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Friday, December 25, 2009

Critical Thinking

又係 QualiaSoup 的製作﹐有關批判思考﹐和為何需要批判思維。

Wednesday, December 23, 2009

Christian Justice (Mirror)

這條片非常傳神的把基督教所謂救贖的公義裡面的荒謬顯示出來。
(1) 強姦犯證據確鑿﹐ 居然法官個仔為佢受罰﹐ 強姦犯接納就可以釋放
(2) 丈夫對太太不終﹐拒絕接受法官個仔為佢受罰要自己承擔﹐居然就要受痛苦的火刑﹐然後法官說﹕我愛你﹗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A discourse about my departure from Christianity based on model of Cognitive Psychology

Human has to deal with bewildering amount of information from their surroundings, they cannot take all of them, so we are wired to have some kind of model or templates to let us process information receive and create our mental model of the world around us -- or our worldview.
This is called "person structure" in cognitive psychology, but we can simply refer to it as our belief system or just beliefs.

We understand our world from our five senses (sight, hearing, touch, smell, taste), from emotional experiences, and finally from our upbringing.

For example we learn what is car, a pen, a chair, what is the color green, red, etc. they are all neutral. We register pain if we fell on the ground or hurt ourselves. These experiences are authentic, in a sense is it is something we experience first hand.

When we learn from school, and able to explore, to evaluate its logical consistence and soundness and evidence to support it, again these are authentic to us.

As we gain more and more life experience, our belief system expand based on authentic experience of the world as we see and perceives it

In general if we are open-minded, if we think with logic an reason, we allow the knowledge, facts etc we gain from our experiences to shape, refine and modify our beliefs so that the belief and the experience are correlated -- in cognitive psychology this kind of correspondence (or overlap of authentic experience and belief) is all congruence. Nobody's belief is in 100% congruence with his/her experience. Those that fall outside of congruence is called cognitive dissonance.
If our minds are open, rational and evidence based, the cognitive dissonance will be relative small.

In contrast, Christianity basically asked the believer to adhere to a set of "beliefs", and fight hard to preserve.
It is a virtue to "keep your faith" in terms of Christianity -- to put it in laymen terms, you are required not to alter believe, or not to alter it drastically that it no longer fits the Orthodoxy and thus damning you away from the "precious salvation". The motivation to preserve faith cause the process of shaping world view to be reversed, instead of allowing the the knowledge, facts etc we gain from our experiences to shape, refine and modify our beliefs so that the belief and the experience are correlated, the process of preserving our belief forces the believer to reject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that contradicts the beliefs.

This process of rejecting information and knowledge that contradicts the beliefs arises from our own need of preservation. We know there are some experience, that is NOT from our own experience.
We learn say from a very young age that "sex" is dirty, or certain social taboos. These are not from our own experiences or senses, but from figure of authority, and most of all those who we depend upon for survival, and social connections. Our instinct of self-preservation caused us to accept those dogmas/absolute truth so that we gain approval, love and care.

If we do not accept those views as dogma and absolute truth, we will punished with rejection and disapproval, or risk being ostracized.
Our deprivation from emotional bonding and love may also cause yearning for love and approval, to be accepted socially, to bond/connect with a community, therefore as a kind of internalized reaction, people will accept those certain religious views as absolute truth/dogma in order to become part of a community -- as opposed to those knowledge / worldview we formed through authentic experiences, these dogmas/absolute truth are not from authentic experiences.

Christianity in particular appeals to our deep emotional yearnings -- to be able to join our loved ones in an afterlife and live happily ever after, to have a loving "Father" watching over you, to have somebody who loves you uncondidtionally, the emotional appeal magnifies the amount of emotional investments one puts into the belief.

Moreover, these dogmas/absolute truth (plus the assumptions around it) is not like the other authentic experience we gained ourselves, these dogmas/absolute truth involved a lot of our own emotional investment.
For new information we are able to reason through it and there is no opposing/resisting emotional or social pressure, we can easily change our minds, but for the dogmas/absolute truth we accepted (in order to avoid ostracization, rejection etc. and gain approval and love), the opposing/resisting emotional or social pressure is much greater.

Human is both resistant to change in their beliefs, but at the same time is a seeker of truth and fact -- the latter is actually crucial for our survival as much as the opposite (to gain love, approval from the ones who are our caregiver when we are vulnerable) for if we cannot tell what is truth and what is deception, it may become our own undoing.

However with the strong opposing/resisting emotional or social pressure, plus the high regard Christians place on "keeping the faith", Christians turn their experience and world view on its tip.

Instead of by the natural way of allowing what we perceive, we feel and we learn by experience/experimentation, the Christian faith required Christians to look at the world via the view of the dogmas.
Anything that conflicted with the established set of belief either fails to register (denial/ignore) in the believer's mind, or being distorted to fit in to the worldview of the believer.

A person cannot go on like that forever, for it is evident that the Christian world view is based a the very lack of understanding of human being, nature and the world, and a feudalistic society, and is outdated, and over the years, the overlapping of the belief and the reality diminishes -- when belief and reality matches there is congruence, and less cognitive dissonace.
However, for Christianity, the more we subscribed to the Orthodoxy or "Fundamentals" the sharper is the conflict and we have greater cognitive dissonance.

Christianity asked us NOT to base our belief on what we see, hear, feel or touch, but by "faith" -- we say we "know" by faith, but in reality, we simply have nothing solid to support the belief so we have to "accept" it with "faith" -- we did not KNOW the truth, we did not KNOW Jesus or God -- all of them are dogmas/absolute truth which are totally from unauthentic experience -- we have to accept to satisfy our many deep yearnings -- or else we faces the pain of reality.

I did not suddenly become an atheist in short time -- my first step, ironically is me trying to refute all kinds of challenges to Christianity hurled to me in the Internet -- books and materials in the church were soon proven inadequate, I researched on the Internet, acquire more and more Christian reference books, read more and more different kinds of theology. Today I have at least 4 boxes of books on Christianity and with the knowledge gained I can become a fake preacher if I want to.

Over the years of finding convincing answers to questions from non-believers, I clearly cannot ignore the many questions put forward to me by non-believers anymore. Others could have ignored them and hide behind "faith", but I cannot. If Christianity is such a body of truth, surely there will be answers available that don't require twisting of logic, fabrication of data or evasive answers -- I was wrong -- logic is often twisted, fabrication is widely practiced, and evasiveness is actually a tactics in apologetics (i.e. to bring the questioner of faith to the Bible).

I am no longer willing to distort the reality because it is against my conscience -- if it is not right, it doesn't make sense, I cannot say the opposite or deny what I see, feel or evaluate from logic -- but Christianity requires you to do the exact opposite -- so long as it is against the faith, you have to deny what you see, feel or reasoned. This is when many Christian scholars display dire anti-intellectual behavior. They can have PhD in Philosophy, eloquent in "logic", but the reality is they are intellectually dishonest, they do not respect truth, fact and logic -- they use knowledge, facts, logic to serve their religious agenda.

That conscience of me was what changed me -- I let reality in and follow wherever reality, evidence and reason leads, instead of using my faith to guard my mind or so called God's words, prayer -- I place reliance on reality, evidence and reason which are solid and can be objectively evaluated -- and as the increased reality I accumulated, it started to conflict with my belief more and more -- instead of trying to hang on, I follow the lead of evidence, reason and reality, even though it is not comforting -- and I departed further and further away from the Fundamentalist/Evangelical Christianity views.

I start noticing Bible passages, dogmas (Calvinism or Once Saved Always Saved) that are at odds with each other or unreasonable, or contradicting to historical accounts and scientific facts.

Then I was deeply troubled by many preachers lack of integrity greed and lust, believers narrow-mindedness, and hypocrisy (those who proclaim love of God but can hurl the most hideous abuse over the Internet at me).

I saw good people who were ostracized, abused because of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I saw Christians willing distort facts or fabricate "scientific studies" to justify their agenda

Initially the contradictions are trivial and I can find "standard answers" from Christian apologetic materials, but very soon I found that those materials are logically flawed, they side-stepped challenges, try to come up with lots of further arguments without evidences, and I found myself began looking at Chrsitian answers very critically -- I said to myself, the answers were just not good enough -- they are logically flawed, factually wrong and has no evidence -- I started to push harder to find answers, only to discover that my attempts to explain away these contradictions require me to give up intellectual integrity, reasoning or freethinking -- I cannot bring myself into doing this.

This is the turning point -- between the sweet, warm loving "salvation" /"heaven" and intellectual integrity, reasoning or freethinking I found myself choosing intellectual integrity, reasoning or freethinking -- I gradually experience deep alienation from my Christian friends.

My effort to try and reconcile faith and reality with good answers (logically robust, evidence based ones) leads me to find out more and more flaws about Christianity, and more and more flaws about the apologetic answers.

In reality if we saw inconsistent witness accounts about an event, say a crime, we immediately will say the witness accounts cannot be relied upon, but the Christian agenda to maintain faith will twist our sense of consistence -- instead Christians say "inconsistency" is proof of the trustworthiness of the accounts (e.g. the conflicting accounts of Jesus' resurrection in the Gospels) -- I find this silly and really disgusting -- but many Christians passionately say it makes sense!!!! I gradually found the worldviews of Christians greatly distorted and even turn morality upside down when it comes to God -- God can torture his children in the name of giving a test that His children can endure, God can drown men/women/children/babies alive, sanction genocides, justify slavery, justify hate crimes (killing of homosexuals) -- had it been a human doing all these he/she would have been sentenced to hundreds of times of life-imprisonment and be called a psychopath -- why am I calling this God all loving and just ?

I gradually realize the horrid distorted morals of Christianity and feel deeply disgusted about all of it.

Over the last 2 years of my "Christian" life, I found myself beginning to quarrel with Christians on the Internet, then being labelled as the apostate or the follower of the "Whore", little did I know that the contradicting evidence I accumulated over the years is now reaching a critical mass, waiting to tip over.

I watched the Christian answers failed one by one, then the tenets of Christianity collapsed slowly, then one night it became clear I can no longer call myself a believer.

The facts, knowledge and reality I learned via the authentic experience tell me that this belief system is not valid -- it cannot make sense of the world I am in.

I did not experience deep loss after I quited Christianity, for during the last 6 months before I quit, I did not attend church at all -- the Sunday service homilies are just pointless, talking about grace, submission and faith etc. and that in return God will reward the believer -- so self-absorbing and self-serving -- they say thanks and grace believing that a God will watch over them and make special provisions for them, just for them and ignore the rest of the world!!!! It is a kind of self-indulgence and somehow really offends -- it is as though God revolve round them and even can bend laws of nature so that a Summer camp can proceed, a children can recover from a cold to attend Summer Bible classes etc. when half the world away people are dying from natural disasters or horrible disease -- and they can shameless say that God take special care on them -- it sickens me.

When confronted with sufferings in the world, Christians further deceive themselves by saying that offered prayers for them -- in fact they did what is equivalent to nothing to make them believe they have helped others -- and derive so much "satisfaction" from these kind of self-deception.

Many asked me, why do I give up Christianity and the circle of friends for decades -- for me truth, reality and authentic experience are what makes me feel real and living -- the warmth, care and kindness of Christianity are genuine but is conditional, if I don't believe I am not one of them, and to become one of them I have to give up intellectual integrity, reasoning and freethinking -- and I must not speak out against these acts by Christians -- it is against my conscience -- and I decided to choose conscience, intellectual integrity, reasoning and free thinking.
Those who asked you to give up intellectual integrity, reasoning and free thinking are not friends, and I don't feel a bit pity to loose these kinds of friends.


Reference:
Theramin Tree videos on his road to atheis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yE8wUteFA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0WwZc-Vz7Y

Valeria Tarico's blog posts on "Christian Belief Through the Lens of Cognitive Science"
Christian belief through the lens of Cognitive Science Part 1 of 6
Christian belief through the lens of Cognitive Science Part 6 of 6 which contains links to the 6 part series of posts on her analysis of Christian belief

Saturday, December 19, 2009

80後反高鐵青年: 十二月十八日讓我們快快樂樂地集會

一群青年為了反對高鐵﹑反對立法會一班PK的功能組別議員﹐ 三日寒冷天氣下在立法會外苦行﹐ 我很感動。

Sunday, December 13, 2009

頭條新聞唱福佳始終有你

果然利害﹐ 希望頭條新聞永遠如此。

Giovanni da Palestrina - Sicut cervus

Another version of Sicut Cervus by Giovanni da Palestrina﹐ but sung in the Medieval style, using all male voices, the sopranos and altos are male sopranos/altos singing in falsetto.

Sunday, December 06, 2009

有什麼因素可以令一個信主非常深的人最終會離開基督教﹖

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必須認識基督教的一些特性。
基督信仰的自我保護系統 (immune system)是一套保護系統﹐目的就是防止人離開信仰。

基督教信仰是一個系統的自圓其說的教義 -- 它層層保護﹑一環一環的緊扣﹑循環的論證﹐和不斷自我催眠。

首先它作出非常專斷的聲稱 (exclusive claims)
(a) 神創造一切﹑是獨一全能﹐是真理﹑道德的來源
(b) 聖經是無誤﹐句句真理
(c) 只有基督教是真理

然後它就踐踏人﹐利用人的弱點﹐令人相信
(a) 人有罪﹐ 要悔改
(b) 只有基督教有救恩

加以威脅 -- 唔信的話﹐就是地獄可怕的懲罰﹐不順服的神就不保護你
利誘 -- 天堂﹑神的大量實際祝福 (工作﹑婚姻﹑學業順利)﹑心靈安慰
優越的身份 -- 你分別為聖﹑你做的一切是為了真理﹑是至高無上的光榮﹐是君尊的祭司﹑光明的子女﹑聖徒。。。。
感情的牽制 -- 基督教團體內溫馨的關係﹐令人相信基督教是最好的﹐ 就算是非信徒的朋友也比信徒差一截

建構了以上的“基礎”﹐就需要用保護系統 -- 基督教所有的說法看來是可以自圓其說﹐但有一樣東西基督教是不可以面對的 -- 就是現實 (reality)
以上的“基礎”是給信徒建構一個 altered reality﹐ 他們版本的 mental reality。
這個所謂的心理裡面的“現實”﹐ 其實是按照基督教教導營造的“虛擬現實” -- 用他們的有色眼鏡去看現實。人真正的成長來自對現實生活的體驗﹑去如是觀之﹑感受之﹐ 見花看得花﹐見樹看到樹﹐見人就是人。
但基督教強調要用“基督價值”去看 -- 換句話說就是要用 biased 的價值扭曲直觀的體驗務求去 fit 他們的信仰系統
因此﹐信徒體驗真實的社會﹑現實其實就是可以打破基督教的信仰系統﹐為了這個目的﹐基督教就有好多的方法預防信徒去接觸現實
(1) 他們貶低世俗的學術﹐基督教以外的學術都是服務基督教﹐而不是基督教去跟隨他們
-- 於是科學要根基督教的觀點
-- 邏輯是基督教的工具﹐不可以反過來批判基督教是否邏輯
-- 心理學等要麼服務基督教﹐要麼就是魔鬼的工具
(2) 不惜一切持守真道是聖經高舉的德行﹐ 信徒是被教導﹐ 他們的信仰是寶貴的﹐他們的救恩是不可以放棄的﹐福音不可以失去的﹐堅持就是最高的道德
(3) 懷疑﹑發問﹐代表信仰有問題﹐是與(2) 矛盾
(4) 事先說﹐必定有人反對他們的信仰﹑有好多假教師﹐仿彿有先見之明﹐其實就是隱藏了一個假設 ﹕ 反對的一定是假﹑是敵對真理﹑他們基督教就是真理
(5) 信與不信不可同負一軛 -- 目的就是減少信徒和非信徒的交往
(6) 非信徒因為沒有神﹐所以一定沒有道德基礎﹐所以他們都不可以信任
(7) 如果信徒的行為壞﹐是信徒自己的問題﹐不是基督教的問題 (其實﹐為何不可以說﹐如果信徒的行為好﹐也其實是信徒自己好﹐與基督教無關)

明白以上基督教的防禦系統 (immune system)﹐ 就知道﹐整個基督教維繫信仰的基本方法就是﹐ 不讓信徒去體驗﹑從現實獲取自己的 authentic experience
信徒會被教導不要相信自己所看見﹑所聽見﹑所思考的﹐ 一切都是世俗要令他離開神﹐
當信徒被教導 (1) 要不惜一切保護自己寶貴的救恩 (2) 自己所看見﹑所聽見﹑所思考的如果令自己懷疑信仰就一定是世俗要令他離開神 (3) 他們要用“基督”﹑“聖經”﹑“神”的眼光看世界﹐ 那麼他們自然而然就會扭曲對現實的解讀﹐明明是簡單的事情﹐他們可以看見神的作為﹑魔鬼的陰謀﹑什麼萬事互相效力等等
你翻開 Theramin Trees 的 YouTube 片﹐裡面利用認知學 Person Centered Theory 就會看得人和現實脫離的情況﹐就是用信仰扭曲現實。
根據 Person Centered Theory, 個人信念和現實吻合的部份叫 congruence﹐ 而如一個人用信仰看世界﹐congruence 越來越少﹐就只會扭曲 (distortion) 或者否定現實 (denial)

所以﹐如果要一個信徒離開基督教﹐不是和他在教義﹑邏輯﹑論據辯論﹐而是使用最有力的武器﹐ -- reality﹐ 一些基督教無法解釋﹑信徒無法逃避的現實﹑事實﹐要他們切實面對。
而信徒走向離開基督教的第一步﹐ 就是承認﹑接納現實。
這個步伐一走﹐當信徒真的睜大眼睛看現實世界﹐真的面對現實於基督教建構的世界觀的矛盾﹐認真的問﹑鼓起勇氣冒險(冒失去信仰的險)去看﹐就會帶領他們離開信仰。

要信徒面對現實﹐說是容易﹐但實行是好難的。因為信徒除了以上的“防禦”外﹐ 他們的生活也建構了防禦﹕
(1) 他們被教導要讀基督教書籍﹑讀聖經﹑禱告 ﹕ 這些除了耗費時間﹐其實是不斷的鞏固他們扭曲的世界觀
(2) 聚會 -- 密集的聚會﹐不斷的灌輸基督教的信息﹑觀點﹑資訊﹐ 加深他們對世俗抗拒﹑鞏固他們的信仰
(3) 生活圈子的狹窄化 -- 不論是教會﹑與其他人﹐都鼓勵他們和信徒交往﹐不和非信徒做朋友
基督教任何聚會的主題/目的都是堅固信徒﹐ 如果他們的信仰是真理﹑是那麼的真﹐根本就不需要長年累月﹑每週都“堅固” --這其實間接地承認他們的信仰是脆弱﹐需要不斷“打補針”

換句話說﹐ 他們要接觸現實﹐必須要打破(1)﹐ (2) 和 (3)這些防禦。
這些防禦令信徒潛意識的過濾一些資訊﹐有些他們選擇不接收﹐例如進化論和他們信仰衝突﹐要麼就說進化論不是事實﹐要麼否定進化論的科學地位﹐要麼就扭曲進化論﹐總之不可以接收真實的資訊﹐也就是說﹐他不在接受自己的 authentic experience﹐而選擇用信仰扭曲自己的經驗。

其實以上的防禦的存在﹐是基督教自己經驗累積而建構的
在教會裡面他們好清楚信徒在什麼階段會大批離開教會
(1) 昇大學﹑大專
一方面功課忙碌他們會少讀了聖經﹑基督教書籍﹐大學忙碌的生活也令他們聚會減少﹐此外他們會接觸好多其他不同的人﹐他們的思想﹑言論會影響了他們﹐衝擊他們的信仰
這些經驗是如此貼身﹑如此真實﹐他們不再可能當不是事實﹑不再可能漠視﹐當面對後和接收新知識﹐他們就會有很多人離開信仰
(2) 出來工作
同樣都會影響了他們讀聖經﹑聚會生活﹐工作場所接觸的人都影響他們的信仰

為此教會就演化﹐ 做好多野針對在職和大學的群體﹐不論聚會﹑材料﹑和人員都會貼近他們 -- 這是教會積極地留住信徒的做法。

所以﹐要信徒面對現實﹐ 要打破好多關﹐除了教會安排的節目﹑聚會﹐就是跨過他們心理上對世俗的猜忌態度﹐換言之﹐其實就是要他們真的願意開放﹑認真思考教會﹑基督教以外其他的資訊﹐而且理性的分析﹐容許理性分析的結論改變自己。同時要打破他們近乎牢不可破的防禦﹐ 有時候就是要非常的重藥。

從不同的基督教離教見證﹐ 信徒所以決心反思基督教的問題﹐就是遇到一個危機﹐他們發現自己所知道的基督教知識﹑週圍教會牧師﹑長執提供不了任何滿意的答案﹐ 禱告﹑讀經也是沒有出路﹐然後他也難以逃避這些問題﹐ 就會出現信仰危機 -- 信仰危機就是他真的開始懷疑所信的是否真實。

為何我要講“危機”﹖ 因為“危機”一刻就是一個人開始真的直觀現實﹐ 真的體驗現實是什麼﹐然後看見現實的世界和基督教的“現實” (biased / distorted view) 有矛盾。
例如﹐聖經教導信徒﹐ 不信基督的都是沒有道德基礎﹐他們動機都不純正。好了﹐ 當他看見一個非信徒﹐甚至是聖經裡面認為是罪大惡極的﹐例如同性戀者﹐ 做出非常高尚的德行行為﹐信徒就發現他們的世界觀受到動搖。
美國“九一一”事件﹐其中航班 93 飛機﹐ 最後沒有撞向有人的大樓而墮機﹐ 原來參加這次捨己行為的有個同性戀者。我告訴一個信徒連同性戀者都會勇敢的捨己為人﹐ 他接受不了﹐結果為了保護自己的信仰﹐就說﹕ 這是魔鬼教導這些人去用高尚的行為來試探﹑矇騙人﹗
這是當事件比較離身﹑沒有那麼直接的時候﹐信徒還可以這樣﹐ 但如果是一個他認識的人﹐是同性戀者﹐而且係一等好人﹐ 他就難以逃避這個現實的衝擊。

舉個例子。教會有兩個信徒都有家人患了癌症。兩個信徒是要好的朋友﹐ 是自小認識﹐一起長大﹐一起侍奉﹐而且認識雙方的家人。我們叫他們阿明與阿金。
教會積極的為兩人家人禱告﹐但結果是阿明的家人痊癒﹐但阿金的家人死去。阿金十分痛苦﹐因為死去的是他的幼小的女兒。
這時候﹐ 問題就來了﹕ 阿明不可以說因為上帝預定了其中一個未夠時間回天家﹐ 因為如果預定﹐禱告是沒有意思的。好了﹐阿明可以說是阿金那個家人信心不夠﹖信仰有問題﹖ 阿明無法為自己家人痊癒感恩﹐因為他所愛的朋友﹐在他認識的信仰裡面﹐是找不到任何理由是不該獲得神的保守的。
當阿明要被迫接納神要點就點而不可以懷疑﹐ 他就一定難以平伏﹐ 因為他的意識裡面告訴他這是毫無道理﹐要用什麼神的旨意人不能夠明白﹐就更加難 -- 那豈不是說神玩弄人﹐要人猜他心意﹖ 為何不直接告訴人佢想點﹐ 免去人猜測的苦惱﹖ 是試煉﹖ 為何要阿金個女兒接受痛苦的癌症療程﹖ 這種痛苦有意義嗎﹖
越是企圖把發生的和信仰調和﹐ 一個人就會越發現其中的矛盾

為何我要用這個例子 -- 其他情況﹐如果發生事情的是比較離身﹐人容易點去不去想它﹐但如果是貼身的﹐ 就難以不去面對了 == 我自己的歷程﹐ 就是看見教會對同性戀的敵意﹐ 但對社會其他公義問題的漠視﹐同時看見教會為了傳福音可以說謊﹑可以捏造事實﹐而教會沒有人認為這是問題感到難以相信﹐結果我就開始走向自由派信仰﹐然後更加去看現實﹑知識﹐ 就發覺基督教不可信。

Thursday, December 03, 2009

A "Dear John" Letter To Jesus

一封給耶穌的絕交信 ﹐頗堪玩味

Sunday, November 29, 2009

No True Scotsman Fallacy -- 好好的看罷

離開基督教已快經兩年了﹐2007年11月我發現我無法再通過扭曲現實或者漠視現實去保護自己的信仰。
自從離開信仰後﹐我遇到最常見的言論 -- 基督徒﹐特別是那些憑我網上點點言論﹑不認識我的﹐說我過去23年根本不是真正基督徒﹐縱然我對聖經研究比他們深入和認識得多﹐他們就一口否定﹐說﹕ 你做了23年基督徒根本連基督教都不明白﹑聖經都不明白....你根本沒有真正的基督徒生命.....
然後就說出大堆淺薄的“聖經知識” (那些基要派八股多)。
看到這些論斷的言論﹐我只可以嘆息他們的狹隘。

atheism as congruence

這是另外一個非常精彩的 video
信仰﹑迷信要求人否定他自己很清楚的經驗證據﹐要人扭曲現實或者否定現實﹐為的是保護信仰。

transition to atheism [personal]

QuilaSoup 係一個我好喜歡的 YouTube 頻道。這是他介紹的影片﹐ TheraminTrees﹐另外一個 YouTube 用戶他自己的離教歷程﹐用心理學一個七階段模型解釋他怎樣試圖挽救自己的信仰﹐到接受了自己離開信仰﹐到發現人生的意義可以不需要信仰。

又有新一輪無神論廣告宣傳了


美國人文主義學會 (American Humanists Association)今年感恩節同聖誕節會在美國各大城市﹐包括華盛頓﹑芝加哥﹑紐約﹑三藩市﹑洛杉磯等。

我所見的基督徒﹐就算最開明的﹐都不大覺得沒有神的人是可以有道德生活的﹐他們都懷疑說﹕你怎麼知道你相信的是對﹖誰可以告訴你這是對的而且不會變﹖
錯了﹐道德標準是需要變的 -- 我們從來未完全了解世界和人﹐因此不可以假設過去的道德準則沒有錯﹔事實證明很多是出於偏見﹑迷信和缺乏科學知識。
基督徒害怕 take a stand by themselves

Saturday, November 28, 2009

達爾文“物種起源” Ray Comfort 版本爭議新發展

我在十月的 blog 提及美國神創論者 Ray Comfort﹐花名 Banana Man﹐趁達爾文的“物種起源” Origin of Species 出版150週年﹐玩暗渡陳倉﹐在序言放入大量神創謬論。

美國的 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ce Education 和好多不同的科學家都起來反擊﹐其中這個網站﹐Don't Diss Darwin﹐提供大量資源﹕http://www.dontdissdarwin.com/

不同博客﹐例如 Karl Giberson 的﹐指出 Ray Comfort在訴諸人身攻擊﹐然後有人也不厭其煩把 Ray Comfort 不斷否定的化石證據再解釋一次﹐如果解釋生物多樣性和複雜性和駁斥所謂 irreducible complexity 的鬼話﹐和更多老調重彈的如違反熱力學第二定律﹐都令人覺得他們信仰實在令他們腦殘了。

Friday, October 30, 2009

《呻吟透視》第十一集(1):陳士齊博士清心談「倒曾潮」

我聽見慳電膽已經覺得戇居﹐好多人不是換了就換不起。
現在一聽原來公屋原來都用光管﹐根本就是係搵來攪。

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黃毓民-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動議辯論2/2(第一日)2009年10月28日

司長﹑局長﹑副局長﹐尸位素餐﹐無能﹑不關心市民。
毓民罵得好﹗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呻吟透視》第十一集(4):子健被神學院踢出校事件

牧師﹑神學教授﹑神學院長等﹐都係金玉其外。。。

Ray Comfort's 'Origin Of Species' Confuses Amazon 最新消息

在 Facebook 呼籲﹐和互聯網上大家互相通知﹐Amazon.com 把那些評擊A貨“物種起源”﹐即有 Ray Comfort 序言那個版本和其他版本的評論分開列出﹐結果 Ray Comfort版本的評分得番一星﹐從榜首跌落一級﹐而且有40幾篇評論狂踩 Ray Comfort﹐節錄異性大家看看﹕

Buy this and rip out the introduction, then you'll have a copy of "THe Origin of Species". I got mine for free when they visited my college, I ripped the intro out right in front of them.

If you get this, do yourself a favor and remove the fifty page intro because it is ridiculous. Please recycle the waste of paper.

Ray Comfort .... has stooped to a new low in his anti-evolution agenda.

Comfort's 50 page intro is an embarrassing affront to scientific honesty and integrity. Anybody who has followed his antics on the internet knows not to take him seriously, but by attaching his name and his screed to Darwin's work, and then having Amazon market it as though it's a legitimate complement to this volume, is abhorrent.

.....creationist Ray Comfort who seeks to defame Darwin's work by prefacing this edition with anti-scientific propaganda, nonsense and lies

Ray Comfort, who famously proved god with a banana, has written the forward. This is Christian propaganda. More lies for Jesus!

His (Ray Comfort) dishonesty obviously knows no bounds.

As usual, Mr. Comfort's deceitful ways will backfire on him though. He continues to prove that people like him will use any underhanded tactic they can dream up to further their own agenda......

Ray Comfort does not deserve to share authorship with Darwin.

He's (Ray Comfort) one of those awful creationists who try every low-down trick in the book in order to sneak their ignorant brand of nonsense under the noses of any unsuspecting individual.

Ray Comfort 本來打算和 Campus for Christ 合作﹐在美國最少50間大學免費派這本有他所謂“序言”的書給學生﹐但他高調的宣佈下﹐引發很多科學家﹑無神論者和不滿他手段的人激烈反彈﹐據說有學生表明會冒充信徒去大量索取這本書﹐然後撕去 Ray Comfort 的序言。

於是 Ray Comfort 不敢在公開談論他派書的計劃﹐可能結果是要在教會派。

我對他行為非常不滿﹐現在正打算弄一本有無神論﹑懷疑論者指出聖經謬誤﹑矛盾﹑殘酷的前言的聖經 (King James Version)﹐然後整理成為PDF檔案﹐放在互聯網傳播。
他們這樣子去把不符合事實的序言放入人家的科學巨著裡面﹐我們為何不可以出一本附有聖經真相的“聖經”給大眾﹖

Friday, October 23, 2009

Accentus Vivaldi L'hiver 2 (Winter)

威華第 ”四季“的下半段。。。又整個 Music Video...

時代唔同了﹐Choir 也 MV

Accentus Vivaldi L'hiver 1 (Winter)

這對合唱團實在利害。而個指揮 Laurence Equilbey 實在有形。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Accentus Samuel Barber Agnus Dei

連 Choral Music 都整個 music video..... 但那個 MV 令人想到﹐人類深層的宗教渴望﹐是想有一個最完美的﹑愛自己的完美者﹐因為世界上沒有人會這樣愛自己。一致既沉鬱而心疼的渴望﹐從這個夢想醒來後﹐從旁觀的角度看﹐繼續發這個夢的人﹐是比任何人都苦。

Ubi Caritas

好耐沒有聽音樂。這是 Maurice Duruflé's 著名的 Ubi Caritas
英國很多合唱團都非常專業。這錄影的效果比得上CD錄音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Ray Comfort's 'Origin Of Species' Confuses Amazon

基督徒厚顏無恥地作假的手段實在層出不窮。
達爾文的“物種起源” Origin of Species 今年是出版150週年﹐有紀念版本。但美國有個基督教機構 "The Way of the Master" 居然出版了“物種起源” Origin of Species ﹐然後一個神創論神棍寫序言﹐其實是攻擊和歪曲演化論﹐利用“物種起源” Origin of Species 作為掩護偷換神創歪理﹗

由於150週年紀念版出現雙胞﹐Amazon.com 把兩個版本混淆﹐兩個版本的評論﹑評分都混雜在一起﹐讚的就連神創論神棍那個都讚﹐一批評就連真貨也批評了。

這種卑鄙的行為﹐而且可以厚顏無恥的做﹐係基督徒才做得出﹗

Tuesday, October 20, 2009

Instruction Manual for Life [cc]

這個動畫是很有意義的。希望看見的人﹐深刻思考這個動畫的意思。

影陰屎團話六日創造有科學證據﹐攤開手板問信徒要錢


簡直胡鬧到我唔知道好嬲定好笑。
大拿拿收人790萬﹐起D咩﹖
65萬整個約櫃
35萬一個金燈台

個神咩來的﹖係全能自己變晒出來喇﹐做咩要錢﹖

最O 嘴就是那個“決志之凳”﹐就算我還是信徒都受不了﹗

Sunday, October 18, 2009

Julia Sweeney: "Letting Go of God" (an excerpt)

笑鬼死 lor......

Tim Minchin Tony The Fish

這個澳洲朋友D gag 簡直利害﹐而且可以講句超長英文唔透氣。。。仲好好笑﹗



And imagine what "Tony" (the first imaginary fish which evolved legs) would think,
standing there on his brand new feet, on the brinks of the beginning of mankind as we know it, and if he could just look forward just a few short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years, to see one of his descendants, an Israeli jew by the name of Jesus, having a nail hammered thru his feet the very feet that tony provided him with, as a punishment for having a schizophrenic discourse with a god who was created by man to explain the existence of feet in the absence of the knowledge of the existence of Tony."

Lyrics:
If anyone can show me one examp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of a single
Psychic who has been able to prove under reasonable experimental conditions that they are able to read minds

And if anyone can show me one examp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of a single
Astrologer who has been able to prove under reasonable experimental conditions that they can predict events by interpreting celestial signs

And if anyone can show me one examp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of a single
Homeopathic Practitioner who has been able to prove under reasonable experimental conditions that solutions made of infinitely tiny particles of good stuff dissolved repeatedly into relatively huge quantities of water has a consistently higher medicinal value than a similarly administered placebo

And if anyone can show me just one exampl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of a single
Spiritual or religious person who has been able to prove either logically or empirically the existence of a higher power that has any consciousness or interest in the human race or ability to punish or reward humans for there moral choices or that there is any reason - other than fear - to believe in any version of an afterlife

I’ll give you my piano, one of my legs, and my wife

電燈膽

有曰﹐畸形時代就催生創意。
前蘇聯﹑鐵幕國家政治笑話固然多﹐香港回歸後老董倒行逆施﹐也有好多笑話出產。這次煲呔“屍症報告”﹐一樣係引發大眾智慧和創意。

Friday, October 16, 2009

名副其實明光社吃蕉 -- 蔡志森含阿爺橪

剛剛知道《壹週刊》訪問齋SIR (陳士齊)﹐除了買了那期﹐還找到他網上文章

陳士齊:「如果蔡志森唔同意,咁上帝是否做差中國人,生而不自由平等,是蟻民,應該自卑,應該舔阿爺鞋底,舔阿爺C眼?」

如果咁都覺得罵得激﹐看看這裡說蔡志森係魔鬼﹐看林忌的批評﹐然後看這照片﹕



大家罵他的時候﹐蔡志森話過係一個不在友善中立的張國棟沒有加入狂踩﹐不過多係踩﹐係話佢蠢

其他人就不那麼客氣﹐齊齊屌爆蔡森﹕
http://www.hkreporter.com/talks/thread-815745-1-2.html

我都好像屌爆佢。

做愚蠢的道德塔利班已經夠死﹐現在還去含阿爺個C根 (sucking dick)﹐看來基督教淪亡日子不遠了。

Friday, October 09, 2009

根本就不需要信神

錯過了十月六日明珠台晚上播映的「細說達爾文」﹐最後看到網上片。
只要細心看﹐演化論的證據根本是無可反駮的﹐根本反對演化論的基督徒﹐係迷信﹐就好像反對太陽的存在一樣。

這麼精闢﹑細緻﹑精彩的理論﹐解釋了地球幾千萬的物種來源﹐我們都是有關係的﹐我們的DNA和所有其他生物都是有關係的。聖經只是古人不懂得科學﹑用神話來解釋他們不明白的東西而已。

Saturday, September 26, 2009

給一個說她中學二年級因為科學堂看見眼睛的結構而信主的朋友

在網上一個舊同學拗。她自小信耶穌﹐不相信進化論。她說﹐中學二年級因為科學堂看見眼鏡的結構而信主。到高中﹐還用手錶比喻﹐說﹕把所有機械表零件放在一個盒子裡面不斷搖﹐根本沒有可能搖出個手錶出來。然後她肯定的說﹐進化就是這樣宣稱﹐說大自然隨機組合出複雜如人一樣的生命﹐更加沒有可能。

這是很多教會用來欺騙對科學不大認識的青少年的手法。

首先﹐這個謠言源於人們對演化論的理解止於具隨機性的突變,但是其實演化還包括自然選擇(Natural Selection),而自然選擇不是一個隨機的過程。不符合環境的生物體難以生存和繁殖,所以整個演化進程是由環境導向的,非為隨機/無定向。而這個自然選擇過程﹐其實大大地提高了進化出複雜生命的機會。

反對進化的朋友會說﹐假設可以令很多猴子坐在打字機前面打字﹐假設要產生句子 "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 ﹐變化是假設大小寫字母共52﹐加空白﹐即是53個不同變化﹐隨機形成機率是 53^28分之一﹐大約是2之後48個零。如果用電腦代替﹐說電腦可以每秒隨機產生100,000 個28字符的組合﹐大約是2*10^48 / (100000 * 60 * 60 * 24 * 365) =6之後35個零年才出現。宇宙年齡目前知道不過是15億﹐即15後面8個零而已。這個做法已經是很aggressive 的隨機組合﹐因為每秒達到100,000 個隨機組合產生﹐而且假設每代都出現變異。

以上那麼低的機會率﹐其實是因為反對進化論者假設了是如果生物有N個部份﹐
(1) N個部份是隨機出現
(2) N個部份必須同時出現同時組合
(3) 有一個目標“設計”來規定 (1) 和 (2)的最終組合

在進化論裡面﹐除了(1)﹐ (2) (3) 都不成立﹐因為有自然選擇﹕
(1) N 個部份隨機出現﹐可以同時出現1個或者多個﹐當然多個機率較小﹐這些特點增加個別物種群的存活率和繁殖率
(2) N 個部份組合可以累積的﹐因為有較佳存活率和繁殖率的可以把特點遺傳下去

例如﹐環境對一個28字符組合有影響﹐例如
"Mob ihdebwefoeddddmnsl" 有三個字母位置符合﹐這個字符可以繼續繁殖﹐越多﹑繁殖存活率越高﹐就繼續遺傳﹑累積特點﹐如果"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的組合是具有最佳存活率和繁殖率﹐最後這個組合是會出現的。
有一個模仿Richard Dawkins 在 The Blindwatch maker 而寫的 Java 程式﹐一個部份是 Breeder﹐它不斷隨機產生字符組合﹐然後 scorer 就按照符合目標組合的差距給分﹐但 breeder 是不會知道最終字符組合是什麼﹐只是根據高﹑低分﹐選高分的繼續繁殖下一代﹐Breeder部份只獲得 scorer 的信息就是和最終目標有多接近﹐但完全不會知道撞中了那些字母或者位置(經典游戲 MasterMind 會透露估中的數目或者顏色)。
例如﹐"Mob ihdebwefoeddddmnsl"中了三個﹐在眾多Breeder產生的組合得分最高﹐於是breeder 用 "Mob ihdebwefoeddddmnsl" 繁殖﹐然後又一代﹐又一代﹐最終會有較大機會繁殖出下一代﹐出現了 "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

如果程式設計複雜點﹐可以有多於一個提高繁殖率的 condition﹐出現的“後代”就會多樣性。
而使用這個 applet﹐你還可以改變物種population﹐和設定多少代才可以出現變異﹐如果要10代﹐全隨機的時間加長十倍。我用的的物種數量是500﹐每50代才可以發生變異。
變異配合繁殖出很多代后代﹐導致出現進化﹐其實需要一定數目都同一物種 (population)﹐生物學家說﹐大型都動物﹐如果少於20 (假設兩性平衡)﹐已經等於絕種 (所以聖經說每種動物一公一母可以繁殖到再次遍滿全地包本身係錯的)﹐所以population 不可以定太低。

對比隨機產生的參數﹕

大家都要產生句子 "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 ﹐變化是假設大小寫字母共52﹐加空白﹐即是53個不同變化﹐隨機形成機率是 53^28分之一﹐大約是2之後48個零
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假設電腦每秒隨機產生100,000 個28字符的組合﹐
大約是2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 (100000 * 60 * 60 * 24 * 365) = 6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年才出現
這個做法已經是很aggressive 的隨機組合﹐因為每秒達到100,000 個隨機組合產生﹐而且假設每代都出現變異。
我跑這個 applet, 調到速度是每秒只有15914個組合產生﹐比隨機的已經慢很多﹐而且只容許50代才出現變異﹐再把變異機會拉得很低﹐減慢產生組合的速度﹐而唯一不同是環境會有回饋﹐產生都字句會對比於目標組合距離多少 (但沒有任何信息顯示中了那些字母)﹐一直按照分數選那個可以繼續繁殖﹐直至完全吻合 (分數0代表吻合﹐分數1代表完全不吻合)

大家估跑多久便出現了"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這個句子﹖答案是 3 秒﹐僅僅用47744代就做到。

Weasel Program 並非進化論的證明﹐但它很清楚顯示﹐如果環境因素考慮在內﹐即如果一個物種具有在那環境下可以提高存活率和繁殖率的特點﹐這些特點會一代一代一代累積﹐因為存活率提高﹐特點可以遺傳下去﹐最終可以發展出不同的特點﹐出現不同物種﹐而機會率比反對進化論者所假設的百分百隨機高很多。

因為同一環境﹐提高存活率和繁殖率的特點可以是多樣﹐這個程式只可以模擬環境只有一定因素﹑令部份特點產生提高存活率和繁殖率的優勢 -- 環境變﹐優勢或會消失﹑或會有更多特點出現﹐結果可以不同 -- 因此不可以說 Scorer 部份是“設計者”或者 "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 是設計本身﹐因為程式編製有限制﹐這個"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 要做到變化比較難。

我還試驗了這個組合﹕
aAbBcCd DeEfFgGhHiIjJkKlLm MnNoOpPqQrRsStTuUvVwWxXyYzZ
機會律比 "Methinks it is like a weasel" 更加低 (大家自己計下)

然後我在 Applet 再把變異機會降低到100代一次﹐Applet 每秒有75270次組合產生﹐如果我第一個例子 每秒有15914組合產生的速度 normalize﹐就等於需要把最後時間乘以5倍數﹐我當6倍。結果是﹐在每秒有75270次組合產生下﹐係2秒﹐normalize 後不過是 12秒。

本人用的電腦硬件係AMD Athlon 3200+, 2.01 GHz﹐記憶體 1GB。

總結﹕反對進化論者﹐尤其很多基督徒﹐其實他們的前設和自然界發生根本不吻合﹐自然界生物特性的隨機變異是進化一小部份﹐最重要是 selection -- 環境對物種的篩選﹐因此請基督徒不要再用這種幾十年前那些對進化無知的護教分子寫的“進化機會率太細”為理由反對進化。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要我再返教會﹐都唔係沒有可能

舊教會或者認識我的弟兄姊妹﹐肯唔肯拉大隊去立法會﹑恩福堂 (最少20人) 屌鳩以下的人﹐換取我的靈魂﹖I mean literally 屌鳩﹐用粗口鬧﹐而且要有電子傳媒影到﹐上晒 YouTube
(1) 去立法會屌鳩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
(2) 去立法會屌鳩林瑞麟
(3) 去立法會屌鳩曾特首
(4) 去恩福堂屌鳩蘇穎智
(5) 去明光社屌鳩蔡志森
肯送埋關啟文就更加好
同埋抗議政府興建高鐵拆菜園村

Hm......﹐可以有機會救個靈魂 wor﹐不考慮考慮﹖

出版接近半年的《論盡明光社》

《論盡明光社》第二季出版﹐轉眼也差不多半年。這書銷路聽說算是不俗﹐以一本那麼多資料﹑多字﹐而語法如此學術的書﹐而且是作者第一次出版。

明光社陣營這個群體﹐自今年二月為了反對家庭暴力條例引起反彈﹐導致“反宗教霸權示威”以來﹐在道德議題低調了很多﹐而且不斷洗底﹐明光社又講六四﹑又講正生書院﹐嚴如社關起來﹐性文化學會和維護家庭聯盟也要什麼動作﹐但骨子裡面其實誰都不輕易相信一次示威遊行會令他們反省。

華人基督教看來是最不懂得反省的宗教﹐而且愛面子比純中國人尤甚。《論盡明光社》作者張國棟毫不保留的揭露明光社陣營的惡事﹑謊言﹐在華人基督教裡面是犯大忌的﹐所以更加不願意認錯。

半年來我聽不到什麼教會或者信徒群體討論這書﹐是信徒害怕﹖是教牧已經事先對信徒“下藥”﹐令信徒不買﹖我不清楚﹐但如果基督教連這麼一把溫和﹑理性和勇敢的聲音都容納不下﹐香港的基督教起碼已經不足為懼也不配尊敬了。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一個睜大眼睛說謊的官 --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

我已經不再知道什麼才是“教壞細路" 了。電視朱古力廣告兩個孩子”戚"下眼眉﹐就投訴“教壞細路"﹐一個政府官員可以在莊嚴的立法會講大話﹐何以沒有人覺得不妥﹖

居於菜園村近半世紀的公公婆婆以此為根,政府規劃“看”漏眼﹐不認錯也罷﹐要五十多個半生務農的公公婆婆喪失家園和他們的尊嚴﹐直到遭傳媒揭發後,政府的虛偽更加令人看見政府官員的冷血和醜陋。

村民多次約見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不得要領﹐擾讓幾個月﹐九月十七日的立法會上﹐鄭汝樺居然可以當著議員﹑傳媒 (包括有線電視)﹐面不紅心不跳眼不眨戚不眉﹐話自己和菜園村村民會面達四十次之多。

(為何特區政府的女性官員越來越 bitch ? 先有葉劉淑儀﹐後加惡母狗林鄭月娥﹐然後西九迫走新請總監的朱曼玲﹐有個劉吳惠蘭要指點香港電台江山﹐還有這個說謊不眨眼的鄭汝樺﹐莫非政府官員男是盜或者“公公”﹐女是娼﹖)


從來最喜歡在道德議題跳出來吵鬧廢UP的基督教﹐忽然幾乎變啞﹐真的關心這事情﹐係被教會 label 為“新派”﹑“自由派” (甚至疑似異端)的龔立人博士。

唔表現關心﹐唔說話﹐好似成條村子個個有血有肉的人的生命和他們的家園﹐不比教會裡面或者死後天堂重要。

菜園村遭抄家﹐老人家如果被強行遷離他們大半生度過的地方和失去他們養生的土地﹐就算你給他們美食華服豪宅工人服侍﹐他們是一樣會鬱鬱而死 -- 他們安身立命的一切強行奪去﹐要他們上樓﹑與相鄰的朋友拆散﹑失去建立了半生的社區關係﹑然後屈辱要他們領救濟過活而不可以自食其力﹐其實可能比一槍打死他們更加殘忍。

大家看看這片段就知道﹐除了鄭汝樺一個大話﹐其實整個政府說謊。

我們需要支持菜園村的村民﹐也需要重思考﹐為何社會﹐特別是那些高聲說維護真理的基督徒﹐沒有這種勇氣指斥政府的謊言﹗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基督信仰 - 從 Cognitive Science 的觀點的洞見 (3)

重生得救﹖

“. . . 我極力祈禱﹐我說得每句話﹐都好似有股吸力給吸去﹗我站起來﹐輕鬆得好似空氣一樣﹐我要扶住自己。。。我感到有一股強大的能力﹐好興奮﹑好有力﹗” --Cathy

“有股東西在我體內流動﹐好似一股能量﹗好似水在我面上﹑身上流著﹐潔淨我﹑令我涼快﹗” --Colson

“那感覺太美妙了﹐很好﹐溫暖﹑有愛流動。就是回到家﹐這個感覺一直湧出來” --Jean

“我覺得有些非常溫暖的東西淹沒我﹗只是一刻﹐感到好似永恆一樣. . . .那種無比喜樂衝擊我﹐好似衝過來一樣﹐我興奮得四處奔跑” --Helen.
(Conway & Siegelman, Snapping, pp. 24, 32, 12, 31)

基督徒會好熟識這種感覺﹐這種就是靈性改變一刻的感覺。可能罪大惡極的罪犯悔改﹑一個消沉的父親會發奮圖強﹐一個本來害羞的人會不怕見人等等。
這種感覺令十分多基督徒﹐以為這就是神存在的確據。
沒有錯﹐這種感覺是真實的﹐很多信徒都經驗過﹐於是他們會對人說﹕信仰是需要感受的﹐感受過你就會“相信”。

因為這種經歷﹐令信徒對任何理性的討論﹑理據都充耳不聞。這感覺對他們是百分百真實。

經歷過這種感覺的人是最難否定自己信仰﹐因為自己感覺是第一身的。目前福音派教會﹑靈恩派教會﹐正係用不同方法在聚會為參加者製造這種“經驗”﹐因為這種做法證明是成功的。

不過﹐大部份信徒不知道的是﹐這種“經歷神”的感覺﹐不是基督教獨有的﹐也即是說﹐有這種經歷﹑感受的原因﹐是有其它解釋﹑其它可能﹐不是只有基督/神才會令人有這種感覺。

開頭引用的例子﹐有來自基督教﹐統一教和一個 Encounter Group Participant (類似 New Wave 那種)。根本讀者也不知道那個是基督教﹐那個是統一教﹐那個是 Encounter Group
Flo Conway 與Jim Siegelman 研究很多突然的“生命改變” (Snapping)﹐本來主要研究小眾教派﹑精神自助運動﹐例如超覺靜坐﹑ESP﹑Scientology﹑統一教﹑Mind Dynamics 等。
當被問到﹐基督教 (Evangelical Christianity) 是否符合那個模式﹐他們最初不願意回答﹐但今天在新修訂版本的 "Snapping" 他們說﹕In America today, increasingly, that line [between a cult and a legitimate religion] cannot be categorically drawn. . . . Our research raised serious questions concerning the techniques used to bring about conversion in many evangelical groups.”(37).
普通教派和主流教派的分野開始模糊﹐我們的研究對很多福音派群體採用來令人歸信的手法提出很多質疑。

Conversion, 暫時翻譯為 "歸信" 的過程﹐是從社交影響開始的 (social influencing)
傳教工作的一般首先從簡單的結交﹑建立友誼或對話開始﹐大家討論共同的興趣。

然後通過小組邀請一個他們認為有機會歸信的人參加﹐用熱情﹑好意﹑關懷﹑傾坦﹐甚至一起參與有趣的活動,用溫柔的壓力把新人慢慢的推向認同小組他們的信念﹐當中包括小組如何看這個世界和人生 (reality)。

在退修營﹑佈道會﹐使用的是有催眠作用的技巧 -- 重複的詞句﹑音樂﹑節奏﹐利用可以產生我們叫 "Barnum" effect 的句子﹐這些句子在聽眾聽﹐好像是對自己說話一樣﹐其實是一些非常籠統﹑幾乎是百搭的句子 (好似星座預測一樣)﹐等當時心靈軟化的人﹐以為真的有神對他說話。
小組的威力在﹐他們製造了所謂“正能量”﹐吸引新人﹐新人受到吸引﹐放下了防備之心﹐在這些 social influencing 下﹐新人會希望迎合這個組的信念﹐甚至會不自覺的把自己的過去“fit" 入去小組的信仰裡面
而加強這種 social influencing﹐包括令那人處於一個和自己平日社交圈子隔離的環境﹐例如一個退修會﹑福音營﹐密集轟炸﹐令人疲勞與開始認知能力模糊。
這些功能強大的social influencing,最導致“歸信”﹐或者好似基督教講﹐“決志”,高峰經驗的新經驗轉化成為一個“釋放”的感覺
直到那一刻,他們已經自覺或不自覺地抗拒那群組的中心價值。現在,新人可能會覺得他自己最黑暗的秘密得到了寬恕。
他們可能會感到極大喜悅甚至神秘經驗。
新人沐浴在愛和認同裡面﹐因為新人“加入”了他們的“大家庭”﹐得到“接納”,這種經驗就被稱為遇到神的經驗。
在臨床心理學術語﹐這叫 transcendence hallucination
這種經驗有如神秘主義一樣﹐雖然可以僅僅數分鐘﹐但足以令一個人產生近乎影響一生的改變。
這種感覺是非常尖銳﹑強烈﹐在基督教術語這有如見到他們的救主/神一樣。
在那些追求超常經驗﹐例如UFO﹑外星人﹐他們會相信自己是曾經給外星人俘虜過的。

更多情況下,一個人得到難以言喻的親密感覺﹐隨著激烈的感情﹑喜悅﹑安寧﹑感到奇妙,或者可能是恐怖,按情況而定。




Transcendence halluciniation 可以因為神經系統的活動,例如癲癇,中風,或偏頭痛的先兆;或藥物,如psilocybin 引發。



有些神秘主義者的經歷,裡面的細節﹐可以幫助精神分析從診斷推斷解釋這些現象的假說。希爾德的賓根,中世紀神秘主義者,曾經寫的劇烈疼痛伴隨她的神秘異象﹐根據現代的分析﹐她可能是有偏頭痛。

Karen Armstrong 也經歷這些好似癲癇的情況﹐而一個有偏頭痛病患的人﹐也有這經歷。但有好似 transcendence halluciniation 也不需要自己大腦有異常 (例如保羅的 Temporal Lobe Epilepsy)﹐一些手法﹐例如齋戒,打坐,節奏的鼓聲,或人群動態的影響﹐都可以引發所謂 altered state。

由於這種經驗太深刻難忘﹐很多都覺得是寶貴的經驗﹐以為是遇見神﹐望望力求重複這種經驗。

而人類是本能地希望解釋一起﹐對這種經驗﹐古代缺乏了心理學﹑腦科等知識﹐於是就從超自然去解釋這種經驗。

基督信仰 - 從 Cognitive Science 的觀點的洞見 (2)

傳統基督信仰﹐耶穌是人﹐神之子﹐處女所生﹐死後三日復活等﹐都是耳熟能詳。
但越來越多學術發現﹐包括專門研究古文明符號的學者﹐開始發現﹐所為正統基督教信仰不是獨特的。
基督信仰的元素﹐來自流行於近東﹑地中海的傳統膜拜﹐成為基督教信仰的藍本(template)﹐歷史遠比基督教甚至猶太教更加長遠。

蘇美爾人的神話傳說﹐流傳整個中東﹑地中海﹐例如他們的大洪水故事﹐就給聖經採用﹑移花接木 ﹑加油添醬﹑夸大點變成挪亞方舟。同樣他們的 “Descent of Inana” ﹐也成為後來基督復活故事的藍本。

除了這些相似的地方﹐我們發現﹐這些傳說﹑神話與裡面描述的神﹐都有人類的思維 (Human mind) -- Pascal Boyer 在 Religion Explained 裡面說﹐因為自然選擇導致的演化﹐人類思維對某些信仰是有比較高的接納性。所有人類都很容易接納某一系列信仰然後告訴其他人。
我們對超自然的看法其實也是因為人腦特別用來理解世界接受信息的構造有關﹐人類大腦把信息分類﹑歸納﹑分析的獨特方法﹐營造人類的宗教思維。

有人說﹐如果狗兒有神﹐牠的神是頭狗﹐如果老鼠有神﹐牠的神是頭老鼠﹐而人類也差不多﹐神的大量表現都是人思維﹑心理的投射。
以前人說人的心是張白紙﹐現代心理學發現不是的﹐人類大腦結構已經有一套特點方法幫人把信息分類﹑歸納﹑分析﹐以便人類學習得更快。這種構造已經對信息有些假設﹐我們可以從零散的信息已經聯想出更多的東西出來。

例如如果某某說他有隻“guarg"﹐剛剛下蛋生了寶寶。看見這樣寫的﹐自然而然就人物 guarg 不是人類﹐是某種動物﹐而自然就會說 guarg 是某種鳥類。這是人類懂得歸納﹑分析﹑根據經驗類比的能力。

人類的能力不在他們體力﹐而是在智能和他們社交方面的觸覺。人類最大的威脅其實來自自己﹐其他人類入侵另外一群人類的領土﹑奪取他們的東西和性命﹐所以人類的最重要的能力是從同類裡面分別出敵人或者朋友。
人類這種能力導致他需要分別人類的面孔﹐BB 出生不久最重要的發展階段就是辨別人面孔﹐這能力是大腦其中一個部份﹐而有一種病變可以破壞這種功能﹐叫prosopagnosia﹐這個人認不到人﹐但視力百分百正常。
而調過來說﹐人往往不自覺就使用這種認人面孔的能力﹐我們看雲朵﹑石頭﹑甚至是煙幕﹐都會看到人面﹐人的反應往往是過敏的﹐於是無論聲音﹑影響﹐如果產生人聲音/人面的聯想﹐就會出現這種聯想﹐於是投射下﹐很多超自然的東西好容易就覺得有種人格化的聯想。
報紙不時報導看見聖母顯靈﹑看見什麼似耶穌的樣子﹐都是大腦這部份過敏的反應。
而因為這個緣故﹐我們古代的祖先往往把他們看見的事件歸咎為來自某種有意識的 beings 作為﹐例如發生好事﹐是因為善有善報﹐或者反之。人類的天性並不會接納事件和善惡無關﹑不會很容易接納大自然是沒有善或者惡。
人天生要找到解釋和意義的需要﹐令人更加傾向相信神。
如果某人至親忽然遇到天災死去﹐人會說天災殘忍﹐而很少說這是無常的天災。
有些人說南亞海嘯是上帝對南亞人拜偶像的懲罰或者颶風 Katrina 摧毀新奧爾良都是神的憤怒﹐這就是人大腦自然而然把所見的事情人格化的結果。
這種把事情人格化的傾向就是人類想像出有神明主導這一切背後的原因。

Sunday, September 06, 2009

邏輯 - 基督徒只會利用﹐而不會去遵從的

邏輯﹑理性﹑科學﹐人人都認為是應該作為做學問﹑理性的人﹐應該恪守和律己的基本原則。但基督教不是這樣﹐這些都是他們利用來宣揚基督教的工具。當這些原則和他們信徒抵觸﹐或者動搖他們的信念﹐他們就會出怪論﹐說基督教信仰/神/耶穌/信心等等等﹐都是超越邏輯﹑理性﹑科學!

基督教教義和以至《聖經》本身﹐自相矛盾的地方可謂俯拾皆是﹐但救恩﹑永生﹑有神保守等基督教的好處對他們來說﹐放棄是非常痛苦的。信徒因此都害怕面對現實,總有的信徒仍然會死守「絕對真理」到底,然後拒絕思考的他們﹐把他們愚頑的行為稱為堅定和有信心﹐認為堅持信仰是比誠實更加可取的品德﹗

他們基本上攻擊邏輯的方法有以下幾個
(1) 「邏輯不能解決一切」/ 只講求邏輯才不合理
(2) 神/聖經/信心/信仰 (或者任何耶徒無法辯解的) 是超越邏輯的
(3) 有喜歡在「邏輯」前面加上「人的」/「你的」 兩字,以為可以藉此貶低邏輯﹐把客觀的法則變成“主觀個人意見”,當做批評了邏輯

(當然﹐邏輯也可以變成科學﹐理性﹐甚至歷史﹐知識﹐事實﹐任由他們予取予攜)

沒有人說「邏輯能解決一切」﹐當然也沒有人說科學﹐理性﹐甚至歷史﹐知識﹐事實等可以解決一切﹗
明白邏輯的人是知道「邏輯不能解決一切」﹐明白科學﹐理性﹐甚至歷史﹐知識﹐事實等﹐都知道它們也不是解決一切的東西。

邏輯不曉煮飯,不曉洗衣服,更加不曉醫治蠢材(例如邏輯白痴)。

邏輯不可以代替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但這不代表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要混亂﹑違反邏輯﹗

邏輯是基本的思考法則,保證真的被稱為真,假的被稱為假﹐你可以用邏輯論證出事物是否合理﹐不合理的可以通過論證被發現不合理的地方﹐合理的就可以被證明合理。因為邏輯需要用人人都可以認知的經驗事實證據 (而不是按照主觀 PERSONAL FRAME OF REFERENCE) 的主觀經驗/看法/信仰為論證基礎。
因為只有人人都可以認知的經驗事實證據才可以辯証真偽﹑對錯。

信徒祭出「邏輯不能解決一切」(或者科學﹑理性﹑事實﹑知識等等) 這種說法﹐是一種具誤導性的廢話,企圖魚目冒珍珠﹐是信徒典型的狡詐伎倆,其狡詐之處在於當一般人同意了「邏輯不能解決一切」後就大意的以為因為這樣﹐說話﹑辨證就不需要講邏輯。

同樣手段﹐基督徒可以用相同手法﹐以為他們的信仰可以逃避科學﹑理性﹑事實﹑歷史﹑知識等的批判。

基督教著名的所謂“哲學家”梁燕城﹐為了和李天命辯論有關石頭問題時所提出,但由於超越邏輯觀念實難以辨証,以致他備受攻擊。身為一個哲學家﹐其實最基本必須知道﹐提出任何說法﹐說法必須可以被辨證 (prove or disprove, debatable)﹐他這種做法立下非常壞的榜樣﹐而且他也沒有收回他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論。基督徒越來越多混賴﹑狡辯﹑甚至顛倒是非黑白﹐對錯混淆﹐甚至一方面反對援交不道德﹐一方面可以對政府﹑有權勢人士的不道德行為熟視無睹﹐其實就是他們慣性地不用邏輯﹑變成善惡不分的結果。

當信徒無法逃避邏輯﹐就會說「XX邏輯的。」(XX 代表神﹑信仰﹑信心﹑耶穌﹑任何聖經不合理的東西﹑任何基督教裡面不合理的東西)。或者超越YY﹐YY代表科學﹑理性﹑事實﹑知識﹑歷史等。

所謂「超越邏輯」的辯解也充滿漏洞﹕
(1) 什麼是「超越邏輯」?如果那是說「討論神的時候可以違反邏輯」或「神在說話或思想的時候可以違反邏輯」,那不過是廢話。誰在說話或思想的時候都可以違反邏輯,不過違反邏輯就要付出代價,例如自相矛盾的代價就是其斷言則必然為假。不合理的﹐就是不合理﹐不會「超越邏輯」變成合理﹗
(2) 有信徒辯稱「『XX 超越邏輯』的意思是:人自相矛盾就是自相矛盾,XX﹐例如神﹐自相矛盾卻不自相矛盾」,那麼,這位信徒又一次自相矛盾了,因為,斷言「a 並且非 a」就是自相矛盾,而斷言「神自相矛盾卻不自相矛盾」就屬於斷言「a並且非a」。一個自相矛盾的說法就必然為假。
XX 是任何信徒想辯護的東西﹐到頭來都是自相矛盾
我們其實毋須考慮神/信仰/信心/教疑等等是否超越邏輯(如果有所謂「超越邏輯」的話),因為,一直受到質疑、批評或駁斥的,是那撮自稱神代言人的人,既然他們不是神,神是否超越邏輯與他們無關。如果以「神超越邏輯」作為他們在討論上帝時胡言亂語的解釋,那不過是一種不負責任的遁詞。

同樣地﹐如果超越的事物是理性﹑科學﹑知識﹑歷史事實等﹐所謂神/信仰/信心/教疑等等是超越邏輯/科學/理性/知識/歷史/事實等﹐一樣也是不負責任的遁詞。



除了胡亂「超越」一番的「超越論」外,有的教徒愛好在「邏輯」前面加上「人的」 / 「你的」兩字,以為可以藉此貶低邏輯,或者把邏輯法則變成主觀看法﹐當做批評了邏輯。

問題是,什麼叫做「人的邏輯」。
當有「人的邏輯」/ 「我的邏輯」,那麼是否有「非人的/神的邏輯」「信徒的邏輯」 呢﹖

「人的邏輯」 / 「我的邏輯」 / 「理性人的邏輯」是指我們慣用的思考法則──那種保證真的被稱為真、假的被稱為假的思考法則﹐保證合理可以被證合理﹐不合理可以被證不合理﹐用的人人可以不憑信仰﹑意識形態而可以認知的客觀證據事實﹐善/惡可以用客觀認知分辨﹐是非可以分辨的思考方法。

同樣﹐他們可以依樣畫葫蘆的假裝批判了理性和科學﹐例如人的理性﹑人的科學﹐屬世的科學﹑屬世的知識等等。

那麼按照基督教徒他們一貫言行﹑思維觀測﹐他們指「非人的邏輯」/ 「神的邏輯」「信徒的邏輯」豈不是指「一種保證真的被稱為假、假的被稱為真、或者真假不分的思考法則」﹑保證合理被說成不合理﹑不合理被顛倒為合理﹐善惡可以顛倒的法則﹖是一種說非成是、說是成非、把是非顛倒的思考法則,那確是「非人的邏輯」﹗ 那是人頭豬腦﹑惡魔的邏輯﹖

除了愛在「邏輯」前面胡亂加上「人的」兩字,信徒這種胡亂加字的習慣會伸延到「科學」、「標準」、「道德」或「智慧」上,例如聲稱「我們不能用人的智慧去尋找或認識上帝」。究竟說這種話的物體不用人的智慧又可用什麼智慧去尋找或認識他的上帝呢?狗的智慧?蟑螂的智慧?外星人的智慧?
然後還會說“科學不可以解決一切”﹐於是就當批判了科學﹑進化論諸如此類。
當邏輯方面信徒進退失據﹐我們還可以繼續追問﹕如果信徒在違反邏輯的地方就以「超越邏輯」、「人的邏輯」申辯,那麼,基督教裡面不符事實的地方又以什麼來申辯呢?「超越事實」?「人的事實」?
不符合科學﹑歷史就超越科學﹑超越歷史﹖這裡可見﹐所謂超越也是一種不可辦證的說法﹐因此梁棍提出超越邏輯﹐換來不絕罵名。

前信徒﹐Valeria Tarico ﹐現在是輔導心理專家說﹐最後基督教會話﹕這是超越人可以理解的 -- 其實這是用來阻止人繼續追問的伎倆

好了﹐如果人不可以明白﹐信徒憑什麼為他們不明白的東西辯解﹖他們怎可以說信徒不理解﹑不明白﹐然後辯解一番﹐然後說神/信仰/信心等等係超越人理解 -- 既然超越人理解﹐信徒不理解﹐他們就不知道自己說什麼﹐他們是在胡說八道﹖是在說夢話﹖

但信徒就對之樂在其中﹐甚至覺得這叫屬靈﹐有靈性。


基督徒自己孤陋寡聞﹑菽麥不分﹐偏偏多次給人指出錯誤﹐仍然是怙惡不悛﹐那麼他們已經不僅是無知﹐而是寡廉鮮恥之徒了。

Wednesday, September 02, 2009

終於買了 - Richard Dawkins 新書 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


真的等了Richard Dawkins 新書 The Greatest Show on Earth 很久。自從攪香港科學教育關注組和它網頁﹐對進化論的書都非常有興趣。
今日在中環DYMOCKS看見﹐就馬上買下﹐要儘快看完。
中文報紙對這發生在自己學校的事情不願意刊登﹐其實這種老師毒害知識的行為﹐害處不下於毒品入侵校園。

Monday, August 24, 2009

CATcerto. ENTIRE PERFORMANCE. Mindaugas Piecaitis, Nora The Piano Cat

此貓不同彼貓。又係 Nora。
好似貓仔鬼馬﹐例如 Sparta﹐貓女優雅﹐例如 Nora。。。。
此協奏曲有創意﹐慘得過D人喜歡﹗

Sunday, August 16, 2009

基督信仰 - 從 Cognitive Science 的觀點的洞見 (1)

討論信仰與心理﹐目前寫得最多最深入的﹐係 Dr. Valerie Tarico, 她早年係基要派基督教信徒﹐兄弟姐妹六人﹐最後三個不信基督教。
她其中一部著作﹐分析基督教信仰如何毒害愛心﹑關係和人性 The Dark Side: How Evangelical Teachings Corrupt Love and Truth

她在外國離教網站寫了一系列六篇文章﹐從Cognitive Science 分析基督信仰現象﹐於人認知﹑心理﹑情緒的關係。她告訴我們﹐和基督徒辯論﹐講理性﹑邏輯﹐他們是有防禦去阻止自己去聽和接受的。

Valerie 首先憶述父親多年前在一次攀山意外死亡﹐意外前父親渴望佢會“與神和好”。在她父母和信主的家人﹐她的個人選擇不僅僅是選擇﹐而是在一個敵我分明的戰爭中﹐她選擇了基督的敵人﹐撒旦那一面﹐她註定滅亡。
基督教相信他們信仰可以拯救人類﹐但越來越多分析顯示出基督教的族群特性 (tribal instinct﹐即分敵我﹑族裡面自己人和非我族類)﹑拒絕理性/論據和擁有先進武器﹐可能是人類滅亡的威脅。
美國接近一半人相信人是7000年前左右被做﹐沒有變過﹐伊朗伊拉克的兩派回教信仰為了我們不覺得重要的分別可以殺的你死我活。

基督徒對基督信仰傳播的理由是﹕因為它是真的﹐只要你沒有硬心而去接納﹐你就知道這是真實的。

Valerie 不從道德﹑神學來探討﹐而是從 Cognitive Science﹐看人腦運作﹑人腦結構如何對信仰產生反應﹐而有組織力的信仰怎樣利用人腦的特性。
從認知心理學﹐Valerie 探討幾個問題
(1) How does the structure of human information processing pre-dispose us to religious thinking?
Given how our minds work, what kinds of religious beliefs are possible and what kinds are we immune to?
人腦部結構和對信息的理解/處理﹐如何影響我們去接納宗教。而當我們理解人腦的運作﹐那些宗教我們是會較容易接納﹐那些較難﹖

How do we know what we know?What gives us a feeling of certainty?
What is the relation between reason, evidence, and our sense of knowing?

我們怎樣知道我們“確實知道”﹐我們有什麼東西令我們有肯定的感覺﹖理性﹑證據和我們“確知道”的 sense﹐有何關係﹖

How do conversion experiences work?What makes religious conversion transformative?
信教 (conversion) 經驗是怎麼回事﹖為何信仰經驗會改變人﹖


How does our social group influence or even control our religious beliefs? How do beliefs get transmitted from one person to another?

我們社交組別如何影響甚至操控我們的信仰﹖信仰如何由一個人傳給另外一個﹖


Why do missionaries target children? How does religious identity develop in childhood? How is belief in childhood different from belief acquired as an adult?
為何宣教士以兒童為傳教對象﹖“宗教身份”如何同孩提時代發展﹖兒童時代得到的信仰和長大而選擇的信仰有何不同﹖

What makes beliefs resistant to change? What causes people to lose belief?
When are people open to reexamining religious assumptions?
什麼東西令信仰抗拒改變﹖什麼東西令人失去信仰﹖什麼時候一個人會願意開放地反思信仰的定見﹖


信﹐在基督教係一個非常重要的元素。東方宗教注重個人修煉﹑修行﹐達到 enlightenment 和心境平和﹐當中不涉及什麼“信”還是“不信”﹐也不太注重你是否信守某些教條。就是拜一些神明﹐他們目的也只是維持和神明的關係﹐不是為了什麼“信條”。相反﹐ 基督教強調“信”的正統性﹐Orthodoxy﹐即你信的一條都不可以偏差。強調“正確信仰”﹐是一神信仰的特色﹐他們認為你只要信的有偏差﹐你就不算是真信徒。基要派信徒就是這種態度。

接著的文章﹐會一個一個問題分析。
(翻譯自Dr. Valerie Tarico 的文章)

Thursday, August 13, 2009

我就希望李碧華的她孫子出來第一個驗﹗


我這期間忙得昏了﹐但仍然留意新聞。最峰迴路轉的新聞﹐就是打擊校園學生吸毒。正生書院遷入梅窩因為居民反對﹐正生書院學生和平面對居民辱罵﹐贏得市民同情。一時間成為明星﹐連特首﹐眾高官都要攬住這個代表正氣的書院﹐希望替自己貼金。
當奴曾大概想「食住條水」﹐推出一系列打擊青少年吸毒﹐早給人說是借青少年吸毒問題轉移他不理會民生和政制改革的視線﹐借此提昇民望。
不過我想大家大跌眼鏡的是﹐一件本來該全民稱善的對抗毒品入侵校園﹐到推出居然引起全城激烈爭辯。家長簽署同意書給人替自己子女驗毒﹐已經是破壞父母子女關係之舉﹐要社工跟進了解為何學生拒絕驗毒﹐更加令社工左右為難﹐因為這樣學生就不再視社工為傾訴對象﹐而是壓迫他們的「大人」﹐更加不會同社工坦誠﹐把信任摧毀。於是原本是幫助學生的兩方變成學生的敵人﹗
老懵董和當奴分別在﹐大家都知道老懵董蠢﹐出來的一定沒有好事﹐但當奴青出於藍﹐好事一過佢手﹐可以變成壞事﹐一如陶傑批中國民族劣根性﹐好像中國人的手和腦受到了詛咒﹐任何其他人的好事﹐在這個詛咒下﹐可以走樣。
最可恨是一些家長思想﹐看見本日蘋果日報報導孔教學院何郭佩珍中學校董李碧華鼓吹強制驗毒一句話對學生好﹐居然如此謬論都可以說﹕「學生受緊中學教育嘅時候,唔需要計較佢哋嘅私隱。

是的﹐青年人﹑細路都是要大人做拯救者﹑保護者﹑指導者等等等去拯救﹑保護﹑指導﹐控制。控制﹖
蘋果日報報導孔教學院何郭佩珍中學校董李碧華鼓吹強制驗毒一句話對學生好﹐居然如此謬論都可以說﹕「學生受緊中學教育嘅時候,唔需要計較佢哋嘅私隱。」

好呀﹐這樣的邏輯如果成立﹐不如不要只是驗讀﹐索性隨意抽學生驗孕、驗性病、書包都可以隨時搜查﹐連他們的手機、MP3等都要查﹐檢查他們有沒有「不良材料」﹐甚至話﹐你住天水圍﹑元朗﹐唔係何文田﹑九龍塘﹑半山﹐讀BAND 3 學校﹐幹嗎成身名牌﹖你援交還是高買﹖

說不定﹐日後學校添置測謊機﹐拉學生入房逼供、測謊﹐照肺24小時﹐逼問他們暑假去過邊﹐或者昨晚做過什麼﹐上過什麼網站﹐有沒有不干不淨的思想。教徒更加死﹐有沒有懷疑上帝﹐有沒有靈修等等等

到底贊成驗毒的成年人是希望幫人還是打算把學生都當係嫌疑犯﹖掉轉孩子可以不可以要求經常北上父親交代有沒有逢場作興﹐包二奶﹐按摩等等﹐又問問媽咪有沒有叫鴨﹖

解決青少年問題就是要青少年自己肯跟成人講﹐現在打斷晒所有青少年可以信任傾訴的人﹐難道曾特首黃司長李局長等﹐希望學生歸依基督﹐於是不靠社工﹑不靠老師﹑不靠父母﹐只靠耶穌乎﹖

我就希望李碧華的她孫子出來第一個驗﹗

Sunday, July 19, 2009

Atheist Debaptism Ceremony - 公開離教儀式和我的離教證明書


有一個公開離開基督教的“反浸禮”儀式。
還有我收到的禮教證明書﹕



考慮日後在香港攪個公開宣佈離開基督教儀式。

Monday, July 13, 2009

成太﹕你是母親中的恥辱


我在報紙閱讀到一個自稱成太(圖)投訴有本教科書教壞孩子。原來教科書採取的是寫實的兒童文學﹐作家包括阿濃﹑胡燕青﹐其中阿濃的更加得到第3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兒童文學獎﹐教科書收錄的〈雲也吵架〉被選作「啟思語文新天地」小四教科書課文,這個on 9 的成太居然投訴教唆學生離家出走。
原來原本故事講述主角敏兒見到父母吵架,「他們吵得正厲害的時候,敏兒傷心地從家裏逃了出來,伏在公園的草地放聲大哭」。敏兒在公園與白雲聊天,得知夫妻吵架乃平常事,最後「抹乾眼角的淚,回家去了」。
而另外的故事也只是描寫小孩的心思。

這個成太大概是專制﹑封建的家長﹐好似要潔淨課本一樣。有點懷疑她是道德塔利班。

她然後說第二課有關媽媽偷看女兒日記的文章中,提及故事主角嫌媽媽常問問題,「真希望明天回家時媽媽不在家!」她質疑有誤導小孩「爸媽好煩」﹗
這母親發什麼神經病﹖一個孩子偶然都會希望媽媽爸爸不在身邊一會﹐有自己的天地﹐難道她給課文說中﹐所以希望孩子連有這種念頭都不可以﹖
最戇居還是教育局﹐居然緊張這種無理﹑荒謬的投訴﹐到現在作家給人侮辱﹑譭謗﹑抹黑就聲都唔聲。

我本來想在 Facebook 開群組譴責她﹐不過明報今日替作家說了公道話﹐平反了他們﹐希望這個家長快D清醒﹐不要成為自己孩子和家長的恥辱。

Sunday, July 05, 2009

Sunday, June 28, 2009

南華早報 SCMP 的剪報



2009年6月26日﹐南華早報 SCMP 以顯著標題報導﹐達爾文的勝利 (Darwin's Victory)﹐而逢星期五的教育版更加頭版報導﹐用了一頁篇幅。

這次雖然在英文報紙報導﹐但是這個篇幅一定引起注意。

Saturday, June 27, 2009

踏出保護科學的重要一步 -- 教育局宣佈新高中生物科課程不包括任何非科學解釋﹑神創論/智慧設計不會是生物科課程一部份


完了二月反宗教霸權遊行﹐三月開始和同道攪「香港科學關注組」﹐先是寫信給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又去立法會﹐然後又弄關注組網頁﹐都十分疲倦﹐但今日(二零零九年六月廿六日)有好消息﹐南華早報報導﹐教育局宣佈﹐新高中生物科課程不包括任何非科學解釋﹑神創論/智慧設計不會是生物科課程一部份﹐雖然教育局未指責那些亂來教神創論/智慧設計的學校﹐但對那些想宣揚神創論/智慧設計的基督教右派是一個頗大的震動。

印刷版在頭版報頭有明顯的標題﹐肯定會引起注意。


因為我們這個 Facebook 組﹐本身沒有知名度。我們2009年4月16日提交意見書給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表達我們的憂慮和要求教育局澄清新生物科課程綱要的部份和回應這些校長的言論,南華早報也有報導。

但原來神創論/智慧設計支持者在香港教育界很有勢力。2009年5月15日南華早報報導,62位包括來自香港大學﹑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理工大學﹑教育學院﹑浸會大學的教授、名校聖保羅男女校校長、多位老師的一組人,去信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表示新生物科課程綱要沒有問題。

我們得知他們當中包括了主張教導智慧設計的港大教授Chris Beling,而去信人中大教授徐國榮引用的論據、資料也是來自神創論陣營﹐這些資料錯漏百出﹑早給人反駮得體無完膚,但卻沒有向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和教育局交代這些資料的來歷,有誤導立法會議員和官員的嫌疑。

我們點名回應了他們﹐然後又有另外一個香港大學化學系副教授趙寶貽提交了密件,支持現有的指引,並指現在演化論有「無法解決的弱點」及「教條主義的精神」。提議如何修改指引時,她沒有要求加入「科學解釋」的字眼,也沒有評論智慧設計是否科學。一查之下原來她也是和 Chris Beling一樣﹐是「香港基督徒學術論壇」一員﹐也曾經主講智慧設計的講座。信中她隱瞞智慧設計的「無法解決的弱點」﹗

那62人和趙寶貽真的鬼鬼祟祟﹐立法會網站是看不到他們的信件的﹐全是我們組想法子取得。我們已經把他們這些信件放在我們網頁這裡﹐也在南華早報踢爆他們。

組裡面的幹事只有另外一位幫﹐主要攪網頁﹑出科學文章﹐然後出聯署運動﹐我們收集到680多個名字﹐包括70多位本港和海外的學者﹐當中30位是生物學家﹐也包括港大理學院院長郭新教授﹑港大理學主席 Dr. David Dudgeon﹑著名學者 Stephen Weinberg 和Daniel Dennett﹐都是非常有力的學者。

南華早報刊登了主張教導智慧設計/神創陣營和保護科學教育的來信﹐可以說是一場激烈辯論。

最終我估計教育局是意識到科學教育面對威脅﹐所以發出了這次的宣佈。

暫時可以休息一下﹐但是戰線會轉移到學校﹗

Saturday, June 06, 2009

[2009-06-04] 無綫新聞 事事旦旦

CCTVB......簡直出色 -- 下次採訪要實Q。。。

大陸新聞解讀- 抵制阿拉伯數字8964

簡直絕倒。
中華人民共和國應該要自己立另外的曆法﹐追溯到1988年﹐然後下一年訂為“咩事都沒有發生元年"﹐宣佈六月有1日﹑2日﹑3日﹑5月35日﹑5日.... 30日。。。。。。。。。

全球禱告日示威 (1)

看見那些紅衫狗阻止示威﹑覺得基督教越來越似共產黨。

Friday, May 22, 2009

離教 - 向自己舊教會交代


我參加了2009年2月15日遊行﹐後來在一個性文化學會主辦聚會又給人話玩野。
我相信事件傳到我舊教會﹐於是他們電郵聯絡我。

我回覆他們表示我已經離開基督教﹐然後答應發信。
我終於用一個離教申明書形式給信他們。
我相信這是他們三十多年來第一次收這樣的信件﹗
過去﹐華人信徒離教﹐都是沉默的﹐我覺得不需要沉默﹐不需要低調。

Sunday, May 10, 2009

該是榮幸還是好笑?(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9.4.24)

近來除了電訊盈科私有化審訊好似長篇劇一樣給人追,我最近追看的另外一個人性戲劇human drama,就是幾星期來《時代論壇》上的筆戰。

想不到最新一篇,鄒賢程這位願意為基督之名受辱的戰士,居然把我賤名與學富五車的黃國棟醫生、思辯細緻的張國棟、和文思敏捷的維記並列。和四個在不同方面有分量的人包圍(鄒先生有寫書、在教會講道的),本來榮幸也來不及。明婉儀小姐沒有那麼幸運,給鄒君把她和幾個網上嘍囉並列,只因她用她十五年來在各大報章刊物發表文章的筆名,就給歸類。
可是鄒君這最近一篇給我們的公開信,明顯比他第一篇,在態度、在思路,是最差的一篇,我雖然和名士並列,但在這個文章裡面,覺得只有苦笑。

張國棟從邏輯思考、議論事情的角度已經說了很多,黃國棟醫學方面已經回應夠了(探討那些索問根本不是討論),我想其他人一個總題的圖畫,重溫事件。
這裡我提幾點,給鄒君、方圓、探討、鞍山無名、陳韋迪幾個一個我的總回應。

我提的幾點,或者不少人未開始已經因為我的立場(無神論、離開基督教、對基督教非常批判)而預先扣分,然後想,我這個離教背道之人,有甚麼資格說話、教訓蒙恩得救、分別為聖、有聖靈內住的基督追隨者?

我的資格不是張國棟、黃國棟的學術資格,因此相對來說我應該可以和很多信徒平等對話(或者你們不贊成),我都是用我對基督教的了解,我自己自學邏輯思維方法(也當然儘量學了張國棟的方法),去議論、去提出我一下的回應,目的是要你們能看看一個教外人如何看你們,如何看這幾個星期來發生的事情。

事情本來不是那麼複雜的,那時候黃國棟醫生、我自己、鞍山無名、探討,在另外一篇文章爭論一個衛生署的數據,同性性交,即肛交群體,HIV的傳播比普通群體高。我重申,我沒有否定這個數據的真實性,我以下開始說我的觀點

背景

鄒君、鞍山無名、探討、方圓、陳韋迪等幾個認為這個衛生署的數據,他們那些沒有專業知識的人,仍然可以按照他們的常識、道德良心、去理解為等於說同性肛交一定比異性之間的陰道性行為危險很多。

黃國棟醫生發表了〈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流行病學分析〉,目的僅是說明,衛生署的數據,僅僅顯示同性性交群體和HIV的傳播的關聯性,correlation,而不是因果性(causation, causality),說沒有證據證明肛交比陰道交更危險、觀察到感染率上升,並不等於預防方案無效等,要求討論時候尊重科學。黃醫生文章有一句,我認為在熱烈地、狂熱地、真誠地相信同性戀是社會禁忌、是道德不容許、是要反對同運、同志婚姻的人眼中,特別看來刺眼:通過性接觸感染HIV,最基本的條件是其中一個伴侶已經帶有病毒。如果兩個沒有帶病的人士發生關係,無論是同性還是異性,都不會受感染。如果一百個人雜交,但是這一百個人開始時都沒有帶病毒,只要沒有外人加入,當中也沒有人從其他方面受到感染(注射毒品、輸血),這群人還是安全的。
鞍山等人沒有看見前面說:「通過性接觸感染HIV,最基本的條件是其中一個伴侶已經帶有病毒」,也沒有看見後面也說:「當然這是不切實際的假設」。

上面正是數個星期爭論的背景。

發生甚麼事,為甚麼發生?

這是我曾經做廿三年信徒經驗而了解基督徒的心態。基督徒思考模式是這樣的:

(1)他們的首要任務、原則,是保護基督教信仰,也同時要保守自己不離開信仰。

(2)對任何對保守他們基督教信仰、信心的信息,即他們信仰上同意的,他們不會質疑、不會分析,照單全收。

(3)對任何說是屬於基督教的、出自立場和他們一樣的、說是保守他們基督教信仰、信心的信息,或者符合他們議程的,他們也不會質疑、不會分析,照單全收。

(4)對任何出自非信徒的、被標籤為贊成同志運動的、極端自由主義的(他們可以不知道這是甚麼)、信仰上已經有衝突的、有可能動搖他們信心的,就是意識形態主導他們思維去過濾、篩選、詮釋他們接觸、看見的信息。

(5)(4)經過過濾、篩選、詮釋後,如果證據確鑿他們是錯,他們論據有問題,他們的反應有:

就別過頭當看不見,當沒有,或者否定,說:這些是世俗小學,我信心、良知告訴我,我仍然不改變我的信念。
如果自己有份說錯,弄錯,不是說自己沒有說,就是別人誤解。
狂熱點的,就會覺得,自己憑自己一股信仰熱心、愛主、道德使命,自己明明學術上、論據上、資料上處處都不及人、沒有那種 qualification 去評論,也要爭論,為的就是儘量令對方出錯,不論是死纏爛打、遊花園、胡亂評論等都好,但求對方出錯,然後一句:醫生都會錯喇,然後自我感覺良好,感謝神自己能夠為神國出力。
(6)如果任何信息是和(1)、(2)或者(3)相左,或者標籤為(4),就等於是對他們信仰的威脅,必須打倒之。

(7)當他們認定某人是(4)裡面立場的,或者認為你宣揚是和(1)、(2)或者(3)相左,或者標籤為(4)的信息,他們的條件反射就會發作,認為某人是威脅他們的信念、他們捍衛的道德、某人是用X論點去證明Y(他們認為不道德的)為符合道德、某人就是讚同同性戀、同性婚姻諸如此類。

了解以上心態,就可以理解幾星期來,為何鞍山無名、探討、方圓、鄒君等可以車輪戰似的,就算自己論據給人指出多麼錯、亂、荒謬、不符合科學、不符合事實,都要死纏下去,因為黃國棟那些言論正是威脅他們的信念!

他們可能願意探求事實,但那不一定是他們主要目的,他們表現出是重複重複地演出他們的偏見、議程和保護信仰的劇本。例如多次張國棟說出他們論據的錯誤,他們可以當張國棟沒有說過,然後又重複同樣的錯誤,明明黃國棟的論證、資料更加充份,他們硬是認為如果有其他醫生有不同意見(而沒有提供和黃國棟醫生一樣多的論證、資料),他們居然覺得自己可以決定一個醫學問題!

為甚麼我這樣清楚,十多前我就是和他們一樣,我害怕自己投資大半生的信仰、投入大量感情、時間、精力的一切倒下,於是容不得一絲一毫的裂痕、空隙出現,套用基督教術語,不要出現破口。於是面對愈來愈對自己信念不利的事實、論據固然進退失據,而面對自己嘔心瀝血、用信心、自己信念、查聖經、屬靈書、基督教著作寫的東西給人批到體無完膚,而且最糟糕是,內心深處知道自己的理智是說,他們(批評者)沒有錯,他們有道理,自己理虧,但付出動搖一致放棄信仰中一個信念的代價太大,於是就必須要極力反駁,就算威脅看來多微小。

黃國棟醫生文章有甚麼威脅?

那就不得不重溫過去數年,明光社陣營在道德議題、反對同性戀的運動上所做的 propaganda。明光社陣營知道單純用聖經說同性戀不可以接受,個理念好難 sell,特別如何sell給普通市民?答案就是把反對同性戀(不論是性傾向歧視法、家庭暴力條例)的理由包裝得既有些理性外觀,又好似很科學,然後就扭曲議題、散佈恐慌、搶佔道德高地,發動宣傳和利用教會、教會學校網絡宣揚,製造輿論(manufacture public opinion)。

明光社陣營的文宣材料,正是屬於我上段(3)的信息,同時明光社陣營長期說他們受同志運動人士、極端自由派打壓、受攻擊,於是很容易就把任何與明光社陣營的文宣材料有相左的材料,歸類為(4)的信息。

對於明光社陣營來說,他們最厲害的文宣武器不是同性戀的道德問題,如果他們是貫徹的話,他們自己的調查承認香港人是對同性戀是有頗高的接納的,因此道德問題是次要,最重要就是公共衛生問題,即市民聞之色變的HIV、愛滋病。
大家可以在明光社陣營找到不同材料強調同性性行為如何危險、如何傳播HIV,這些是他們一套最重要的文宣武器,簡單來說,同性性行為是傳播HIV、是特別危險的。

可是,黃國棟醫生文章卻不認同,雖然不算大唱反調,但明光社陣營和他們的支持者和培訓出來的信徒,就出現了(7),因為他們認定黃國棟醫生就是說同性性交不算最危險、不比異性性交危險,然後進而認為這個論點等於認同同性戀是可以的、是道德的。可是,他們其實是以己度人。

他們自己習慣了從「不予置評」跳躍到「我有權憑我的常識做理性決定」,於是假設黃國棟也會因為醫學研究目前對肛交和HIV風險沒有任何確實結論,因為黃國棟(或者其他認同黃國棟醫生的),會以為他們「有權憑他們的常識做理性決定」,而這個決定必然是肛交、同性戀是可取的。

這個思路是很容易看到的,因為他們先用自己一套所謂科學理解(常識)、自己作為個人的言論自由,以為有自由發言等於有資格評論,然後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去試圖挑戰黃國棟醫生的專業觀點之余,也可能意識到自己這些憑常識的質疑也太爛,總一定要扯去道德、信仰那裡作為後備,期望自己靠幾句我憑良心、我沒有讀很多書但有常識、我都是作為父母有這個擔心、我是為了社會道德等等等取點分數。

要是他們單純說他們的擔憂,他們愛子女之情,那也罷了,正如張國棟另文說,他們偏偏要廖化作先鋒!

對我來說,鄒君、鞍山無名、探討、方圓、陳韋迪等的行動肯定了我離開基督教的決定,也是見證基督救恩無效的憑據。

論據離不開幾度板斧

再下來我列出他們的板斧,等大家一個總體圖畫。

一、模糊、混亂概念

最常用/犯的。科學概念可以混亂,甚麼叫專業判斷、評論可以混亂,甚麼叫 causation / correlation 可以混亂,甚麼叫科學調查(study)和衛生署發表數據可以混亂,甚麼是理性討論可以混亂等等。詳情請參考張國棟三篇文章。

這種做法往往不是討論,而是rhetoric,即擺姿態。

先假謙虛說自己讀書不多、認識不多,有好似探討一樣好像看來是問東西一樣,以為可以為自己講錯鋪定退路,然後就煞有介事講大堆東西。是否coherent不要緊、是否符合事實不要緊、是否符合邏輯不要緊、總之多字。大概他們以為多字,視覺上可以和黃國棟、張國棟鬥多字。

鄒賢程、鞍山無名、方圓等,另外一個偷換概念,就是從「不予置評」跳躍到「我有權憑我的常識做理性決定」,特別是他們面對黃國棟醫生有關肛交和HIV傳播風險上和勞永樂醫生觀點不同,就這樣。

二、有自由發言,講得出,都要「尊重」

這個是最根本的謬誤,大抵是返教會太久,習慣牧師明明不懂都可以面不紅、心不跳在講壇講他不熟識的專科,以為聽幾個講座、取些講義,然後既然言論自由,就可以發表意見觀點,因為自己的是觀點,所以不可以批評,否則就是剝奪他發言權。

大概基督教內少批判,所以以為言論自由包括不受批評的權利,批評就是剝奪言論自由。

此外,entitle to opinion 不等於觀點/意見是合理、對、符合事實等。

專家的責任,就是把不符合學術知識和事實的指出來。既然不懂得,專家指正,正是塞錢入你袋,免費補習,為何如此大反應?

這裡謬誤多大,相信張國棟講得比我好,不多說了。

三、良心大晒,沒有專業知識有神賜良知搭夠

這肯定是基督教內目前最有市場的說法。基督教都說人人要在神面前有無愧的良知,憑良心說話。但似乎他們忘記,良知包括誠實面對錯誤、誠實地討論,請問,明明自己不懂胡扯,可以用良心作為擋箭牌?

此外,張國棟分析,就算有醫生觀點和黃國棟有別,也不可以說,因為醫生間有分歧,這個權威有衝突,即他們的學科是沒有(絕對)真理的,於是就可以憑自己的良知、信仰、常識在黃國棟或者另外一個醫生之間任選一個,都可以算是理性的,因為良知大晒。

四、你態度好差,所以你說得對都沒有用

基督教內信徒受慣呵護,受不了嚴肅辯論的要求。聚會大家吹水、分享,甚麼都可以說,慣了大家互相激勵、造就,自然認為黃國棟、張國棟很沒有愛心,於是就在他們態度上大做文章,然後轉移視線。

基督徒好 buy 的,因為他們永遠覺得,真相、知識、科學,啊,都是世上而不是永恆的東西,有甚麼比得救、與主在天家、和自己愛的在天家享受到永遠更重要?華人教會更加注重表面的和諧、融洽,所以死也不承認基督教有右派,認為是教外人分化了基督教。

基督教往往就是大牧胡扯、口不擇言,只要笑住講、言語溫柔,都不需要收回言論。

這是把斯文、禮貌等同理性,於是就用別人態度作為否決、逃避被人回應的理由。

五、因為人家表示還未肯定同性肛交比異性性交危險,就屈人家一定認為同性肛交是可取、沒有錯

典型的意識形態反射。對於黃國棟來說,這個體驗太深刻了。

因為明光社陣營支持者,都已經認定他們的觀點是猶如基督教核心教義,屬於正統,凡事反對的都是反對明光社陣營的立場,反對我們自己人的,就是敵人,於是就出現這個可笑的局面。

六、靠嚇

連飯島愛、恐怖教室等都般出來,目的就是說:係,黃醫生沒有錯,但大家家長要不要冒這個險?於是大堆令人對同性戀者、妓女恐慌的信息就可以推出來了,然後一句,我都是為社會好,我沒有時間研究、沒有時間論證,總之我不認可的,我就算用不符合事實的、偏見的,都不可以叫我收聲。

其實,黃國棟只是反覆強調,還未證實同性肛交風險是有害,就不要說它有害,可不是要說同性肛交可以鼓勵!

七、左閃右避,搏大霧

在重要論點上,如果鄒君等人被駁斥,他們會找其他點去東拉西扯,然後又提出質疑。英文這個方法叫moving goalposts,即明明射龍門入了波,忽然對方球隊話唔算,把龍門搬開,要再射過。這就是陳韋迪、鄒君的做法。當學術上他們已經一敗涂地,無法質疑黃國棟,就忽然說,學術上錯(就算!),我其他都對,你沒有反駁了那些。明明就是講HIV風險和肛交的關係,一篇醫學討論,扯到那麼遠,只因他們不可以面對自己的錯誤,但有不可以失分,唯有扯去別處。

八、繼續自我安慰、自我堅固,然後再去死纏爛打

張國棟叫這做反芻,我叫這個作自我麻醉。有時候涉及一人,即同一個人再次講同錯誤的論點、繼續錯誤,但不覺得自己錯。在聚會中,例如明光社陣營那些,關啟文博士、蔡志森上台重複他們那套 propaganda,信徒一聽,這些先知、教會領袖都繼續這樣講、不被動搖,我們就當更加「堅固信心、不要疑惑」了。於是,多次給人用學術論據壓扁論據的人,可以一次又一次回來死纏爛打,猶如打爛仔架方法和高手過招,總之盲目揮拳、亂起飛腳,或者遊鬥、兜圈子、掟石頭等等茅招都出,然後希望偷襲成功,求其一拳一腳「揩」到點點,就當自己得分,完全不理會手法的低下、水準的惡劣。探討、鞍山無明、鄒君等就是這樣希望搏一搏,張國棟或者黃國棟疲倦說錯,就可以大做文章。

我在網上曾經給五、六個信徒圍攻,弄到昏天黑地,他們就是不斷干擾討論、不斷製造嘈音、滋擾,不斷離題、不斷轉移視線,目的就是浪費他們對手的精力、腦力和時間,手法如出一轍,而且往往網上開多個不同戶口扮成多人製造聲勢,時代論壇一度都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最近修改到會員編號顯示出來,那些玩分身的就無所遁形。高手遇到打爛仔架的,不要每下他們出的拳用招數應付,一出就該是重手、分筋錯骨來令他們失去戰鬥力。所以,張國棟、黃國棟也不值得為他們消耗精力、腦力和時間,最好儘快用篇簡潔、有力、直接、強硬的文章了結這爭論,羊群裡面的小羊就不必理會了。

我未必全部說出他們的板斧,但觀察了幾週,看來也相去無幾。

離教背道者的話

我不會否認有時候真的點幸災樂禍的看這幾週的筆戰。幸災樂禍不是看到有大戰而高興,而是看得很清楚明光社陣營和其支持者不堪入目的言行暴露在公開網絡,大家看得清清楚楚,沒有得抵賴。

大家其實留意一下,本來黃國棟〈同性戀與感染HIV的風險:流行病學分析〉之前,文章網上回應會有比較多不同的人,但幾次筆戰,就只得我、維記、張國棟、黃國棟(Gordon Wong)、探討、鞍山無名,但點擊律頗高,我肯定不少信徒都看在眼裡,如果覺得張國棟、黃國棟錯、過份的話,一定會出聲,但出奇的居然沒有。這反映甚麼 ?我相信信徒都開始看見明光社陣營和其支持者的謬論實在不可以支持,鄒君、方圓兩人的回應,真是倒米,幫都幫不上。我想象部信徒們的無奈、感到羞愧,才會有幸災樂禍的感覺:你們自己縱容、包庇明光社陣營和其支持者,對他們言行沉默,今日就給大家看看他們如何令基督教蒙羞。

陳韋迪,或更多人,會因我這些幸災樂禍、慶幸自己沒有再信基督教等去責怪張國棟、黃國棟,為何要硬要說對方錯、為何長篇大論羅列對方如何錯,一點一點批評,然後製造機會給我這類人,所謂漁翁得利。他們也可能看見張國棟、黃國棟對我都算客氣,所以更加遷怒他們。

其實,我不是因為這些所謂筆戰、傷了和氣,就覺得漁翁得利,而是根本只看鄒君、方圓、探討、鞍山無名、陳韋迪、蔡志森、關啟文、明光社陣營、蘇穎智的言行而更加肯定我出教、背道、棄信仰、離開基督,是正確決定,我不需要為他們言論感到羞愧、不需要和他們做甚麼主內肢體而慶幸及早離開。而這些想法這已經是幾年前開始,那時張國棟、黃國棟的文章還未那麼尖銳批評明光社陣營。我相信部份信徒會用這種理由威脅張國棟、黃國棟,要他們不要傷了信徒和氣,其實錯判了。

你們基督徒今日慶幸有張國棟、黃國棟兩位諍言之士嗎?如果你們不懂得慶幸而是覺得他們手指拗出唔拗入、給我漁翁得利,你們就真的不值得他們的服侍了。

Saturday, May 09, 2009

Lewis Black - The Old Testament

I have thoughts.......and that can fuck up faith...

Saturday, April 25, 2009

我的公開離教見證

真理叫你們得自由 —《聖經》

目錄






這篇文章是我一生人最花心力而寫的。初稿是英文,沒有太多註釋提供進一步資料,只是稍微梳理了我從尋求真理,信基督教到離開的心路歷程。

當我決定把我離開基督教這事告知我親密的朋友時候,為了讓他們和我有真實的相遇,我修改過英文版本,加了很多我個人的感受、剖白、和生命經歷,敞開自己,希望他們是能夠像聽一個好朋友分享一樣,大家保持一份情誼。這次修改我動用巨大心力,似乎也達到了我期望的效果。

一個我離開基督教後認識的好友知道我為朋友耗費心力去寫,說我為朋友的情義如此耗費心力和真誠分享,任何人看見都會為之動容。

走筆至此,我為這位知交真誠的支持而感到很開心和自豪。這個版本是我一個方法對這個朋友致以敬意。

我這次這一版本對象是不同讀者而寫的,因此我略去不少之前版本的細節,主要為了保護不同當事人的私隱,但我保留了大部分我個人的想法和主要促使我離開基督教的原因,同時相對其他版本,我加了大量註腳,列出一些有關信息的網站,和涉及的人物,部分甚至是基督教裡面有點名氣的。我鋪陳這些信息是要讀者知道我離開基督教是基於事實,這些都是有出處的,並且要大家看清楚基督教裡面虛偽和醜陋,和其信仰的謬誤之處。

寫這個版本的目的是要想不同讀者群展示我的心路歷程和導致我最後決定基督教不可信的具體事實和資料。

△ 返回目錄



基督徒朋友



你們讀下去一定會非常不安,因為部分基督教醜陋的一面我是很不保留地寫出來,其中涉及部分是香港有名望的基督教人士、大宗派等的卑劣行為,如果你們上網的話,你們點擊部分的互聯網連結,會發現更多令你們不安的信息。

讀到這裡,你們有兩個選擇:

一、你們可以選擇不讀,按一個掣刪掉文檔就一了百了。

二、你們不怕裡面內容令你信仰動搖就讀下去,然後重新審視自己的信仰。
但你要誠實的看裡面的內容,不要因為裡面的事實和你信仰不符就否定。你如果不同意,可以上我的博客(本網註:大黃傻貓GARFIELD的貓竇)和我討論。(謾罵攻擊或廢話就去公開討論區罷)

△ 返回目錄



慕道(即考慮相信基督教的)朋友



我相信你們可以被稱為慕道,都對基督教有一定好感,甚至有好好的朋友是基督徒邀請你返教會。和上面一樣,你們讀下去一定會非常不安,那些你認識的基督徒朋友從來沒有告訴你基督教有這些黑暗面,他們甚至不知道。要是你讀了覺得不妥,你自己考慮:

一、你要拿文章裡面的東西與你基督徒朋友質問導致傷了你們的情誼?

二、你還是讀了文章後覺得要考慮?

三、還是你沒有興趣考究,總之朋友信你都信,憑感受好了?

四、其它想法?

五、你相信宗教是導人向善?

你想法可以很多,但我只說,如果信的東西是假的,不如老老實實的承認自己是迷信和拜祖先。

宗教都是導人向善是一種迷思。只要宗教無法防止人行惡,例如極端的回教原教旨主義、基督教右派、宗教徒的醜聞,就可以令我們想到,宗教都是導人向善是一廂情願、是幻想。導人向善而無法防止人行惡,和沒有宗教有何分別?

基督教在處理人生問題、導人向善上,並不比沒有信仰、無神論、信仰其他宗教有什麼明顯的好處,甚至佛教可能比基督教的傷害性更少[1]。

選擇一個宗教身份的決定不是只為了和朋友一起(為了和朋友一起不是不好,但不需要跟他們相信同一樣的宗教),而是知道自己決定信的是否合理。

非信徒朋友,包括對基督教意見中立或者反對的人



這些提供的資料,一般不是在普通網上討論區可以看到的,如有興趣,歡迎大家把這篇文章全部轉載。

△ 返回目錄



這不是論文



事先聲明,我這不是學術論文,中間可能偶然有些經歷我的思路或論述是有人覺得有謬誤。我想強調,可能我追尋過程中不免犯上一些思維謬誤,多數人的生命歷程都是如此,因為這種過程和一個人可以靜下來慢慢寫學術論文、小心論證是不同的。但我最後驅使我決定離開基督教的,是基督教本身一些是違反科學事實和道理謬誤的地方。我過程犯上的思維謬誤,仍然無法令不存在的神存在,無法令從自然過程產生和進化發展來的生物變成全部由神創造。

你們當是一個離開基督教的人詳細的分享,帶開放和寬容的心去細看我的歷程。

△ 返回目錄



一切的開頭



我出生是富有的家庭,不愁衣食,家住高尚地方,自小進入今天人人爭崩頭的名校讀書。

學校是教會學校,必定有聖經故事聽。這些故事對一個小小孩子當然引人入勝,和安徒生、格林童話、西遊記一樣,不過,老師講這些聖經故事給你聽時候,一定說那些故事都是千真萬確的。

說來這些故事都很精彩,好像摩西帶希伯來人出埃及的神跡,耶利哥城如何給攻下,魅力逼人的詩人戰士的大衛王,聰明絕頂的所羅門王,約瑟和他十個哥哥的故事,還有耶穌(聖詩有 Jesus loves the little children, 小學時候學的)。

這些故事令我對基督教留下很正面的印象。而當時小學不少老師是基督徒,都是對學生愛護的好老師,我對基督教是沒有什麼反感的,甚至有點點嚮往,都是因為這些老師的吸引。

我很好學,喜歡學不同的東西。我和自己的哥哥弟弟自小就央求父母給我們買兒童百科全書,訂閱科普雜誌,當然我們也看兒童看的連環圖,不過對學問追求是我們幾個孩子的共同點。

我少年時候追看科普節目《宇宙》( Cosmos, Carl Sagan)[2]和《生命之源》[3],令我特別喜歡科學。

我想我是天生喜歡追求知識,好奇和對新事物有興趣,我也發覺我喜歡公義、正直和真理。

度過無憂無慮的小學生活後,我順利升到中學,又是這家名校的直屬中學。人大了點點,小學聽的聖經故事就都不過是故事,我沒有很認真理會宗教問題。

中學既然是教會學校,自然有老師是基督徒,也有很多學生是基督徒,多數的都是友善,當然也遇到同學向我傳教,我都沒有理會他們。學校宗教風氣濃烈,聖誕節、復活節必定可以提早放學,參加宗教活動和看宗教戲劇,總之可以早放學,學生一定開心。

個別基督徒老師,特別我記得負責中學宗教科的一位英國女士,她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正氣,人人都對她又怕又愛;她和一般硬銷基督教的信徒不同,肯用討論的態度談信仰,是少數我到現在仍然尊重的信徒之一。

最令我反感的就是一個聖經老師,居然教導中華漢字的船字是「舟 + 八 + 口」組成,和聖經記載挪亞一家(剛好八個人)上方舟一樣,以為漢字裡面含神的啟示,為傳教強姦中華文化[4]。

加上老師不斷空口講聖經如何有權威,要我們信,都非常令我反感。

△ 返回目錄



人生危機出現



我以優異的會考升讀預科,感到前途無限,我更加參加學校辯論隊和參加校際朗誦節的演講比賽,訓練得一副精密思維和懂得辯論的技巧。我對前途很有信心,相信自己高級程度會考後,就算上不了香港的大學,也可以出國留學,攻讀我喜歡的科學或者電腦學。

我完全不知道家庭已經發生了巨變。

我中六那年,父親生意失敗,欠下巨債,家住的大屋給銀行收回,父親避債去了外地,和母親一起,母親和父親更後來分開。

由於家庭是比較保守,我自小被父母管得很緊,不許有自己空間,因此我自小缺乏信心,缺乏接納,這造就後來我容易接納基督教的因素。

由於家庭巨大打擊,我感到我認識的世界完全翻轉,什麼我預算的都化為烏有,我變得意志消沉,學業一落千丈,甚至開始做出越軌的行為,走堂,不回校等。

中七的時候我想振作,而同時有基督徒同學開始來關懷我。我當時很需要支持,因為實在我感到家庭發生的事情對我打擊太大,在一次佈道會上,被臺上牧師言論感動,他說信耶穌就得到內心的平安和喜樂,和真理,於是在激動下就信了耶穌。其實我是一個容易與人 empathize的人,讀感動人的故事我都這樣,我大概是給耶穌的故事感動,又非常需要精神的支持,於是就這樣決定了。

信主並沒有改變我家的巨變,我仍然要自己面對。

不過原來教會多數人都是出自比較好的家庭,好像我這樣的不是沒有,不過在教會氣氛下,你是不敢透露的。我稍微說了每天和父親吵架和壓力的事情,教會弟兄姐妹只懂得告訴我要忍耐父親,要按照聖經教導順從他。卻不知道父親給我的壓力令我無法集中精神讀書,到時候我無法畢業,邊個可憐 ? 最多不過幾句安慰,叫我靠神好了。

我不禁問,信了耶穌,不是有所謂聖靈內住嗎?聖靈為何無法給他們智慧令他們說我需要的安慰說話呢?最少不會說那些「行貨」答案罷[5]?

我知道有信徒一定質疑我是否有尋求神、有真的求問。其實說穿了,根本基督教沒有任何所謂確定尋求神的方法,但它肯定是,把個人一切不順利、不安樂,歸咎在哪人尋求神不力、不夠信心上,形成一種叫信徒自責的循環:不快樂、靈性不好,因為你沒有尋求神。你尋求神尋求不了,有話是你靈性不好。總而言之,人的問題是人自己的問題,神是完全沒有問題、基督教完全沒有問題,你去質疑神或者基督信仰就會給人家用負面的眼光、懷疑你的人格。

而不久後我慢慢發現,基督教原來根本經不起現實的考驗,教會裡面極端保護的場景令人無法面對自己和其他人的痛苦。

當時教會的文化,其實今日也是,就信徒只可以分享正面的東西,必須要感恩,必須要歸榮耀給神,必須要在分享有所謂屬靈的得著。如果你分享你的苦況、你的真實感覺,尤其是負面的憤怒、不滿、不快,而一句感恩或者信靠的說話都沒有,教會的人都幾乎必定覺得你有問題,缺乏信心。不要小看這種文化。基督教一位學者龔立人博士的太太因癌症去世,他分享妻子從患病到去世歷程寫的一本書《眼淚未抹乾》,得到好評,但龔立人憶述,某牧者對他說,那本書名字要改為《眼淚已抹乾》,言談顯示這個牧者覺得堂堂一個基督教神學博士如果哀悼亡妻寫的書仍然帶憂愁就不對[6]。

龔立人已經是大學神學教授都遭到這樣對待,可以看到教會報喜不報憂的文化是根深蒂固的。尤其教會每年除夕最喜歡辦感恩聚會,人家個個可以出去感恩,我自己一點感恩之情都沒有,要我聽人家面對困難可以感謝神。當中我真懷疑那些感恩多少是真心,多少作大?這些只是令人窒息和非常虛偽。

回想我所以信耶穌,其實我因為家庭打擊,當時變得非常脆弱,真的像走投無路一樣,好像遇溺的人,如果有人告訴我一根飲筒可以救我,我都會毫不猶豫抓住那根飲筒。

年青的人21歲前因為未定性,一般都有很波動的情緒,又同時很需要肯定自己,或者問人生的問題,進入長大成人時候為自己找尋定位和方向。

需要關懷的在基督教找到溫暖的群體,追求正義和真理這種理想主義的又可以看到基督教教義救世的吸引,在未受過獨立思考、邏輯思維訓練、缺乏歷史科學知識下,很容易就會對基督教的佈道產生反應。如果向我一樣面對人生危機,就更加容易信基督教[7]。

無論我最初信的動機如何,就算是錯,或者,其實仍然無法令基督教裡面虛假的東西變成真實、合理。

隨著時日,我慢慢發現基要主義[8]是不合理,福音派信仰裡面的信條自相矛盾,而基督教圈子,特別華人基督教,更加是驕傲、教條主義和偽善。

華人圈子口裡面說容許自由思考和異見,但都是說說,最後都是要信徒毫不質疑的接納他們一套。而為了推他們一套營造學術姿態兼不守學術游戲規則,更是近代令人憤怒的發展[9]。

天主教和東正教相對比較溫和,比較包容不同的人,但同樣也見教條主義。

自由派基督教[10]是我覺得做基督徒時代比較自在的日子,因為他們容許自由的思想(free thinking)。

△ 返回目錄



早年的基督徒日子



和好多初信的一樣,我經歷了一種亢奮,覺得好像很釋放,滿足,平安和喜樂。大概在行出去決志[11]時候我情緒洶湧爆發,激動的哭了,把埋在心裡面的不快發泄了。套用基督教的術語,就是所謂的「聖靈感動」。基督教裡面,其實對於「聖靈感動」根本沒有很清楚的界定,信徒求其有些 high ,感動、亢奮、甚至哭、笑,總之情緒表達,都好容易被歸入為所謂「聖靈感動」。聖經裡面講「聖靈感動」的部分,說穿了都是 heightened emotions,沒有所謂神秘的地方[12]。

我信主之後的 euphoria ,令我沐浴在一片釋放,滿足,平安和喜樂。我當然以為是基督入住內心,已經成為我生命的主﹔其實,年青的人未定性,是很重情緒和感受的,因此我也不例外地把這種感受當是「得救」的感覺。

我信的時候根本不夠成熟去細想,情緒的波動就好似一個巨浪把你推了去信。

然而,當我長大些後,我發覺這種感覺在不同的場合都會產生,就算不是信仰經歷也可以的。我朋友參加 Life Dymanics,感到被更新、重生,感覺和信耶穌的一樣。我朋友參加禪修,得到點化感動,感受內心的傷痛,也有這樣的反應。

我信耶穌後非常興奮,全情投入信仰,參加事奉,見證基督。

我是屬於聰明的人,在這種情況下腦袋轉數簡直好像電腦CPU超瀕一樣,半年的初信訓練根本就好似小學幼稚園東西,毫無難度。我投入教會生活,參加不同聚會,在不足一年,不認識我的還以為我信了很久。

在這信仰初期,我把所有我對科學的熱愛和我參加辯論時候運用的理性思維擱下超過15年,開始我和基督教維持兩年的蜜月期。

我參加的教會是屬於浸信會[13],而採取基要派立場。不過多數裡面的會友對人都不錯。

基要派的世界觀影響我初期信仰日子很深。典型的是他們採取排他的觀點,不論是極端和溫和,都有所謂黑白二分的想法。只是“either or” ,非此即彼,也認為信主和不信主的固然不可以結婚,就算是工作不不會合作得好。當然少不了的是攻擊其他宗教,以自己為優越與並只有基督教擁有真理。

我維持這種信仰態度最少八、九年。這期間我不斷讀聖經和有關參考書,甚至開始涉獵神學題材的書[14],又帶查經小組,參加教會詩班。

功課和教會,就是我的一切,此外我就很少理會其他東西(我有參加教會外的合唱團體的)。

基督教,特別福音派和基要派設計信徒的教會生活,其實就是把信徒的時間、空間、心靈儘量塞滿基督教的東西,讓他們不去接觸基督教外任何挑戰基督教的東西。這個方法就是耶穌來自聖經的比喻[15]。

當一個人時間、心思、朋友、地點都是基督教,放工都是教會,那個人就慢慢地在基督教建立了一個網羅,基督教一切都是那個人身份、生命的一部分,離開等於把自己從一處安身立命的地方割裂出來,絕對不容易。

操控性教會更加把這推前一步,連私人生活也受到他們所謂師傅的控制[16]。

△ 返回目錄



夏令營奇遇



我的教會每年都舉行夏令營。夏令營我去了幾次,最後一個晚上聚會叫「獻心會」,講員一定大談基督門徒的本分,要如何奉獻基督,然後就好似佈道會決志一樣,部分信徒就上前,不少都哭得很厲害,說他們要奉獻一生給主耶穌。

過了一些日子,我發現那些在「獻心會」哭得最厲害的,往往有不少後來是離開了教會。

現在回想,我推測,那些夏令營、奮興會[17]等,人出去奉獻,目的是從拾決志時候那種感覺,好似給一種熱力充滿的感覺,那種感動。那種感覺其實,是他們 identity ,或者最少是他們以為,的一部分。他們那刻是人生一個 defining moment,life changing moment,他們難以忘記,卻發現這種感覺最終沒有帶來他們真實的釋放、平安,為了重拾,他們要重演那個感覺。教會不斷聚會,也是帶這種方式的,不斷重演,要人相信那種感覺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這種感動可能曾經令他暫時忘記了他當前的困難和自身的問題,可是亢奮過後,一切回復正常,他又面對同樣問題,當他發覺問題仍然困擾自己,他會感覺自己不「屬靈[18]」,感到內疚(覺得自己信得不好)。

正如好多表現非常熱心的信徒,都屬於熱得快,死得更快。我估計都是情緒感情因素多,而不是什麼很深思熟慮的事情。

我當時當然不知道我是因為情感需要而信耶穌。

信了七年八年,我那些排他思想慢慢的軟化,可能是因為我本性不是太排他,總覺得排他是要對一些不同(而非直接衝突)的擺出一副敵意,而因為我名校出生,思維上相對開明。

自己當時的教會仍然教導基督教排他的觀念,例如信和不信不可以結合(有教會某部部長因為和非信徒結婚,結果在一次會員投票中,有人質疑,想投反對票),強調分別為聖等。

我基本都對這種信仰有懷疑,但口裡面不會反對,心裡面開始不安。越見基督教一些我難以認同的做法,這種不安就增加,只是因為我在基督教感到安全,我沒有覺得需要面對我裡面的不安。

我不是那些「又天真又傻」的信徒,我當然知道很多對基督教的批評,但當時我被說服了基督教是真理,我如其它基督徒一樣,都是認為是少數壞的信徒迫害基督教名聲,從來沒有考慮基督教一切的信仰系統是「無根」的。

我和很多信徒一樣,實在是因為對歷史、科學和基督教本身缺乏認知,才以為我們從基督教學得和把握的東西,都是理所當然的正確,是真理。

基要派思想和材料最多的,首推中信月刊和海外校園[19],兩本刊物的材料包含大量偽科學,蒙蔽教會的人。但因為我本身大學不是修科學科目,也不留意,和其它信徒一樣,我都相信那些鬼話。

不過當你自己甘心受到基要派信仰或者福音信仰所影響,你不會覺得這樣做是有問題的,因為你自己不自覺的停止自己的獨立思考,你只是不斷想到保護自己的信心,「認定」自己信的東西,然後只是不斷增加知識去堅固它,使它不動搖。至於那些知識是否真確,那不會有人問,反正只要可以堅固信心就一定接受。

這種要不斷鞏固信心的思維,一部分原因是教會鼓吹的,很簡單,你喪失信仰就喪失生命和天堂—別小看這個威脅,信徒一想到不可以上天堂,不一定是怕死,而是怕和自己信主的朋友分離,如果有至親好友是離開了世界的信徒,他們會渴望日後在天堂相遇。這種利用人心靈 attachment的渴求、對至親的依戀,是基督教的利器之一。此外,信得越久,你投入的感情、意志、心思越多,你越希望保護自己的「投資」,也害怕自己投入多年、安心立命的信仰原來是虛幻一場。

△ 返回目錄



首次看到基督教的幽暗



我首次接觸基督教幽暗的一面,源於我第一間返的教會。當時教會進行小組化聚會[20],即是把信徒群分成約十人上下的小組,小組聚會說是比較靈活,比較可以親密認識支持。我是其中一個組長。

不過教會當時據說聽了部分意見,說參加小組接觸少了教會其它人,我不知道是教會領導層那個人想出來的主意,說每年小組要再重組。

我小組的組員是屬於靜態慢熱的,要他們認識其它人,不是不可以,但不可以快。組員都已經開始大家熟落,不想那麼快就要從頭來。可是負責的信徒表示「拆組」勢在必行,我們不得不從。我雖然想保留不改,最後是教會行政需要大於小組需要。

這事件對我衝擊不小。我當時認為,聚會是為聚會的人而設,而非為了方便行政,可是行政的往往覺得就是為了更大發展,又借那些福音派 sound bytes,例如「使多人得救」、教會發展等等去過橋等,總之有大條道理,要你依從教會的方向。就算做的東西每次可以南轅北轍,不過用的理由都是要為福音。

而後來我一次又一次看到,基督教為了傳教、福音,是有準備會使用謊言的。不是他們每次傳福音都必定說謊,不過謊言是他們的一個 option 。

而教會為何要不斷有人呢,因為教會要大、要增長,才可以財源滾滾,才所謂有勢力傳福音,然後教會更大更大。

不論是牧師或信徒,都會用不同的方法叫人信主,基督教到今日仍然流行大量謊言,不見任何跡象會停止[21]:

a) 提倡進化論的科學家達爾文臨終悔改信主

b) 提倡進化論的科學家達爾文臨終悔改信主後表示後悔發表進化論

c) 進化論只是未經證實的理論

d) 多數科學家都是基督徒

e) 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

f) 很久以前,恐龍和人是同行的[22]

第二次看到基督教幽暗面是轉了新的教會後,牧師為了和個別領袖的不和唆擺執事和會眾,並且逼得一個女傳道辭職。

當時教會可以說是烏煙瘴氣,也很多弟兄姊妹受傷害,教會領袖束手無策,個別還糊塗得不知道這個牧師的人格操守問題。

大家或者覺得這屬於個別事件,不過只要大家把所有耳聞目睹的教會分裂或者紛爭羅列,你都不禁問,事件這麼多,好似比非信徒群體也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麼信仰的效果是那麼大嗎?若果大家把基督教界所有敗壞牧師、敗壞領袖是的事件都全部一起看,我們就應該問,這信仰是不是有用的,所謂神轉化生命的力量。如果認真去統計,大家只發現基督徒群體的人概率上不比非信徒群體更加善良或者更不會犯罪,兩堆人差異不會大。若果按照基督教觀點神是不變、全能和是有貫徹性的話,看見的表象就明顯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23]。

這些表象不是基督教錯謬的直接證據,但你會開始懷疑基督信仰是不是像它宣傳上那麼有效力,這也肯定推動了我日後深入看基督教的問題。

△ 返回目錄



網上基督教論壇 - 我第一個妥協



我本科修讀電腦,所以是很早使用撥號上網去互聯網的人。互聯網讓我看見一個普通信徒平日未必接觸的世界。在那裡我才知道教會告訴信徒的都未必盡是真實,甚至是作假、不確的。

初期,我在新聞組[24]除了和信徒討論,也和非信徒、反基督教、無神論者、和前信徒激烈辯論。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信念遇到危機的時候。

當時激烈討論的就是有關基督教機構或者教會只聘請信徒的問題[25]。

一般來說,基督教機構、神學院、教會任何人員,連掃地的,都必須是信徒。當時一個討論就是,若果一個機構聘請的職位都不涉及傳教、帶宗教聚會、規劃宗教內容的工作,例如會計文員,或者網頁設計,甚至普通的打掃,為何一定是基督徒?

非信徒認為這是屬於歧視,剝奪了人工作機會。他們提出有佛教機構不計較一個人是基督徒而聘請他。我起初說因為機構事工是為神國的緣故,所以必須是基督徒。但網友說,既然是這樣,為何基督教機構租用非信徒的物業、使用非信徒提供的電力、通訊等設施呢?還有,基督教學校使用了政府公帑,怎可以這樣用來優待信徒?

我嘗試在不同地方找理由去解釋,但發現若果有關工作根本不涉及宗教成分,例如宣講或者製作宗教內容,信徒和非信徒是不可能有看得到的分別,更何況很多信徒是受僱在非基督教或者是其它宗教機構裡面,我們怎可雙重標準呢?

若果是普通信徒,例如基要派,當他們面對難以反駁的論據,他們大多是說對方的論點,是所謂「世上無用小學」[26]。

我自己對這種回應感到很不安。若果基督教是理直氣壯,若果基督教是有真理和智慧,何以無法回應呢?我自己也想,若果是基督教機構,只要掌管基督教信仰部分是信徒的話,那些職位反正是按指示行,如何會構成問題呢?

這爭論的結果令我開始懷疑基督教一些做法的合理性,而後來導致我發現基督教整個宗教的根源是源自不合理的基礎。

這次經驗我看見基督徒,包括我自己,回應這些問題時候,是採取了逃避的態度,不肯正面回答,甚至是把舉證責任推去別人或者是用其它問題轉移視線。

我想,正直的信徒為何需要這樣做呢?難道基督教沒有好的答案?

我最後發現我無法使用合理的解釋去合理化基督教機構只聘請信徒的理由,於是我就向其它版友表示妥協,認為基督教機構要求所有員工是信徒是不合理的。

我回想這種基要主義心態,自己感到不寒而慄。

幾番的思考,我就承認,基督教機構堅持任何受僱員工都必須是信徒是不合理的。縱然基督教是得到神啟示的真理,他們不能夠說有神啟示可以把錯變成對。企圖使用聖經去顛倒是非是非常錯誤的行為。

這種在心裡面出現的不安,稱為cognitive dissonance ,即認知與我實際認同的是不協調,不和諧的。我被人教導要相信某些東西,但實際上我隱隱約約覺得不妥當。

而這次事件不是獨立的事件,當我開始去真的看歷史、科學事實的時候,基督教教導的所謂真理越來越令我不安。

這種不安慢慢變成了我離開基督教的開端。

△ 返回目錄



分析基要派心態



在這裡,我會稍微討論一下我體會的基要派心態。

假如我學一個死硬基要主義者,我一定不會理會我是理據不足、不會理會我根本沒有事實支持我的觀點。什麼邏輯、推論、理性思考,都不死是死硬基要主義者會考慮的,我所謂的cognitive dissonance只會被壓抑,或者只是被說成是信心不足、魔鬼的干擾。

最後,面對自己詞窮理屈死硬基要主義信徒的反應就是把反駁到他們的人當是迫害他們的,他們是為義受到逼迫,末日來之前,信徒是受到逼迫的。

如果按照基要派思維,任何邏輯、理由都不重要,一個這樣的人一定會壓抑自己的理性和對事實的把握,因為她/他一定要維護自己已經找到的真理。既然找到了,其他的根本沒有需要驗證就肯定是錯的了。然後就用基督教所謂逼迫的經文,安慰自己。

但我當時卻不以為自己是知道所有的,因為我自己的教育和當時的教會相對開明,我是可以用邏輯推論和理性思維解讀。

不過當問題涉及到信仰核心,例如三位一體、基督復活,我的邏輯推論和理性思維就自動停止﹗

停止,但我不是沒有反應的。我本身是追求真理、要求公義的。當我企圖通過壓抑邏輯推論和理性思維維護信仰,我自然感到一種強烈的不諧調,就是所謂 cognitive dissonance。我自己根本不願意去支持或者認同任何在邏輯、事實有謬誤的東西。如果如此做,例如堅持地球年輕或者達爾文臨終信耶穌,我內裡面一定有無窮的矛盾。

就算你真的嘗試,你不可以把事實抹殺,以人作為思維、理性的動物,你的理性不會不告訴你,你現在堅持的是錯的。

不過在我來說,真正看見基督教病態一面的,是網上我和基要主義信徒大戰的日子。

△ 返回目錄



重拾理性思維與邏輯的長路



我做的工作,慢慢從弄軟件硬件變成寫大量的文件,裡面必須就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觀點提出支持,甚至論證。而文章行文更加需要清楚思路。慢慢地,我思路開始和基督教裡面慣常只聽、只信而少思考開始遠離。

而在這裡,我開始發現基督教的價值、思維都和現實世界,以至現代社會價值產生矛盾。基督教只是落後封建文化的一個現代化身而已[27]。

在現實世界,基督教界裡面普遍的空洞的斷言方式,放在工作是往往行不通的。因此我學得如何小心的鋪陳我的見解,用多個角度考慮,要人給他們意見,然後抽離角色,自己作為陌生人的觀點看看我寫的東西是否合理。我也請教上司和同事,要求他們評論我寫的東西。

為了更加改善我的寫作思路,我既看李天命的書[28]。慢慢我思路開始更加清晰,更加好好組織,懂得批判不同觀點,對某些的論據都可以找到了其中謬誤,這對我在網上和基要主義激烈辯論有很大好處,更加是,我自我的發現,導致我終於可以離開基督教這個對人思想、心理慢性毒害的信仰。

△ 返回目錄



和網上基要主義者大戰的日子



基督教不是什麼都落後的,2000年互聯網大大發展,基督教界就想利用互聯網作為他們宣揚信仰的平台。

互聯網文字界面的新聞組讓路給 Web 界面(當時主要是 Netscape,後來才是 IE),眾多基督教機構架設了網站,除了提供信息,也開始了討論區。不過和今日使用Discuz!或者其他討論區軟件的論壇,當時的討論區是比較簡陋的。基督教機構的希望是把互聯網討論區變成所謂主內弟兄姊妹互相交通的平臺[29]。

我平常去多的網站包括了福音證主協會的「知信行」、影音使團的 ishare和個人網站「周Sir網站」(現改名為兔哥哥討論區)[30]。

「知信行」和「周Sir網站」為基督教基要派盤踞,網主都是基要派信信徒,相信聖經無誤、字面解釋、地球年輕說、前千禧年末日論和視天主教為異端。「知信行」目前已經關閉,「周Sir網站」半荒廢,參曾經活躍於這個版的 Puritan / Keyperson,在 voy.com 有他的一個自言自語的所謂討論區[31]。

當年還沒有 Discuz!等比較先進的軟件,因此網主除了刪貼外,根本不可以使用禁言、鎖戶口、封鎖IP網址等手段。Discuz!等比較先進的軟件往往同時給版主太大權力去破壞侵犯言論自由。我希望日後這些軟件可以給版友一個機制去推翻版主就好了。

和基要派的辯論,就和所有人在網上遇見的一樣,起初這些基要派信徒態度都尚算有禮貌,客氣,包括當你不斷的把他們論點一一推翻駁倒,他們就老羞成怒。

我當時去在那三個網站把基要派指天主教為異端的論據都駁倒後,他們就非常憤怒,開始出下三濫手段打擊異見:
  • 洗版

  • 使用分身營造他們好像人多勢眾

  • 人身攻擊,威脅我要揭露我身份告訴我教會(他們都以為教會都會控制信徒言行的)

  • 重複已經被反駁的論點


我當時也不是很親天主教的,但那些基要派骯髒的手段令我非常憤怒,我同情天主教徒,就去站在他們同一陣線去對抗基要派。其中一個屬於浸信會的網友曾經勸我,不要那麼拼命為天主教辯護,認為對我沒有好處。我聽見非常詫異,因為他根本就好像覺得基要派使用骯髒的手段不是什麼一回事,反而覺得他們因為是為了反對異端所以「情有可原」。後來我才發現,這是基督教從領袖到信徒都會做的行為[32]。

我可不接納他這套邏輯,因為明明是明顯基要派他們的論點錯,事實也錯,何以要根據所謂既定立場而決定那方該幫忙的呢?

這個網友的說話令我開始質疑基督教裡面憑立場去決定手段對錯的邏輯。

在這個過程裡面,我大量研究天主教教義、書本,也研究不同宗派,例如信義宗、聖公會、加爾文派、亞民念派、浸信派、靈恩派等。我深為基督教裡面的多樣性所困惑,現在我知道原因,因為基督教聖經本來是人的文件,也是任由人解釋的書,不出這麼多宗派才怪。

當然,福音派和基要派的那些基本信仰,例如唯獨聖經、唯獨信心[33]、救恩論、末日論都不是他們所聲稱那樣符合聖經。基要派信徒更加是出名的大話派,專門捏造謊言攻擊天主教、進化論、佛教、哲學等等。

和基要派辯論和網上打筆戰的三年多經歷,令我徹底背棄了基要派信仰,當時我改稱自己為所謂溫和或中間派的浸信派信徒。

當年,我主要在福音證主協會網站「知信行」www.ccfellow.org 活動。幾個基要派信徒是利用這些網站作為攻擊他們眼中信仰不純正、自由派、背道的人或者團體。

這些人有幾個,一個自稱 keyperson,但使用另外一個分身出現,叫 puritan,另外一位叫 ckachow,他是著名基督教基要網站「基要書室」主持,據說和基要派人物吳主光有親戚關係,是喜樂福音堂的。

有一次,ckachow 出文攻擊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黃慧貞博士和宗教文化研究社。他們一向對崇基學院不懷好意,這次卻對黃博士和宗教文化研究社的文章斷章取義,而且還冒充崇基學院的電子郵件信箱。

我馬上通知了崇基學院的關瑞文博士,果然很快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方面就在「知信行」出文譴責這種行為和譴責網站負責人。知信行方面很快就道歉,但這些基要派分子只是收斂一下,就故態復萌、變本加厲。我從這事件清楚看到這些人的刻毒、無恥和無賴行為。我把事件向各大基督教討論區和新聞組公開,引來對他們行為不恥的網友對他們譴責,爭論變得白熱化,最後逼得福音證主協會要把討論區關閉。

我在另外一個叫「周SIR網站」www.allenchow.com 也遇到相同的基要派分子,也和他們激烈的辯論、爭論,嚇走很多網友,最後網站也被逼關閉[34]。

我就如此和基要派分子的辯論從一個網站不斷轉移,每個反天主教基要派分子所到的網站我都去和他們辯論,戰火不斷從一個網站燒去不同網站。其中一個還貼文章攻擊葛培理博士[35],甚至有人詛咒我。那些運作網站的基督教機構終於發現,他們一向以為他們可以依賴的真理,出到真正的世界是如此不受歡迎、引起如此多辯論。他們終於害怕信徒在這些環境得不到所謂造就,怕信徒「跌倒」,他們根本無法像在教會的環境下把討論控制,終於一個又一個的基督教機構運作的討論區關閉。到2004年,只有兩、三個基督教機構運作的討論區仍然存在,但已經沒有多少人去了。

到2008年,基督教機構或者信徒自己開的討論區都不再開放給公眾網友登記,他們只給圍內基要派信徒或者友好進入,大家分享他們自己的東西,拒絕在對外開放。

人流多的基督教網站卻是由普通商業網站營運,版主工作由基督徒和非信徒分擔。

現在回想,基要派、福音派的所謂重生得救,根本不是他們宣傳的那回事。他們說得救可以獲得平安、喜樂,但其實代價是要一個人永遠好似小孩那樣無知、幼稚,甚至要他們變得反智、反理性。

基督教,特別近年香港的基督教,已經變得罐頭化、快餐化。他們只是把一套信仰要點給人,然後那個人只需要懂得重複這些要點,就是所謂得救,在一個人弄懂人生是什麼問題、他/她自己是什麼問題前,就提供所謂標準答案,要人根本就不去從內心思考問題。教會不關心那些人問題是什麼,教會只關注如何令更多人返教會,坐滿禮堂。

基督教信仰根本不需要人自己自我尋索、自我思考,基督教給一套所謂真理,告訴人只需要根從這些東西(其實是教條)、鸚鵡學舌一樣講他們的術語、語言,隨他們大圍的做法。

你人生該如何,在基督教其實根本不需要太多思考,路已經替你選好,答案就在聖經中,禱告裡面,就好似你去培訓一樣,早就提供了教材[36]。

教會知道科學新發現是對信仰的挑戰,於是就製造了一堆所謂護教材料。這些都是順著基督教不科學、非理性的所謂思路而編寫的偽科學材料,而其中,中信和海外校園都是愛宣揚這些偽科學材料,讓信徒以為用這些東西就可以反駁進化論等。

平安福音堂、香港神的教會,都是這些極端基要派代表。不少浸信派教會路線也非常基要,好像我最後返的那家,牧師是說他絕對的相信地球是六日創造的,即所謂 Young Earth Creationist。這些材料只要 Google下,都容易找到。這些教會、機構,把一切對基督教不利的事實都過濾、或者選擇性地扭曲來符合他們的信仰框架。

而且,在教會裡面,信徒是被教導在他們人生際遇裡面看到所謂神那個帶領的手,或者weaving hands。可是,人生際遇是非常不定、無常,是充滿隨機發生的事情,事實上要人在無常的事件去尋找所謂一個帶領,是等同要他們在浩瀚如沙海的沙漠尋找一顆特別的沙粒,是近乎渺茫,不可能的事情。

因為這個帶領的手根本不存在。於是,信徒要在任何的挫折、失敗去猜想所謂上帝給他們的屬靈功課、上帝給他們的信息,於是你就看見信徒不斷的美化他們的痛苦、感謝上帝給他們試煉等等,或者他們只想到來生復活、天堂,拒絕去活在當下面對問題,或者變態地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神開福音門的安排﹗

而無論發生的事情是多麼不合理、不公義,基督徒的反應必須是說那是出自他們口裡面全知、全能、全善的神,我們是要猜想神那個奧秘的計劃是什麼,總之神就是為人而做的。要是你說你不明白、質疑,就得面對教會裡面充滿論斷、批判的眼光,被認定是信心不足、信仰有問題等等。要是最初所以為獲得的帶領和結果不同,人可能責備自己為信心不足、不夠貼近神等等,想想這種要人不聽、不理會自己感受,只為滿足教義、教條框架的做法,是如何折磨人心、扭曲人性﹗

我最初也拒絕去承認這種想法的幼稚、自欺和扭曲。於是我要壓抑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甚至要心口不一去符合基督教圈子的游戲,我大部分關愛我的都是信徒,故此我不願意因為我內心對這些信條的不同意而損害這些關係,在網上我可以毫無顧忌的和其他信徒爭辯,可是如果面對的是自己教會的朋友,我就不可以了。

在網上,我用了4年時間去追擊那些反天主教的基要派信徒,我用 Google 搜尋一切反天主教的字眼,然後就去他們活動的網站跟他們打對台。

我提及一個叫keyperson, 又名“Puritan” , “John Knox”, MandM, 的基要派信徒。他總希望一些基督教論壇站穩陣腳後宣揚他的反天主教材料,在「知信行」年代他反天主教的聲音最大,自命信仰純正、非常相信自己是對的。他有一個網站專門放他的反天主教材料。

最初和他討論,他看來是頗斯文,甚至充滿愛心,但當他一個又一個反天主教的觀點被擊破的時候,他就開始失控。

在「知信行」年代剛好發生天主教神父侵犯兒童事件,為了要人不注意他反天主教論點的謬誤,他開始不斷貼有關醜聞的新聞。

我看準了他相信基督教是不會有這種醜聞的弱點,就在網上收集不同基督教牧師性醜聞,一次過貼了40篇給他看。這些基督教有的性醜聞果然對他造成非常大的打擊,結果他沉寂了一段日子。

第二次我在一個台灣網站遇到了他,辯論有關聖經正典形成的過程,結果我的材料令他無話可說。

我繼續貼出基要派信徒改信天主教的見證、有用不同聖經部分證明所謂唯獨聖經、唯獨信心都缺乏聖經根據。當時我曾經認真考慮改信天主教,因為我給天主教的崇拜所吸引[37]。

經歷與基要派信徒論戰後的反思



和基要派信徒網上論戰的日子,我從觀察他們的言行開始明白了他們的心態和思路,也親眼看到基要派心態如何可以敗壞一個人的人格。我看到福音派和基要派,在信仰核心週邊的事情,可以看來很尊重學術、邏輯、討論,不過,如果涉及他們奉為正統的信條,他們就必定放棄學術誠信、變得反智,目的就是保護他們的信仰。

最初他們是很溫和與有禮,好似從前拿聖經上門傳福音那些人一樣,滿面笑容。他們給人看到是正直、正派的一面。不過,要是你把他們奉為至高的信條一個個打倒、反駁得體無完膚,他們內心既知道自己錯,卻又不願意放棄他們投資了大量時間、感情的信仰,他們就會進入一個意識形態的惡性循環:

a) 我是上帝揀選而且得救的

b) 因為上帝揀選我,我是可以從上帝得到真理

c) 因為以上兩點,我不會錯

d) 他們是不信、背道、異端,絕對沒有真理

e) 所以就是不信、背道、異端提出了充分事實、證據、論證、誠實的討論,他們仍然都錯,因為他們沒有神

f) 因為我有神,我信神,就是我說謊、提出謬論、不誠實討論,只要是維護神的真理,我仍然是得救

g) 只要我維護真理,就證明我是神揀選的

類似的思路給基要派信徒或者福音派信徒強烈動機去不擇手段、用越來越陰險狡詐的手法,自己毀去個人的人格誠信、學術誠信,避免自己認錯要自尊受損害。

於是他們人格崩潰虧損,不能夠像聖經教導去愛仇敵、去溫和對待對手了。

他們的行為模式幾乎次次一樣,貼虛假的事實(例如反天主教的大部分都不正確),然後抹黑人,或者用其他方法打擊對手。如果在討論區,就註冊多個戶口變成分身、製造好似很多人支持他們一樣。如果他們是有權限刪文、鎖戶口,他們一定會毫不猶疑使用,和專制政權打擊異見一樣,然後就講出他們版本的所謂事件真相。

張國棟在新書《論盡明光社》,羅列了香港一個基督教組織用類似的方法,打壓教內異見,把他們稱為偽信徒[38]。

基督教宣揚仁慈、愛、和平、公義,卻每每落在腐敗之中,為什麼?因為他們宣稱存在的神根本不存在,當他們選擇基督教而不選擇真理,腐敗是意料之中。

有一次,我遇到 Puritan / Keyperson,在台灣網站不知他如何取得版主權限。我當然就難逃刪除戶口的命運。他除了刪除我的帖子,還把辯論的經過歪曲,完全顛倒事實,把他說成是勝利者,我是他包容的敵人一樣。Puritan 在裡面遇到的順利過程,他相信自己所以有比我大的權限,是因為神的保守祝福,令他有能力可以做神的工作,令網站回復正常,他眼裡面離經叛道的文字都不見了,只有純正信仰的東西和造就,於是他就感到所謂平安,縱然他手段卑劣不正,但因為結果符合了他的意識形態,他不感到自己手段有任何錯的地方,反而更加相信神祝福他做到一切,包括他卑鄙的手段。不過,原來的版主回來,把討論區關閉,Puritan 的夢想就破滅了。我肯定 Puritan 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虛擬世界外,明光社也同樣操控了在教會信息的流通。有關同性戀成因、是否可以改變性傾向,都宣揚不符合事實的東西。但因為他們已經有如香港華人教會的正統,任何人對他們的做法、見解表示異議,都被質疑他們信仰的純正性和對神的忠誠﹗張國棟等一些希望理性處理同性戀問題的信徒,都是他們的眼中釘[39]。

這就是基督教的黑暗面,面對異見,如果他們是有權力或者力量去打擊異見,他們會毫不猶疑去打擊異見。所謂愛仇敵是當他們打擊你之後才看見的。

與基要派論戰後,我變成了溫和、中間路線的福音派,我也不再相信那些傳統的護教材料,例如達爾文信耶穌、多數科學家是信徒之類。我有時候甚至在討論區也帶頭踢爆信徒這些謊言,令那些信徒非常尷尬。同樣,當基要派攻擊天主教,我跳出去維護天主教,把那些基要派的言論反駁的體無完膚,終於給人封為「大淫婦」。

有些信徒出於善意勸告我,說,比起永生和天堂,那些什麼科學事實等,都微不足道,我為何要出力維護這些事實、難道永生不夠?

我看那些所謂善意勸告,其實是一種糖衣毒藥:他們認為為了所謂永生,謊言、卑劣手段都可以容忍。我無法接受這種觀點,也因此與教會和其他信徒越走越遠。

可惜,這正是很對信徒的心態,永生重於一切,就算是說謊也不打緊。

△ 返回目錄



同性戀者權利的爭議[40]




在網上與基要主義者激烈論戰的日子,也因為同性戀者問題引發另外一輪的罵戰。

基要主義者對同性戀者的敵意和憎恨令我非常震驚。在其中一個論壇,就是影音使團的 iShare,一名同性戀者信徒分享他的生活,福音派和基要派信徒對他非常不滿,極力阻止他發言。我是一個很堅持言論自由的人,對他們阻止那位同性戀者信徒發言的做法極力反對,令很多原本和我友好的福音派信徒很憤怒,結果 iShare 在那次的大罵戰裡面引發了版主一次清版,此後該版掙扎一些日子後一厥不振。我和那位受到針對的同性戀者信徒成為朋友。

二○○五年,香港政府就性傾向歧視推出條例草案(“SODO”, “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 ,《性傾向歧視條例》),在基督教內引發新一輪的論戰。

帶頭的明光社、維護家庭聯盟、性文化學會(其實來來去去這些組織的核心人物都是同一夥人,下稱「明光社陣營」)從美國的右派基督教引入了他們的立場、觀點、信息,在報紙刊登大幅廣告,用大量非科學、不確實的資料攻擊同性戀,也扭曲了歐美發生的同性戀爭取權利個案[41],我當然在《時代論壇》上面發表已經,也和很多基要派、福音派信徒爭論。我在時代論壇發表的文章,都給同性戀權益組織引用,因為我再次打中了「明光社陣營」要害:缺乏實質證據、扭曲或隱瞞事實等。

那年,我認識了一位對不認同「明光社陣營」手法的牧師。他屬於那種 seeker-sensitive,反對採取敵我矛盾事手段的牧師。他希望教會放下針對性、抹黑性的手法對待同性戀者,於是在《明報》和《時代論壇》發表文章,表達對「明光社陣營」手法的牧師的異議。很不幸,原來「明光社陣營」中來自教會的代表,和這位牧師是同一宗派。這位牧師的批評大概被那些「明光社陣營」中的人認為令宗派尷尬,最後他被自己的教會逼令離開。整件事情,涉及的教會和宗派都黑箱作業、企圖瞞天過海,但當那封飭令離職信被公開,顯示當時那教會根本是在撒謊,宗派總會和合謀撒謊。整個福音派對這個教會公然撒謊的行為採取沉默的態度,沒有指責、沒有討論,一切希望不了了之[42]。

在當時論戰過程中,我審視了不少有關同性戀的資料,我開始相信,同性戀頂多是一種生理的狀態,並非道德上本然的錯誤。後來我更加發現,原來同性戀和精神病,在教會操縱的黑暗時代,是被當是鬼附的結果,後來才一併歸納為精神病,當中是沒有任何實質的科學研究結果支持的,因此,七、八十年代,全球各地的心理學、精神科學會都把同性戀從精神病、心理病的名單剔除。

這些不同的事件改變了我對聖經的看法,我不再認同「聖經無誤」,也否認同性戀是罪,也拒絕用所謂單純信心接受聖經和基督教的教導。

放棄其他基督教的東西,例如神跡、創造論、復活,對我來說只是遲早的問題。

我也和福音派一刀兩斷,變成了自由派基督教信徒[43]。

△ 返回目錄



基督教如何轉移視線 (Red herring)



我初信基督教,接受栽培的時候,是有一本冊子給初信者。裡面每章都講一個基督教題目,例如人的墮落、救恩等。每章精心設計所謂討論題目,然後就提供了基督教的標準答案,附加聖經一段或多段的句子作為支持。

這些初信栽培材料,其實是給宗教門外漢與缺乏批判思維的人一個看來整齊有序、條理分明的信仰系統,讓讀的人以為自己真的找對了(初信的人,那時候仍然比較興奮、對信息接收很開放,同時你會發現,福音派、基要派傳教對象都是少年人,甚至有些打算連小學生也向他們傳,目的是看中了他們不會批判的特性,容易推銷他們的信仰)

我自己學習了批判思維、邏輯思維,慢慢發現這些預先包裝的信仰往往充滿「乞求問題」、「循環論證」、「隱藏假設」等謬誤。

要是我們倒過來不去採用那些初信信徒材料、不去灌輸那些信仰道理,而是要人直接從聖經裡面找到那些所謂基督教真理,結果就肯定不一樣,因為聖經的矛盾足以令那些基督教說是真理的東西一一推翻。

因此,基督教福音派、基要派要確保生產信徒是按照他們的規格出來,一定會使用灌輸的手法。信徒被提供了事先消毒了的材料,也從來沒有機會對比聖經矛盾、錯誤的地方,因此除非好像我在網上接觸大量資料、和非信徒接觸,令我不得不面對,否則我必定繼續蒙在鼓裡。

早期我面對非信徒挑戰,我理所當然採用基督教的護教材料去解釋聖經表面矛盾的部分,但當我開始懂得邏輯辯証思維,我發現那些所謂護教,都是「學術玩弄」、「舞文弄墨」、「轉移視線」(英文叫 verse manoeuvrings)。

這就好像有人告訴你,有個美麗聰明的公主,懂得超過40種語言,智商200,能演奏所有樂器,長生不死,永遠不老。正常的人一定問,她住那裡,我想親自見見她,欣賞她美妙的才能。但那些跟隨她的人只是不斷給我看所謂她的作品、她做的東西、帶我去看她住的堡壘、王宮、別院,要我欣賞裡面的收藏品,不斷兜圈子,卻怎樣也不給我去見她本人。

同樣,基督教接近二千多年的歷史,基督教那些看來博大精深的教義、基督教的文化、基督教藝術,都只是帶人兜圈子,甚至有些人創作古怪的靈修書籍,例如倪柝聲那些根本語焉不詳、不著邊際的空話,令人以為基督教很高深莫測,其實仍然是避開最關鍵的問題:這神存在嗎?[44]

就算是比較著重學術探索的神學院,也不敢逾越地去探討這個關鍵問題。如果你去探討,回答的人不會正面回答你,而是索問你所謂的屬靈狀況、審問你的信仰立場等等,都是轉移視線。

這就是我最終變成自由派信徒的原因。

△ 返回目錄



自由派信徒的年代



我參加了一個小小的自由派信徒小組,大概一個月見一次[45]。發起者有見香港基督教太基要派、太福音派,部分像他和我的信徒,無非在那些教會聚會,希望給這些信徒另外的選擇可以參加宗教活動,而不受排擠。他希望好像美國的Unitarian Universalist,包容不同信仰的人。

我的小組認為聖經是人的作品,裡面有的是對人有益的教導,有些是錯誤的。那些錯誤是出於作者對科學、人文知識的缺乏認識。例如,大洪水其實不是原本「創世記」有的,這故事是在公曆前六百年左右才被加入「創世記」裡面。

福音派和基要派用的是學術扭曲、自欺手法去面對聖經的矛盾錯誤,這裡我們根本可以自由的批判聖經,我們相信信仰不是一些信條,而是我們如何對待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這個關懷能夠隨時代需要,為人類幸福而調節,不需要是死後復活、救恩,而多是關注今日、現在人類面對的問題,例如貧窮、不公義等。

我們對事情沒有任何標準答案,我們相信用簡單的原則,討論裡面尋求一些結論和看法。福音派和基要派根本不容許這種做法。我們相信人可以經驗靈性、聖化,而不需要基督復活、基督活著,這些僅是宗教符號。

我們相信聖經所載部分的道德教導並非全部合理,例如不許女子講道。很多都是出自過去社會對某些人的壓迫或者誤解,例如把精神病者說是鬼附。教會操控了這些千多年,令認真的研究,例如精神病、同性戀都無法客觀進行,因為教會早已經把它們定性了,拒絕了任何科學發現的新證據。

自由派基督教認為聖經有神話色彩,但有好的地方。神話部分是一些符號,它們轉化成為宗教的儀式。宗教儀式對人心理可以產生很激蕩的效果,因為它們盛載很戲劇化和感人的情節。

正統基督教信徒認為,屬靈經驗是神秘而不可當成純是道德原則,但當我了解更多,我發現這些經驗其實是一種人類對美的感應,好像我們看見美麗的大自然、美麗的藝術、美好的詩詞、偉大的樂曲,都引發了和宗教情感相似的經驗,這些都不需要神的存在可以引發的。宗教只是加上了一個事件發生的元素,有如 drama,有如電影。很多人可以因為一部電影或小說改變了他整個人。歸根結底,基督教,是人類想像下建構的成品。

我曾經認為,我既然做了23年信徒,這已經是我的身份,我不需要一下子放棄,只需要不再當基督教裡面那些不合乎科學的為神話便可,甚至做一個所謂 social Christian,即返教會只為見朋友,喜歡那些聚會就去那些,不需要同意教會教導的一切。甚至我也考慮成為無神基督教信徒(真的,有部分人把基督信仰的神那個部分去掉,只留下耶穌的道德教訓)

後來我發現所謂無神基督教根本是一種逃避,宗教本身就是一種對靈性、人生處理的雛形方法,它靠神秘、不理性的教導引發人跟隨,人以為自己掌握一個穩定、肯定、恆久不變的幫助自己,其實只是虛無。

△ 返回目錄



科學:最終令我從信仰枷鎖釋放的鑰匙



我除了看邏輯批判思維的書,也回到我的最愛--普及科學。我在中國公幹期間常去內地大間的書城跑,買很多科普書籍,因為實在太便宜了﹗

這些科普書籍令我再次對放下已久的科學產生興趣,也最後令我把基督教最基礎的信條放棄,完成了我離開基督教、開始我無神論人生。

△ 返回目錄



與方舟發現者的罵戰



二○○五年影音使團公佈他們在土耳其亞拉臘山發現方舟遺骸,表示要籌巨大款項,是數以千萬,去進行方舟發掘、研究[46]。

當我研究他們的聲稱,很快發現裡面根本沒有任何具體證據。我很憤怒,他們簡直當信徒是羊牯,只是拍攝幾個洞口的鏡頭、說拋石頭入去有空洞回音,發現一些所謂有洞的石頭以為就是錨石(那些其實是當地基督徒建立的神壇,shrines)。他們一點具體證據都沒有拿出就要信徒出錢,拍電影要信徒包場。

我和其他對此事情不滿意的信徒在《時代論壇》有發表意見表示異議,開始了和基要派、福音派另外一次論戰。

影音使團網頁載的發現方舟材料,裡面的都是抄其他地方的材料,全部都偽造和錯誤,連臭名遠播的Ron Wyatt 的材料都用(他聲稱發現出埃及記裡面法老沉在海底的戰車)。我發出公開信指出了他們網頁的錯誤,他們不得不把有關材料抽起,不過也是靜靜的做。我還逼得他們另外為此而開的討論區關閉[47]。

有關討論區的版主因此很憤怒,向討論區會員發電子郵件攻擊我作為報復[48]。

我和其他反對影音使團這種浮誇做法的信徒最終引發基督教其他聲音,令影音使團不敢玩這種狼來了的籌款。

事件裡面,很多牧者都出來支持影音使團,還相信他們發現方舟。我很出奇,這些牧師是用什麼思維,今日如果大家問他們為何當日出來宣揚影音使團確實發現方舟,今日方舟卻無影無蹤 ,他們會如何答呢?

△ 返回目錄



人類,以至宇宙來源的再思



辯論方舟時候我接觸了很多有關大洪水、地球年齡的資料,我開始注意到地球年齡,所謂 old Earth的問題,正是直接打擊聖經可信性的關鍵。方舟、大洪水根本不可能發生,聖經所載方舟的描述,尤其是它體積,根本不能夠在水航行、浮起,地球也不可能發生這次滅絕所有生物的水災。我於是問,地球來源、宇宙來源的問題,我想,如果連創世記都錯,耶穌的降生、復活等,豈不也更加可疑?

我繼續的研究證實了我的看法,聖經在歷史、科學不但不是無誤,而且有很多錯誤,根本不符合科學事實。創世記只是很多民族對天地出現的集合。

信徒在教會學習有關聖經的東西,都是舊而漠視新發現的材料。在考古、進化、生物、宇宙學、天文、物理等發現,對聖經古卷的研究,都顯示聖經,例如摩西五經,是一部經歷千多二千年演化的集合作品,摩西五經完成的年日是在摩西傳統死亡的那年後近一千年才定稿,其他作品也是不同人根據一些人物故事加以潤飾、誇大而創作,很多事情根本未必有發生,例如以色列人離開埃及、或者他們在迦南地的戰事,都是誇大其詞的故事。

這些誇大其詞的作品,目的當然是顯示他們所信的神是多麼厲害。

創世記的創造次序也不符合科學事實:植物在太陽出現前就有,那麼沒有陽光,植物沒有光合作用如何存活?大洪水,450英尺方舟,單用木材建造,也不可能![49]

此外,有關智慧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s 和進化論Evolution的爭論,也讓我接觸很多這些論點,如果生命起源、宇宙起源純屬自然律、自然力量推動而非一個神的有意識舉動,那麼,一切基督教的東西,例如處女生子、基督復活、末日、神跡都不需要理會,因為基礎的神都已經被證明不存在。

只要看聖經記載耶穌降生的日期,其明顯的矛盾已經令有關記載完全不可信。就算耶穌是一個歷史人物,他肯定不是神。福音書記載的明顯出入顯示,這些耶穌降生的描述是後來的創作,用來令耶穌變得神化,只是他們沒有想過千多年後會給人拆穿[50]。

其他,例如大希律屠殺孩子、耶穌復活的矛盾記載等,都是明顯的錯誤,根本如果是根據真實發生的事情,這種錯誤是絕對不會出現。出現這種錯誤是因為兩個作者是分部根不同的所謂信徒的道聽途說來描寫!

再說進化論,其實過往那些護教標準材料,即那些反對進化論的東西,我也發現是錯誤和不合理的,只要參考方舟子和其他有關的討論,就知道基督教如何對達爾文的作品和其他進化論作品斷章取義。

只要去 infidels.orgricharddawkins.netwww.xys.org [51]就不難發現,基督教那些反駁進化論文章全部是垃圾。

生物是進化而來,已經是科學界公認的科學事實,背後的理論,進化論只是細節上仍然需要找進一步的發現來確定,因此進化的理論,進化論是會隨新的發現修改的,但那些發現仍然是證明生物是進化而來到證據。

有一部是科學家方是民,筆名方舟子的書,裡面羅列了不同反駁基督教所謂創造論的文章,此外我也推薦 Richard Dawkins 的書本,例如 The God Delusion [52]。

△ 返回目錄



不再回頭



二○○七年,我仍然參加基督教聚會和活動,我參加了葛福臨佈道大會詩班。

我當時仍然不甘心放棄基督教,在測試我信仰的極限點,當大會越來越接近,我也看更多更多有關科學的材料。我最後要問題一個問題,我們生存的宇宙,是否從無到有、由一個智慧者創造呢?[53]

結果思索下我已經發現一些謬誤:

(一)我們假設了宇宙,裡面的時間物質能量,是從無而來,即曾經有一個「無」的時候

(二)既然有「無」的時候﹐就需要被造!

又是 begging the question。為何不問:我們的宇宙起初是怎樣,而非一開始就假定一切是「沒有」呢?

由此可見,基督徒是習慣了先有答案才反問的思維。

我閱讀有關現代宇宙學、物理的文章,發現原來宇宙從來不是一個真正的真空,也發現物質是能夠從所謂無產生--虛擬粒子可以從能量自行產生[54]。

而且,如果宇宙是物質、時間等是從來都存在,根本就不需要創造,神也不存在。物理學家量度宇宙的能量,發現裡面是一個常數。再加上我研讀 Richard Dawkins 介紹的東西,我已經非常肯定,神根本不可能存在。

到了這個地步,我知道我已經是無神論者,我不可以欺騙自己,我沒有出席葛福臨的大會。

最後我在二○○八年二月公開離教,三月向朋友透露我不再是基督徒的消息,七月再向其他朋友透露。

我回頭想,為何我可以留在基督教這麼久?因為,人希望有安全、恆定的環境,也希望有一群穩定的朋友,多年在基督教我已經有一群朋友,所以就算後來我技術上已經不是正統信徒,我也不願意離開。

離開的初期是有擔憂、焦慮,但慢慢我發現我以後不需要維護一個本然矛盾的信仰系統,我卻感到無比的釋放。

我的靈性道路沒有停止,但基督教不是答案。我繼續用開放態度,用事實、邏輯審視,而不掉進今日宗教徒的陷阱,就是以為自己找到答案。

成長,得到心靈滿足,就是不要懼怕去未知的領域探索,就算探索要令自己放棄過去的信念,只要那是令自己得到幸福快樂、釋放和自由的,那是值得的。

△ 返回目錄



適應



宣佈離教後的適應,我開始體會一些信仰、信條如何可以扭曲思維。

基督教信仰的應許,例如死後的復活、復活後世界沒有苦難,都令我們渴望、並且竭力保護這個信仰,因為這個結果是我們希望要的。我們看我們希望看見的,我們希望解決世上面對的苦,或者逃避他們,基督教是這種逃避的場所。

我們害怕變動、不穩定,也不願意相信大自然是那麼機械化、無情的,因此就把人的感情投射去大自然,最終就給自己製造了神。但更加吸引不代表它是真實的。

福音派、基要派最喜歡把世界發生一切事都說成出自神的作為,例如二○○四年南亞大海嘯,他們說是神懲罰信奉異教的印尼、印度、泰國等,卻不知道原來很多廟宇都沒有損毀。

福音派、基要派也會用傳福音去合理化他們不當的行為,因此,那些充滿錯誤虛構信息的福音材料他們到現在仍然厚顏無恥的繼續用,縱然已經一次一次給人指出裡面的謬誤。

這些行為,不是直接證明神不存在的證據,卻是引發我思考基督教信仰真偽的導火線。

△ 返回目錄



結語



我的故事肯定傷了很多我的基督徒朋友的心,令他們震驚。可以的話,我當然希望繼續維持友誼,不過我也知道很多會把我當是陌路人。個別的也許會企圖把我挽回,不過我相信他們是白費心機。

幸運是,我仍然認識其他不同朋友,離開基督教給我的自由、釋放、快樂是難以形容的。

△ 返回目錄



附錄



基督徒部分為了保護信仰而踐踏學術、公然說謊的行為和有關網站。

要學懂什麼叫厚顏無恥不難,看看以下這些基督教宣揚他們信仰可以採取的卑鄙手段:

Sir David Attenborough 是BBC 一系列自然科學節目的老牌主持人,曾經在電視分享說他不時收到「創造論者」信件辱罵他宣揚反基督教的科學。一家基督教福音派管理的荷蘭廣播電臺還明目張膽地把他的一個節目私自剪接,刪剪了所有與進化和進化論有關的鏡頭和Sir David 提及進化論的對白,甚至在部份對白用人配音改掉原來的說話(例如:Sir David’s 原來對白為 “We will look at the lives of our closest relatives,” 被改成“we will look at the monkeys.”﹐另外一處,原來對白是70 million years ago, something happens,” 變成“a very long time ago something happens”.)http://www.telegraph.co.uk/earth/main.jhtml?view=DETAILS&grid=&xml=/earth/2007/10/02/scihist102.xml

「拆字神學」,不但在海外華人教會蔓延,有人居然把這些東西翻譯為英文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88.asp,連同外國人一起強姦中華文化,真希望漢字學者群起表態,阻止這種學說流行。

其實要舉例,實在可以講很多,例如中信、海外校園、平安福音堂刊物《真理報》、明光社陣營的網站、影音使團網站等等,都載有很多謬誤、偽造的信心,可惜到現在,我未看見任何基督教教會有勇氣公開、指名道姓地譴責這些踐踏學術、公然說謊的行為。

他們所以縱容,部分是選擇不去了解,也有部分是因為所謂議題蓋過尋求真相的態度。他們的議題就是對抗反基督教勢力、要更多人得救,任何稍微動搖他們「威望」、「名譽」的東西,就是那些都是事實,他們會選擇不理會、不回應,然後有抱怨受到迫害、抹黑。部分信徒甚至覺得,面對事實而選擇不理會,是一種信心的表現。


△ 返回目錄






  1. 著名高僧一行著作《生生基督世世佛》,把兩個宗教作了對觀比較,內容頗有趣味。[返回]

  2. Cosmos 到今天仍然是科普界最有影響力的電視節目,打開了觀眾對宇宙的眼界。今日,最新的 string theory進一步嘗試解釋宇宙,我們的宇宙是屬於「十維空間」,10 dimentions。[返回]

  3. 英文叫“Life on Earth”,主持人Sir David Attenborough 是BBC 一系列自然科學節目的老牌主持人,主持這些紀錄片達50年,到2008年才退休。他曾經在電視分享說他不時收到「創造論者」信件辱罵他宣揚反基督教的科學。2007年一家基督教福音派管理的荷蘭廣播電臺明目張膽地把他的一個節目”Life of mammals”私自剪接,刪剪了所有與進化和進化論有關的鏡頭和Sir David 提及進化論的對白﹐甚至在部分對白改掉原來的說話(例如: Sir David’s 原來對白為 “We will look at the lives of our closest relatives,” 被改成“we will look at the monkeys.” 另外一處,原來對白是70 million years ago, something happens,” 變成“a very long time ago something happens”. ) http://www.telegraph.co.uk/earth/main.jhtml?view=DETAILS&grid=&xml=/earth/2007/10/02/scihist102.xml
  4. 這種所謂「拆字神學」,不但在海外華人教會蔓延﹐有人居然把這些東西翻譯為英文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88.asp,連同外國人一起強姦中華文化,真希望漢字學者群起表態﹐阻止這種學說流行。[返回]

  5. 「行貨」答案,是因為基督教培養信徒的方法,一開始就是提供了單一答案,不理會問題。基督教作家許立中在〈福音的被顛覆〉,《時代論壇》2007年10月28日指出「……所有的問題都只有一個答案,這個答案當然就是主耶穌。反正就是信者得救……可是要跟眼前的問題連上有意義的關係,中間恐怕至少還有七、八層中介的「失環」(missing links)。而基督徒對信仰的態度,卻往往予人煮鶴焚琴的感覺……這樣怎不叫對生命稍有期望和要求的人望而卻步?」。當然,「失環」我後來發現根本就無法接駁,基督教的答案是硬生生搬出沒有根的教條,關注的是保護信仰,而不是對人的安慰。[返回]

  6. 該書曾經獲得基督教的「湯清文藝獎」。而龔立人所講的事情,是他在時代論壇第六九九期,二OO一年一月廿一日他專欄「日光之下」一篇《凡事謝恩》提及。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10436&Pid=2&Version=699&Cid=77&Charset=big5_hksc(文章需要有訂閱網上版訂戶才可以看到)[返回]

  7. 基督徒喜歡向病危、家庭發生巨變的人或者家屬傳福音﹐多少也是肯定這些人不會反駁他們,容易接納他們的關心。[返回]

  8. 基要主義,指 Fundamentalism,又可以翻譯為原教旨主義,屬於最保守封閉的基督教系統。基要派,Fundamentalist,就是信守基督教基要信仰的信徒。基要派不是全部是基要主義分子,但基要主義一定是基要派。[返回]

  9. 下文會提及一本書《論盡明光社》有詳細分析。[返回]

  10. 自由派基督教,對部分信徒來說是異端,詳細見下面我談在自由派基督徒團契的聚會。[返回]

  11. 似乎是香港基督教術語,指的是去信耶穌。基督教福音派術語都不少,有時候令教外人一頭霧水。[返回]

  12. 基督教的靈恩派,最喜歡強調聖靈,也特別把感情流露。他們都認為這是聖靈工作的其中一個表現。[返回]

  13. 浸信會嚴格來說不是宗派,是屬於多個教會自發地認同一套浸信會信仰的鬆散群體,教會間彼此不從屬,聯會也無權干預會員堂事務。我聚會過的教會包括旺角浸信會和恩典浸信會。[返回]

  14. 現在我手頭的基督教神學書籍、參考書,可以裝四、五箱,我對基督教歷史、神學認識肯定比很多牧會的牧師更加深入。[返回]

  15. 聖經故事講,一個人本來家有一隻鬼,趕走鬼後,鬼回來發現那人的家其他房間都空的,再帶了九個鬼來。[返回]

  16. 大學研經基督徒團契、Church of Christ都是所謂操控性教會,abusive church。[返回]

  17. 基督教術語之二,奮興會是用很激動人心的講道,要人熱心事奉。[返回]

  18. 屬靈又是基督教一個完全沒有內容的術語。大家大談屬靈,可是沒有多少人說得準屬靈是什麼,總之好似沒有那麼好就是了。有些甚至覺得祈禱的姿勢方法、衣著都有所謂屬靈的樣式,現在看來簡直覺得非常可笑。[返回]

  19. 兩個刊物比較多出現的何天澤和錢錕,都不是研究古生物學或者化石的專才,卻多次發表謬論。遺憾的是,基督教對教外人批評這些謬誤採取不聞不問的態度。只要是非信徒、支持進化論,他們耳朵自然就關起來。其中一篇叫什麼「月亮奇蹟」(http://www.ccmhk.org.hk/ChineseToday/2007/070900.htm),http://www.armbell.com/forum/viewtopic.php?t=4529&sid=693352cdfe26398be2a4775d76cb7a93&mforum=liberalhk 有人以「八月十五的奇蹟」(即屁股)來諷刺「月亮奇蹟」。純用巧合來證明神存在,是非常幼稚![返回]

  20. 「細胞小組」是八、九十年代開始引入香港教會的模式,因為教會眼見傳統的聚會、團契、fellowship人數不斷萎縮。[返回]

  21. 一系列反駁這些基督教內廣傳的謊言的文章可以在這裡找到,[基板FAQ] - 基督教文庫 http://julian_yeung.tripod.com/collection/index.html。其實坊間大量的科普書,都已經有這些資料,但基督教教會的封閉,令信徒容易受到錯誤信息的誤導。[返回]

  22. 在梁燕城博士著的《哲客俠情》初版,就有引用這個所謂科學發現。新版是否有更正本人不得而知。但可以看到基督教使用謊言傳教是普遍的,特別是福音派。到現在,很多不知就裡的信徒還以為梁燕城博士是哲學界見證基督的燈塔,其實他實際上在真正的哲學圈子已經聲名狼藉。[返回]

  23. 最新的經歷,就是2008年7月28日,去西貢浸信會神學院參加當時引起浸信派爭論的「網誌事件」、神學院教授申訴調查報告,神學院董事會成員在臺上的表現,完全跳不出基督教領袖群體敗壞的框框。[返回]

  24. 新聞組就是所謂 newsgroup,使用的通訊協定為 nntp,是純文字的。早期有hkstar.com, netvigator.com 等。現在比較活躍的是 3home (news://news.3home.net/3talk.christianity)[返回]

  25. 在報紙,留意教會學校的招聘廣告,偶然都看見需要應徵者是所謂重生得救基督徒。教會圈子的刊物,例如《基督教週報》、《時代論壇》的廣告都是這樣的。[返回]

  26. 加拉太書四3,9和歌羅西書二8,二10,都是基要派用來攻擊非基督教學術理論,例如哲學、社會學、心理學、邏輯分析等「金句」。他們沒有能力反駁,就說那些學說是「無用」等空洞的理由。[返回]

  27. http://www.infidels.org/library/modern/michael_moore/weak.html 詳細討論一神信仰的禱告、信仰如何危害人的心理和精神健康,原因正是基督教的價值在在與現代社會平等、人權衝突。[返回]

  28. 李天命除了他的《李天命的思考藝術》外,更多其他的書,都可以訓練自己思維。[返回]

  29. 這種想法很快就被證明是天真的。基督教內根本基本教義都不一致,不同教義的也可以因此鬧得臉紅耳赤,不歡而散。[返回]

  30. iShare 就是影音使團在2000-2002左右的網上討論區,CCFellow 是福音證主協會管理的一個討論區,兩個在2001年-2002年間因為基督教和天主教激烈爭論(網上稱為「天基大戰」),最後分別關閉。[返回]

  31. http://www.voy.com/164893/,羅馬天主教的真相。對教會歷史有認識、具思辯能力的,不難發現裡面都是謾罵、捏造和謬誤。[返回]

  32. 將出版的《論盡明光社》,詳細的描述了基督教為了維護某種立場、意識形態,是會不惜說謊的。[返回]

  33. 天主教不同意新教的唯獨信心(Sola Fide)與唯獨聖經(Sola Scriptura),天主教幾個網站,例如 www.catholic.comwww.chnetwork.org 都有文章指出新教這兩個信條的問題。更加有不少從前是基要派信徒因為發現了這些謬誤而改信天主教,當中不乏牧師、神學教授,也包括美國版「吳主光」的姐姐 Patty Patrick Bonds。我一度認真考慮信天主教,私下有不少這些材料,有興趣可以問我借。[返回]

  34. Allen 指 www.allenchow.com,是信徒運作網頁,曾經兩次改版,首次改版也是因為「天基大戰」失控而最後網站荒廢。據本人推測,網站的管理人應為周子堅,即後來和陳終道等出文章反駁梁家麟博士一書《倪柝聲的升黜榮辱》的那個信徒。大概受過先前幾次開放討論區的苦頭,後來他再設立的一個叫「基要書室」的討論區,就採用了嚴格的要求會員制度,控制人入去貼文章。當然那網站拍晒烏蠅。[返回]

  35. 就算在2007年葛培理博士兒子葛福臨來港,都繼續有人在不同網站散佈言論攻擊葛培理博士。其中平安福音堂的吳主光一段攻擊言論更加被上載到網上影片站 YouTube。[返回]

  36. 新信徒幾乎都一定使用《茁苗》或者三元福音的材料,裡面的思路都離不開這些謬誤。[返回]

  37. 到現在雖然不再信有神,不過我在網上討論區,也從來不騷擾天主教徒,甚至也幫他們打擊攻擊天主教的基要派和福音派信徒,那個討論區有我,攻擊天主教的基要派信徒和福音派信徒就等住給我蹂躪。[返回]

  38. 明光社、維護家庭聯盟和性文化學會有關人士(其實是關啟文和蔡志森)曾經口頭承諾張國棟尊重那些不支持他們的信徒,可是在一次性文化學會搞的某講座裡,有講員聲稱某些立場相異的信徒為「偽基督徒」,在場那些在明光社陣營裡有官職的講員(包括關啟文博士)沒有阻止,也沒有修正。講員正是本港某大教會的主任牧師,是明光社顧問之一。本港有影響力的牧師來來去去一隻手數晒,呼之欲出。[返回]

  39. 《論盡明光社》詳細描述了明光社陣營如何靠影響香港幾個宗派教會的大牧,令他們可以從上而下向信徒推他們的一套意識形態。此書應在2008年底出版。[返回]

  40. The debate involved some from USA with 關啟文,this site has many good articles 平情論性 http://www.homoissue.blogspot.com/ [返回]

  41. 香港的基督教報刊《時代論壇》分別在網上版刊登了我兩篇質疑明光社報紙廣告內容真實性的文章。[返回]

  42. 基督教白色恐怖疑雲收集了很多當時的文章和報導 http://hkwhite-terror.blogspot.com/,其中觀塘宣道會逼令在他們教會長大、而且一直牧養他們的主任牧師黃國堯辭職,涉及地方堂會公然說謊,總會公然包庇。[返回]

  43. 有關自由主義信仰,可以參考http://www.armbell.com/liberalhk/viewtopic.php?t=2143&mforum=liberalhk [返回]

  44. 倪柝聲的《屬靈人》,建道神學院梁家麟博士分別在兩部書《倪柝聲的升黜榮辱》和《倪柝聲的早期信仰思想》討論。前者更因為指倪生前涉及姦淫,宣道出版社、梁家麟博士、建道神學院遭遇信奉倪柝聲思想的基要派人士施壓(倪柝聲外甥陳終道﹑倪柝聲兒子倪天生﹑基要派人士周子堅等)﹐結果宣道出版社沒有出版《倪柝聲的升黜榮辱》,改由迎欣出版社出版。梁家麟博士在《倪柝聲的升黜榮辱》後記也說他收過電子郵件的騷擾和辱罵。外國由於開始有人迷上了他的著作,有關別異教派的網站也有文章警告信徒不要毫不批評就接受倪柝聲的信仰。http://www.apologeticsindex.org/n01.html [返回]

  45. 那是自由派基督徒網站和尋道會的進思基督徒團契。[返回]

  46. 當時的爭論和討論文章﹐部分收錄在 http://truth-of-the-ark.blogspot.com。[返回]

  47. 我當時不滿他們無故刪除我的帖子,那些帖子根本是正當的文章。結果我和那個 webmaster鬥耗,直到早上三時多他受不了就把討論區關閉。[返回]

  48. 此郵件我仍然有保存。裡面對我指名道姓也講出我的網名大黃傻貓GARFIELD﹐然後用空洞和無法證實的指控說是因為我而導致網站關閉。這是活脫脫濫用網站管理員職權去公報私仇。[返回]

  49. 年前本港的電視臺曾經播放英國廣播公司BBC的紀錄片,當時基督教如臨大敵。另外都有DVD出了,裡面一位古代船舶研究的專家解釋了為何用木製造450呎長的大船根本不可行的。因為船身太大,在波浪推動下,木做的船身不夠鋼鐵堅挺,船身會變形然後出現夾縫入水。如果基督教打算證明,以基督教界那麼多有錢人,出錢複製方舟肯定容易罷?為何從來沒有人夠膽這樣做?[返回]

  50. 基督教內聖經註釋往往解釋居里紐任猶大省巡撫是有先後兩次來解釋兩部福音書記載耶穌出生年份的差距。不過馬太福音二章1節清楚說耶穌是在大希律 Herod the Great在位時候出生,史實記載大希律死于紀元前4年,所以耶穌出生年期不會遲過紀元前4年,但路加福音二章1節很清楚寫出是耶穌是在凱撒奧古士督下令天下報名上冊那年,即最早也不會早過公曆6年。前後差距十年。兩件福音書引用的歷史背景(大希律和奧古士督下令天下報名上冊)都有歷史清楚顯示年份。這樣的嚴重錯誤,只說明一點,福音書完全不可信。[返回]

  51. 新語絲論壇,是方舟子的論壇,收集大量反駁基督教的文章。[返回]

  52. 此書主要是解釋,複雜生物進化的過程。其一,生物產生不是等於隨意碰撞手錶零件一樣:手錶零件之間不會發生化學作用,但化學分子 molecules,在不同因素,例如熱力、催化、甚至雷電,都會發生化學作用而結合,已經不是那些反對進化論者口裡面的 totally random process。[返回]

  53. 這概念的拉丁文名字叫 ex nihilo。[返回]

  54. 有關文章參考 http://www.infidels.org/library/modern/mark_vuletic/vacuum.html[返回]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