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Saturday, February 27, 2010

Theme from film version of "Letting Go of God"

美國著名藝人 Julia Sweeney 的獨白最近出了DVD﹐ 片尾曲好好聽﹕
無神論該有些這些東西

歌手係 Jill Sobule

At first I was a Catholic girl
Loved the mass; I watched the swirl
Of smoke from candles burning
While Mary looked up, yearning
I got confirmed and I confessed
I really felt that I was blessed
Plus, I loved my uniform
So did the boy who lived next door

But something changed
When I became of age
And all those things I thought were true
Someday I'd break the big taboo of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Then I turned my mind to the East
The Himalayas calling me
Sitting under the Bodhi Tree
Trying to feel something
I came back home, I wouldn't let go
So much more for me to know
I read the Tao of Physics
And all those quantum mystics

But something didn't feel right
The arguments weren't all that tight
And all those things I thought were true
Someday I'd break the big taboo of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First it was hard and a little bit dark
Then I relied on my brain and my heart
I think we could try and change our faith
And love life and celebrate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letting go,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Letting go of God

長大了想做貪官 - I want to be a greedy corrupt official

留意2:07秒一個胖胖四眼妹妹說﹕我長大了要當官。
記者問﹕當怎樣的官﹖
學生﹐想了想﹕ 貪官。因為貪官有好多東西。

《呻吟透視》第廿九集:陳士齊博士剖析香港深層次矛盾

真係佩服陳士齊的分析

Friday, February 26, 2010

五區公投‧人民抬頭‧香港維新答問集 ver 1.0

1) 點解五區辭職可以係公投﹖
a) 補選係全港五區所有合資格選民都有權參與而有實際作用的一次政治表態,只投一票選一個議題﹐無論票投何方都會發揮其影響力所以謂之變相公投。
b) 補選比民意調查更不受政府扭曲﹑比聯署不容易受到操作﹑比任何簽名運動更加清晰和保密﹐而且會寫入香港官方記錄
c) 補選投票以候選議題為投票對象﹐議題清晰﹐最科學地反映民意

2) 民主派在議會有議席反映民意﹐為何需要公投﹖a) 民主派在議會的議席經過配合政府打茅波的功能組別議席和所謂比例代表制稀釋後,本來代表三分之二民意的泛民主派淪為議會少數派所能發揮作用極其有限﹐只可以否決﹐修訂全部會被建制派否決
b) 民主派議會爭取已經係死胡同﹐而且每次立法會選舉普選變相公投就係要還原三分之二民意之認受性

3) 公投浪費1.5億﹖a) 若果可以達到推進民主進程終結議會長期矮化漠視民意,這1.5億是很值得付出;相較一班不受民意管轄庸官奢華薪俸這根本不算甚麼。拖延普選令社會深層矛盾增加﹑政府倒行逆施的社會代價遠遠比1.5億高﹐例如紅灣半島﹑明益地產商﹑馬頭圍舊樓問題等

4) 公投唔合法﹖等於鼓吹獨立﹖
公投﹐不論直接或者間接都是不同地區﹑國家用來檢視民意的﹐不必然涉及主權。例如美國加州﹑南達科他州等﹐都給州的選民為不同公眾關心議題表態﹐香港的變相公投也一樣﹐是信任全港選民的表現,若果有補選議席候選人鼓吹獨立令你反感,你可以投對其他候選人。而到目前為止尚未有人以港獨來做議題參選。香港實行的是普通法﹐即法律沒有指明違法就不是犯法﹐因此儘管建制派不斷叫喊﹐到現在根本沒有人說得出如何不合法。
說公投違憲的兩個狗屎法律專家﹐一個狗屎芬﹑一個豬屎珠﹐都歪曲憲法的意思﹐憲法是一個約﹐規範政府行為﹐包括立法﹑行政﹑司法﹐而不是規範人民的。人民犯的只是刑法﹐而不會有任何行為是違憲的。

5) 公投的做法激烈﹐唔應該支持﹐應該議會爭取﹖
變相公投只是表態,而且只是選民去投票﹐是和平﹑溫和和最尊重市民的做法。已說過民主派在議會的議席經過配合政府打茅波的功能組別議席稀釋後,能發揮作用極其有限,繼續一池死水﹐應該把決定香港普選路的權歸還市民﹐讓市民自己表態。

6) 推行民主化會影響經濟發展﹖

a) 香港城市大學公共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成名在接受蔡子強教授訪問是指出﹕自一九九六年以來,有好幾項最主要的跨國研究,均顯示民主化程度越高,經濟增長就越高,而民主化亦有利於經濟的短期,甚至長期穩定。。。很多非民主國家,由於缺乏一個完善的權力交替制度,因此要透過武力、軍事政變、宮廷內鬥等方式,去解決所謂權力更替的問題。在這些過程中,難免會出現政治鬥爭,而導致政治不穩定。此外,在一些威權或權威國家。。由於缺乏一個高度認受性及和平的選舉制度去產生或更替領袖,故給予軍人一個很大的誘惑,透過軍事介入去奪取政權,這無可避免會導致政治不穩定。。政治不穩定,經濟是不可能會好的。
b) 成名副教授又說﹕民主選舉能賦予人民一個和平合法的渠道,將一個不受歡迎的政治領袖或者整個內閣撤換。無論是社會或經濟政策,民主政體比較有利於進行一個「自我完善」的改革。
c) 好多人認為中國實施威權﹐有利穩定是錯誤以為中國毫無不穩定因素。2005年來中國經濟成就是建國以來最輝煌的﹐但國內民亂﹑人民衝擊政府事件也是建國以來最多﹐因為目前的制度無法解決社會不公﹐強行壓制不滿只會累積不穩定能量﹐導致日後更大動蕩

7) 政府都可以唔理會公投結果既喇﹐何必多此一舉﹖
中國共產黨善於統戰和政治﹐知道如果直接與民意對立的政治後果是難以預計的。中國共產黨希望以香港作為示範﹐不斷誘使台灣接納一國兩制﹔董建華的嚴重失敗和2003年遊行是給了台灣台獨勢力口實﹐也嚇怕了溫和﹐對統獨沒有特別取向的人。中央不會輕易為小小一個香港付出涉及統獨的政治代價。中央清楚任何輕慢民意的行為是非常嚴重的﹐隨時引起更大反彈﹐直接令管治不穩﹐因此所以才死命阻止﹑抹黑公投﹐阻止民意直接表態﹐正係虛怯的表現。

8) 現在又有港大﹑中大不同民調調查民意﹐為何需要公投﹖
政府可以用不同方法打發掉任何泛民做的民調。任何民調都是抽樣﹐因此存在誤差﹐容易被人抽坪。而且建制派隨時可以動員D人製造輿論和民意。就算泛民邀請到人簽名支持﹐民建聯/工聯都可以隨時通過手段威逼利誘
(例如中資機構員工)表態支持政府方案

9)咁樣得罪中央﹐對大家沒有好處﹐值得咩﹖

在中央以我為主思維下﹐做什麼都可以動輒得咎。不得罪中央政府也不會有民主﹐2007年雙普選在基本法寫得清清楚楚都漠視法治而否決﹐但如果我們不表態﹐民主空間只會越來越少﹐到2012年才爭取我們也沒有多少談判籌碼。五區間接公投的做法其實是社民連信任選民﹐認為決定要不要普選就是在選民手上﹐一次明顯的民意表達本來就是我們的權利。就算公投不成功﹐最多就是否決政府方案﹐不會有更大損失。
與其等D執著斯文﹑文明的泛民議員在議會等運到﹐為何不把握表態的機會投票﹖最少造成民意壓力﹐政府都不得不考慮。如果政府不聽﹐就讓政府揹負違抗民意的罪名好了。這樣通過投票的直接民主表達民意﹐中央就只可以面對﹐中央不可以下令有普選﹐但肯定會影響特區政府﹐要特區政府順從民意。


10) 終極普選聯盟都在同中央對話喇﹐不如對話好過對抗﹖
終極普選聯盟目前的階段只是對方沒有表示拒絕對話。范徐麗泰做的只是信使﹐是一個中立的角色﹐沒有任何承擔﹐中央也沒有任何承擔。就算林瑞麟肯見﹐政府早已經表明讓步空間極小。這些姿態只是希望令市民以為政改有突破。目前檯面沒有任何政府方面的回應。此外終極普選聯盟成員也不是全部是通過直接選舉的民意代表﹐他們隨時可以被政府當作一般民間團體提交意見一樣而已。2010年2月19日政制改革咨詢期結束後﹐政府就沒有任何義務聽取他們的意見﹐除非是中央指令。但終極普選聯盟有多少談判籌碼影響中央令特區對政制發展加快﹖

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先把歪理打擊於散佈之前:寫在布君佐討論爭取民主方法之前

我回應了布君佐的〈我們所爭取的是真理嗎〉後,記得他說,打算再另文討論爭取民主的手段。我決定不再給這些歪曲民主、扭曲民主運動、為不義政制保駕護航的人有言論主導,故決定「先下手為強」,搶在他之前寫有關爭取民主種種手段的理據,並且打破為數不少的人所相信「溫和比激烈」更有效的迷思。

先理清幾個錯誤概念。

一、爭取民主應該懂得妥協,因為妥協是政治的藝術

沒有人反對妥協是政治的藝術,但請問是否甚麼都可以妥協,是否要無止境妥協呢?人權你可以妥協嗎?自由可以妥協嗎?給你一個部分民選的立法會而民選議員無法發揮監察政府、無法按照民意影響政府施政的民選議員,你認為是可以接受的妥協?

妥協請問是否等於容忍《基本法》一而再再而三被扭曲、繼續容許製造社會不義的政制苟延殘喘?

妥協是否等於政府拋一個根本毫無進步的方案,就要因為不想停步而接納?

民主是我們的權利,根本沒有需要委屈、妥協。我用吃屎吃飯比喻,妥協是否吃屎撈飯?

如果純是技術原因而需要時間,我們當然可以妥協,但如果要接納假民主、容許毫無承諾的甚麼方案,那就不僅不是妥協,而是卑躬屈膝了。

二、退一步海闊天空?

退一步海闊天空的講法,只能對正常人、願意講道理和本身叫價力的人才適用。對爛仔,對黑社會,對納粹政權、對專制、對多次破壞承諾、對一個可以判溫和改變的劉曉波十一年的政府,你退一步,即無死所,等於你死也不要死在甚麼地方,不止死無葬身之地。

要退,也不應該是弱勢一方退。退指遷就,應該是政府甚至中央退,甚至這也不是退,而是要求他們按照基本法,不去歪曲,不去發明新中文,老老實實無條件實施雙普選。

三、溫和理性比激烈爭取有效?

二十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們,溫和與否基本上無法左右一個「以我為主」思維去讓步。從來談判是一種博弈,你有能力逼人人家才聽你。我當然估計到布君佐會引用箴言廿五15,或類似概念的經文說:恆常忍耐、可以勸動君王。柔和的舌頭 、能折斷骨頭。

聖經的時代是封建專制絕對權力的時代,根本不容許執政權和平的交替,因此在這種政治時空,也當然只可以勸,何況箴言作者自己就是一個王,自然說有利自己的說話。

聖經也不是百分百對君王恆常忍耐,自己看看先知書那些先知如何責備君王才拋書包罷。

不斷強調溫柔只是那些習慣 pandering 的人,忘記了當頭棒喝、忠言逆耳。關啟文之前的文章提到的爭取民主的例子,也不乏激烈行動,南韓有人自焚,印度絕食等,所以希望布君別自欺欺人!

二十多年香港人最激進也不過是遊行示威,甚至五區公投也是和平的手段。

我們好多人就是不願意承認,你就算講道理、理性爭取,面對一個不理性的政權、面對一個以強權為一切的談判對手,你越理性他才越抓狂,因為你的道理越利害他們就越顯得無理、野蠻。劉曉波就是例子。連樂施會不過是扶貧、幫助弱勢,他們的行動觸動地方利益、顯示地方長官腐敗,他們多麼溫和理性都被打成反對派!

與其委屈,害怕得罪對方而不把心裡面說話說出,不如就直說,否則到頭來,對方屈大家上轎,人家也可以強姦民意。

如果不想「被代表」,出聲就是最好的方法。民主正是your voice / vote counts.

四、立法會爭取比五區總辭有用

這種說法脫離現實,甚至是對立法會現狀無知。民主派得否決權,修訂必遭建制派否決。回歸十多年這個畸形制度大家有眼是可以看見的。簽名簽多少,建制派例如民建聯隨時可以發動群眾亂簽,民意調查隨時可以被扭曲,就算再多政府都可以不理。廿三條立法政府也完全不理會人權組織、法律專家等意見,不是激烈的五十萬人遊行,我們早活在白色恐怖裡面了。

如果一個方法行了多年都無效,你繼續一萬年也不會有效,為何不用其他方法?

五區公投比遊行舒服,不需要身水身汗,不需要人遠道去維多利亞公園,用得也是墨水,只去打印投票就表達意見,不衝擊任何地方,為何就是激烈是無用?

政權不會輕易漠視民意,就算漠視也不代表我們不該表達,更加不該剝奪表達的權利!

如果布君夠膽要人不在補選投票,這就是赤裸裸的否定人民可以直接表達民意,那麼布君就不配講民主!

五、民主是靠中央賜予,不可以激怒中央

民主賜予已經是一個極大的謬誤。民主制度,代表平等通過直接或間接民主制衡政府。除了少數例子,民主都是爭取而來,甚至需要流血。如果怕激怒中央而連直接表達,例如通過五區總辭變相公投表達普選訴求都不許,就實在太過分了。

在中央以我為主思維下,做甚麼都可以動輒得咎。不得罪中央政府也不會有民主,二○○七年雙普選在基本法寫得清清楚楚都漠視法治而否決,但如果我們不表態,民主空間只會越來越少,到二○一二年才爭取我們也沒有多少談判籌碼。五區間接公投的做法其實是社民連信任選民,認為決定要不要普選就是在選民手上,一次明顯的民意表達本來就是我們的權利。就算公投不成功,最多就是否決政府方案,不會有更大損失。

與其等一些執著斯文、文明的泛民議員在議會等運到,為何不把握表態的機會投票?最少造成民意壓力,政府都不得不考慮。如果政府不聽,就讓政府揹負違抗民意的罪名好了。這樣通過投票的直接民主表達民意,中央就只可以面對,中央不可以下令有普選,但肯定會影響特區政府,要特區政府順從民意。

六、終極普選聯盟在同中央對話,對話好過對抗?

終極普選聯盟目前的階段只是對方沒有表示拒絕對話。范徐麗泰做的只是信使,是一個中立的角色,沒有任何承擔,中央也沒有任何承擔。就算林瑞麟肯見,政府早已經表明讓步空間極小。這些姿態只是希望令市民以為政改有突破。目前檯面沒有任何政府方面的回應。此外終極普選聯盟成員也不是全部是通過直接選舉的民意代表,他們隨時可以被政府當作一般民間團體提交意見一樣而已。二○一○年二月十九日政制改革咨詢期結束後,政府就沒有任何義務聽取他們的意見,除非是中央指令。但終極普選聯盟有多少談判籌碼影響中央令特區對政制發展加快?連何俊仁都承認甚麼實質的未發生!

總結

好似布某的言論,也許反映很多香港人的想法,但這個是否真的對呢?

布君玩弄文字說我們認為對的不是真理。請問,布君不認同的,是否一定錯? 請自問良心,如果你們子女因為今天我們不努力爭取,結果活在不自由恐怖的國度你們認為這可以過得你們良心嗎?

有來生盼望不代表不該爭取現世公義。

藍邦、布君佐只代表他們自己,也不需要為下一代人權負責,但弱勢的、沒有機會離開香港的,你們是否要真的考慮,該表達民主普選訴求,免得你們後代怨你們?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回應《我們所爭取的是真理嗎》﹕請別散佈歪理﹗

【時代論壇】的時代講場最近一篇文章作者為布君佐寫的《我們所爭取的是真理嗎》﹐滿是偷換概念﹑對民主的歪曲和對香港現實的誤讀﹐我等不及實在需要馬上回應﹐免得這種假裝有料的爛文繼續偽裝理性去誤導人。

我雖為離教者﹐但關注民主不會分教徒或者非教徒﹐因為這是所有人的福祉﹐下一代他們能否活在一個自由、平等、公義得到保障﹐他們可以當家作主的社會﹐靠的就是我們。

文章主要不出幾個老掉大牙的「民主稻草人」﹕

一、民主制度是絕對的好﹑可以解決問題﹐帶來美好的生活

三、民主選舉的所選出來的元首應該是好的

四、民主選舉的產生的政府若在任內表現不濟﹐我們畢竟要忍受她任內(五年)糟透的施政﹐香港市民今日就是這樣的遭遇

五、民主選舉是選政治明星──鬥名氣、鬥知名度,所以在選舉期間排山倒海的宣傳攻勢是少不免的,背後涉及大量人力和財力,最終涉及大批政治獻金,與貪污受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扯上關係

六、民主選舉中,候選人的政綱必須順應民心﹐而人總傾向好逸惡勞、最好「做少少,賺多多」、「唔駛做」等等﹐引用「歐豬四國」人民在國家面對嚴重財赤反對「反對凍薪、反對不增聘人手」為例﹐暗指民主令人民自私﹐妄顧國家利益、國家走向福利社會﹑造成人好逸惡勞

我希望用我過去博攬眾長而了解的民主制度澄清以上的謬誤﹐並且順道提醒基督教的人﹐唔好好學民主制度ABC而胡說八道﹐實在是不負責任。也希望寫了﹐文章作者下一篇討論爭取民主的手段時候小心點查攷才落筆﹐因為如果寫錯什麼我會不留情的招呼他的謬論。



一、民主制度是絕對的好﹑可以解決問題﹑帶來美好的生活?

沒有任何一個推崇民主制度的人說過民主制度可以解決一切問題﹐帶來美好的生活。政府功能是按照憲法賦予的權利維護人民的基本人權﹑提供公共服務﹑維持治安和通過財富再分配﹐照顧社會能力不足的人﹐減低貧富不均帶來社會的不穩定因素﹐但美好的生活仍然是個人追求﹐民主社會只是盡力防止社會不公義﹑或者社會不公義出現時候一個民選﹑有民意代表的政府可以有機制糾正。

二、因為選民有不少是不深思投票﹐故此香港不成熟﹐不該實行普選

作者以選民教育程度差異﹐舉例說「一個滿腹經綸的「八十後」經深入探討後,然後才投下神聖的一票。相比起一個目不識丁的阿婆,投一個她認識卻未必是一個合適的候選人,你說那一票有份量,那一有偏差…」、老信徒參與投票選執事例子﹐認為有大量(作者心目中)未成熟的人﹐會投錯票選不了真正有資格的人﹐說有些票「有份量有些有偏差」﹐而香港因為不成熟多﹐票就多偏差﹐所以不該實行普選。

這是嚴重歪曲民主制度一個精神﹕平等參與。民主制度在於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成年人都有權通過選票表達對政府施政的立場﹐不因為他的教育程度而有所差別﹐因為民主選舉目的是民意授權﹐mandate by the people﹐而不是 mandate by the “better” people。

就算選錯了﹐一個成熟社會的人﹐是要承擔後果。選錯大家心甘命抵﹐這樣才可以從錯誤學習而成長。而且民主的保險就是三權分立、民意監察、和平輪替﹐這些都可以把錯誤的傷害控制。

三、民主選舉的所選出來的元首應該是好的﹖

作者忘記了民主不僅是投票選舉的方法。這種基本民主ABC都不懂得﹐我唔期望他下一篇討論爭取民主的手段有什麼看頭。不過這種言論顯示作者其實一路玩偷換概念﹐說民主﹐講講下就變成選舉方法。

民主選舉所選出的﹐是政綱符合選民要求的政綱﹐令政府有民意授權可以施政。正因為英明元首是百年不遇﹐民主制度就是要一個政府就算普通﹑平庸的人執政﹐也不會出現好似專制或者香港不民主制度下的混亂。選舉最好的領袖不是民主制度的目的。民主制度的目的是令再壞的領袖也無法胡作非為﹑而如果有錯誤﹑通過政權輪替糾正。

四、民主選舉的產生的政府若在任內表現不濟﹐我們畢竟要忍受她任內(五年)糟透的施政﹐香港市民今日就是這樣的遭遇

這是作者徹頭徹尾的誤導和偷換概念。

民主制度當然包括平等的選舉制度﹐但選舉制度不是民主制度的全部。民主制度包括三權分立﹑憲法﹑法治制度﹑言論監察﹑言論自由等。作者這種偷換概念我見得多了﹐因為這樣讀者就會錯誤把焦點單獨放在選舉方法上﹐忘記民主制度制衡政府的好處。

政府可以動用大量公眾的資源和公權(錢、警察、司法機關、行政權等)民主制度就是通過民意代表限制政府使用這些資源和公權﹐務求政府動用這些資源和公權是按照民選立法機關通過的法律﹑憲法﹑和政策執行。

民主制度精華在於通過分權﹐制衡政府行為﹐有一句話說得好﹕民主是把政府放在鳥籠裡面。不錯﹐民主制度政府施政未必更有效率﹐但施政最少也有更高民眾共識﹐減少社會紛爭﹐可是專制或者香港這種扭曲制度﹐倒行逆施﹑侵犯人權﹑浪費公帑就非常有效率﹐我們市民對政府動用公眾的資源和公權不可以話事﹐甚至不可以追究﹐不可以令有錯官員下台。

作者又說﹐由民選產生的政府,若在任內表現不濟,你可以用選票踢她下台。但我們畢竟要忍受她任內(五年)糟透的施政,而新一屆政府不一定比她做得好,於是人民又忍受多五年等等﹐然後說香港市民有多少個十年呢?

作者暗指香港都是由民選產生的政府﹑所以就算可以撤換﹐也要忍受任內糟透的施政 等﹐都是概念的混淆和完全不符合事實﹐因為﹕

(一)香港政府不是民選產生的﹐香港也不是民主制度﹐只是有部份議員通過地區直接選舉產生的

(二)代表民意的民主派在立法會幾乎任何能力阻止政府倒行逆施﹑改變政府糟透的施政都沒有﹐認識香港所謂行政主導的施政就知道﹐立法會議員提出私人草案想改善民生都需要通過分組點票﹐功能組別那邊早已經把大部份改善民生﹑與功能組別利益有礙的草案否決

(三)建制派議員掌握多數﹐也已經把制衡政府的功能完全閹割

(四)政府提出議案﹐民選議員就算提出修訂也幾乎註定被建制派議員否決

(五)功能組別議員得政府傾斜政策好處﹑不斷為政府倒行逆施政策護航

事實上﹐正是因為今日香港政府不是全面通過直接選舉產生﹐市民才完全無法扭轉政府這種糟透的施政。作者說﹐就算可以用選票踢她下台新一屆政府不一定比她做得好﹐難道這代表市民要連用選票踢她下台的權利都不要﹖

寫到這裡我都怒從心起﹐這種用曲筆來拖延民主的手段根本不是以人權﹑平等為念﹐而是為拖延普選民主﹑延長不公政治制度保駕護航﹗



五、民主選舉是選政治明星──鬥名氣、鬥知名度,所以在選舉期間排山倒海的宣傳攻勢是少不免的,背後涉及大量人力和財力,最終涉及大批政治獻金,與貪污受賄,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扯上關係



又是一段脫離現實的論述。今日官商勾結,利益輸送原因就是完全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和功能組別議員的政治交易的結果。工商局功能組別議員要麼就自動當選﹐要麼就是因為選民人數少容易被勢力影響﹐要麼就是界別選民資格被個別人操縱﹐導致功能組別代表利益集團﹐而因為他們票數不可以忽視﹐政府政策就往他們傾斜﹑進行利益優待以至輸送作為替政府那些不顧民生的政策保駕護航的交換條件﹗



利益輸送這些現象在民主制度健全地方不是沒有﹐但不敢如此明目張膽、受到監察和最終懲罰﹐是因為民意監察和官員退位的工作有限制﹐香港不民主﹐這方面當然落後。



此外所謂大批政治獻金,與貪污受賄的出現﹐也是今日政府不是民選和香港今日不民主的結果。如果民主制度成熟的地方﹐有政黨法、政治捐獻法、選舉法防止﹐就算不是百分百杜絕﹐也可以受到控制。



六、民主選舉中,候選人的政綱必須須順應民心﹐而人總是傾向好逸惡勞、最好「做少少,賺多多」、「唔駛做」等等﹐引用「歐洲四國」人民在國家面對嚴重財赤反對「反對凍薪、反對不增聘人手」為例﹐暗指民主令人民自私﹐妄顧國家利益、國家走向福利社會﹑造成人好逸惡勞﹐恐嚇香港人

這種做法目的當然是恐嚇商人和中小企業﹐說民主會導致人不顧國家利益和人民好逸惡勞。首先用這種「歐豬四國」(PIGS)作為例子﹐作者明顯就帶議程的對民主國家進行貶損。無疑國家面臨財政赤字是重要問題﹐但為何要上綱上線說「反對凍薪、反對不增聘人手」是妄顧國家利益﹖為何對付財政赤字必須要對民眾開刀﹖作者還要混淆視聽﹐說那些國家面臨財政赤字原因是福利主義、工會坐大、過度借貨造成而那些都是民主選舉造成。

當然如此醜化人心也是非常不公平的。民主社會容許人心有貪念﹐同時也需要為自己決定付出代價﹐這樣公民才會成熟。

雖然民主國家固然會更加照顧基層﹐但沒有必然是福利主義、工會坐大﹐就算是福利主義、工會坐大也不一定是會造成所謂過度借貨財政赤字。葡萄牙、西班牙、希臘、愛爾蘭、冰島等面臨財困我雖然不可以說出原因﹐但好似作者這樣抽水、輕率歸咎為因為民主制度造成﹐既不符合邏輯﹐也不全部反映現實。



北歐諸國﹐例如丹麥、挪威、瑞典等﹐也是福利國家和民主國家﹐為何沒有出現相同問題﹖可見作者的說法根本就沒有經過論證和真的查攷﹐純是借那些國家困境為名攻擊民主制度。



總結

總的來說﹐民主制度沒有承諾解決所有問題或者帶來美好生活﹐但它把很大的一個掌握權放到我們手上﹐既 empower﹐也要求我們共同承擔﹐共同追求美好生活。



而民主制度不僅是選舉一環﹐更加是要包括一系列分權措施(separation of powers)、法治制度(rule of law)、要求政府透明管治(transparency of governance)、通過選舉獲得民意授權(mandate by popular vote)、監察問責(surveillances and accountability )﹐持續的警覺(continuous vigilance)、保護人民權力的憲法等等﹐防止政府濫用公共資源、侵犯人權、偏頗向社會少數利益集團、公義得到保護﹐讓人人在一個比較公平的制度下﹐各自按照自己能力追求美好生活。



民主只是有或沒有﹐不是講民主成份多少﹐不是什麼均衡參與﹐不是照顧所有利益集團﹐而是最終把權力歸於人民。



香港只有30席通過地區直接選舉的立法會議席﹐但香港不民主﹐民主不是委曲求全的去求﹐而是堅定表示立場﹕我們要真正的普選立法會和特區行政長官﹐取消功能組別﹐人人平等投票權和被選舉權。

在今天還討論要不要普選、什麼時候普選﹐就有如鐘祖康[1]所言﹐香港人和中國人討論要不要普選、什麼時候普選﹐民主好不好、還是專制符合國情﹐有如討論吃飯(民主、普選)還是吃屎(專制、保留功能組別、支持政府方案)好一樣可笑﹗





為了下一代

我們常聽見人以台灣議會肢體衝突[2]為例或者台灣總統陳水扁貪污作為例子取消台灣。



其實﹐我們今日根本沒有資格取笑台灣﹐因為我們的議會徒具文明的外表﹐但被卑劣無恥、睜大眼睛說謊的官員、建制派議員、唐英年、林瑞麟之流把持﹐正義不得彰顯。



家長可以不分是非到說黃毓民議員掟蕉、長毛講「非議會用語」等是教壞細路﹐那麼學建制派議員、唐英年、林瑞麟之流、學無恥的民建聯等難道不是教壞細路成為班斯文敗類、衣冠禽獸﹖



我們今日的自由、人權是沒有任何制度的保護﹐而可以保護我們自由人權的制度﹐就是一個可以有力監察政府的民主議會﹐有力制衡政府使用公權和資源﹐可以調查警察、官員、執法人員等。



沒有真正民主的制度﹐即一個一人一票﹐可以平等參加選舉的制度﹐三權分立制衡﹐輿論監察﹐政府權力受到限制﹐那麼日後我們保護不力而失去的自由人權﹐就會要我們的下一代去用血淚與生命換回。



也不過是二十多年前﹐在台灣遊行是會被毆打、上千歌曲被禁播、總統不是民選、你吶喊總統下台要坐監、警察可以查你隨身的東西然後拘捕你、特務可以進入任何地方拉走人令人人間蒸發(有沒有看過電影【悲情城市】﹖)、反政府可以被人滅門[3]﹐這些事情都是距離不遠的時空發生的﹐香港的自由不是天經地義的﹐但得來太容易﹐因為殖民政府﹐不論動機如何都開放了社會﹐我們沒有付出任何代價爭取﹐不如台灣他們的自由是血淚換回來的﹐以至台灣這一代年輕人享受﹐他們遊行不會被毆打、沒有歌曲被禁播、總統民選、吶喊總統下台、警察不可以查你 iPod、可以自由批評政府等用血淚換取的自由。



我們不趁不今天能夠爭取一個可以保護這些的自由人權的民主政制而努力﹐否則下一代如果要為我們的無知、無能、短視而付出生命血淚﹐我們良心過得去嗎﹖







--------------------------------------------------------------------------------

[1] 《來生不做中國人》、《中國﹐你憑什麼﹖》作者

[2] 當年台灣立法廳被國民黨佔多的議員把持﹐民進黨被國民黨不斷使用議事程序阻止發言﹑阻止提出動議﹐而主流媒體幾乎都全部親國民黨﹐絕對不報導民進黨議員的言論和動議﹐人民無從得知當時國民黨政府各項荒謬無道的政策。為了打破困境獲得報導他們的言論﹐他們才在議會使用武力喚起傳媒注意﹐才慢慢給群眾知道注意到國民黨把持的千年立委的制度暴力和他們專制的統治面目

[3] 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被國民黨政府認為是顛覆﹐其中一位林義雄﹐被台灣警總(特務機構)拘捕﹐在監獄候查。他家有警總把守。但1980年2月28日﹐中午,林義雄的母親林游阿­妹被殺十三刀,慘死在台北市信義路住處地下室樓梯旁,林義雄一對7歲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與林亭均各被­刺一刀喪命,而長女林奐均被刺六刀重傷,後經急救脫險,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則因探監而倖免於難﹐凶手手法兇殘﹐以短刺刀捅入,接著橫向反勾,刀刀致人於死﹐連7歲幼童也如此狠心殘殺

「 終 極 普 選 聯 盟 」和其支持者唔該醒少少 -- 因為佢地唔小心隨時出賣民主﹑出賣港人﹗

「范 徐 麗 泰 擔 當 送 信 人   稱 會 向 中 央 反 映 「 終 極 普 選 聯 盟 」 意 見
2010-02-18 HKT 16:52
全 國 人 大 常 委 范 徐 麗 泰 , 與 十 多 名 「 終 極 普 選 聯 盟 」 成 員 見 面 , 討 論 政 改 方 案 。 范 徐 麗 泰 形 容 會 面 積 極 , 又 認 為 這 種 見 面 方 式 較 公 投 抗 爭 更 為 可 行 。
她 表 示 , 自 己 今 次 是 擔 當 送 信 人 的 角 色 , 將 聯 盟 的 意 見 轉 達 中 央 。 至 於 能 否 安 排 與 中 央 相 關 人 士 見 面 , 仍 然 是 未 知 數 , 不 過 她 認 為 , 中 央 樂 於 見 到 這 樣 的 溝 通 形 式 。」

唔知道那些認為「 終 極 普 選 聯 盟 」與中央溝通可行﹑或者繼續在立法會爭取比公投可取的人是否感到好樂觀﹖

我看法好簡單﹕如果唔係有五區公投戰爭,你估中央有興趣同那班友傾咩?

對付中國共產黨永遠都係一啖砂糖一啖屎,民主黨同民協可以繼續同北京方面「溝通」,佢地本身唔具叫價能力﹐因為他們就算計盡都只是可以否決政府政改方案﹐他們提出任何修訂﹐註定比建制派否決。大家以為阿爺會因為「 終 極 普 選 聯 盟 」與中央溝通﹑溫和﹐中央會指示特區政府對普選大舉讓步﹖

D 無關痛癢既﹐例如區議會委任議席就會鬆章﹐但到取消功能組別﹖甭想了。

這個報導好話說盡﹑等與事者個個感覺良好。范太不過做順水人情﹑毫無損失﹑得開明之名聲﹑反映民意﹐贏得不費吹灰之力﹐仲可以偷笑「終極普選聯盟 」班茂李有天真又傻﹐仲以為因為自己「溫和」得到中央開恩溝通。

現在不過送信咋﹐連咩時候溝通都冇保證﹐別高興得太早。

「終極普選聯盟 」比人高帽一送﹕溫和方式比公投抗爭更可行﹐真係鬆毛鬆翼﹑飄飄然﹐渾忘了 -- 范太不過做信差 -- 但係﹐這個信差是沒有必要的。中央要了解 「終極普選聯盟 」甚至香港市民想點﹐何需要如此多番轉折﹖中央不是第一日統戰﹐他們自2003年錯判形勢後早已經知道香港人有民主訴求﹐使乜問你班小丑﹖他們和你們溝通﹐目的在分化市民和泛民﹐想法子淡化對爭取普選的訴求﹐而他們最怕就是民意的直接表達 -- 公投。

最大輸家﹐係我們。我們被「終極普選聯盟 」騎劫。「終極普選聯盟 」不是全部成員都是立法會直選議員﹐他們憑咩代表我們全港市民去同中央講數﹖如果咁叫民主真的好笑話。最直接的民意授權 (公投)捨而不用﹐迂迴曲折去求對話﹐還不知道他們打算點檯底交易﹗

輿論機器﹑左派﹑土共﹑黨奴空群出動抹黑普選就是這個意圖。班「終極普選聯盟 」受了高帽﹐接納“溫和方式比公投抗爭更可行”的論述﹐其實就等於變相阻止五區公投﹐真係比人利用左都唔知道。

但人在靠攏權力是會迷失的﹐范太做 messanger﹐就忘記了中央點否決普選﹑點人大兩次釋法拖延香港雙普選。

只係 send message 咋﹐你們咩都沒有爭取到﹐除了表面的風光。

這些所謂民主支持者﹐我不知道為甚麼他們來來去去都只懂替自己貼金,吹噓他們溫和﹑理性﹐好似好優越,動輒話直接方法激進。諷刺既係當年他們的也是比人話那種對抗式手法 (Confrontative approach) 激進﹐請問今天公民黨﹑社民連又激進得了多少﹖

不過他們就是喜歡做下樣﹑聯署下﹑發下聲明﹐自我感覺良好一番就了事。我知道有D看了我這樣寫﹐必然故作學究地說﹐爭取民主有好多方法﹑支持民主不等於要支持泛民,或不等於一定不可以支持建制派,支持爭取普選唔需要支持公投﹐又或者,玩弄一點學術社會科學訛傳稱民主唔可以解決所有問題﹑美國民主國家都好黑暗﹑最重要係保持溝通﹑溫和云云,我擔保你能替自己和很多和你們一樣擁有名牌大學碩/博士學位﹑有一定社經地位﹑子女讀國際學校﹑有 housing benefits 的中產開脫,既可自稱已經為民主做左DD野、又完全不做任何別人以為積極爭取民主應該會做的事﹐繼續享受今日的 housing﹐status﹐benefits﹐

在者﹐順手借呢次所謂「 終 極 普 選 聯 盟 」和中央溝通﹐把那些站在「公義」﹑「濟弱扶傾」﹑「沒有抗爭那有改變」的人形容為極端﹑不理性﹐批評他們自封為人民代表,自然襯托出中產實際係保守又懦弱的顯得「中庸」和「理性」。

拿起明報﹐就振振有詞話我讀明報﹐D讀者好似我咁﹐「中庸」和「理性」﹐不過我地好包容﹐你看吳志森﹑余若薇等支持五區公投既文都刊登﹐證明我們多開明﹑民主﹗

Excuse me, 民主不是看報紙﹑不是簽下名﹑不是送下信﹐更加不是靠祈禱求神明﹐你可以在五區議員辭職補選日﹑因為支持候選人爭取普選的議題投下一票﹐直接表達民意﹐達到公投的效果。

這個方法是保密﹑安全﹑溫和﹑理性﹑科學﹑沒有人可以抵賴﹑沒有人可以當看不到﹐勝過政府可以扭曲的民調﹑好過保皇派可以玩弄的大堆簽名﹐不怕林瑞麟這人形奴隸獸既扭曲﹑可以比建制派議員直接壓力﹑可以令中央無法唔面對民意。只是半小時﹐帶身份證去票站打印仔﹐你就已經直接向全世界表達一個無可規避的聲音 -- 試問為了下一代唔需要害怕23條﹑下一代在「免于恐懼」的社會生活﹑下一代可以把握自己的命運﹐你唔為自己﹐都為他們﹖



「 終 極 普 選 聯 盟 」和其支持者唔該醒少少 -- 因為佢地唔小心隨時出賣民主﹑出賣港人﹗

Tuesday, February 09, 2010

「終極普選聯盟」﹕一個已經脫離現實的所謂爭取普選運動

我認識人很反對五區公投﹐堅持應該在立法會中繼續爭取普選。最近收到風﹐據說在高等教育、專業界有所動作。
從一個轉發過來的電郵看到﹐他們果然在攪聯署聲明。一看聲明﹐真的非常「鵪鶉」。

聲明一不批評政改建議的停滯﹑二不批評政府的草率馬虎手法﹑三不批判政府玩弄民意。
你估政府反應會點﹖啊啊啊﹑好多在高等教育、專業界人士簽名﹐好驚哪。
這次就算好多學者簽署了﹐其實對政府一點壓力都沒有。

因為政府已經唔當任何反對意見係野。
他們當然可以聯署﹐難道政府會唔識得暗中玩同一游戲﹖

政府籠絡大學的教授﹑什麼精英比聯署發動人更利害﹐高鐵那班什麼五十後老鬼﹑報紙廣告戰等就是明證。
別忘記還要建制派那兩個具有強力動員的政團民建聯和工聯。

工聯會會長鄭耀棠以「政制向前走大聯盟」召集人身份,到政府總部提交由地區及網上收集到的過百萬個市民簽名,其中在地區收集到的簽名聲稱高達 113萬。面對過百萬個撐政改簽名的林瑞麟如獲至寶,親自到場接收。左派動員能力比所謂高等教育、專業界強﹐而且有忠心支持者。(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10020...)
人家民建聯/工聯不費吹灰之力﹐就弄來超過113萬簽名﹐製造了所謂民意來挺政改。這些專業界﹑高等教育界可以找來一二百人簽名都可以還得神落﹐連人數已經輸成千條街﹐除非班班象牙塔﹑蛋頭教授﹑專業人士夠串話他們一個簽名等於人地一千個“無知公公婆婆街坊師奶"啦。
仲唔好忘記左派也可以逼中資表態挺政改﹕http://www.youtube.com/watch?v=QVrC029qFww&feature=player_embedded

政府不會理會這些民意如何得來﹐手法是否乾淨﹐只要是支持他們的﹑就算卑劣骯髒也甘之如飴﹐反對政府的聲音﹐理得你專業﹑高等教育﹑國際團體﹐一定當你唔存在。

發起這種聯署的這些專業界﹑高等教育界﹐不知道是否已經完全忘記政府強推23條立法那時候的嘴臉﹐當年話知你N 個法律學者﹑國際機構﹑關注組織表示極力反對﹐結果政府都係一樣要夾硬來﹐唔係2003年7月1日走了50萬人上街 (我估計係80萬)﹐嚇得保皇黨 (自由黨)縮沙﹐政府會那麼容易收回方案﹖(幾日後我們還有5萬人包圍立法會)。

今日強推政改手法如出一轍﹐這些專業界﹑高等教育界是沒有學乖﹖是為了表示自己都有做野﹐於是做一樣沒有作用的時期等日後好交代﹖他們迂腐之處就是死跟一個根本不公平的游戲規則﹑死服從一個不公平的裁判﹑死服從一個又落場打波﹑又吹雞既裁判﹑你們入球唔算數﹑人家入球當三分﹑你們楷親下就罰你們十二碼﹑人家拉衫﹑踢人﹑剷人都唔吹罰﹐不斷話要有理有節﹐溫和﹔有點血性的人晨早唔玩這種不公平的游戲﹐但這些中產﹑專業界﹑高等教育界只要政府回眸一笑﹐已經謝天謝地﹑感到皇恩浩蕩﹐說穿了是成群被馴養了的階層。

聲明連政府都不敢指責﹐唔好比我批死﹐因為裡面參與這個所謂專業界﹑高等教育界聯署的﹐大把人靠政府吃飯﹑分分鐘份糧都係政府出的﹐當然要給自己一條後路啦。
他們不是不知道立法會爭取已經是死衚衕﹐不是不知道我們這個政府係 (1) 蝦得就蝦 (2) 呃得就呃 (3) 瞞得就瞞 (4) 欺善怕惡﹐既沒有民意支持﹐愚蠢也傲慢﹐但可能為了良心好過一點﹐都要聊具一格做點東西來﹐就算沒有用﹑效果微不足道他們也可以自我感覺良好﹕所謂不因善小而不為嘛。

可我聽到這種言論﹐火都來。
我一向欣賞一些做微不足道的事情的人﹐但他們肯定和這些專業﹑高等教育界﹑中產不同﹐例如﹕
(1) 反高鐵的苦行青年﹑中年﹑老年 (包括菜園村那個白髮婆婆) -- 因為他們微小﹑沒有權勢﹑沒有社經地位
(2) 陳巧文﹐ 當日自己去羅湖闖關“投案"的青年 -- 他們除了陳小姐有些知名讀﹐都是無名﹑卑微﹐陳小姐也不過是個普通﹑不名一文的大學生
(3) 國內創作”草泥馬"﹑惡攪段子 (SMS)的人 -- 在那種制度下﹐ 他們只可以這樣抵抗
(4) 趙連海﹑譚作人﹐黃崎只為死去孩子討回公道
(5) 肯投票的人﹐ 你也說﹐公投政府唔聽﹐ 但每一票﹐ 代表他們心聲﹐ 每一票大家都平等﹐每一票卑微﹑無名無姓
(6) 每年七一﹑六四出來遊行的老人﹑兒童﹐他們更加沒有任何地位權勢社經地位﹐影響力

我以前信耶穌﹐知道聖經講耶穌欣賞寡婦獻的兩枚小錢﹐即斗零﹐不單止兩枚小錢﹐而且更加因為她是窮寡婦﹐那兩個斗零都是很大負擔﹐因為那年代巴勒斯坦的寡婦真的窮到了奶奶那裡去﹗
這些專業﹑高等教育界﹑中產不同有社經地位﹑影響力﹑財力﹑專業知識﹐點可以說他們做小小微不足道的就值得欣賞﹖
講真他們有決心就發動遊行﹑罷課﹑罷工等﹐不要懶斯文﹑懶文明。

(後記﹕有人戲稱這個聯盟應該命名為「終結普選聯盟」才貼切。

Monday, February 08, 2010

Sunday, February 07, 2010

台灣維新 守護者篇 Taiwan election campaign

我不甚喜歡台灣的民進黨﹐ 主要可能受到陳水扁一家貪腐的影響。
香港人往往喜歡取笑台灣立法廳裡面的肢體衝突﹐然後自詡香港立法會和香港人遊行是多麼斯文。
但越了解台灣如何從228事件﹑經歷20年的白色恐怖﹐還有國民黨當年如何鐵腕對待異見﹐我真的在想香港人真的斯文﹖還是我們一直錯誤理解了什麼是「禮儀之邦」﹖
影片提及有一宗滅門血案﹐香港不多人知道。1979年台灣發生美麗島事件﹐是高雄的美麗島雜誌領導帶頭市民遊行﹐終導致官民衝突。當年的美麗島事件主角都成為日後民進黨的核心人物或者創黨人。其中一位林義雄﹐被台灣警總(特務機構)拘捕﹐在監獄候查。他家有警總把守。但1980年2月28日﹐就發生了影片說的滅門政治屠殺﹕林家滅門血案。
2月28日中午,林義雄的母親林游阿­妹被殺十三刀,慘死在台北市信義路住處地下室樓梯旁,林義雄一對7歲的雙胞胎幼女林亮均與林亭均各被­刺一刀喪命,而長女林奐均被刺六刀重傷,後經急救脫險,林義雄的妻子方素敏則因探監而倖免於難,此案震驚國內外。凶手手法極為專業,以短刺刀捅入,接著橫向反勾,刀刀致人於死。林家當時幾乎被情治人員層層監視,還有人能進入行兇,故全案格外敏感、揣測眾多。而兇手手段之兇殘﹐更加駭人聽聞。此外﹐當年立法廳被國民黨佔多的議員把持﹐民進黨被國民黨不斷使用議事程序阻止發言﹑阻止提出動議﹐而主流媒體幾乎都全部親國民黨﹐絕對不報導民進黨議員的言論和動議。結果為了打破困境他們才在議會使用武力喚起傳媒注意﹐實在情非得意。
是故﹐影片說今日台灣的八十後青年人得到的自由﹕遊行不會被毆打、沒有歌曲被禁播、總統民選、吶喊總統下台、警察不可以查你 iPod的東西等﹐都不是天經地義的。他們的自由是血淚換回來的。
我們今日根本沒有資格取笑台灣﹐因為我們的議會徒具文明的外表﹐但被卑劣無恥﹑睜大眼睛說謊的官員﹑建制派議員﹑唐唐﹑林公公之流把持﹐正義不得彰顯。家長可以戇鳩到說黃毓民議員掟蕉、長毛講「仆街」等是教壞細路﹐那麼學唐唐﹑林公公之流、學無恥的民建聯等難道不是教壞細路成為班斯文敗類、衣冠禽獸﹖有人還說要耐性同中央爭取﹐不要過份堅持我們的權利。我們今日的自由、人權是沒有任何制度的保護﹐而可以保護我們自由人權的制度﹐就是一個可以有力監察政府的民主議會﹐有力制衡政府使用公權和資源﹐可以調查警察、官員、執法人員等。沒有這些保護﹐日後我們保護不力而失去的自由人權﹐就會要我們的下一代去用血淚與生命換回來–我們要下一代這樣﹐請問對得起自己良心嗎﹖我們看見台灣下一代享受上一代(也不過是二十多年前)用血淚換取的自由﹐我們能不趁今天能夠爭取一個可以保護這些的自由人權的民主政制努力﹐免得下一代為我們的無知、無能、短視而付出生命血淚嗎﹖

Wednesday, February 03, 2010

明報的曲線“河蟹”路線與良知的投票

明報自稱香港公信力第一﹐也是學校﹑教會﹑中產﹑專業人士裡面比較多人看的報紙。

在香港﹐其實既得利益者除了我們成日罵的地產商富豪﹐其實就是這批中產﹑專業﹑高等教育界人士。他們都有物業﹑子女﹑有一定成就﹐最希望穩定。但因為他們受的高等教育﹐他們同樣對民主自由有追求﹑要求。他們絕對不會認同民建聯﹑自由黨的行為﹐但同時也非常害怕中央受到刺激﹐希望用好溫和的態度 (不是理性﹗)﹐避免刺激中央 (最理性的討論其實反而最刺激中央)。因此很多明明是香港市民應份的權利﹐例如2007雙普選﹐他們不是不知道中央否決的不合理﹐但好似一個委婉﹑文靜的新抱一樣﹐對住頑固的老爺﹐老爺點剝奪佢 (其實唔係佢﹑係所有人的)權利都“咕”一聲吞下去﹐繼續跪求﹑斟茶﹑比人無理取鬧都唔反駮﹐只要唔係強姦佢﹐真係任得中央上下其手。因此就算知道高鐵﹑功能組別不合理﹐都認為未到最差的時候也唔應該破面﹐害怕反檯的話就無法爭取普選﹐很相信只要和北京耐性溝通﹐就會有進展。

這學校﹑教會﹑中產﹑專業人士裡面大部份都是現時制度中的得益者(儘管制度不合理)。他們也許不是大商家,身家以億計﹐也未必勾結政府﹑或者剝削窮人﹐一般最少三五七萬月薪,有層樓,子女在香港接受教育﹐他們依附於制度生存、保持他們現在有的產業。

他們的身價,亦只能在制度內方有價值。或者他們不全都對反高鐵示威群眾反感﹑也肯定對民建聯﹑自由黨反感﹐可是他們自己 have a lot to loose﹐怕 rock the boat﹐所以也造成偏聽﹐於是樂于相信中央係有誠意給普選﹐只要你唔過份就得﹐往往不太想了解共產黨﹑中央的本質﹐或者知道但唔想面對 -- 因為佢地會面對一個好難的抉擇 -- 冒險抗爭就會很大機會失去﹑影響擁有的﹐唔抗爭等於默許制度的不義 -- 他們選擇逃避﹐就係相信所謂“終極普選聯盟”會既顧及他們希望保持穩定既期望﹐又可以得到普選。


因此,當社會上出現懷疑制度、甚至衝擊現有制度時,他們便有一種本能性的反感,於是,手無寸鐵的高鐵示威者,變成了他們心目中的暴徒,80後都是"淨係識攞着數"的一群。因為制度一旦崩壞,這些專業、中產將一無所有。因此,他們咀裏總是反覆陳述昔日如何如何奮鬥、如何如何付出,要新一代跟着、服從這個制度的價值。

明報的讀者,正是這一種人。他們會接受不合理的游戲規則﹑收不合理的法律﹐認為是理所當然﹐說穿了是因為對抗不義對他們風險和代價太高了。


明報有一個專欄“聞風筆動”﹐由筆名“李先知”的人所寫﹐每次都以所謂政壇耳語﹑政壇人士謂政府點解讀五區公投﹑中央點定性﹐目的其實就是用一種間接威脅﹑營造恐慌的手段﹐令中產﹑專業猶疑﹐強化他們這種思維。

在這些人的思維裡面固然知道現在制度的不義﹐或者午夜夢迴﹑夜闌人靜﹐會感到內疚﹐因為自己也不敢向不義說不﹐也可能想到不斷妥協是否對。

明報的所謂社論﹑評論﹐所謂公信力第一﹐正好給了他們良心上的安慰﹐令他們感到自己係為大局而重﹐故此可以安樂地指責他們眼裡面的激進抗爭行為﹐保持良好的自我感覺。

這些人可能好多曾經是公民黨的支持者﹐可能部份受不了公民黨參加五區公投的決定。

目前終極普選大聯盟的想法和公民黨主要目標選民不謀而合﹐就是面對強勢的中央﹐擔心中央會對普選有變﹐而且“相信”普選是需要中央賜予﹐所以自李柱銘退下後﹐就越來越傾向要和中央談判﹑改善中央關係﹐越來越不敢堅持原則。(今日明報李先知專欄說終極普選大聯盟正在和政府高層在幕後密斟﹑發展所謂地下情 - 李先知稱大聯盟中人直言,與北京進行溝通,一定要有耐性)。

在明報有這種專欄取態很清楚﹐係要告訴中產﹑專業人士﹐或者是給他們一個幻想﹐就是你肯耐性溝通﹐就會得到中央的友誼﹑最終可以求得普選。

這種態度係典型中國人所謂溫和的態度﹐但其實有讀歷史都知道﹐這就是當年戰國時代﹐六國中採取割地求和那些諸侯的想法。
歷史上提到﹐戰國時代後期,秦國日漸強大,秦王一直想擴張領土,於是對其它六國發動戰爭。有一年,秦國在華陽之役敗給了魏國,魏國打算來年派遣段干子到秦國以割地求和。但孫臣不這樣認為,於是對魏王說:「魏國沒有在戰敗時向秦國割地求和,而秦國也沒有在戰勝當時向魏國要求割地,這是因為雙方都能正確權衡戰事。現在經過了一年卻要割地求和,完全是一些臣子圖謀一己之私,賣國求榮。再說拿土地去講和,討好秦國是不可行的,大王您的土地有限,而秦王的慾望無限,拿土地討好秦國,有如抱著木柴去救火,柴沒燒完,火是不會熄滅的。」 魏王認為孫臣說的很有道理,但因為擔心秦國又發動戰爭,最終還是割地講和。在以後的幾十年中,秦國仍不斷地發動戰爭,擴張領土,魏國卻越來越弱小,終於還是被秦國併吞。

中央其實就是共產黨。他們的目的就是千秋萬載﹑永遠統治中國﹐絕對控制人民。

香港真普選的出現其實根本地動搖他們千秋萬載的目的。他們對人民控制的慾望無限﹐中產﹑專業人士討好中央的“割地”就是對特區政府的不義沉默﹑對功能組別容忍﹑對中央N次否決普選繼續原諒 -- 好似上面故事一樣﹐我們不斷妥協討好中央﹐有如抱著木柴去救火,柴沒燒完,火是不會熄滅的 -- 香港人的對人權﹑自由﹑民主的訴求存在一日﹐中央都不會給我們普選。中央要一路拖﹐直到香港人自己放棄為止。

面對專制強權﹐耐性不是美德而是助桀為虐。

五區公投是良知的投票﹐因為選民是在安全﹑保密的情況下﹐直接表達對普選的訴求﹐不會引起任何動亂﹐只會刺激中央。而且公投是科學的方法﹐絕對比民調可靠﹐民意清清楚楚。

要是在這個安全的平臺下大家選擇沉默就是埋沒良知。

Tuesday, February 02, 2010

沒有抗爭 哪有改變

社民連新一屆領導之一﹐有翻版張柏芝雅號的林彩薇較早前錄影的。真的非常詳細解釋社民連抗爭立場。

陶君行 - 談社民連議會抗爭 @ 左右紅藍綠 2009-06-15

好好聽為什麼社民連要在議會攪抗爭﹕道德小孩子活在謊言世界﹑活在面對不公義要沉默的世界﹑活在虛偽假溫和真奸詐的世界﹐是不是教壞了他們﹖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