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Thursday, May 27, 2010

一個震撼的影片 -- 對比香港大球場裡面虛假的平安和場外擁抱悲哀苦難的人

Wednesday, May 26, 2010

全球禱告日有關方面手段實在可恥

首先我給各報章報導﹕
蘋果日報
全球禱告日 示威者踩場 義工阻採訪

全球禱告日 義工毆記者 馬時亨解畫被指「嘥氣」

禱告日義工 邊說耶穌愛你邊打人


東方日報
祈禱日活動遭踩場衝突

明報
示威者踩場 全球禱告日爆衝突 工作人員被指邊喊「耶穌愛你」邊推人

登記後採訪被阻 3記者受傷報警

成報
全球禱告日遭踩場 宣揚神愛世人 記者混亂中傷

特別注意﹐ 基督教的時代論壇記者也同樣受到很不禮貌對待﹕
時代論壇

我和回歸基督精神同盟的朋友進入﹐ 發覺被義工監視已經知道他們會阻止﹐ 但萬萬想不到是他們會連我們戴面具﹑舉起十字架都不許﹐ 而且非常粗暴的搶奪我們的東西﹑把那些物品毀爛。
而留下來的一個信徒﹐ 神學生“大草”﹐ 被義工拉跌落地﹐ 在我們附件打算攝影的記者﹐ 個數碼攝錄機被義工弄毀。

我當然曾經在其他基督教聚會鬧過﹐ 但估計因為這次回歸基督精神同盟打算用溫和的姿態﹐ 最多係包圍和請離場﹐ 萬料不到他們會用這樣粗暴的手法。

更驚人是有人在外面祈禱﹐ 舉起聖經經文﹐ 都要遮擋﹑甚至粗暴對待。

大會可恥的地方是事後否認﹑作假見證﹑動粗。


這些基督徒說﹕ 大會既然已經定了禱文﹐ 為何勉強大會接受﹖ 那豈不是不寬容嗎﹖

好多基督徒﹐ 特別香港教會那些﹐ 都不懂得一個概念﹐ 就是公禱和教會的“大公性”。公禱者﹐ 就是要特別為弱勢﹑為義 (良心)受迫害的禱告﹐ 也就是"回歸基督精神同盟" 的成員提醒所謂“全球祈禱日”主辦者的。“全球祈禱日”的禱告﹐ 只是主辦者為了避免得罪當權者和嘉賓而訂立的禱告﹐ 是稀釋了基督宗教大公禱告的精神﹐ 變成主辦者轉他們的“私禱”為“公禱”。

公禱的「公」在於它代表的要為那些無人為他們禱告﹑需要申冤者代求﹐ 而且必須站在弱勢一方。只要看看聖經的先知書裡面﹐ 就知道基督宗教禱告傳統絕對不能夠為權貴涂脂抹粉﹐ 更加不可以不顧念那些最弱小﹑最無力﹑和為良心受迫害的﹐ 而且必須正面責備權貴。

全球禱告日的主辦者犯的是 sin of omission , sin of ommission, 即有應該做的而不去做。全球祈禱日既然係基督宗教一個公開﹑高調的場合﹐ 所承載﹑代表的就不是發起人他們自己的禱告,而係代表了大公禱告意義﹑合一的基督宗教禱告﹐ 這個所謂全球祈禱日只是騎劫基督之名﹐ 給主辦者為當權者涂脂抹粉。

為大會義工粗暴行為的辯護不少﹐ 但我不一一的反駮﹐ 因為他們理由根本可笑得很。

Monday, May 24, 2010

一個大開眼界既經驗 -- 原來基督徒都可以那麼粗暴

我在昨日(二零一零年五月廿三日)同回歸基督精神同盟的人去全球禱告日準備抗議。到在門口準備和其他人進入的時候﹐ 已經發現有便衣和穿藍色背心工作人員人盯人的一個一個跟著我們。

我連去洗手間都被女工作人員跟。我故意看著她﹐ 她不敢正視我﹐ 其實她也明知我發現了她跟蹤。我沒有理會﹐ 繼續會座位和同伴一起。我們決定只戴面具﹐ 代表中國那些被囚禁的良心犯﹐ 例如劉曉波﹑胡佳﹑譚作人等。我們前後都被穿藍色背心的人包圍住﹐ 緊緊監視﹐ 我決定搗鬼﹐ 在唱詩歌時候吹哨子﹐ BB 的響﹐ 他們都對我怒目而視。

全個過程他們都緊張﹑擔心﹑強作鎮定﹐ 其實草木皆兵﹑風聲鶴淚﹑如臨大敵一樣。

當我們行動﹐ 站起來戴面具﹑拿出我們的十字架﹐ 他們就七手八腳要搶。我估他們是想搶﹐ 想不到是動粗﹑把我們的東西都撕爛﹑弄碎﹐ 手法有如流氓打手一樣。

我們堅持了一會﹐ 一個朋友著大家離開﹐ 只有一個神學生朋友留下。我邊走邊大叫﹕ 你們點可以埋沒良心﹑在這裡喜樂﹐ 忘記在中國那麼多失去自由的人﹖

他們使出怪招﹐ 叫那些參加者對我喊﹕ 耶穌愛你﹗ 耶穌愛你﹗

我反問﹕ 那麼耶穌愛不愛劉曉波﹑胡佳﹑譚作人 ﹖ 王智晟係你們的弟兄﹐ 你知道嗎﹖

那些信徒沒有回答﹐ 有些不懂﹐ 有些就茫然﹐ 有些就沉默。

大會說﹐ 若果有人有自己的禱告﹐ 可以自己心裡面禱告 -- 是不是耶穌所謂愛﹐ 有些人只可以心裡面愛﹐ 而不是行動上愛﹖

我雖然不信耶穌了﹐ 但對大會這種嚴陣以待﹑如臨大敵的樣子也感到驚奇 -- 你們怕什麼﹖ 我們只是對手而不是敵人﹗

事後更加驚訝的是﹐ 義工更損毀了記者器材﹑弄傷記者

延伸閱讀﹕ 全球禱告日 示威者踩場 義工阻採訪

Friday, May 21, 2010

給 K 君 -- 反駮你的歪理

K 君﹐ 假如你想話你理性討論﹐ 很抱歉﹐ 你理性的首要前提都沒有做到。

(1) 立法會不是有了社民連才沒有了互相尊重
自回歸政府實行“行政霸道”﹑處處想繞過立法會﹑立法會民意代表質詢任何政府的條例草案政府威脅收回﹑23條立法政府赤裸裸的扭曲民意﹑用歪理打發民意代表的進言﹐ 都是政府自己破壞尊重的基礎
(2) 尊重不是沒有條件的﹐ 只有值得尊重的才尊重﹐ 一個講歪理﹑夠票就強行通過不討論﹑對商界利益輸送的政府﹑一堆高薪無能庸官﹑一個專門益自己人的政府﹐ 應該得到的對待是責備﹑面斥﹑批判﹐ 而不是尊重 -- 政府有表現才尊重 (我想你心目中尊重不過是膚淺的平和語氣﹑禮貌﹐ 這是醬缸文化而已)
(3)越來越似台灣的議會 ﹖
你講80-90年代的台灣議會﹐ 還是今日的呢﹖ 你收集一下事實才好胡扯﹐ 今天台灣議會衝突已經比以前少得多﹐而且社民連的做法政府也沒有說是暴力 -- 你可以找立法會官方文件﹐ 政府沒有一字譴責他們帶來議會暴力。
香港的議會不是文明﹐ 而是徒具表面禮儀的假貨。文明不獨是形式﹐ 而是它操作本身是否尊重理性法法則﹑是否以民為本。
(4) 功能組別消失立法會會充斥著好似社民連的人﹖
可能你連比例代表制都不懂得。社民連在地區直選取得10%選民的票﹐ 其餘泛民﹑建制分別是50%和40%﹐ 因此就是功能組別取消﹐ 社民連就是能夠增加支持者﹐ 按照比例代表制投票﹐ 他們議席最多不過6-8席﹐ 何來充斥之理﹖ 你唔好連香港議會制度ABC都不弄清楚﹑聽政府片面攻擊﹑自己不懂斷估就胡扯 -- 這不是理性討論。
最後我認為要節省金錢﹐ 真的要你繳回你多年獲得政府對你的教育資助﹐ 因為納稅人用在你身上的錢﹐ 教出來是一個對議會﹑香港政治生態不認識﹐ 也不主動了解自以為是亂批判的愚民﹐ 同時教出一個只在乎眼鏡看見和平﹑耳朵不吵鬧的議會﹐ 而漠視這個倒行逆施的政府﹑貪婪特權階層功能組別對基層和普通市面的禍害﹐ 一個目光如豆的愚蠢港厘。

而且﹐ 有了一個全面選舉的立法會和政府﹐ 任何政府官員﹑議員都要面對選民而不是靠做show 你還怕沒有選民趕走你討厭的社民連﹖

Thursday, May 20, 2010

庇理羅士中學吳老師的行為

香港的社會崇尚表面的斯文﹑文明。有網友說﹐ 其實這種思維才可怕。
何解﹖
其實人只要思想單向度到極致,自然非常有序﹐ 沒有獨立思考﹑機械一樣的東西﹐ 沒有了人氣﹐ 其實也看來斯文﹑文明。

大家不會覺得工蟻好文明的罷﹖ 因為工蟻不過是根據生命本能驅動。

同樣道理,香港人錯誤以為的文明,不過係變相的集團野蠻,服從同一不義。
當某個個人行為超出咗規則少許,就會引來其他奴才如野獸般嘅攻擊。

香港人所謂理性﹑斯文﹐ 其實只是空洞的把秩序同規律凌駕理性和良知,保守到這種極端就比所謂"激進"更具破壞力。

歷史的納粹德國,親衛隊操演時可以成千上萬人步伐天依無縫,大群屠殺起猶太人時也是步驟無誤﹑很有秩序。

我很怕中國步納粹德國的後塵﹐ 因為他們在京奧的樣子很似納粹德國親衛隊操演那種一致﹐一致地邪惡﹐ 非常有秩序﹑斯文﹑安靜.

五區公投忙完﹐ 最開心今日這新聞。。


五區公投忙完﹐ 最開心今日這新聞。

引用林忌﹕ 唐英年浪費公帑與地球資源,到中學去「推銷」政改,原本是浪費學生時間,本身是不知所謂的行動,可是卻被一位老師拯救了。

這位老師,就是庇理羅士女子中學的吳美蘭老師,作為官校的教師,她不畏強權,比起那些津校、直資的老師更勇敢,在全校七百幾個師生面前,當眾質問唐英年,為何政府高官集體不投票?這是否公民教育的反面教材?為學生樹立壞榜樣;萬一 2017 年真的可以普選行政長官,學生又應否投票?

好野這個老師。

Wednesday, May 12, 2010

那些鄉愿的基督徒和世故的長輩

我在網上貼了一文﹐ 題目是﹕ 我們要顛覆這些所謂“世故”的中國人智慧

這是原文﹕
(1) 都成二十年喇﹐ 忘記左六四﹑你開心D咪仲好﹐ 唔使成日愁眉苦臉。比你懲罰到D人有咩用﹖ 死左既人係唔會翻生既
錯。我們要懂得物傷其類﹑要知道這鎮壓發生是一件不義﹐ 必須為這些無辜既人討回公道。
(2) 人地鎮壓人地﹑壓迫人地﹐ 我地安分守己﹐ 咩事都冇﹐ 何必強出頭﹖ 中國人美德係逆來順受﹗
逆來順受不是美德﹐ 係軟弱和姑息養奸。專制者不會因為你所謂安分守己而放過你。當年文革﹑反右株連不少安分守己的人﹗
(3) 我們要認命﹐ 命生成係咁就要接受。唔接受係自尋煩惱。
錯了﹐ 我們的幸福不是等人賜予﹐ 而是自己掌管自己締造。政府施政直接影響我們的福祉﹐ 因此政府必須由人民選出才可以向我們福祉負責。
(4) 人地強大過你咁多﹐ 你同人鬥﹐ 以卵擊石﹐ 係好愚蠢的﹗
現在不是說勝敗﹐ 而是講大是大非。在大是大非當兒我們不出聲就是助紂為虐﹐ 就是成為沉默的共犯。我們每一票都是一分力量。民主從來就是人民力量凝聚﹑團結﹐ 不計算勝敗﹐ 是自己心所求的表達。不表達是投降﹑是放棄自己﹐ 也放棄了子孫理所當然的政治權利。
(5) 接受我們不可以改變的。可以改變的就鼓起勇氣改變﹐ 用智慧明白兩者分別。不要勉強。
錯。我們不可以接受不能夠接受﹑違背良知的﹐ 縱然它不可以改變。我們要憑良知﹑是非判斷是否去改變一件事情﹐ 而不是衡量它是否可以改變 - 沒有人相信美國可以廢除黑奴制度﹑也沒有人相信中國可以廢除帝制﹐ 結果我們都知道不是如此。要改變其實是我們不要相信這些是不可改變。

然後有朋友說﹕ 對﹐ 我們應該拒絕鄉愿﹗

我查鄉愿的解釋﹐ 原來是指一些人﹐ 他們貌似忠厚老實﹐ 討人喜歡﹐其實善於掩藏自己行為上的過失,而且會觀察社會大眾的需求,做出隨波逐流地偽善工作;但是這種人其實內心詭詐多端,孔子說:「鄉愿,德之賊也。」因為這種人最容易敗德傷俗。而且﹐ 他們沒有什麼是非道德底線﹐ 用邏輯﹑理性﹑知識﹐ 都是為了個人生存﹑便利﹑和享樂﹐ 沒有任何利他的心。
因此﹐ 面對大是大非﹐ 例如平反六四﹑四川豆腐渣工程﹑香港普選﹐ 他們的態度就好似我以上的話一樣﹐ 也很像早幾日看見一個候選人 (自稱基督徒﹐ 真係越信耶穌個樣越柒)。

鄉愿的基督徒和世故的長輩﹐ 表面真的是與人為善﹐ 但到是非﹑公義﹐ 這些人就會退縮。

Monday, May 10, 2010

信仰漫畫 - 支持公投






既然敵人是像中共般的巨無霸, 對抗的做法不是很笨?我們該「理性」對話﹐ 還是在大是大非﹑大道理面前選擇是﹐ 向強權說出我們的聲音﹖

我苦口婆心﹐ 孜孜不倦寫電郵給人﹐ 盼望你們不要厭煩。你們有心的﹐ 除了轉發﹐ 還要5月16日投票。

因為我醒覺我不願意看社會沉淪下去﹐ 不願意坐視不理。

香港人﹐ 被譽為是腦筋轉得快﹑變通的人。然而有些人就是徒具腦筋轉得快﹑變通去拿小便宜﹑節省開支﹑ 怎樣增加自己競爭力﹑怎樣“奸”人的小詐偽﹐ 卻容易被偏見蒙蔽﹑容易被簡單但誤導的歪理所迷糊﹐ 沒有明白大道理的智慧。

於是奇怪的現象出現了﹐ 明明是一個最簡單的大道理﹕ 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 但就是要爭拗普選好不好﹑要不要馬上實行。想出風馬牛不相及的理由要拖延普選。

明明是應有之權利﹑明明是政府虧欠我們的﹐ 我們堅定點去追回欠了的東西﹐ 會被人說是不理性。

我們眼看香港政治被特權階級把持政府政策傾斜向權貴﹐ 公義日漸被蠶食﹐ 其實最迫切是阻止這些不義的延續﹑阻止不義繼續害苦人。

大道理就是﹐ 人看見不平是應該出聲﹐ 政改關乎自己就更不該置身事外等人為自己作主。

大道理就是﹐ 人民應有的權利應該去拿回來﹐ 不要等人施捨。

大道理就是﹐ 政府只要你選出來的﹐他們就必定要謙卑對待人民﹑以人本施政。

然後當然有人世故的說﹐ 我們要「理性」對話﹐ 中央強大﹐ 我們香港弱小﹐ 強弱懸殊﹐ 任何動作和中央對抗﹐ 是沒有用的。

從歷史看大道理罷﹐ 強權專制何曾會忽然開恩授予民主﹖ 特權利益集團可曾會良心發現﹖ 一些小恩小惠只是對奴才的施捨﹐ 要我們漠視被壓迫的弱勢。

社會越不公義﹑對當權者是百利而無害﹐ 社會貧富越懸殊﹑越多貧窮就越多弱勢﹐ 方便特權利益集團的剝削﹐ 這是顯易而見。而且日後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獨善其身。

只是人就算同意民主是好的﹐ 也會用一些古怪問題自己困擾自己﹐ 例如問﹕ 一旦香港真的有了民主,特首立法會通通都是普選產生,香港會比現時好嗎?
告訴你任何制度可以令香港會比現時好是騙人的。爭取民主的人會誠實告訴你們這現實﹐
可是大道理是﹐ 任由專制﹑特權把持政府施政﹐ 肯定百害而無一利。

特首﹑政府﹑建制派徹底失去了自省能力﹐ 也變得囂張跋扈﹐ 不再聽那些受苦市民的聲音﹐ 社會下一代前景越來越迷茫﹐ 香港社會沉淪﹐ 核心價值被當權者一一踐踏﹐ 我們不自己當家作主阻止﹐ 我們對得起自己良知﹖ 對得起下一代﹖ 他們連假裝開明﹑假裝咨詢也不假裝﹐ 拉下面皮說﹕ 我就是夠票要硬來﹐ 你們市民能拿政府怎樣﹖

你不但不應該容忍政府的囂張﹐ 更加要看清﹐ 囂張的背後是刻薄﹑無情﹑自私﹑貪婪﹑醜惡﹑殘民自逞的嘴臉 -- 社會被這些人掌權﹐ 你下一代是沒有前景﹐ 除非學他們同流合污。

有些人同意要有真民主。但會問﹐ 難道不可以和平地進行嗎?為何不可以「有理性﹑包容按步就班尋求共識」﹖但制度改革,從來都不是請人吃飯。

理性﹑包容的前提是雙方權利平等﹑權力均衡﹐ 有強弱之差﹐ 永遠是強一方包容軟弱一方。當權者赤裸裸剝奪我們應該有的權利﹐ 要我們包容當權者猶如要被強姦女子包容強姦她的人那麼荒謬﹐ 尤其在社會公義當前﹐ 弱勢苦不堪言﹐ 憑什麼要包容加害者﹑掠奪者﹑欺壓者﹖

任何社會改革是不能倚賴既得利益者忽然良心發現。

香港市民和中央較量,不錯我們力量懸殊。我們沒有錢,武力更加不可能,唯一的力量是靠人多,積少成多﹐ 聚沙成塔﹐ 靠不記名﹑保密投出的每張選票。這是政治力量﹐ 是偉大的發明﹐ 因為他令很多國家避免了塗炭生靈的流血革命﹐ 令統治權力經過人民授權交替﹐ 也是今天香港市民擁有唯一能夠和平地使香港得以維持長期安穩繁榮的力量。

別小看各人一票﹐ 2003年我們超過50萬人遊行足以令董建華下臺﹑23條立法擱置﹐ 100多萬人投票的政治能量比50萬人遊行是大更多倍﹐ 它會載入特區正式選舉記錄﹐ 任何政權有50萬人遊行是會翻天覆地的變天的。任何政權膽敢漠視100多萬的選票﹐ 就是政治自殺。


最後有人說﹕ 我的選區﹐ 候選人沒有一個我喜歡。你不要強迫我投票給我不喜歡的人。

你今天投票不是投給人﹐ 而是投議題﹕ 廢除功能組別﹐ 儘快實現真普選。有真普選﹐ 我們要用選票趕走議員﹑特首的權就自然有。我們不怕某議員在﹐ 但怕我們應有之政治權利遙遙無期。

尊嚴第一步就是敢於對強權說出我們的心聲 -- 你說﹐ 其他打算沉默的也會出來﹐ 一呼百應﹐ 你投票﹐ 你打電話叫朋友出來﹐ 他們都會出來。

今天的氛圍﹐ 和2003年 23條立法很似﹐ 但惡劣得多。那時候﹐ 政府手拿足夠票數通過23條惡法 (只需要立法會一半票﹐ 政府足夠有餘)﹐ 氣氛黑壓壓﹐ 多方都不看好當時七月一日的大遊行﹐ 溫總剛回深圳就在電視看見50萬人 (其實實際可能有100萬人) 上街。今日沒有了傳媒報導五區公投﹐ 你們唯有靠這些資料或者網上知道。但若果你們想得通﹑看得明白﹐ 我有信心你們是可以再創造奇跡。

我5月16日將會在一個投票站做投票代理監察人和點票代理監察人﹐ 我期望當日票站忙得不可開交﹑我期望我做通頂﹐ 只要是為了下一代。

僅送上一個網友的作品﹕
http://lky-studio.com/2010-2/road.html

Thursday, May 06, 2010

影音使團的方舟鬧劇

其實科學﹑考古的結論很清楚﹐地球沒有可能發生過淹沒全地 (淹沒埋喜馬拉雅山)的大洪水﹐ 而且造船技術也不可能造那麼大的方舟。
根據 Documentary Hypothesis﹐ 其實創世記的記載是兩個記載融合了。一個說要把全地所有動物一對一對帶上方舟﹐ 但另外一個記載是少很多。

BBC 幾年前的紀錄片已經把今天所知道有個方舟傳說的研究分析過。那基本是把 Epic of Gilgamesh 夸大。

PBS 有一個紀錄片講Documentary Hypothesis﹐ 有個互動部份可以看到兩組文字。

Documentary Hypothesis 在細節上學者仍然有分歧﹐ 但學者共識很清楚﹐ 證據顯示聖經舊約是幾班人按照他們的政治議程而寫﹐ 並非神的啟示。

Sunday, May 02, 2010

香港電臺 The Pulse 報導了“宗教霸權關注行動" / ”回歸基督精神同盟" 在港福堂的抗議

http://programme.rthk.org.hk/rthk/tv/player_popup.php?pid=2862&eid=&d=2010-04-30&player=media&type=archive&channel=tv

總之吳宗文簡直就有虧基督教先知精神﹐ 正假先知。

Saturday, May 01, 2010

美國出現的反智﹐ 香港也出現了反智


這是美國著名 TED Talks 系列﹐ 請來學者講學。這次分析美國一些人追求所謂自然補充品﹐ 例如銀杏﹑大蒜精﹐ 和拒絕接種疫苗 (小兒痲痺症﹑痲疹等) 的反智。
最近網上看見﹐ 不論uwants, discuss等﹐ 都是類似的反智﹐中國人那種愛訴諸情緒﹑歪理﹑整人﹑玩人﹐ 他們樂此不疲﹐ 絲毫不感到不對。
鍾祖康對中國人悲觀並非沒有道理﹐ 因為我不只一次聽見人批評香港人﹑中國人﹐ 怕事﹑但又愛面子﹐ 不敢反抗強權﹐ 但愛似小人似地攪小動作﹐ 不去了解﹑明白﹐ 以為不知道﹑不了解就可以沒有責任 (有不少事情﹐ 例如社會﹑政治﹑民主﹐ 人是有責任了解的)﹐ 但可以一句表達意見自由就發UP瘋。

真奴才假普選發言新聞片



慢慢欣賞。我當日根本就冇聽煲呔在電視發UP瘋。聽既﹑信既都肯定腦殘。
相信普選聯還有作為的﹐也只比腦殘好少少。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