一千年漫無目標就難受很多,要你要毫無意義活一萬年?簡直無法忍受
但那些只是永恆的開始

在天堂永恆的存在,和在地獄一樣難過

以前我想到自己的死,我會覺得害怕,但現在我不再覺得恐懼

我不覺得我死了的時候有甚麼可怕,我們死後,那時甚麼都不會知道,對任何東西沒有知覺、願望、思考、記憶、夢想

我們看清楚人類的本質,其實每個人的獨特身分「我」,就是大腦裡面的記憶、盼望、夢想、慾念的集合

「我」的意識所以存在,是我體內這器官大腦運作的結果
那一切隨死亡而終止

不過有些人,死亡之前已經失去「我」的意識:失智症病者的末期,他們大腦一切知覺、願望、思考、記憶、夢想、記憶、盼望、慾念、感情。


我不覺得死本身是難過或悲哀,我不是說我喜歡死亡,但我不是在死亡陰影下惶恐度日,也不需要靠「死後生命」來安慰自己,死亡是大自然的一部分

我們只是從小被大人們對死亡的恐懼、避忌所影響,對死亡產生莫名的恐懼,平日完全不會討論死亡,但死亡是和生一樣,是真實和自然的事,我們大部分人對死亡 一些心理準備都沒有,我們在很先進的社會長大,上幾代面對的各種死亡沒有存在於我們的集體意識,四周安全的環境、傳媒/學校不談死亡,給我們一個虛假的 「安全感」,所以我們對死亡有了非理性的抗拒/恐懼/態度


套用馬克吐溫的名言:
我不害怕死亡。
我出生之前,我已經死了億萬年,
我完全感覺不到
對我有絲毫的不便
馬克吐溫(Mark Twain)

在某些意義上,死亡不是我們的終結,因為,我們的生命和那些我們之後的緊扣相連,就正如我們的生命和之前的人那麼的密切

我們每夜入睡,每一個人的生命都多少受惠於前人的思想和偉大貢獻的成果

例如法拉第、牛頓和巴斯德

我們與地球一切生命的緊密聯繫比這更深遠,我們與種穀物的人,還有用穀物造麵包給種穀物的人吃的人
大家彼此生命息息相關。

我們都是相互關聯的;在生物層面上,與同類;在化學層面上,與­地球相互關聯;在原子層面上,與宇宙相互關聯 - Neil DeGrasse Tyson
生命並非絕對的終局,我們與比自己偉大或微小的都是緊密互扣

就算沒有一個創造者的偉大計畫主宰我們和宇宙,我們仍然能在宇宙和自然中看到美麗的事物

這是自然演化給人類的禮物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我身體裡面唯一能在這個宇宙中永遠存在的,就是宗教以為是暫時這個物質軀殼。反而「靈魂」只是腦部的功能,死亡後「靈魂」(我們的認知、意識、記憶、感情等等)永遠消失。

而我們死後,再到我們的太陽死亡後,到太陽系殘留的星雲也消散,體內每一顆原子都會重回宇宙循環下去,最後成為新生的恆星和行星的一部分
我們本來都是星塵而已,我們將來會變回星塵,「靈魂」(一個物質的現象)會永遠消失,但我們身體的原子就繼續在宇宙中存在下去


宇宙在我們身體內。我們源自星際物質。我們是給宇宙了解自己的­一種方式 - Carl Sagan

雖然一個細胞不可能永遠存活,它在更大的生命體的角色是不能抹殺的

我也可以這樣去看自己,我是更大的事物的一部分,我們宇宙裡面。

我有一切我活著要追求的,我不想人們為我的死而難過
要的話,我希望人們為我有過的生命歌頌慶賀
為我一生達成的事慶賀

如果我們根據和貼近真實的世界建構我們的信念,我們以這些信念來活,我相信我們的生命會更有意義
當我知道我這個生命可一不可再,我對我更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的重要

令我想在我短暫的生命做我認為有意義的事,我希望令這世界更美好,縱然我只有微小的貢獻

要學的學不盡,要看的也看不完,有太多要知道的,有無盡要細味的

我不僅僅是「生存」(更不是為死後生命盼望生存)
我要去「活」我的生命,為那些我們不能看到的美,為我們有幸站在以前偉人的肩上,為我們期盼著能做我們理想中的人,為那些將來會超越我們成就的人給我們的鼓舞而活

生命是可貴、脆弱、短暫但奇妙的東西
但與其迷戀死後生命的盼望,何不在死亡前,實在的、好好的活著?

要慶幸我在那麼多的不可能下,能在此時此刻見證我們這個宇宙中這個地方,用我的眼睛,親身的經歷

幸福是唯一的善。
當下就是要幸福的時刻。
幸福的地方就在這裡。
得到幸福的方法,就是令別人也幸福!(Robert Green Ingersoll)

Saturday, June 22, 2013

我屌你啦!

基督徒:無論人生發生甚麼事,你不要懷疑神對你的愛.神是我的主,一切都在他計畫下,一切發生的事都有他的美意.
 


非洲,出生就註定餓死的兒童:我屌你啦!

Thursday, May 23, 2013

做咩要感謝神?

記者:你龍捲風之後你平安無事,你覺得要感謝神嗎?
A君:我問你,我如果去你住的地方,攪到頹垣敗瓦、滿目瘡痍、屍橫遍地、殺死你部分朋友親人,不過就不殺你,你會多謝我嗎?
記者:你講笑!我點會多謝你???
A君:所以我點解要多謝神?

Friday, April 12, 2013

神棍如茅坑,越揭越臭:吳宣倫自稱加州柏克萊大學客座教授子虛烏有和其他


吳宣倫他自稱曾在加州柏克萊大學教授微型處理器設計,而且是很長時間做客席教授(adjunct professor )。我有一位住在加州的朋友黃國棟先生,去年在一次會議遇加州柏克萊大學電機及計算機科學系(Department of Electrical Engineering and Computer Science)的 chair professor 首席教授胡正明教授 (Chenming Hu)。 黃國棟親自向胡正明教授求證,問是否認識吳宣倫,胡教授自1976年在加州柏克萊大學電機及計算機科學系教書三十多年至今,但他答不認識吳宣倫。
片中也提到吳宣倫每次自吹自擂自己的資歷,似乎習慣一次比一次誇張,也說他把世界上第一部電子計算機的原型(prototype)捐出給培正中學 ,這恐怕也是子虛烏有。

神棍睇真D - 質疑吳宣倫的資歷


吳宣倫是華人基督教界好多保守教會喜歡請的講員,在基督教中常常被人稱為「美國資深華裔科學家」,
不過很多人早對他一些聲稱起疑心,這影片把四個疑點羅列出來:
1. 自稱在德州儀器工作期間有份研發第一部掌中計數機
2. 自稱在加州柏克萊大學兩度獲選最佳教學獎
3. 自稱1963年甘迺迪遇刺時候,他是實習醫生,有份搶救甘迺迪
4. 自稱1963年是實習醫生,但他本身從未讀完醫學院,是不能實習的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