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A hilarious story of running into some nutty Christian -- 攪笑基督教趣聞

This guy, in this story, is an interesting person. In his youthful days, he made the mistake of getting himself involved with gangsters. He sold counterfeit CDs, sometimes involved in gang fights. However he later realized he could not go on living like that, he parted with the gangsters, learned some skills. Now he earned an honest living as a hairdresser.

This guy, I called KK, also liked to try bits of different spirituality, Chinese medicine, Qi Gong and acupuncture.

One time, his younger brother and the younger brother's girlfriend got invited to some Christian gathering, and he just went along. That's his story which I now tell and paraphrased in his point of view.

Oh...my brother and his gal just invited me to some kind of Christian thing...and I went. Oh.. there were a bunch of teenagers also there gathering, playing some sort of group games (and I fucking know..)
Then one teenager girl fainted. I just ran over and got her, took her aside to rest.
Her face was pale like a sheet, probably skipped meal for somethin' diet or the sort so she blacked out. Well I use some of ma knowledge in Chinese massage, acupuncture point massaging and Qi Gong and place by hand on her head and hand (you know I'm a guy, people might think of bad things about me if I touched her body)
The girl felt better, all good... then the preacher came over.... I thought he's goin to thank me...
Preacher: hey ya, what did ya do ?
Me: oh, I just massage her, to help her.
Preacher: what massage ??
Me: oh, Chinese medicine, acupuncture, and sending some of ma "energy" to her
Preacher: what energy ???
Me: oh, my Qi Gong, so that she can feel better
I got a bit pissed off -- hey, this was one of yours, she fainted and you gi not a damn on her and now I helped her you came and nag me ???
Before I could even say another word...
Preacher: Satan!!! Away from me (hand gestures)
Me: What the fuck????
Preacher: Healing powers can only come from our Lord God Almighty!!! All others are Satan's work!!!
I was just shocked to my shit !!!! What were all this ?????
Preacher: come brothers, bring your Bible and gather here, lets read yada yada book Chapter X Verses YY ... let's pray and cast away Satan's servant !!!!
I hadn't seen such freak show in my life !!! I just helped one of your friends you call me Satan????
I decided that I had to get out of the place as I could not stay any longer or else I would go crazy too
I stood up and headed to the door and I heard the biggest bull shit in my life!
Preacher: Hallelujah!!!! Look, the power of our Lord God Almighty has casted away the servant of Satan. He cannot stand our chorus of prayers to the Lord and flee !!!
I just leave -- and I swear if I am a cop, I would have arrested all of them and put them in an asylum !!!!

這故事主人翁非常特別﹐年輕時候行蠱惑﹑賣翻版CD﹑出去打人劈友﹐不過忽然開竅﹐覺悟前非﹐擺脫了黑社會﹐完全唔需要信教﹐今日有母親錫﹑有好女朋友﹐而且學一門手藝﹐就做髮型師﹐賺錢賺得安安樂樂
他參與過道教一d關於養生,氣功同埋自修既課程﹑學左好多年太極﹐學過好多野,例如boxing,泰拳,跆拳道,wakeboard,風帆﹐懂得穴位按摩﹑推拿﹑中醫把脈﹑氣功。

這是他的自述﹕
件事就係我有一次番教會,去就係去我細佬以前女朋友帶我去果一間,我只係去過一次(唔記得左係邊,好似要過海),果度同平時一般教會一樣,都係咁啦,星期六,日去果d咁囉,好多人,好多後生仔女,佢地分開晒一組組咁玩,玩玩下呢,突然有個女仔暈左喎,面青青咁,我即刻扶佢埋一二邊抖下啦,再幫佢把脈,咁知佢係可能肚餓,個人虛弱左少少而暈左,咁我就用左少少氣功同埋加埋穴位按摩(按個頭同手一d穴位,冇按身,廢事有人話抽水),當時好多人埋左黎睇咩事,果時個女仔開始醒左少少喇,我諗住冇事喇,
但係個牧師就埋左黎問我:你做咩呀?
我話:我幫佢按摩囉!
跟住佢問:咁你頭先d手勢係咩黎呀?
我答番佢話:運功囉!做咩呀?
佢又問番我:咩功呀?
我答佢話:中醫氣功囉,加埋穴位既治療咁啦!
我果時開始有少少火火地,個女仔暈果陣冇人理,而家佢醒番又呀支呀左,我正想挑佢老味既時候,我細佬gf睇得出我火火地,就嗌話哥哥唔好呀咁,
跟住果條牧師仲攪笑,我比佢吹到啤啤聲,
佢話:魔鬼!遠離我吧!(做埋手勢......)
咁我話:而家究竟咩事先.....
佢跟住同我講:你知唔知除左神既力量之外,一切唔知既力量都係魔鬼既力量,你使用魔鬼既力量即係魔鬼既使徒,(下刪好多隻字)....
係呢個時候我都唔想再理佢,我同我細佬同埋佢gf講:我走先,呢度d人咁叉煩,唔走實蛇都比佢地玩死!
又係呢個時候,個牧師又講喇:大家咁多位弟兄,一齊拎起聖經,我地一齊用經文去驅除魔鬼,大家唔好受呢隻魔鬼既引誘,黎,而家大家一齊讀xx:xx.....
我睇倒咁既情境,都唔知好嬲定好笑,跟住我就行左去門口果邊諗住走人啦,
點知....:大家而家見証倒喇,魔鬼係唔能夠同神對抗既,我地用神既話語逼使魔鬼既離去,而家又一次証明主耶穌基督既全知全能,請大家鼓掌,跟住大家一齊跟住我唱聖詩啦!
係果個時候,我要爆喇,(差dd),但係我心入面以經嚮起左.....
挑.....x......你......x.....味.....x......家......祥......x.......爆.....x........呀.......x........個.......西丫!
好在我唔係差佬,唔係實拉q晒班友入小欖.....

Monday, December 29, 2008

War with Fundamentalists and Creationists

I was tipped off by an anonymous kid about his high school "science" teacher attempting to create doubts on Darwinian evolution theory.
That teacher quoted a tract from a notoriously conservative Chinese Christian publication, and claim that Charles Darwin himself doubted the evolution theory.

It became clear to me that the article simply quoted Darwin's "Origin of Species" Chapter Six out of context.

I started threads in a number of forums, particulary targeted to parents with high school kids -- one happens to be dedicated for Christian family. Within hours I was bombarded with angry comments from Christians, some quoted Creationism / ID tracts, some simply yell at me to "repent" or spit venom at me. A bit surprise to see that from "parents" who supposed to behave well..... until you poked at their vulnerable spot, that is, their faith.

During the process, I learned a lot and in fact consolidated my knowledge on evolution, scientific methods and others.

Some parents expressed their support for me (not openly, for they were scared of the responses by those Christian parents). They all agreed my viewpoints and appreciated my knowledge in science, and I promise them to provide my views there regularly.


"Gods are fragile things; they may be killed by a whiff of science or a dose of common sense."
Chapman Cohen

近日在幾個基督教版講進化論

因為一個匿名朋友報料﹐某中學老師宣揚神創﹐仲使用《中信》的廢料﹐我於是就去有中學家長的討論區發起討論﹐結果意外收穫﹐找到大量的進化論資料﹐例如方舟子﹑美國科學院﹐甚至有 3D 動畫看的東西。

好心寒﹐家長那些論壇﹐其心胸偏狹﹑對科學憎恨﹑原教旨態度和在香港討論區那些基要信徒一樣﹐完全不可理喻。回了幾下招架不住就會改變話題去同你講耶穌﹑話你為人點點點﹐避開他們對科學的無知。

這些基督徒的專橫﹑霸道﹐原來有家長都注意到﹐他們敢怒不敢言﹐只是在私人信息對我表示支持﹐一兩個可以和我與基督徒討論。

當然最後就拋下類似﹕我為你祈禱﹑希望你儘快回到基督(諸如此類)﹐然後揚長而去。

在香港討論區更加出現大堆膠人﹐說公元前4004年上帝創造天地(﹖﹖﹗﹗﹗﹗﹗﹗﹖﹖﹖)﹑達爾文後悔發表進化論信基督教﹑恐龍與古代巨人同行(已經係給人踢爆N年的東西)。

香港原來反智教會好多﹐是不是近年多左﹖

Sunday, December 28, 2008

把宗教和宗教無間道趕出科學堂

古希臘人最早發展數學﹑代數﹐其中 Pythageros Theorem ﹐係希臘人一個最大的貢獻。
希臘人覺得整數﹐是宇宙諸神發明的﹐Pythageros Theorem 的整數令人感到非常興奮
(1) 3^2 + 4^ = 5^2
(2) 6^2 + 8^2 = 10^2
等等
本來相安無事﹐怎知道﹐一個問題出現了﹐把一個正方形對角直線分開﹐成為一個等邊三角形﹐而兩條等邊內角90度﹐就出現了這個古怪的結果
1^2+ 1^2 = 2﹐但是﹐那條邊(90度對住那條)多長﹖﹖
它是一個數目的平方﹐這個數的平方是2﹐但對於相信整數是宇宙諸神發明的希臘人﹐這個發現太可怕了。。。。
他們努力求2 的“平方根”﹐它不是整數或者任何用整數相除的分數﹐完全不合理﹐幸虧當時沒有教會﹐否則這個發現就會給變成“異端邪說”了(由於“不合理”﹐這種數有個名字﹐叫無理數﹐irrational number )

另外一個數學﹐就是“負數”。教會看不到這個比“0”(沒有)更加”小“的數目有什麼價值 -- 當然後來不是數學家應用了正/負數的特性﹐而是物理學 (正電荷/負電荷﹐相對溫度﹐例如零度以下。。。)

數學的發展﹐暫時沒有踩中教會認為不可以逾越的界限 -- 就是教會的地心論﹑神創論。

那是近15世紀﹑16世紀﹐多利米 (Ptolemy) 的地心說雖然是主宰了教會超過1000年﹐但隨著更加精確的觀察出現﹐地心論越來越與所觀察的不一致﹐越來越多發現顯示地心說這個模型解釋不了天體運動。

哥白尼是教會一個學者﹐發現只要把太陽放在模型中間﹐就可以解釋很多天體運動現象﹐例如行星的運動 (觀測天空時候﹐人家看見在天球上﹐行星有時候是順行﹐有時候調頭走)﹐但哥白尼缺乏更加多有力證據﹐尤其沒有精確計算﹐也難以回答為何地球如果是運動著﹐為何人類不會給拋出太空﹐因此他的觀點得不到重視。但百年後﹐德國科學家開普勒就發現哥白尼沒有錯﹐而且推翻了教會所說﹐天體運動軌道都是圓形 -- 開普勒的 Laws of Planetary Motion﹐到現在仍然是教科書的題目

加利略後來的研究﹑觀測﹐甚至打算出版他的成果﹐宣佈地心論推翻而日心論成立 (他看見木星有衛星圍繞﹐推翻地心說聲稱﹐所有宇宙的星體都圍繞地球以圓形軌道運動)﹐令教會感受到極大威脅﹐結果加利略遭遇軟禁﹑不准出版他的著作。
但理性主義﹑科學研究的道路已經走去了一個不會回頭的方向 -- 科學研究不再理會什麼宗教權威﹑什麼“啟示”﹐而是根據evidence﹐去發展。而收集 evidence 的方法﹐在歐洲是加利略首創 -- 他進行實驗觀察斜坡滾下的東西﹐發現了加速。

牛頓推論出萬有引力理論﹐準確的預測了行星位置﹐印證了他的理論﹐這種科學方法對中世紀﹐尤其是教會一向相信真理是有權威的聖經啟示﹑不可以挑戰﹐是重大的顛覆。

當科學研究與教會越行越遠﹑越不受到教條捆綁﹐發現的越來越多。

達爾文與拍檔華萊士共同出版了“物種起源”﹐但華萊士因為宗教信念﹐不肯相信進化也應用在人類上 (他認為動物進化﹐人類神創)﹐但達爾文面對他的觀察﹐取事實﹑科學而捨棄宗教教條﹐就出版了 "The Descent of Man"

150年後﹐各樣的科學理論﹑發現能夠出現﹐是因為人不去貿然接納教會/傳統的定見﹐發現新的證據﹑觀察﹐就會從新校正理論﹑發展新的理論出來﹐嚴謹的印證理論的預測。

累積150年化石發現和多次的 falsification / testing ﹐進化論已經擁有壓倒性的大量驗證支持﹐而且有遺傳學﹑解剖學﹑基因學﹑molecular biology 等其他科學領域發現印證﹐進化已經是科學界沒有爭議事實﹐其理論只是繼續的去詳細化﹑去進一步的細緻解釋不同生物具體如何演化﹐因此進化論才能夠和其他科學理論 (萬有引力理論﹑電磁理論﹑原子論﹑相對論﹑大爆炸論)﹐在學校﹑大學的教科書和課堂教授。

如果巴斯德迷信古人對疾病的解釋﹐就不可能發展 germ theory of disease﹐就不可能成就活人無數的各樣發明 (Pasteur﹐巴斯得﹐發明了消毒牛奶的方法﹐今日仍然以他命名 -- pasteurization﹐下次買鮮牛奶﹐留意牛奶盒)

今日﹐還有一些原教旨主義信徒﹐想開倒車﹐把神創論假裝為“像科學”的智慧設計﹐通過教會學校向不知就裡的學生灌輸。學生不明白科學嚴謹的方法和所謂理論(theory) 與 假說 (hypothesis)的分別﹐也不懂得什麼東西才算科學﹐只是給一些令人目眩﹑不明白的術語矇騙﹐以為智慧設計也是“科學”。

我正在跟進一個學校在科學堂教導智慧設計的事件﹐掌握了初步的證據﹐但要真的把這些宗教無間道趕出科學堂﹐我要非常有力的指控﹐要有關學校﹑老師無法自辯脫罪﹐要有關學校﹑老師公開地承諾不再在科學堂教導智慧設計﹐這才是重要的目標。

Friday, December 26, 2008

我就《家庭暴力條例》寫了信給民主黨議員

我聽見幾個信基督教的民主黨議員﹐居然話擔心《家庭暴力條例》包括同性戀同居﹐就等於認同了同性關係為家庭關係﹐打算投反對票。
其中當然是曾經失落立法會議席後來投向基督教後再次入局的黃成智。此君曾經在所謂人權教育裡面扭曲人權的定義﹐把人權和責任掛鉤﹐給學員批評﹐在明珠台 Pearl Report 都有報導。

這次當然他是為了投部份選民所好 (歧視) 而採取此立場。

他回信說﹕到目前我與一些社會人士(包括基督徒)都認為若將同性婚姻合法,會帶來不少社會的衝擊(包括道德,教育,家庭制度及宗教信仰),而這些衝擊我們認為香港社會及大多數的市民未能接受,我反對家庭暴力修訂條例的修訂,但期望政府應另立修例保障同性同居者面對家居暴力問題或將條例名稱修改

黃議員其實回應上涉及了一個嚴重的偷換概念。修訂《家庭暴力條例》不等同是把同性婚姻合法化﹐台灣有關法例﹐把家屬關係定位一起居住而且以長久一起生活為目標﹐不提及婚姻﹐法例目標是保護這些親密關係裡面發生暴力﹑嚴重創傷的人的權益。

同性關係者面對的威脅根本和家庭暴力沒有明顯區別﹐易名只是凸顯他的歧視態度。

黃議員認同把家庭定義狹義為一些宗教徒和對同性人士關係歧視的定義﹐實在有虧一個立法會議員的責任。

同性婚姻如何衝擊道德,教育,家庭制度及宗教信仰基本上就是空洞的理由﹐如果同志是天生﹐而異性戀也是天生﹐如何會衝擊現在的婚姻制度﹖根本不會多了本來是異性戀的人去選擇同性婚姻罷﹖
當然本來隱藏的同志會公開結合﹐那又如何衝擊婚姻制度﹖好了﹐我們教育是要對人尊重包容﹐現在黃議員的觀點正好與此背道而馳。
宗教信仰更加就不能夠成為理由﹐少眾宗教人士的觀點怎可以用來強加在所有人身上﹖我們沒有強迫他們接納同性戀﹐同志結婚有他們結婚﹐宗教人士繼續可以不接納﹐正如他們不接納婚外情﹑同居﹑離婚等﹐誰去迫他們接納了﹖

黃議員只是單純為了滿足你一部份(不是全部)選民的立場﹐而不是真正從現代社會需要來看。
我們不是活在中世紀神權統治時代。

這是我原本寫的信﹕

Dear Mr. Wong,

I wrote to voice my deep concern of amendment of laws on domestic violence to include homosexual couples. You and a number of your colleagues in the Democratic Party cited your religious conviction in your opposition.

I have respect towards people choice of their religion or spirituality, but in terms of public matters, it is not a personal religious conviction that dictates.

You fear the law may pave the way of legalizing same-sex marriage.

I am very disappointed if you should vote against the amendment.

Domestic violence is about being perpetrated and traumatized by an intimate and significant other with which one shares their life, not just sharing the same flat. The trauma from it is very deep and can take years to heal.

It is why it is so important to include as many victims as possible under the protection of the law.

We are not living in the Middle Age or at a society of Feudalism, where immutable human rights are dispensed base on moral judgements or labelling -- human rights and a person's morality or responsibility has to be treated separately, so to avoid the law being turned into a tool of oppression (of people holding different values).

I know Christian groups (convservative ones) are adament about this amendment -- but let me ask, do they need means to oppress or to "legally" discriminate others in order to "witness Christ" (so to speak) ? Their opposition is their sign of weakness and fear rather a sign of the strength of their faith.

Your faith preaches love and compassion, but all I see in those oppositions are plain bigotry.

My friend has a very keen observation about Christians -- for professing Christians, once they come to believe that their set of values are superior, that their God is the only true god, and the others are inferior, false or devils, there is NO limit for them to show discrimination towards another who has another religiion different from them. Another says: religion makes good person do evil.

I wrote in a bid to convince you that you Christians don't need a law that permits domestic violence for homosexual couples or a law that is lenient towards violent perpetrators in a homosexual relationship, in order for you to uphold Christian values.

If the conservative Christians has their ways, then Hong Kong Christians will become just like their USA counterparts - bigots like George W. Bush.

接受外國離教者網站網主訪問

我這個網站﹐引起了一個外國教者網站網主注意﹐他在BLOG 留言後和我聯繫﹐邀請我接受訪問。

這個網站叫 exminister.org﹐特別是收錄曾經做傳道人而離開基督教的文章﹐出文的也包括臨床心理學家和輔導心理學家﹐當然少不了是網站管理人 Brian Morley 他自己。

他們對中國﹑香港的社會宗教情況甚有興趣﹐我也儘量回答了他的問題。

Brian 說﹐整理後計劃1月﹐把我的博客介紹為 Blog of the Month。

Thursday, December 18, 2008

我學外國無神論團體一樣﹐報紙刊登無神論信息廣告


美國華盛頓國州首府政府大樓﹑倫敦巴士﹑威斯康辛州首府﹑丹佛市﹑科羅拉多泉幾個地方﹐無神論人士都通過不同渠道﹐發出無神信息﹐希望無神論﹑理性主義﹑不可知論的聲音可以在基督教的聖誕節抗衡鋪天蓋地的基督教宣傳。
信息大概都是說我們不需要信仰﹐例如本文頂的。另外一個是 Freedom From Religion Foundation 的。


我就在2008年12月18日的 AM730刊登了四分一版廣告。




雖然花了點點錢﹐但我相信應該會有些反應的﹐雖然不能夠學倫敦的巴士車身或者那個巨型廣告牌一樣﹐總算都做了點東西。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MoralMaster 2.0 Morality Monitor

上帝的道德就是這樣子的了。。。。。完全和人類良知顛倒。

Sunday, December 07, 2008

基督教《中信》月刊應該改名為《中騙》月刊

最近網誌有人給了回應﹐引用了基督教《中信》月刊560期題目為「達爾文懷疑進化論」的文章﹐一看原來又是那個神棍何天澤寫的東西。
裡面又是對達爾文著作《物種起源》進行斷章取義﹐又是說達爾文自己懷疑進化論。
我在香港討論區貼了一些反駮文章﹐同時也呼籲那裡的反基上去投訴﹐flood 爆他們。
這文章全部都是老調重彈﹐全部都重複地引用就的所謂論據﹐但基督教就是這樣﹐喜歡不斷說謊。
有關討論點擊這裡

Friday, December 05, 2008

基督教的論資排輩

最近看到時代論壇有一篇唐佑之牧師些的文章﹐此牧師在浸記輩分甚高﹐算德高望重﹐不過我對這些老基督教徒寫的東西完全不抱期望﹐基本都是基督教八股﹐卻留意到這文章居然有頗高點擊率﹐一看原來他講最近鬧到全港基督教通晒天的浸神網誌事件。文章一字不提江耀全的無能﹑失職﹑和中傷舊同工﹐一句說孫牧師寫網誌是缺少屬靈風度﹑沒有忍耐﹐好像是孫牧師一有不滿﹑不跟循正式途徑去投訴反映就這樣做。
一路有留意事件發展的我﹐當然不同意。網上版出現廿多個回應﹐幾乎一面倒質疑唐牧師。
大概唐佑之高估了香港教會對長輩的服從﹐以為香港的信徒都好似他北美華人教會或者以前那一代這樣﹐對長輩老人家一定不問情由就順服﹐不料到自己會給人圍攻﹐如果時代論壇把網上這些回響轉達他﹐可能他會後悔在時代論壇發表﹐甚至以後都不敢再在時代論壇出文了。

Monday, December 01, 2008

TMEA All-State Men's Choir [When I Hear Her I Have Wings]

YouTube 看到這個片段 -- 真的好少見那麼大隊的男聲合唱隊。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偽科學入侵香港太空館

我不時在香港太空館行﹐最近居然發現裡面個鋪頭賣這種DVD﹕
(1) 恩寵之星 -- 得天獨厚的地球
(2) 揭開生命的奧秘 –智慧設計論

無獨有偶﹐原來兩本書作者都是宣揚智慧設計論的 Jay Richards﹐(1) 另外有個作者叫Guillermo Gonzales.

我之前有個 blog 談及一本基督教朋友給我﹐想用科學同我講福音的書﹐這書叫 The Privileged Planet﹐(1) 那個DVD就是根據這書拍攝的。

這些東西居然在宣揚科學教育的太空館賣﹐實在太離譜了。

智慧設計論的宣揚者其實不斷對公眾製造假象﹐讓公眾以為科學界對生命﹑宇宙來源有很多爭論﹐其實是混淆視線。
科學不是沒有爭論﹐而是這些爭論是否合理﹐不是為爭論而爭論。科學爭論通常是兩類假說的辯論﹐去看那方假說合理些並且引用實驗﹑驗證去比較。
智慧設計論者基本上提出一個空洞﹑不可以證偽所謂學說﹑蒙混過關說那是等於科學的理論 (又是利用公眾不了解科學詞彙裡面﹐理論的意思)﹐說應該在學校討論教導。
我已經去信南華早報﹐希望信件可以登出來。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什麼叫反智﹖

不親身經歷真的難以形容。看見文章說現在的人﹐特別年輕點的原來不可以用理性﹑知識去對質。
最近在香港討論區爭論所謂信心。有某人說我們使用電腦﹐都不需要驗證就去相信它﹑用它﹐所以推論神都這樣。
以我個人對電腦的認識我當然知道他錯。最初是非常的簡單說他不可以把日常人製造的工具和神比較﹐因為起碼神不是人控制﹑不是人製造的。他當然就不理會﹐繼續在信神是否要驗證上面堅持不需要驗證。
我立場是不驗證我就沒有信的理由﹐他就說大家用電腦都不需要驗證﹐結果我火了﹐用了足足四﹑五百字解釋電腦從出廠的質量檢查﹐到電腦開機的自動檢驗﹑電腦載入操作系統每個自動檢查都解釋﹐告訴他當電腦顯示出正常的登陸或者使用畫面﹐它就已經通過了自動檢查。

然後我告訴他我有多少年的IT經驗﹐加我多少年基督徒經驗﹐等於告訴他﹐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說什麼。

這下子我大概是太不留情的把他的無知顯示了出來﹐他就發瘋似地開好多討論區賬號去罵我﹐直至最後給BAN。

此外 YouTube 原來最近也發生了鬧劇﹐也是一個無知的基督教小子﹐自稱 VenomFanx﹐是個約23歲青年﹐不斷宣揚神創論﹑說大量可笑的謬論說他如何可以反駮所有科學﹐包括物理﹑化學﹑生物﹑天文﹑地質。結果一個我估計是大學教授的人叫 Thunderf00t﹐製作了 "Why do people laughed at Creationist" 系列﹐當然把這個蠢才反駮的體無完膚。
這傢伙的影片下面當然引來大量的反對意見﹐他就發惡然後把反對意見刪除﹐然後自拍影片扮成蝙蝠俠電影裡面的“小丑”發瘋狂笑﹐然後居然引用美國的 DMCA 法案禁止 Thunderf00t 在影片裡面使用 VenomFangx的片段 -- 結果又鏗羽而回 -- 原來VenomFangx錯誤引用法律﹐美國法律他是犯法﹐Thundef00t 可以控告他﹐結果逼的他道歉﹐然後這個受不了理性﹑知識去對質的成了笑柄﹐消聲匿跡。

為何出現反智﹐我還未知道有什麼理論解釋﹐可是網上反智的﹐信徒真的明顯較多發言﹐也更加令我看到基督教是如何鼓吹反智的。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講座後之抒發

少小時候自己就不愛寫字。那時候才四歲不到﹐老師要我每個字寫十來廿次﹐我一懂得書寫了﹐就覺得重複很沉悶。比如寫"太陽出來了"﹐在格子簿上﹐打橫寫這句﹐然後就要直書每個子廿次。寫到"陽"字﹐寫不夠四個已經不耐煩﹐便心急﹐結果寫得歪歪斜斜的﹐開始了我一生怕寫字的序幕。

寫字不好看在小學默書特別吃虧﹐老師已經不喜歡我手難看的字﹐到了小四學毛筆字 (分大揩小揩)﹐中文老師很和藹﹐只是對我那手怕人的"草書"搖頭不已﹐那時候就聽到書法家王羲之的故事﹐說有人為求他的字﹐送東西給他﹐老師要我臨摹一個帖﹐忘了名字﹐只記得是小揩。那時候大字可以用印字來學﹐小揩卻非臨摹不可。要一個寫字醜的人臨摹大書法家的字﹐大抵今天想來有焚琴煮鶴之感﹐寫的我受罪﹐老師大概看也不需要對看﹐紅筆一批﹕丙+ (相等於 C+ ﹖)。中學後就不再記得什麼毛筆字了﹐直到日前給朋友帶我去聽一個說是關於書法美學講座﹐講者是來自台灣教授美術的蔣勳教授。

我是真正美學門外漢﹐正確說是對視覺藝沒有任何認識﹐唯一的藝術觸感是來自音樂 (到底我唱了20多年合唱團﹑學了樂理)﹐但聽了那講座卻沒有任何冷場或者令我沉悶的地方。

恰巧得很﹐蔣教授的題材就是我小時候聽過的王羲之。我只是大約記得他是晉朝的人﹐卻不知道他的生平。
王羲之原來生于中國東漢後五胡亂華後的東晉。五胡傳統說是匈奴、鮮卑、羯、氐、羌﹐其實包括了關外不同民族﹐東晉前的西晉﹐就是在外族滋擾﹑包圍下﹐最終要渡江﹐在南方建立東晉。王羲之的父親王曠正是倡議晉室逃避戰亂的大臣。就是在這個戰亂背景下﹐蔣教授描述了一個年少就目睹戰亂﹑荒廢﹐他自己就經歷了渡江南遷的經歷。目睹戰亂﹑家鄉的荒廢﹑社會結構的崩潰﹐蔣勳展現了王羲之帖子裡面並不為人常談論的心態 -- 虛無﹑放棄﹑抑鬱﹑消極。
王羲之生於公曆303年﹐7歲那年就是西晉永嘉之亂的爆發﹕永嘉五年(公曆311年)晉懷帝之子劉聰奪得帝位﹐部下石勒,歼晋军十多万人于苦县宁平城(今河南鹿邑),并俘杀太尉王衍等人。劉聰又遣大將呼延晏率兵攻洛阳,屢敗晉軍,前後殲滅三萬餘人。六月呼延晏到達洛陽,漢將劉曜等人帶兵前來會合,攻破洛陽,縱容部下搶掠,俘虏晉怀帝,杀太子、宗室、官員及士兵百姓三万多人,並大肆發掘陵墓、焚毀宮殿,史稱「永嘉之禍」或「永嘉之亂」等。
他就是這年隨父家渡江﹐不久他父親失蹤。自小沒有父親﹐也缺乏母親兄長的培育﹐他養成了孤傲﹑藐視禮教正統的性格。其性格在他成年後﹐太尉郗鉴在王氏诸少中选婿,他在东床坦腹,满不在乎﹐結果反成為後世美談的"東床快婿"。

雖說王生晉代屈指可數的豪門大士族﹐可蔣教授描述當時他和家人是惶恐不安的離開老家﹐逃離﹑渡江中途不少人客死異鄉﹐蔣勳就在幾個帖子裡面的細節看到這種劫後余生得感覺﹕

雖然王羲之在東晉可以遠避戰亂﹐但他們王氏族人和祖墳卻遭遇北方胡人政權的踐踏。蔣勳打了這個《丧乱帖》(是臨摹品﹐原跡已經散失不存)﹐可以看到養尊處優表面下他的不安﹑哀嘆﹕
羲之顿首 丧乱之极 先墓再离荼毒 追惟酷甚 号慕摧绝 痛贯心肝痛当 奈何奈何 虽即修复 未获奔驰 哀毒盖深 奈何奈何 临纸感哽不知何言 羲之顿首顿首

上面所指先墓再离荼毒﹐說的大概和永嘉之亂大肆發掘陵墓的事件的延續。

不少的貼﹐都道盡王羲之那種悲觀的情緒﹕中冷無賴 (心裡面冷漠﹑百無聊賴﹑不想做什麼)。目睹儒家理想制度的崩潰﹑個人的無力﹐他有官當也不願意作 (他出身豪門﹐要什麼官做可以是隨心所欲)﹐只珍惜與友朋的相聚﹑互相的平安。
儒家的士大夫理想他感到沉重﹐老莊超脫生死﹐他的感情卻辦不到。
儒家社會知識分子必須依附著政權﹐王羲之不走儒家的道路﹐就失去了落腳點。要非他出身望族﹐可以隨意的游山玩水﹑賦詩寫字抒發﹐大概又會被逼到社會的邊緣。

雖說書簡中流露了他心情的抑鬱﹑無力甚至是對虛無﹐但他為官卻非常關心百姓﹐勤奮處理政務﹐治理弊端﹐在百姓飢荒時候開糧倉救濟。史上記載他為官勤奮務實的表現和當晚講座流露的內心世界是兩個不同的面向。

一個是慨嘆面對天地巨變﹑荒涼毀壞﹑破落喪殘的無奈 (奈何奈何)﹐但現實為官他仍然對腐敗不齒﹐對百姓仁愛。

據宗白华《论〈世说新语〉和 晋人的美》言道﹕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痛苦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

王羲之就是取了這種時代的痛苦﹑混亂﹑黑暗﹑悲情﹐融入了自己的藝術裡面。他不依照揩書的一板一眼去寫﹐冲破传统的樊篱﹐不為他人鑒賞而作﹐乃為一己抒發而為﹐傳統要跟隨師承的框框全部破落﹐有點似音樂到了廿世紀﹑傳統的和聲對位都崩潰﹐並且無為為之﹐以致王羲之今日傳世的字體 (都是臨摹)﹐多不是他刻意的創造﹐而都是他簡短的書信﹐是日常之小事﹑友朋之問訊﹐甚至用詞行文都自成一派﹐與後來宋人的文以載道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王羲之的帖子﹐我感覺他不喜修辭﹐只求達意﹐朋友間認識他﹑知道他行文習慣﹐一看就知道他所說是什麼﹐故此不需要多說多寫﹐也完全沒有轉彎抹角的樣子和需要。

也許他厭煩拘泥的禮儀 (雖然他也有用抬頭的字)﹐也感到這些與他目睹的現實相距太遠 --- 當社會混亂﹑人心悲觀﹑沒有任何希望可言﹐誰有心情去舞文弄墨﹖

蔣勳言道﹐他這一切的悲觀﹑虛無﹑無奈等﹐全然和儒家傳統顛覆要求人積極背離。有時候儒家這種思想教條化後﹐人反而被迫為了順從教條﹐要壓抑否定自己的負面想法和情感﹐宣之於言語文字固然遭遇批判﹐甚至我們的教條叫我們想也不可以想。

王羲之的幸運在他是世家大族後﹐有自己的空間﹐那個時代也容許他這樣做﹐往後宋﹑明發展﹐卻完全去了相反的道路﹐提出人性根本不可企及的道德理想和教條。

離開後我回看自己在簿子寫的字﹐都是 destruction, desolation等﹐人卻往往從這些破敗裡面領悟出﹐人不是要整天﹑長年的追求﹑奮鬥﹑進步﹐也真的需要停止﹐甚至破敗﹐才頓悟半生的追求是自己不問原因投入了社會的大機器﹐忘記了人更加需要的是什麼。

Monday, November 03, 2008

How the eye evolved - National Geo

我以前只是在方舟子的文章解釋。現在看到 Nat Geo 片﹐非常好看﹗

Saturday, November 01, 2008

YouTube 一個 Made Easy 系列



這個系列真的非常好。深入淺出地介紹宇宙形成﹑生物起源﹑人類進化等﹐有力駁斥神創論﹐和所有人說科學無法解釋生物起源。

製作人除了好有心機﹐他肯定是大學教授科學的學者。

他的YouTube 頻道﹕ http://tw.youtube.com/potholer54
Courtesy Potholer54 on YouTube

除了這個頻道﹐他開另外一個叫﹕http://tw.youtube.com/user/Potholer54debunks

The Golden Crocoduck Awards!

金像獎邀請了上帝為開場表演嘉賓﹐而 St. Jude 作為頒獎嘉賓。
得獎者 Ken Hovind﹐自稱科學家﹐根本沒有讀過科學有關本科﹐連部份 Creationist都公開指責他﹐最後他因為一宗欺詐案件﹐被判監十年。

Creationist Junk Debunked #3

那個出廿五萬美元的人 Hovind﹐根本提出非常蠻不講理的條件要人證明進化論。
這系列片實在非常好看。
我要全部 post 上 blog



Video Courtesy of Potholer54

Creationist Junk Debunked -- #2

精彩句子﹕when you thought you have seen the dummest Creationist, the more dummmer ones will keep coming along....
You don't judge people's age by the age of the pimple of his nose....

唉。
低能人低處未算低。。。



Video Courtesy of Potholer54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Creationist Junk Debunked #1 - Introduction

這 段 片 好 精 彩 。
Video Courtesy of Potholer54
而 最 後 一 段 精 華 說 ﹐ 基 督 徒 處 理 信 息 ﹐ 只 需 要 一 知 半 解 ﹐ 然 後 不 明 白 的 就 自 己 老 作 ﹐ 只 要 係 為 了 傳 福 音 ﹐ 那 麼 說 多 大 的 謊 言 都 沒 有 問 題 。
又 說 ﹐ 如 果 那 些 神 創 造 論 的 行 為 都 不 算 干 犯 了 基 督 教 說 的 十 誡 的 第 九 誡 “不 可 以 做 假 見 證 ”﹐ 可 能 基 督 教 今 日 的 遵 守 的 不 是 真 的 十 誡。 因 為 根 據 出 埃 及 記 ﹐ 其 實 十 誡 是 在 第 34章 ﹐ 而 不 是 第 20章 。
最 後 ﹐ 這 片 製 作 人 說 ﹐ 除 了 因 為 科 學 要 求 的 嚴 謹 ﹑ 辨 證 不 及 傳 教 人 那 種 看 來 肯 定 的 語 氣 吸 引 ﹐ 最 重 要 是 基 督 教 是 威 脅 人 家 去 信 的 。 這 個 威 脅 人 如 果 不 信 就 下 地 獄 ﹐ 是 基 督 教 的 weapon of choice。 不 訴 諸 理 性 ﹑ 事 實 ﹑ 邏 輯 ﹑ 驗 證 ﹐ 卻 使 用 威 脅 ﹐ 是 專 制 和 壓 迫﹐ 操 控 ﹐ 而 不 是 追 求 真 理 。

Friday, October 24, 2008

當禮貌變加害人面具

This is my letter written to SCMP, to express my dismay to people who viewed the outburst at LegCo by the Leaque of Social Democrats (黃毓民, 梁國雄,Albert Chan) as a threat to democracy.

Why don't we HK people get angry at the CE, the administration etc. but be so reactive with the behavior by 黃毓民, 梁國雄,Albert Chan? Why do people lambast on the CUHK Student Magezine editorial board for discussing sexual topics whereas turn a blind eye on the tyrranical/hypocritical ways of CUHK Chancellor Lawrence Lau and the Tribunal ? (not to mention the two Christian ministers who attempted to put the students behind bars).


Democracy no test of manners
I refer to Lau Wing's comment on the League of Social Democrats' emotive protest in Legco during the policy address ("Trio's outburst debased Legco", October 20).
Democratic values are not to be narrowly defined by how legislators conduct themselves. The sort of polite behaviour we see in today's political environment verges on hypocrisy. Courtesy is equated with being democratic and we water down democratic values. An outburst is seen as a threat to these values, but the actual threat is the downplaying of the real issues - the accountability of government and the erosion of our liberties.

The league's legislators were democratically elected. Any attempt to silence them represents a threat to our democratic values

Virginia Yue, Tsuen Wan

香港人做慣順民﹐敢怒而不敢言。

套用心理學名詞﹐成班人患了斯德歌爾摩症候群。長期給人壓迫﹑加害﹑abuse下﹐只要當權者斯斯文文﹑穿好筆挺西裝﹑頭髮整齊﹐定時派糖﹐就可以對他們用溫文言辭﹑微笑著﹑或看來義正詞嚴的歪理﹐去傷害大量人﹐而人那些行為不敢責備 (基督教今次又啞左)。

例如對老人高齡津貼("生果金")進行資產審查﹐怎樣斯文的包裝也是對老人地底泥一樣的侮辱﹐可是習慣對權威唯唯諾諾﹑害怕的香港奴民﹐真的生怕得罪當權者﹐當比黃毓民青筋暴現﹑聲大夾惡﹑掟蕉﹐梁國雄送蕉給特首"吃"﹐他們就似斯德歌爾摩症候群患著一樣﹐跑出來維護看來文明的加害者﹐還說黃毓民"教壞細路"。但頭腦清醒的﹐就該清楚看到﹐新聞每日看到所謂文明的官員﹑議事者﹐一句禮貌話﹑一個笑容﹐背後多少的惡。

為何中國人的禮貌﹑文明﹐變成加害弱者的糖衣﹖

Mild, politeness and "well-groomed" officials or politicians are those that are harming or core values.
中大學生報"情色版"事件﹐人們都指責學生鼓吹色情等﹐期實也是保守者要學生將來作當權者馴服工具的手斷﹐群起指責的人﹐當日報串的兩條躝坦傳道人﹐也只係敢對無力反抗的學生動口﹐即使今日都好自由﹐就是不敢對這些虛偽作出責備﹐只敢鬧黃毓民等。Why ? Because they (CUHK students,黃毓民) are not in power. When they put themselves on the line to express their thoughts, people are afraid their behavior will provoke the ones in power !
Typical "Stockholm Syndrome" mindset.

據說有人認為應該起訴黃毓民等﹐希望佢D好基督教弟兄姊妹義務幫下佢辯護。

蘋果日報講﹐有個小粥檔老闆李松興,近日起每天早上免費向逾百位長者送贈靚粥,又加送腸粉炒麪,為節衣縮食的公公婆婆帶來人間溫情。長者們吃得滿足,對非大富大貴的李松興心懷感激,口裏卻咒罵特首曾蔭權大條道理剝奪長者的生果金,「抵佢俾人掟蕉」 -- 我估我係老人家而有今日身體那麼好﹐都想向特首曾蔭權掟蕉。


另外﹐就係黃毓民等狂鬧林瑞麟 (基督教弟兄互鬧真精彩)。

毓民長毛大舊努力﹗

毓民大舊向曾蔭權掟蕉抗議@立法會行政長官施政報告 (2008-10-15)

看見覺得﹐D香蕉沒有掟中曾特首有D可惜。

Thursday, October 09, 2008

陳克勤無撚用

真的很精彩的反駮。也看見陳克勤這個廢物是如何的﹗﹗﹗
長毛我支持你﹗

Wednesday, October 08, 2008

不知所謂的星島日報社評

今天﹐好奇看見這個題目﹕金融海嘯下給新一届立法會議員的忠告﹐點擊一看﹐居然看見有生以來最不知所謂的星島日報社評。

文章不知是否基督徒手筆﹐劈頭就引用路加福音六章 41-42節有關眼中的刺和眼裡面梁木。一看原來是希望立法會議員﹐特別是社論可能指部份反對建制的人只懂吵吵鬧鬧﹐說他們不放精力在在建設發展上。
文章引用例子就是美國國會否決了七千億美元的救市方案。社論這樣說﹕「美國政府在月初提出七千億美元的救市方案,這個由財長保爾森主催,旨在向惡劣氛圍的雷霆一擊,無奈先被國會議員投票阻截,跟着本來只有三頁紙、言簡意賅、目標清晰的方案,卻被議員東加一筆、西加一捺,變成一疊四百頁的冗長文章…」﹐然後美國國會議員,幾乎有百分之八十說沒有財金經驗﹐但說如果議員沒有相關經驗,但能夠抱着為港為民的想法,事事以市民、社會利益為先,一樣可以在議事堂提出好的意見﹐但「最怕的是危難當前,政客抱愚昧無知的態度,把全球金融危機當作看完便算的國際新聞,繼續依然故我大發不着邊際的高見;更有甚者把危機當作狙擊政府的千載良機,以為政府失分、就是自己得分,結果做了鑿沉大船的罪魁禍首。」

我看﹐這個社論的作者非常非常沒有business sense。現在救市方案拿出的﹐是七千億美元納稅人的錢﹐試想﹐我一個普通公司工作的﹐每年向公司高層申請撥款去進行項目﹐別說是七千億美元﹐就算是七十萬港元﹐別想任何人可以用只有三頁紙、言簡意賅、目標清晰的方案就可以說服公司管理層安心批准撥款﹗公司管理都懂得看目標﹐但是實施方法﹑錢什麼時候怎樣用的cash flow﹐都是負責任的管理層必須過問的﹐因為這些不是他們的錢。
就算香港立法會對撥款申請﹐別說是七千億美元﹐幾千萬都須要幾十頁﹑上百頁的文件解釋﹐讓議員清楚錢怎樣用。
社論完全歪曲了議會作用﹐否定議會監察政府使用公共資源的功能﹐只要議會看眼前短期利益。
美國國會議員不是不知道金融危機的緊急性﹐但七千億美元納稅人的錢是他們要負責任地弄清楚。三頁紙、言簡意賅、目標清晰的方案沒有說清楚錢會在那方面使用﹑沒有界定如何使用﹑什麼時候使用﹐一旦將來資金運用出事﹐誰負責﹖有什麼根據去令錯誤使用的人問責呢﹖

我想﹐寫這篇社論的作者﹐大概有本事用三頁紙、言簡意賅、目標清晰的方案弄到七千億美元﹗

(學校通識課不妨加上批判不知所謂的文章﹑社論﹗)

Thursday, October 02, 2008

年紀「有番咁上下」

爬山在我來說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情﹐最少我自知年紀「有番咁上下」﹐假日出郊外都是走輕鬆的山路﹐尤其和朋友﹐都不想太辛苦。昨天國慶日假期偏偏就作了成世人都沒有這樣做的事情。到了郊外﹐走過一段「家樂徑」feel 的路﹐前面的山路雜草叢生﹐大家未知道難走﹐繼續頂上﹐竟然變了爬山 -- 是真爬﹐四肢並用﹑四腳爬爬的攀上山坡﹐手攀山石﹑腳踏山地﹐爬上山脊。
坐在中途休息才看到斜斜的山坡﹑好像成個人要跌下去似的﹐離開山腳很高很遠﹐自己也不禁心裡發毛﹐原來大家都做了以往絕對不會做的事情。

上山容易落山難﹐同伴和我最怕就是要原路下山﹕因為斜﹐心裡自然害怕﹐也擔心「年紀有番咁上下」體力能否支持。幸好昨天天空有雲﹐遮擋了猛烈的陽光﹐否則在光禿禿的山上﹐會更辛苦。既然怕原路下山﹐唯有硬著頭皮上﹐希望可以與正常的山路匯合。先前已經爬了50分鐘﹐結果在其中一個帶頭的同伴帶頭下﹐上了山頭﹐找到了路。那些山間徑都是以往的行山人走出來的﹐但已經雜草叢生﹐幾乎看不見﹐雜草又高又密﹐偶然有尖利的﹐不小心就會給刺傷﹐走了20多分鐘又石﹑又雜草的路﹐終於和大路匯合﹐一眾人都歡呼。

不會料想得到自己竟然能像少年一樣﹐做了這樣的事情﹐想來都感覺自己年輕了。大家晒得紅紅黑黑的﹐雖然肌肉酸痛﹐和摯友有這種經歷﹐真的一生難忘 -- 然後就是晚上的一串串夜話﹑情話 -- 片刻的觸動了解﹑人看平常不過的言說﹐在我心靈卻激發連連激蕩與傷懷﹐僅是過來站在我身旁﹑僅是寥寥數語﹐或是看見眼中泛起的淚光﹐都是人心靈的瑰寶﹐有若童話裡面精靈的魔法粉末。

我離教了﹐但不需要做一個快樂的離教信徒﹑我不需要為了justify我離開信仰而逼自己活得比信徒更好更快樂﹐因為我感受到﹑品味到的﹐就是活在真實的人生﹐經歷自我的真實而不需要害怕﹐哭﹑怒﹑笑﹑愛﹐都是自身生命的奔流﹐無懼無慮的﹐爽朗的別過為了滿足教條的生活﹐而是為了生命本身之美﹐飲盡裡面的哀苦喜樂﹐真實的活過。

爬山的經歷令我記起老歌﹐就是中村雅俊的《我喜歡這樣的你》ただお前がいい與《我們的旅程》俺たちの旅




此影片也有中村那首名曲《接觸》ふれあい


《我們的旅程》俺たちの旅
中譯
夢裡的斜坡
像石子模樣的石路
晃眼的白色長牆
不留足跡和影子﹐一直伸延到無法到達的山中
夢裡的夕陽
蔚藍的天空與海洋
混為一體伸向天涯
只留下過去的光輝
將被渺茫的一顆小星趕至消失

在我夢中漂浮的小舟上
你似乎仍在向我揮手

夢裡的誓約
像褐色的歸途
像旱田的回程
在西瓜花叢中
漫長的歲月
盹睡在那裡

在我夢中漂浮的小舟上
你似乎仍在向我揮手


《我喜歡這樣的你》ただお前がいい
中譯
你就是好 (我喜歡你)
我在煩惱中扔出的小石
在空中畫出了拋物線
我們所走過的青春之片段
我看見在空中跳躍
它反照在你的雙頜上

無須許下重逢的諾言
爽朗地說聲再見
我喜歡這樣的你

你就是好 (我喜歡你)
你雖無財產可以丟去
卻在留言版左端上
隨筆寫下今日又丟了一件
然後在回途中為此大笑

它反照在你的雙頜上

無須許下重逢的諾言
爽朗地說聲再見
我喜歡這樣的你


《接觸》ふれあい

每當感到傷心時
總把她憶思
此時願你在我身旁
摟起我雙肩
安慰與淚水都不須要
只求你一片溫暖
人若孤苦無依
便無法活下去

感到空虛而苦惱時
便欲把她邀請
不用一言一語齊唱同歌
無意間的心靈接觸
將帶給你幸福
人若孤苦無依
便無法活下去

Tuesday, September 30, 2008

好文分享﹕漫步山路悠然行

分享朋友傳來的小品。

漫步山路悠然行(貓貓給文章起的題目)
作者﹕常提
每個早上,只要能提早起牀,我便會走到離我家不遠的山間小徑,緩緩地慢行上山,身邊的公公婆婆很快便超前我了,而我獨愛慢行,如龜步般前進。每個緩慢輕放的腳步給我帶來安舒的感覺,把我從城市極速中自然鬆解出來。

上山巳是一年多的習慣了,而慢行的實踐源於與一班太極老人偶然之遇合。有一天,我路過這班看起來「個個好氣息」的晨運友,他們邀請我喝杯茶,我便坐下來傾聽些太極養生之道吧。太極精髓「慢中生柔,柔中生勁」的概念深深吸引着我,慢慢地,我從前輩中認識到太極的腿功實如樹根盤地,而上身卻虛靈活脫,太極的動態是全身啟動,源於腰並引發全身的配合及協調。我覺得非常有意思的是他們提到把太極生活化,即先讓起居飲食調節好,由鬆靜上山的第一步開始,就是這尋常生活中,不尋常的点滴的啟思,引領我緩步上山了!

關於作者﹕一個酷愛中國文化﹑喜歡大自然﹑簡朴而真率的大朋友。

針對其中一個基督徒對離教者指控的有力反駮

KC 在 回應離教者的十項指控提到一個普遍指控﹐就是指離教者並不認識基督教教義﹐或者誤解基督教教義。
其實﹐這只是香港基督徒的孤陋寡聞而已。
只要看看外國網站﹐實在很容易找到離開基督教的牧師﹑神學學者﹑宣教士。
最新的就是 Bart D. Ehrman :
Professor D. Ehrman:
現任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宗教學系系主任
Princeton 大學神學博士

最初細個係一個基督徒, 曾是牧師
但之後變成已放棄了基督教的信仰
因為在他的聖經研究中, 發現聖經內多部份都被教會有意修改
他在2008新書God's Problem: How the Bible Fails to Answer Our Most Important Question -- Why We Suffer中
指出基督教的神無法解釋我們最重要的問題- Why We Suffer

http://bartdehrman.com/books/gods_problem.htm

基督徒往往企圖利用不同信徒的得救見證來說服人﹐不如他們試看那些離開基督教的傳道人的見證﹕

From Missionary Bible Translator to Agnostic (Ken Daniels)
From Fundamentalist to Humanist (Robert M. Price)
Why I left the ministry and became an athiest (Vincent Runyon)

華人並非沒有人離開基督教﹐不過這個趨勢還需要時間形成﹐一來香港﹑華人社會缺乏平臺給他們﹐二來﹐華人始終比較重視關係﹐不願意離開基督教後評論﹐當然最重要是﹐如果你是傳道人﹐離開後你根本沒有任何其他技能生活﹐這是非常實際的﹐不似外國那樣﹐這些人可以有其他出路。
更多離教見證﹕
http://www.infidels.org/library/modern/testimonials/
http://exchristian.net/testimony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一些令人非常震撼的天文照片



天文觀測看見的影像都非常震撼。這是通過多次嚗光的效果﹐記錄的是每天同一時間﹐太陽在天上的位置。

另外一幅是在大嶼山拍攝的銀河﹐香港光害太利害﹐需要去非常偏僻的地方才可以拍攝

Sunday, September 21, 2008

回應離教者的十項指控

看了這文章回應離教者的十項指控﹐有感基督教對離教者﹐包括我﹐不同的錯誤指控﹐我不得不作回應。
我和上文作者﹐和其他離教的﹐遭遇都很相似﹐大部份信徒都指我們不過是為了人的問題離開基督教﹐企圖去淡化或者把視線轉移。
我當然也給人說我從來沒有真正相信基督﹐我朋友說她給人指她因為受過傷害而離開。
凡此種種﹐其實都是避開主要的問題根源﹐就是基督教根本就不 make sense.

我離開基督教的原因是它在科學站不住。
朋友離開﹐是看見它的虛偽﹑違反人性。

離開的﹐都認識過基督教﹐嘗試禱告求神﹐最後發現﹐神是虛無不真實的。

Saturday, September 20, 2008

基督教的“信心”就是漠視事實與否定基督教的錯誤

其實﹐大家遇到基督徒的經驗﹐你會發現一個模式。你列舉給他任何基督教的錯誤﹑不合理﹑一些反駮基督教信仰的事實﹐甚至問他們﹐有什麼東西可以說服他是錯誤決定去信基督教而決定不信﹐他們的答案是﹕沒有﹐因為我有“信心”。信仰是講求信心的。

離教文章有人回應﹐我討論的時候﹐就不斷有人說﹐信仰是追求﹑信仰不是任何的哲學命題﹐可通過哲學討論的。

我很不同意﹐他們既然把一切決定﹑思維都建構於一個他們認為是存在的“神”之上﹐那麼”神存在“這個論述最少已經可以討論”真“/”假“了﹐既然可以討論﹐又怎能令信仰免於邏輯的驗證﹑要求證明神存在呢﹖

我退了一步﹐就問對方能否論證神存在的概率 (probability)﹐他回答﹕神本身就是 Probability。

我雖然非讀哲學出身﹐但對這個答案感到憤怒 -- 其無賴無理之處﹐只是一種貪口舌之快﹐自以為聰明的答案。

參考任何正統基督教神學﹐包括現代巴特等新正統﹐神是肯定的( certainty)﹐決非 probability﹐神是有意志﹑位格的的一個人格化的存在者﹐不是數學的 probability。

說出這種說話企圖反駮﹐本身說這話的人根本是無意為自己言論負責﹐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說什麼。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轉載﹕C-sir 文章 (上)

網上如果看見有趣﹑抵死東西﹐一定公諸同好

時代論壇文章作者 C-sir 的 blog 原來有此好東西﹕
和朋友吃飯被不認識的傳道人「關心」
這是原文網址
昨天我和朋友食飯,因為朋友在新年時可能吃了不少油膩東西,所以選擇了食弼。我們吃的店子不是什麼高級餐館,只是一般的快餐店,我們等了好一會後終於找到一個單邊的二人座位,我左手邊是一幅牆,右手邊已是行人通道,我們二人談了約40分鐘。

坐在我朋友後面的男人轉身走過來,他告訴了我自己的教會名稱,言明自己是傳道人,然後溫和地說:"弟兄不宜在公開地方講論教會問題,以免他人跌倒。"然後便離開了。

我和朋友多年沒有見面,藉新年大家拜拜年,她也是一位基督徒,是我的舊同事,所以我們談的話題都是教會和社會的一些現象,當中對於教會也有許多評彈。她不是參加我教會的,也和我教會絕無關係,二人也只是關心教會的發展,沒有粗口也沒有什麼不敬。卻會引起這位傳道人的"關心"。

我曾經試過有一些朋友為了護教,而在聽到一些人評彈基督教時給予一些陌生人意見,但都是禮貌和客氣地先介紹自己並問準他人是否介意自己一起討論才給予意見的,我也很欣賞這些朋友。

但這位傳道人的行動卻使我感到無奈和有一種恐怖的感覺。

原因是:

1. 他並不是認為我的意見不對,相反,他只是說不宜在公開講論。這代表他關心的只是聲譽。

大家有沒有聽過一些新聞:校長知道有老師非禮學生,但並沒有報警,為的是以免影響校譽。二者有的思想理念基本一致。

聖經為什麼記載猶大出賣主呢﹖為什麼上帝不叫人抺掉這不光彩的事呢﹖耶穌竟然"教"出這樣的門徒﹖聖經並不是要維護教會,而是說出上帝的屬性,祂是公義公平的。所以聖經是可信的。

2. 他並不關心人或我,只關心那些公眾

我是一位基督徒,我對教會有一些負面睇法,也因教會的做法而感到失望和悲哀,我和朋友去分享,可以看到自己是否有錯,也可以治療自己人內心的痛苦,但這位傳道人卻無形中禁止了。

撒馬利亞人故事中祭師不顧而去,今天的傳道人卻沒有不顧而去,卻告訴你在心中的苦痛不要說出來,以免影響到別人。這比起不顧而去更高一個層次,彷彿在別人的傷口中撒鹽。

3. 他叫我要做一個有錢人

香港人食飯分享是當然的事,我不是什麼百萬富翁,要找一個四邊無人的地方才可以說話,那 不是說叫我永遠不要講嗎﹖要不我次次要約朋友去酒店套房才可以分享嗎﹖

香港不是一個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嗎﹖我以為去了蘇聯的鐵幕時。好恐怖。

我是一位基督徒,信主十多年,一直熱心教會,自己也離開商業機構而全職事奉,但多年來看見教會和教會機構的許多問題,也嘗試過去給意見,或身體力行去改善,卻弄至傷痕累累,也患有輕度的抑鬱。

現在我是一個流浪的基督徒,我雖然參加教會崇拜,但卻只抱著一個浪人的心態,因為自己已不能夠像以往般單純地去愛教會,所謂經一事長一智,也套用阿嬌的教導:我不再"好天真好傻",但我仍會"積極面對"信仰人生。

但無論如何,我自己知道上帝是存在,祂的教導也沒有錯,只是人的演釋不符合神吧了。

p.s. 我會將這篇文章 send 去有關教會的主任牧師。

貓按﹕下文更加精彩。

轉載﹕C-sir 文章精彩下文

c-sir果然按照他說﹐把文章寄了給那個九唔答八傳道人的教會﹐結果更加令人失望﹗

"教會的言論自由- 和朋友食飯後被不認識的傳道人"關心" part 2"

原文網址在這裡

自從上次在Blog (14-2-2008) 中講述了我在快餐店卡位同朋友傾偈時,被一間教會的傳道人叫我不要講嘢後,我寫了信給那教會的堂主任,希望他能教導一下那一位同工,讓他尊重言論自由,我以為此事已罷,因為只是小事一件。


但一星期後我卻收到我朋友通知,他說牧師竟然在講道中回應我,並說他認為那位在公眾場合中叫我不要講嘢的傳道人一點也沒有錯。


原來講壇是回應投訴人的意見的合理和合法渠道。


我知道消息後立時寫了一封電郵,要求牧師回應我,也留了電郵和聯絡電話,但他卻沒有任何回覆。


周一我至電該教會,留了電話,但那位牧師一直沒有回覆我,後來我再打電話給他,接線生沒有問我姓甚名誰便直接將電話接了過去。


首先我問他為什麼沒有回覆我,我寫了信給他,又留了電話,也要求他回覆,他的回應是:"他有權不和我這種人溝通。"


我是一種什麼人呢﹖殺人放火嗎﹖我主動地向他了解溝通,他卻不認為需要和我溝通。


但他的確說得對,他沒有欠我的,他又不是政府,我也不是他的會友,我只是一普通人。(雖然他講道後也會和陌生人握握手,問候一下他們,每次更會有迎新活動。)


另一個他不回應我的原因是我的信件 "cynical "。


這令我想起97年中國民運領袖吾爾開希穿著睡衣和領導說話的光景,學生們結果都不得好死。


當你被傷害,寫投訴信,難道還要多謝及讚賞他兩句先﹖這種虛假的行為我真的做唔出,如果唔係我今日一早發咗達,都唔會係窮教練一名。


一個教會過千人的領導者,對於一封投訴信,他竟然會以這封信沒有寫得恭維尊重而不屑理會。我三番四次嘗試和他溝通也不和我溝通,但卻在講壇中公開討論。


他會覺得和我這種人溝通是不需要的,這人原來叫牧師。


幸好,我不會因為強權而畏縮,所以我得閒時會整理事件,然後發去各教會機構,宗派的總會向他們諮詢這種做法是否合理。


就像聖經將事實記下來,一字不減。


那一天牧師和我的對話實在使我無盡慨嘆,因為曾經心中非常尊敬的牧者竟然是這樣的真面目。


我突然想起一句城中熱話:"我大聲唔代表我無禮貌。"


而我則是:"我寸,但不代表我無道理。"


一個過千人的教會牧者,曾經留學外地,在美國牧會卻不懂得如何去處事,真是令人非常婉惜。


我在公開地方和人食飯傾偈,被他的下屬傳道人叫我收聲,這位牧師還再三地告訴我他認為他的下屬絕對沒有做錯,因為他的下屬是出於好意。


這是什麼道理呢﹖出意好意便可以妄顧別人的言論自由嗎﹖


我問牧師若連卡位都不可以傾偈,我將來可以在那裏和朋友分享呢﹖


牧師卻避開了沒有回應我。


莫非要到酒店開房傾偈﹖我不是富貴人,那裏俾得起錢呢﹖


牧師還問我:"弟兄,你問心那一句,你認為你真的是在幫助基督教嗎﹖"


我好想問一問那位牧師:"你認為我在你身上看見耶穌了嗎﹖有愛嗎﹖你認為你不屑和我這種人傾,是基督耶穌的榜樣嗎﹖"

那間教會叫播道會窩打老道山福音堂,那位牧師叫蘇穎睿,而該位在公共場所要求我閉口的傳道人是朱卓慈傳道。


我所寫的沒有半句假話。


p.s. 這篇文章我寫了很久,但因為內心有許多爭扎,也害怕後果嚴重,所以一直未有發表,但當我看見非信徒所寫文章基督教保皇黨的誕生,自己又去了沒有言論自由的緬甸,又和幾位好朋友分享後,我認為愛教會的人都應該努力珍惜言論自由,透過說出真相去讓教會成長,所以終於決定發表本文。如有令大家對自己的牧者有所失望,我也只能說一聲:”請你不要再天真再傻。”

Sunday, September 14, 2008

Tuesday, September 09, 2008

結束23年基督徒生涯﹐辭別基督教 - 撮譯自本人給朋友的英文版本 - Resigned from Christianity after 23 years of journey (初稿)

真理叫你們得自由 —《聖經》

結束23年基督徒生涯﹐辭別基督教 - 撮譯自本人給朋友的英文版本 - Resigned from Christianity after 23 years of journey



這篇文章是我一生人最花心力而寫的。初稿是英文﹐沒有太多註釋提供進一步資料﹐只是稍微梳理了我從尋求真理﹐信基督教到離開的心路歷程。

當我決定把我離開基督教這事告知我親密的朋友時候﹐為了讓他們和我有真實的相遇﹐我修改過英文版本﹐加了很多我個人的感受﹑剖白﹑和生命經歷﹐敞開自己﹐希望他們是能夠像聽一個好朋友分享一樣﹐大家保持一份情誼。這次修改我動用巨大心力﹐似乎也達到了我的效果。

一個我離開基督教後認識的好友知道我為朋友耗費心力去寫﹐說我為朋友的情義如此耗費心力和真誠分享﹐任何人看見都會為之動容。

走筆至此﹐我為這位知交真誠的支持而感到很開心和自豪。這個版本是我一個方法對這個朋友致以敬意。

我這次這一版本對象是不同讀者而寫的﹐因此我略去不少之前版本的細節﹐主要為了保護不同當事人的私隱的緣故﹐但我保留了大部份我個人的想法和重要促使我離開基督教的原因﹐同時相對其他版本﹐我加了大量註腳﹐列出一些有關信息的網站﹐和涉及的人物﹐部份甚至是基督教裡面有點名氣的。我鋪陳這些信息是要讀者自知道我離開基督教是基於事實﹐這些都是有出處的﹐並且要大家看清楚基督教裡面虛偽和醜陋﹐和其信仰的謬誤之處。

寫這個版本的目的是要想不同讀者群展示我的心路歷程和導致我最後決定基督教不可信的具體事實和資料。

基督徒朋友

你們讀下去一定會非常不安﹐因為部份基督教醜陋的一面我是很不保留地寫出來﹐其中涉及部份是香港有名望的基督教人士﹑大宗派等他們的卑劣行為﹐如果你們上網的話﹐你們點擊部份的互聯網連結﹐會發現更多令你們不安的信息。

讀到這裡﹐你們有兩個選擇﹕
一. 你們可以選擇不讀﹐按一個摯刪掉文檔就一了百了。
二. 你們不怕裡面內容令你信仰動搖就讀下去。

但你要誠實的看裡面的內容﹐不要因為裡面的事實和你信仰不符就否定。你如果不同意﹐可以上我的博客和我討論。(謾罵攻擊或廢話就不要來了)

慕道(即考慮新基督教的)朋友
我相信你們可以被稱為慕道﹐都對基督教有一定好感﹐甚至有好好的朋友是基督徒邀請你返教會。和上面一樣﹐你們讀下去一定會非常不安﹐那些你認識的基督徒朋友從來沒有告訴你基督教有這些黑暗面﹐他們甚至不知道。要是你讀了覺得不妥﹐你自己考慮﹕
一. 你要拿文章裡面的東西與你基督徒朋友質問導致傷了你們的情誼﹖
二. 你還是讀了文章後覺得要考慮﹖
三. 還是你沒有興趣考究﹐總之朋友信你都信﹐憑感受好了﹖
四. 其它想法﹖
你想法可以很多﹐但我只說﹐如果信的東西是假的﹐不如老老實實的承認自己是迷信﹐同拜祖先﹐拜黃大仙差別只是基督教在宗教上面處理人生問題確實優于拜祖先﹐拜黃大仙﹐宗教裡面大概只有佛教可以和基督教相揮影。

選擇一個宗教身份的決定不是只為了和朋友一起(為了和朋友一起不是不好﹐但不需要跟他們信一樣的宗教)﹐而是知道自己決定信的是否合理。

非信徒朋友﹐包括對基督教意見中立或者反對的人
這些提供的資料﹐一般不是在普通網上討論區可以看到的﹐要是有大家歡迎把這篇文章全部轉載。

這不是論文
先聲明﹐我這不是學術論文﹐中間可能偶然有些論述是有人覺得有謬誤。我想強調﹐可能我追尋過程中不免犯上一些思維謬誤﹐多數人的生命歷程都是如此﹐因為這種過程和一個人可以靜下來慢慢寫學術論文﹑小心論證是不同的。但我最後驅使我決定離開基督教的﹐是基督教本身一些是違反科學事實和道理謬誤的地方。我過程犯上的思維謬誤﹐仍然無法令不存在的神存在﹐無法令從進化發展來的生物變成全部由神創造。

你們當是一個離開基督教的人詳細的分享﹐帶開放和寬容的心去細看我的歷程。

一切的開頭

我出生是富有的家庭﹐不愁衣食﹐家住高尚地方﹐自小進入今天人人爭崩頭的名校讀書。

學校是教會學校﹐必定有聖經故事聽。這些故事對一個小小孩子當然引人入勝﹐和安徒生、格林童話、西遊記一樣﹐不過﹐老師講這些聖經故事給你聽時候﹐一定說那些故事都是千真萬確的。
說來這些故事都很精彩﹐好像摩西帶希伯來人出埃及的神跡﹐耶利哥城如何給攻下﹐魅力逼人的詩人戰士的大衛王﹐聰明絕頂的所羅門王﹐約瑟和他十個哥哥的故事﹐還有耶穌(聖詩有 Jesus loves the little children, 小學時候學的)。

這些故事令我對基督教留下很好的印象。而當時小學不少老師是基督徒﹐都是對學生愛護的好老師﹐我對基督教是沒有什麼反感的﹐甚至有點點嚮往﹐都是因為這些老師的吸引。

我很好學﹐喜歡學不同的東西。我和自己的哥哥弟弟自小就央求父母給我們買兒童百科全書﹐訂閱科普雜誌﹐當然我們也看兒童看的連環圖﹐不過對學問追求是我們幾個孩子的共同點。

我少年時候追看科普節目“宇宙”( Cosmos, Carl Sagan)和“生命之源” ﹐令我特別喜歡科學。

我想我是天生喜歡追求知識﹐好奇和對新事物有興趣﹐我也發覺我喜歡公義﹐正直和真理。

度過快樂的小學生活我順利升到中學﹐又是這家名校的直屬中學。人大了點點﹐小學聽的聖經故事就都不過是故事﹐我沒有很認真理會宗教問題。

中學既然是教會學校﹐自然有老師是基督徒﹐也有很多學生是基督徒﹐多數的都是友善﹐當然也遇到同學向我傳教﹐我都沒有理會他們。學校宗教風氣濃烈﹐聖誕節﹑復活節必定可以提早放學﹐參加宗教活動和看宗教戲劇﹐總之可以早放學﹐學生一定開心。

個別基督徒老師﹐特別我記得負責中學宗教科的一位英國女士﹐她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正氣﹐人人都對她又怕又愛﹔她和一般硬銷基督教的信徒不同﹐肯用討論的態度談信仰﹐是少數我到現在仍然尊重的信徒之一。


最令我反感的就是一個聖經老師﹐居然教導中華漢字的船字是「舟 + 八 + 口」組成﹐和聖經記載挪亞一家(剛好八個人)上方舟一樣﹐以為漢字裡面含神的啟示﹐ 為傳教強姦中華文化。

加上老師不斷空口講聖經如何有權威﹐要我們信﹐都非常令我反感。





人生危機出現

我以優異的會考升讀預科﹐感到前途無限﹐我更加參加學校辯論隊和參加校際朗誦節的演講比賽﹐訓練得一副精密思維和懂得辯論的技巧。我對前途很有信心﹐相信自己高級程度會考後﹐就算上不了香港的大學﹐也可以出國留學﹐攻讀我喜歡的科學或者電腦學。

我從來不知道家庭已經發生了巨變。

我中六那年﹐父親生意失敗﹐欠下巨債﹐家住的大屋給銀行收回﹐父親避債去了外地﹐和母親一起﹐母親和父親更後來分開。

由於家庭是比較保守﹐我自小被父母管得很緊﹐不許有自己空間﹐因此我自小缺乏信心﹐缺乏接納﹐這造就後來我容易接納基督教的因素。

由於家庭巨大打擊﹐我感到我認識的世界完全翻轉﹐什麼我預算的都化為烏有﹐我變得意志消沉﹐學業一落千丈﹐甚至開始做出軌的行為﹐走堂﹐不回校等。

中七的時候我想振作﹐而同時有基督徒同學開始來關懷我。我當時很需要支持﹐因為實在我感到家庭發生的事情對我打擊太大﹐在一次佈道會上﹐被臺上牧師言論感動﹐他說信耶穌就得到內心的平安和喜樂﹐和真理﹐於是在激動下就信了耶穌。其實我是一個容易與人 emphasize的人﹐讀感動人的故事我都這樣﹐我大概是給耶穌的故事感動﹐又非常需要精神的支持﹐於是就這樣決定了。

信主並沒有改變我家的巨變﹐我仍然要自己面對。
不過原來教會多數人都是出自比較好的家庭﹐好像我這樣的不是沒有﹐不過在教會氣氛下﹐你是不敢透露的。我稍微說了每天和父親吵架和壓力的事情﹐教會弟兄姐妹只懂得告訴我要忍耐父親﹐要按照聖經教導順從他。卻不知道父親給我的壓力隨時可以令我無法集中精神讀書﹐到時候我無法畢業﹐邊個可憐 ? 最多不過幾句安慰﹐叫我靠神好了。

我不禁問﹐信了耶穌﹐不是有所謂聖靈內住嗎﹖聖靈為何無法給他們智慧令他們說我需要的安慰說話呢﹖最少不會說那些「行貨」答案罷﹖

我知道有信徒一定質疑我是否有尋求神﹑有真的求問。其實說穿了﹐根本基督教沒有任何所謂確定尋求神的方法﹐但它肯定是﹐把個人一切不順利﹑不安樂﹐歸咎在哪人尋求神不力﹑不夠信心上﹐形成一種叫信徒自我責備的循環﹕你不快樂﹑靈性不好﹐因為你沒有尋求神。你尋求神尋求不了﹐有話是你靈性不好。總而言之﹐人的問題是人自己的問題﹐神是完全沒有問題﹑基督教完全沒有問題。

不久後我慢慢發現﹐基督教根本經不起現實的考驗。

我當時教會的文化﹐其實今日也是﹐就是多鼓勵你分享正面的東西﹐要感恩。如果你分享你的苦況﹐而一句感恩或者信靠的說話都沒有﹐教會的人都不免覺得你有問題﹐缺乏信心。不要小看這種文化。基督教一位學者龔立人博士的太太因癌症去世﹐他分享妻子從患病到去世歷程寫的一本書「眼淚未抹乾」﹐得到好評﹐偏偏一次聚會介紹那書後﹐某牧者居然對龔立人博士說﹐本書名字要改為「眼淚已抹乾」﹐言談顯示這個牧者覺得堂堂一個基督教神學博士如果哀悼亡妻寫的書仍然帶懮愁就不對。

人家已經是大學神學教授都遭到這樣對待﹐教會報喜不報憂的文化可以看到是根深蒂固的。尤其教會每年除夕最喜歡辦感恩聚會﹐人家個個可以出去感恩﹐我自己一點感恩之情都沒有﹐要我聽人家面對困難可以感謝神。當中我真懷疑那些感恩多少是真心﹐多少作大﹖這些只是令人窒息和非常虛偽。

回想我所以信耶穌﹐其實我因為家庭打擊﹐當時變得非常脆弱﹐真的像走投無路一樣﹐好像遇溺的人﹐如果有人告訴我一根飲筒可以就我﹐我都會毫不猶豫抓住那根飲筒。

年青﹐21歲前因為未定性﹐一般都有很波動的情緒﹐又同時很需要肯定自己﹐或者問人生的問題﹐進入長大成人時候為自己找尋定位和方向。
需要關懷的在基督教找到溫暖的群體﹐追求正義和真理這種理想主義的又可以看到基督教教義救世的吸引﹐在未受過獨立思考﹑邏輯思維訓練﹑缺乏歷史科學知識下﹐很容易就會對基督教的佈道產生反應。如果向我一樣面對人生危機﹐就更加容易信基督教。

無論信的動機如何﹐最後無改基督教裡面虛假的東西完全虛假的事實。

隨著時日﹐我慢慢發現基要主義 是不合理﹐福音派信仰裡面的信條自相矛盾﹐而基督教圈子﹐特別華人基督教﹐更加是驕傲﹑教條主義和偽善。
華人圈子口裡面說容許自由思考和異見﹐但都是說說﹐最後都是要信徒毫不質疑的接納他們一套。而為了推他們一套營造學術姿態兼不守學術游戲規則﹐更是近日令人憤怒的發展。

天主教和東正教比較溫和﹐比較包容不同的人﹐但同樣也見教條主義。

自由派基督教 是我覺得做基督徒時代比較自在的日子﹐因為他們容許自由的思想(free thinking)。

早年的基督徒日子
和好多初信的一樣﹐我經歷了一種亢奮﹐覺得好像很釋放﹐滿足﹐平安和喜樂。大概在行出去決志 時候我情緒洶湧爆發﹐激動的哭了﹐把埋在心裡面的不快發泄了。
之後的 euphoria 令我沐浴在一片釋放﹐滿足﹐平安和喜樂。

年青的人未定性﹐是很重情緒和感受的﹐因此我也不例外地把這種感受當是「得救」的感覺。

我信的時候根本不夠成熟去細想﹐情緒的波動就好似一個巨浪把你推了去信。

然而﹐當我年紀長後﹐我發覺這種感覺是可以用不同方法複製的﹐就算不是信仰經歷也可以的。我朋友參加 Life Dymanics﹐感到被更新﹑重生﹐感覺和信耶穌的一樣。

我信耶穌後非常興奮﹐全情投入信仰﹐參加事奉﹐見證基督。

我是屬於聰明的人﹐在這種情況下腦袋轉數簡直好像電腦CPU超瀕一樣﹐半年的初信訓練根本就好似小學幼稚園東西﹐毫無難度。我投入教會生活﹐參加不同聚會﹐在不足一年﹐不認識我的還以為我信了很久。
在這信仰初期﹐我把所有我對科學的熱愛和我參加辯論時候運用的理性思維擱下超過15年﹐開始我和基督教維持兩年的蜜月期。

我參加的教會是屬於浸信會 ﹐而採取基要派立場。不過多數裡面的會友對人都不錯。

基要派的世界觀影響我初期信仰日子很深。典型的是他們採取排他的觀點﹐不論是極端和溫和﹐都有所謂黑白二分的想法。只是“either or” ﹐非此即彼﹐也認為信主和不信主的固然不可以結婚﹐就算是工作不不會合作得好。當然少不了的是攻擊其他宗教﹐以自己為優越與並只有基督教擁有真理。

我維持這種信仰態度最少八﹑九年。這期間我不斷讀聖經和有關參考書﹐甚至開始涉獵神學題材的書﹐又帶查經小組﹐參加教會詩班。

功課和教會﹐就是我的一切﹐此外我就很少理會其他東西(我有參加教會外的合唱團體的)。
基督教﹐特別福音派和基要派設計信徒的教會生活﹐其實就是把信徒的時間﹑空間﹑心靈儘量塞滿基督教的東西﹐讓他們不去接觸基督教外任何挑戰基督教的東西。這個方法就是耶穌來自聖經的比喻。
當一個人時間﹑心思﹑朋友﹑地點都是基督教﹐放工都是教會﹐那個人就慢慢地在基督教建立了一個網羅﹐基督教一切都是那個人身份﹑生命的一部分﹐離開等於把自己從一處安身立命的地方割裂出來﹐絕對不容易。

操控性教會更加把這推前一步﹐連私人生活也受到他們所謂師傅的控制。


夏令營奇遇
我的教會每年都舉行夏令營。夏令營我去了幾次﹐最後一個晚上聚會叫「獻心會」﹐講員一定大談基督門徒的本份﹐要如何奉獻基督﹐然後就好似佈道會決志一樣﹐部份信徒就上前﹐不少都哭得很厲害﹐說他們要奉獻一生給主耶穌。

過了一些日子﹐我發現那些在「獻心會」哭得最厲害的﹐往往有不少都後來離開教會。
現在回想﹐我推測﹐那些夏令營﹑奮興會 等﹐人出去奉獻﹐目的是從拾決志時候那種感覺﹐好似給一種熱力充滿的感覺﹐那種感動。那種感覺其實﹐是他們 identity ﹐或者最少是他們以為﹐的一部份。他們那刻是人生一個 defining moment﹐life changing moment﹐他們難以忘記﹐卻發現這種感覺最終沒有帶來他們真實的釋放﹑平安﹐為了重拾﹐他們要重演那個感覺。教會不斷聚會﹐也是帶這種方式的﹐不斷重演﹐要人相信那種感覺就是自己的一部分。

這種感動可能曾經令他暫時忘記了他當前的困難和自身的問題﹐可是亢奮過後﹐一切回復正常﹐他又面對同樣問題﹐當他發覺問題仍然困擾自己﹐他會感覺自己不「屬靈 」﹐感到內疚(覺得自己信得不好)。

正如好多表現非常熱心信徒﹐都屬於熱得快﹐死得更快。我估計都是情緒感情因素多﹐而不是什麼很深思熟慮的事情。

我當時當然不知道我是因為情感需要而信耶穌。

信了七年八年﹐我那些排他思想慢慢的軟化﹐可能是因為我本性不是太排他﹐總覺得排他是要對一些不同(而非直接衝突)的擺出一副敵意﹐而因為我名校出生﹐思維上相對開明。
自己當時的教會仍然教導基督教排他的觀念﹐例如信和不信不可以結合(有教會某部部長因為和非信徒結婚﹐結果在一次會員投票中﹐有人質疑﹐想投反對票)﹐強調分別為聖等。

我基本都對這種信仰有懷疑﹐但口裡面不會反對﹐心裡面開始不安。越見基督教一些我難以認同的做法﹐這種不安就增加﹐只是因為我在基督教感到安全﹐我沒有覺得需要面對我裡面的不安。

我不是那些「又天真有傻」的信徒﹐我當然知道很多對基督教的批評﹐但當時我被說服了基督教是真理﹐我如其它基督徒一樣﹐都是認為是少數壞的信徒迫害基督教名聲﹐從來沒有考慮基督教一切的信仰系統是「無根」的。

我和很多信徒一樣﹐實在是因為對歷史﹑科學和基督教本身缺乏認知才以為我們把握的是理所當然的。

基要派思想和材料最多的﹐首推中信月刊 , 海外校園 ﹐兩本刊物的材料包含大量偽科學﹐蒙蔽教會的人。但因為我本身大學不是學科學科目﹐也不留意﹐和其它信徒一樣﹐我都相信那些鬼話。

不過當你自己甘心受到基要派信仰或者福音信仰所影響﹐你不會覺得這樣做是有問題的﹐因為你自己不自覺的停止自己的獨立思考﹐你只是不斷想到保護自己的信心﹐「認定」自己信的東西﹐然後只是不斷增加知識去堅固它﹐使它不動搖。至於那些知識是否真確﹐那不會有人問﹐反正只要可以堅固信心就一定接受。


首次看到基督教的幽暗
我首次接觸基督教幽暗的一面﹐源于我第一間返的教會。當時教會進行小組化聚會﹐即是把信徒群分成約十人上下的小組﹐小組聚會說是比較靈活﹐比較可以親密認識支持。我是其中一個組長。
不過教會當時據說聽了部份意見﹐說參加小組接觸少了教會其它人﹐我不知道是教會領導層那個人想出來的主意﹐說每年小組要再重組。

我小組的組員是屬於靜態慢熱的﹐要他們認識其它人﹐不是不可以﹐但不可以快。組員都已經開始大家熟落﹐不想那麼快就要從頭來。可是負責的信徒表示勢在必行﹐我們不得不從。我雖然想保留不改﹐最後是教會行政需要大於小組需要。
這事件對我衝擊不小。我當時認為﹐聚會是為聚會的人而設﹐而非為了方便行政﹐可是行政的往往覺得就是為了更大發展﹐又借使多人得救過橋等﹐要你依從教會的放向。總之做的東西每次可以南轅北轍﹐不過用的理由都是要為福音。

而後來我一次又一次看到﹐基督教為了傳教﹑福音﹐是可以用謊言的。
而教會為何要不斷有人呢﹐因為教會要大﹑要增長﹐才可以財源滾滾﹐才所謂有勢力傳福音﹐然後教會更大更大。。。

不論是牧師或信徒﹐都會用不同的方法叫人信主﹐基督教到今日仍然流行大量謊言﹐不見任何跡象會停止﹕
a) 提倡進化論的科學家達爾文臨終悔改信主
b) 提倡進化論的科學家達爾文臨終悔改信主後表示後悔發表進化論
c) 進化論只是理論
d) 多數科學家都是基督徒
e) 同性戀是可以改變的
f) 很久以前﹐恐龍和人是同行的


第二次看到基督教幽暗面是轉了新的教會後﹐牧師為了和個別領袖的不和唆擺執事和會眾﹐並且逼得一個女傳道辭職。
當時教會可以說是烏煙瘴氣﹐也很多弟兄姊妹受傷害﹐教會領袖束手無策﹐個別還糊塗得不知道這個牧師的人格操守問題。
大家或者覺得這屬於個別事件﹐不過只要大家把所有耳聞目睹的教會分裂或者紛爭羅列﹐你都不禁問﹐事件這麼多﹐好似比非信徒群體也有過之而無不及﹐那麼信仰的效果是那麼大嗎﹖若果大家把基督教界所有敗壞牧師﹑敗壞領袖是的事件都全部一起看﹐我們就應該問﹐這信仰是不是有用的﹐所謂神轉化生命的力量﹐若果按照基督教觀點神是不變和是有貫徹性的話﹐看見的表象就不是那麼一回事。
這些表象不是基督教錯謬的證據﹐但肯定推動了我日後深入看基督教的問題。

網上基督教論壇 - 我第一個妥協
我本科修讀電腦﹐所以是很早使用撥號上網去互聯網的人。
互聯網讓我看見一個普通信徒平日未必接觸的世界。在那裡我才知道教會告訴信徒的都未必盡是真實﹐甚至是作假﹑不確的。

初期﹐我在新聞組 除了和信徒討論﹐也和非信徒﹑反基督教的人和前信徒激烈辯論。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己信念遇到危機的時候。

當時激烈討論的就是有關基督教機構或者教會只聘請信徒的問題。
一般來說﹐基督教機構﹑神學院﹑教會任何人員﹐連掃地的﹐都必須是信徒。當時一個討論就是﹐若果一個機構聘請會計文員﹐或者網頁設計﹐甚至普通的打掃﹐為何一定是基督徒﹖
非信徒認為這是屬於歧視﹐剝奪了人工作機會。他們提出有佛教機構不計較一個人是基督徒而聘請他。我起初說因為機構事工是為神國的緣故﹐所以必須是基督徒。但網友說﹐既然是這樣﹐為何基督教機構租用非信徒的物業﹑使用非信徒提供的電力﹑通訊等設施呢﹖還有﹐基督教學校使用了政府公帑﹐怎可以這樣用來優待信徒﹖

我嘗試在不同地方找理由去解釋﹐但發現若果有關工作根本不涉及宗教成份﹐例如宣講或者製作宗教內容﹐信徒和非信徒是不可能有看得到的分別﹐更何況很多信徒是受僱在非基督教或者是其它宗教機構裡面﹐我們怎可雙重標準呢﹖
若果是普通信徒﹐例如基要派﹐面對難以反駮的論據﹐他們大概是說對方是世上無用小學來回應。
我自己對這種回應感到很不安。若果基督教是理直氣壯﹐若果基督教是有真理和智慧﹐何以無法回應呢﹖我自己也想﹐若果是基督教機構﹐只要掌管基督教信仰部份是信徒的話﹐那些職位反正是按指示行﹐如何會構成問題呢﹖

這爭論的結果是﹐我開始懷疑基督教一些做法的合理性﹐而後來導致我發現基督教整個宗教的根源是源自不合理的基礎。

這次經驗我看見基督徒﹐包括我自己﹐回應這些問題時候﹐是採取了逃避的態度﹐不肯正面回答﹐甚至是把舉證責任推去別人或者是用其它問題轉移視線。

我想﹐正直的信徒為何需要這樣做呢﹖難道基督教沒有好的答案﹖

我最後發現我無法使用合理的解釋去合理化基督教機構只聘請信徒的理由﹐於是我就向其它版友表示妥協﹐認為基督教機構要求所有員工是信徒是不合理的。

我回想這種基要主義心態﹐自己感到不寒而慄。

幾番的思考﹐我就承認﹐基督教機構堅持任何受僱員工都必須是信徒是不合理的。縱然基督教是得到神啟示的真理﹐他們不能夠說有神啟示可以把錯變成對。企圖使用聖經去顛倒是非是非常錯誤的行為。

這種在心裡面出現的不安﹐稱為cognitive dissonance ﹐即認知與我實際認同的是不協調﹐不和諧的。我被人教導要相信某些東西﹐但實際上我隱隱約約覺得不妥當。
而這次事件不是獨立的事件﹐當我開始去真的看歷史﹑科學事實的時候﹐基督教教導的所謂真理越來越令我不安。
這種不安慢慢變成了我離開基督教的開端。

分析基要派心態

在這裡﹐我會稍微討論一下我體會的基要派心態。

假如我學一個死硬基要主義者﹐我一定不會理會我是理據不足﹑不會理會我根本沒有事實支持我的觀點。什麼邏輯﹑推論﹑理性思考﹐都不死是死硬基要主義者考慮的﹐我所謂的cognitive dissonance只會被壓抑﹐或者只是被說成是信心不足﹑魔鬼的干擾。
最後﹐面對自己詞窮理屈死硬基要主義信徒的反應就是把反駮到他們的人當是迫害他們的﹐他們是為義受到逼迫﹐末日來之前﹐信徒是受到逼迫的。
如果按照基要派思維﹐任何邏輯﹑理由都不重要﹐一個這樣的人一定會壓抑自己的理性和對事實的把握﹐因為她/他一定要維護自己已經找到的真理。既然找到了﹐其他的根本沒有需要驗證就肯定是錯的了。然後就用基督教所謂逼迫的經文﹐安慰自己。
但我當時卻不以為自己是知道所有的﹐因為我自己的教育和當時的教會相對開明﹐我是可以用邏輯推論和理性思維解讀。
不過當問題涉及到信仰核心﹐例如三位一體﹑基督復活﹐我的邏輯推論和理性思維就自動停止﹗
停止﹐但我不是沒有反應的。我本身是追求真理﹑要求公義的。當我企圖通過壓抑邏輯推論和理性思維維護信仰﹐我自然感到一種強烈的不諧調﹐就是所謂 cognitive dissonance. 我自己根本不願意去支持或者認同任何在邏輯﹑事實有謬誤的東西。如果如此做﹐例如堅持地球年輕或者達爾文臨終信耶穌﹐我內裡面一定有無窮的矛盾。
就算你真的嘗試﹐你不可以把事實抹殺﹐以人作為思維﹑理性的動物﹐你的理性不會不告訴你﹐你現在堅持的是錯的。
不過在我來說﹐真正看見基督教病態一面的﹐是網上我和基要主義信徒大戰的日子。


重拾理性思維與邏輯的長路
我做的工作﹐慢慢從弄軟件硬件變成寫大量的文件﹐裡面必須就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觀點提出支持﹐甚至論證。而文章行文更加需要清楚思路。慢慢地﹐我思路開始和基督教裡面慣常只聽﹑只信而少思考開始遠離。
而在這裡﹐我開始發現基督教的價值﹑思維都和現實世界﹐以至現代社會價值產生矛盾。基督教只是落後封建文化的一個現代化身而已。

在現實世界﹐基督教界裡面普遍的空洞的斷言方式﹐放在工作是往往行不通的。因此我學得如何小心的鋪陳我的見解﹐用多個角度考慮﹐要人給他們意見﹐然後抽離角色﹐自己作為陌生人的觀點看看我寫的東西是否合理。我也請教上司和同事﹐要求他們評論我寫的東西。
為了更加改善我寫作思路﹐我既看李天命的書
慢慢我思路開始更加清晰﹐更加好好組織﹐懂得批判不同觀點﹐對某些的論據都可以找到了其中謬誤﹐這對我在網上和基要主義激烈辯論有很大好處﹐更加是﹐我自我的發現﹐導致我終於可以離開基督教這個對人思想﹑心理慢性毒害的信仰。

和網上基要主義者大戰的日子
基督教不是什麼都落後的﹐2000年互聯網大大發展﹐基督教界就想利用互聯網作為他們宣揚信仰的平台。

互聯網文字界面的新聞組讓路給 Web 界面(當時主要是 Netscape﹐後來才是 IE)﹐眾多基督教機構假設了網站﹐除了提供信息﹐也開始了討論區。不過和今日使用discuz ! 或者其他討論區軟件的論壇﹐當時的討論區是比較簡陋的。基督教機構的希望是把互聯網討論區變成所謂主內弟兄姊妹互相交通的平臺。

我平常去多的網站包括了福音證主協會的「知信行」﹑影音使團的 ishare和個人網站「周Sir網站」(現改名為兔哥哥討論區).
「知信行」和「周Sir網站」為基督教基要派盤踞﹐網主都是基要派信信徒﹐相信聖經無誤﹑字面解釋﹑地球年輕說﹑前千禧年末日論和視天主教為異端。

當年還沒有 Discuz等比較先進的軟件﹐因此網主除了刪貼外﹐根本不可以使用禁言﹑鎖戶口﹑封鎖IP網址等手段。Discuz等比較先進的軟件往往同時給版主太大權力去破壞侵犯言論自由。我希望日後這些軟件可以給版友一個機製去推翻版主就好了。

和基要派的辯論﹐就和所有人在網上遇見的一樣﹐起初這些基要派信徒態度都尚算有禮貌﹐客氣﹐包括當你不斷的把他們論點一一推翻駁倒﹐他們就老羞成怒。
我當時去在那三個網站把基要派指天主教為異端的論據都駁倒後﹐他們就非常憤怒﹐開始出下三濫手段打擊異見﹕
• 洗版
• 使用分身營造他們好像人多勢眾
• 人身攻擊﹐威脅我要揭露我身份告訴我教會 (他們都以為教會都會控制信徒言行的)
• 重複已經被反駮的論點

我當時也不是很親天主教的﹐但那些基要派骯髒的手段令我非常憤怒﹐我同情天主教徒﹐就去站在他們同一陣線去對抗基要派。其中一個屬於浸信會的網友曾經勸我﹐不要那麼拼命為天主教辯護﹐認為對我沒有好處 -我聽見非常詫異﹐因為他根本就好像覺得基要派使用骯髒的手段不是什麼一回事﹐反而覺得他們因為是為了反對異端所以「情有可原」。
我可不接納他這套邏輯﹐因為明明是明顯基要派他們的論點錯﹐事實也錯﹐何以要根據所謂既定立場而決定那方該幫忙的呢﹖
這個網友的說話令我開始質疑基督教裡面憑立場去決定手段對錯的邏輯。
在這個過程裡面﹐我大量研究天主教教義﹑書本﹐也研究不同宗派﹐例如信義宗﹑聖公會﹑加爾文派﹑亞民念派﹑浸信派﹑靈恩派等。我深為基督教裡面的多樣性所困惑﹐現在我知道原因﹐因為基督教聖經本來是人的文件﹐也是任由人解釋的書﹐不出這麼多宗派才怪。
當然﹐福音派和基要派的那些基本信仰﹐例如唯獨聖經﹑唯獨信心﹑救恩論﹑末日論都不是他們所聲稱那樣符合聖經。基要派信徒更加是出名的大話派﹐專門捏造謊言攻擊天主教﹑進化論﹑佛教﹑哲學等等。
和基要派辯論和網上打筆戰的三年多經歷﹐令我徹底背棄了基要派信仰﹐當時我改稱自己為所謂溫和或中間派的浸信派信徒。
當年﹐我主要在福音證主協會網站“知信行” www.ccfellow.org 活動。幾個基要派信徒是利用這些網站作為攻擊他們眼中信仰不純正﹑自由派﹑背道的人或者團體。
這些人有幾個﹐一個自稱 keyperson﹐但使用另外一個分身出現﹐叫 puritan﹐另外一位叫 ckachow﹐他是著名基督教基要網站「基要書室」主持﹐據說和基要派人物吳主光有親戚關係﹐是喜樂福音堂的。
有一次﹐ckachow 出文攻擊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的黃慧貞博士和宗教文化研究社。他們一向對崇基學院不懷好意﹐這次卻對黃博士和宗教文化研究社的文章斷章取義﹐而且還冒充崇基學院的電子郵件信箱。
我馬上通知了崇基學院的關瑞文博士﹐果然很快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方面就在“知信行” 出文譴責這種行為和譴責網站負責人。知信行方面很快就道歉﹐但這些基要派分子只是收斂一下﹐就故態復萌﹑變本加厲。我從這事件清楚看到這些人的刻毒﹑無恥和無賴行為。我把事件向各大基督教討論區和新聞組公開﹐引來對他們行為不恥的網友對他們譴責﹐爭論變得白熱化﹐最後逼得福音證主協會要把討論區關閉。
我在另外一個叫“周SIR網站”www.allenchow.com 也遇到相同的基要派分子﹐也和他們激烈的辯論﹑爭論﹐嚇走很多網友﹐最後網站也被逼關閉.

如此和基要派分子的辯論從一個網站不斷轉移﹐每個反天主教基要派分子所到的網站我都去和他們辯論﹐戰火不斷燒去不同網站。其中一個還貼文章攻擊葛培理博士 , 甚至有人詛咒我。那些運作網站的基督教機構終於發現﹐他們一向以為他們可以依賴的真理﹐出到真正的世界是如此不受歡迎﹑引起如此多辯論﹐他們終於害怕信徒在這些環境得不到所謂造就﹐怕信徒“跌到” ﹐他們根本無法像在教會的環境下把討論控制﹐終於一個又一個的基督教機構運作的討論區關閉。到2004年﹐只有兩﹑三個基督教機構運作的討論區仍然存在﹐但已經沒有多少人去了。
到2008年﹐基督教機構或者信徒自己開的討論區都不再開放給公眾網友登記﹐他們只給圍內基要派信徒或者友好進入﹐大家分享他們自己的東西﹐拒絕在對外開放。
人流多的基督教網站卻是由普通商業網站營運﹐版主工作由基督徒和非信徒分擔。
現在回想﹐基要派﹑福音派的所謂重生得救﹐根本不是他們宣傳的那回事。他們說得救可以獲得平安﹑喜樂﹐但其實代價是要一個人永遠好似小孩那樣無知﹑幼稚﹐甚至要他們變得反智﹑反理性。
基督教﹐特別近年香港的基督教﹐已經變得罐頭化﹑快餐化。他們只是把一套信仰要點給人﹐然後那個人只需要懂得重複這些要點﹐就是所謂得救﹐在一個人弄懂人生是什麼問題﹑他/她自己是什麼問題前﹐就提供所謂標準答案﹐要人根本就不去從內心思考問題。教會不關心那些人問題是什麼﹐教會只關注如何令更多人返教會﹐坐滿禮堂。
基督教信仰根本不需要人自己自我尋索﹑自我思考﹐基督教給一套所謂真理﹐告訴人只需要根從這些東西(其實是教條)﹑鸚鵡學舌一樣講他們的術語﹑語言﹐隨他們大圍的做法。
你人生該如何﹐在基督教其實根本不需要太多思考﹐路已經替你選好﹐答案就在聖經中﹐禱告裡面﹐就好似你去培訓一樣﹐早就提供了教材。

教會知道科學新發現是對信仰的挑戰﹐於是就製造了一堆所謂護教材料。這些都是順著基督教不科學﹑非理性的所謂思路而編寫的偽科學材料﹐而其中﹐中信 , 海外校園﹐都是愛宣揚這些偽科學材料﹐讓信徒以為用這些東西就可以反駮進化論等。
平安福音堂﹑香港神的教會﹐都是這些極端基要派代表。不少浸信派教會路線也非常基要﹐好像我最後返的那家﹐牧師是說他絕對的相信地球是六日創造的。
這些教會﹑機構﹐把一切對基督教不利的事實都過濾﹑或者選擇性地扭曲來符合他們的信仰框架。

而且﹐在教會裡面﹐信徒是被教導在他們人生際遇裡面看到所謂神那個帶領的手﹐或者weaving hands。可是﹐人生際遇是非常不定﹑無常﹐是充滿隨機發生的事情﹐事實上要人在無常的事件去尋找所謂一個帶領﹐是等同要他們在浩瀚如沙海的沙漠尋找一顆特別的沙粒﹐是沒有任何可能﹐因為這個帶領的手根本不存在。於是﹐信徒要在任何的挫折﹑失敗去猜想所謂上帝給他們的屬靈功課﹑上帝給他們的信息﹐於是你就看見信徒不斷的美化他們的痛苦﹑感謝上帝給他們試煉等等﹐或者他們只想到來生復活﹑天堂﹐拒絕去活在當下面對問題﹐或者變態地說﹐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神開福音門的安排﹗
而無論發生的事情是多麼不合理﹑不公義﹐基督徒的反應必須是說那是出自他們口裡面全知﹑全能﹑全善的神﹐我們是要猜想神那個奧秘的計劃是什麼﹐總之神就是為人而做的。要是你說你不明白﹑質疑﹐就得面對教會裡面充滿論斷﹑批判的眼光﹐被認定是信心不足﹑信仰有問題等等。想想這種要人不聽﹑不理會自己感受﹐只為滿足教義﹑教條框架的做法﹐是如何折磨人心﹑扭曲人性﹗

我最初也拒絕去承認這種想法的幼稚﹑自欺和扭曲。於是我要壓抑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甚至要心口不一去符合基督教圈子的游戲﹐我大部份關愛我的都是信徒﹐故此我不願意因為我內心對這些信條的不同意而損害這些關係﹐在網上我可以毫無顧忌的和其他信徒爭辯﹐可是如果面對的是自己教會的朋友﹐我就不可以了。

在網上﹐我用了4年時間去追擊那些反天主教的基要派信徒﹐我用 Google 搜尋一切反天主教的字眼﹐然後就去他們活動的網站跟他們打對台。
我提及一個叫keyperson, 又名“Puritan” , “John Knox”, MandM, 的基要派信徒。他總希望一些基督教論壇站穩陣腳後宣揚他的反天主教材料﹐在“知信行” 年代他反天主教的聲音最大﹐自命信仰純正﹑非常相信自己是對的。他有一個網站專門放他的反天主教材料。
最初和他討論﹐他看來是頗斯文﹐甚至充滿愛心﹐但當他一個又一個反天主教的觀點被擊破的時候﹐他就開始失控。
在“知信行” 年代剛好發生天主教神父侵犯兒童事件﹐為了要人不注意他反天主教論點的謬誤﹐他開始不斷貼有關醜聞的新聞。
我看準了他相信基督教是不會有這種醜聞的弱點﹐就在網上收集不同基督教牧師性醜聞﹐一次過貼了40篇給他看。這些基督教有的性醜聞果然對他造成非常大的打擊﹐結果他沉寂了一段日子。
第二次我在一個台灣網站遇到了他﹐辯論有關聖經正典形成的過程﹐結果我的材料令他無話可說。
我繼續貼出基要派信徒改信天主教的見證﹑有用不同聖經部份證明所謂唯獨聖經﹑唯獨信心都缺乏聖經根據。當時我曾經認真考慮改信天主教﹐因為我給天主教的崇拜所吸引。

經歷與基要派信徒論戰後的反思
和基要派信徒網上論戰的日子﹐我從觀察他們的言行開始明白了他們的心態和思路﹐也親眼看到基要派心態如何可以敗壞一個人的人格。我看到福音派和基要派﹐在信仰核心週邊的事情﹐可以看來很尊重學術﹑邏輯﹑討論﹐不過﹐如果涉及他們奉為正統的信條﹐他們就必定放棄學術誠信﹑變得反智﹐目的就是保護他們的信仰。

最初他們是很溫和與有禮﹐好似從前拿聖經上門傳福音那些人一樣﹐滿面笑容。他們給人看到是正直﹑正派的一面。不過﹐要是你把他們奉為至高的信條一個個打倒﹑反駮得體無完膚﹐他們內心既知道自己錯﹐卻又不願意放棄他們投資了大量時間﹑感情的信仰﹐他們就會進入一個意識形態的惡性循環﹕
a) 我是上帝揀選而且得救的
b) 因為上帝揀選我﹐我是可以從上帝得到真理
c) 因為以上兩點﹐我不會錯
d) 他們是不信﹑背道﹑異端﹐絕對沒有真理
e) 所以就是不信﹑背道﹑異端提出了充份事實﹑證據﹑論證﹑誠實的討論﹐他們仍然都錯﹐因為他們沒有神
f) 因為我有神﹐我信神﹐就是我說謊﹑提出謬論﹑不誠實討論﹐只要是維護神的真理﹐我仍然是得救
g) 只要我維護真理﹐就證明我是神揀選的

類似的思路給基要派信徒或者福音派信徒強烈動機去不擇手段﹑用越來越陰險狡詐的手法﹐自己毀去個人的人格誠信﹑學術誠信﹐避免自己認錯要自尊受損害。

於是他們人格崩潰虧損﹐不能夠像聖經教導去愛仇敵﹑去溫和對待對手了。

他們的行為模式幾乎次次一樣﹐貼虛假的事實 (例如反天主教的大部份都不正確) ﹐然後抹黑人﹐或者用其他方法打擊對手。如果在討論區﹐就註冊多個戶口變成分身﹑製造好似很多人支持他們一樣。如果他們是有權限刪文﹑鎖戶口﹐他們一定會毫不猶疑使用﹐和專制政權打擊異見一樣﹐然後就講出他們版本的所謂事件真相。

張國棟在新書“論盡明光社”, 羅列了香港一個基督教組織用類似的方法﹐打壓教內異見﹐把他們稱為偽信徒。

基督教宣揚仁慈﹑愛﹑和平﹑公義﹐卻每每落在腐敗之中﹐為什麼﹖因為他們宣稱存在的神根本不存在﹐當他們選擇基督教而不選擇真理﹐腐敗是意料之中。

有一次﹐我遇到 Puritan / Keyperson﹐在台灣網站不知他如何取得版主權限。我當然就難逃刪除戶口的命運。他除了刪除我的帖子﹐還把辯論的經過歪曲﹐完全顛倒。Puritan 在裡面的順利令他相信自己有比我大的權限﹐是神的保守祝福﹐網站回復正常﹐他眼裡面離經叛道的文字都不見了﹐只有純正信仰的東西和造就﹐於是他就感到所謂平安﹐縱然他手段卑劣不正﹐他也因為結果符合了他的意識形態而感到自己是對的。不過﹐原來的版主回來﹐把討論區關閉﹐Puritan 的夢想就破滅了。我肯定 Puritan 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虛擬世界外﹐明光社也同樣操控了在教會信息的流通。有關同性戀成因﹑是否可以改變性傾向﹐都宣揚不符合事實的東西。但因為他們已經有如香港華人教會的正統﹐任何人對他們的做法﹑見解表示異議﹐都被質疑他們信仰的純正性和對神的忠誠﹗張國棟等一些希望理性處理同性戀問題的信徒﹐都是他們的眼中釘。

這就是基督教的黑暗面﹐面對異見﹐如果他們是有權力或者力量去打擊異見﹐他們會毫不猶疑去打擊異見。所謂愛仇敵是當他們打擊你之後才看見的。
與基要派論戰後﹐我變成了溫和﹑中間路線的福音派﹐我也不再相信那些傳統的護教材料﹐例如達爾文信耶穌﹑多數科學家是信徒之類。我有時候甚至在討論區也帶頭踢爆信徒這些謊言﹐令那些信徒非常尷尬。同樣﹐當基要派攻擊天主教﹐我跳出去維護天主教﹐把那些基要派的言論反駮的體無完膚﹐終於給人封為「大淫婦」。
有些信徒出於善意勸告我﹐說﹐比起永生和天堂﹐那些什麼科學事實等﹐都微不足道﹐我為何要出力維護這些事實﹑難道永生不夠﹖
我看那些所謂善意勸告﹐其實是一種糖衣毒藥﹕他們認為為了所謂永生﹐謊言﹑卑劣手段都可以容忍。我無法接受這種觀點﹐也因此與教會和其他信徒越走越遠。

可惜﹐這正是很對信徒的心態﹐永生重於一切﹐就算是說謊也不打緊。


同性戀者權利的爭議
在網上與基要主義者激烈論戰的日子﹐也因為同性戀者問題引發另外一輪的罵戰。

基要主義者對同性戀者的敵意和憎恨令我非常震驚。在其中一個論壇﹐就是影音使團的 iShare﹐一名同性戀者信徒分享他的生活﹐福音派和基要派信徒對他非常不滿﹐極力阻止他發言。我是一個很堅持言論自由的人﹐對他們阻止那位同性戀者信徒發言的做法極力反對﹐令很多原本和我友好的福音派信徒很憤怒﹐結果 iShare 在那次的大罵戰裡面引發了版主一次清版﹐此後該版掙扎一些日子後一厥不振。我和那位受到針對的同性戀者信徒成為朋友。

二○○五年﹐香港政府就性傾向歧視推出條例草案(SODO”, “Sexual Orientation Discrimination Ordinance” ﹐《性傾向歧視條例》)﹐在基督教內引發新一輪的論戰。
帶頭的明光社﹑維護家庭聯盟﹑性文化學會(其實來來去去這些組織的核心人物都是同一伙人﹐下稱「明光社陣營」)從美國的右派基督教引入了他們的立場﹑觀點﹑信息﹐在報紙刊登大幅廣告﹐用大量非科學﹑不確實的資料攻擊同性戀﹐也扭曲了歐美發生的同性戀爭取權利個案 , 我當然在《時代論壇》上面發表已經﹐也和很多基要派﹑福音派信徒爭論。我在時代論壇發表的文章﹐都給同性戀權益組織引用﹐因為我再次打中了「明光社陣營」要害﹕缺乏實質證據﹑扭曲或隱瞞事實等。

那年﹐我認識了一位對不認同「明光社陣營」手法的牧師。他屬於那種 seeker-sensitive﹐反對採取敵我矛盾事手段的牧師。他希望教會放下針對性﹑抹黑性的手法對待同性戀者﹐於是在《明報》和《時代論壇》發表文章﹐表達對「明光社陣營」手法的牧師的異議。很不幸﹐原來「明光社陣營」中來自教會的代表﹐和這位牧師是同一宗派。這位牧師的批評大概被那些「明光社陣營」中的人認為令宗派尷尬﹐最後他被自己的教會逼令離開。整件事情﹐涉及的教會和宗派都黑箱作業﹑企圖瞞天過海﹐但當那封飭令離職信被公開﹐顯示當時那教會根本是在撒謊﹐宗派總會和合謀撒謊。整個福音派對這個教會公然撒謊的行為採取沉默的態度﹐沒有指責﹑沒有討論﹐一切希望不了了之。

在當時論戰過程中﹐我審視了不少有關同性戀的資料﹐我開始相信﹐同性戀頂多是一種生理的狀態﹐並非道德上本然的錯誤。後來我更加發現﹐原來同性戀和精神病﹐在教會操縱的黑暗時代﹐是被當是鬼附的結果﹐後來才一併歸納為精神病﹐當中是沒有任何實質的科學研究結果支持的﹐因此﹐七﹑八十年代﹐全球各地的心理學﹑精神科學會都把同性戀從精神病﹑心理病的名單剔除。
這些不同的事件改變了我對聖經的看法﹐我不再認同「聖經無誤」﹐也否認同性戀是罪﹐也拒絕用所謂單純信心接受聖經和基督教的教導。
放棄其他基督教的東西﹐例如神跡﹑創造論﹑復活﹐對我來說只是遲早的問題。

我也和福音派一刀兩斷﹐變成了自由派基督教信徒。

基督教如何轉移視線(Red herring)
我初信基督教﹐接受栽培的時候﹐是有一本冊子給初信者。裡面每章都講一個基督教題目﹐例如人的墮落﹑救恩等。每章精心設計所謂討論題目﹐然後就提供了基督教的標準答案﹐附加聖經一段或多段的句子作為支持。
這些初信栽培材料﹐其實是給宗教門外漢與缺乏批判思維的人一個看來整齊有序﹑條理分明的信仰系統﹐讓讀的人以為自己真的找對了(初信的人﹐那時候仍然比較興奮﹑對信息接收很開放﹐同時你會發現﹐福音派﹑基要派傳教對象都是少年人﹐甚至有些打算連小學生也向他們傳﹐目的是看中了他們不會批判的特性﹐容易推銷他們的信仰)
我自己學習了批判思維﹑邏輯思維﹐慢慢發現這些預先包裝的信仰往往充滿「乞求問題」﹑「循環論證」﹑「隱藏假設」等謬誤。
要是我們倒過來不去採用那些初信信徒材料﹑不去灌輸那些信仰道理﹐而是要人直接從聖經裡面找到那些所謂基督教真理﹐結果就肯定不一樣﹐因為聖經的矛盾足以令那些基督教說是真理的東西一一推翻。
因此﹐基督教福音派﹑基要派要確保生產信徒是按照他們的規格出來﹐一定會使用灌輸的手法。信徒被提供了事先消毒了的材料﹐也從來沒有機會對比聖經矛盾﹑錯誤的地方﹐因此除非好像我在網上接觸大量資料﹑和非信徒接觸﹐令我不得不面對﹐否則我必定繼續蒙在鼓裡。
早期我面對非信徒挑戰﹐我理所當然採用基督教的護教材料去解釋聖經表面矛盾的部份﹐但當我開始懂得邏輯辯証思維﹐我發現那些所謂護教﹐都是 "學術玩弄", "舞文弄墨" and "轉移事先".

這就好像有人告訴你﹐有個美麗聰明的公主﹐懂得超過40種語言﹐智商200﹐能演奏所有樂器﹐長生不死﹐永遠不老。正常的人一定問﹐她住那裡﹐我想親自見見她﹐欣賞她美妙的才能。但那些跟隨她的人只是不斷給我看所謂她的作品﹑她做的東西﹑帶我去看她住的堡壘﹑王宮﹑別院﹐要我欣賞裡面的收藏品﹐不斷兜圈子﹐卻怎樣也不給我去見她本人。

同樣﹐基督教接近二千多年的歷史﹐基督教那些看來博大精深的教義﹑基督教的文化﹑基督教藝術﹐都只是帶人兜圈子﹐甚至有些人創作古怪的靈修書籍﹐例如倪柝聲那些根本語焉不詳﹑不著邊際的空話﹐令人以為基督教很高深莫測﹐其實仍然是避開最關鍵的問題﹕這神存在嗎﹖


就算是比較著重學術探索的神學院﹐也不敢逾越地去探討這個關鍵問題。如果你去探討﹐回答的人不會正面回答你﹐而是索問你所謂的屬靈狀況﹑審問你的信仰立場等等﹐都是轉移視線。

這就是我最終變成自由派信徒的原因。

自由派信徒的年代
我參加了一個小小的自由派信徒小組﹐大概一個月見一次。 . 發起者有見香港基督教太基要派﹑太福音派﹐部份像他和我的信徒﹐無非在那些教會聚會﹐希望給這些信徒另外的選擇可以參加宗教活動﹐而不受排擠。他希望好像美國的Unitarian Universalist﹐包容不同信仰的人。

我的小組認為聖經是人的作品﹐裡面有的是對人有益的教導﹐有些是錯誤的。那些錯誤是出於作者對科學﹑人文知識的缺乏認識。例如﹐大洪水其實不是原本「創世記」有的﹐這故事是在公曆前六百年左右才被加入「創世記」裡面。
福音派和基要派用的是學術扭曲﹑自欺手法去面對聖經的矛盾錯誤﹐這裡我們根本可以自由的批判聖經﹐我們相信信仰不是一些信條﹐而是我們如何對待終極關懷﹐ultimate concern﹐這個關懷能夠隨時代需要﹐為人類幸福而調節﹐不需要是死後復活﹑救恩﹐而多是關注今日﹑現在人類面對的問題﹐例如貧窮﹑不公義等。
我們對事情沒有任何標準答案﹐我們相信用簡單的原則﹐討論裡面尋求一些結論和看法。福音派和基要派根本不容許這種做法。我們相信人可以經驗靈性﹑聖化﹐而不需要基督復活﹑基督活著﹐這些僅是宗教符號。
我們相信聖經所載部份的道德教導並非全部合理﹐例如不許女子講道。很多都是出自過去社會對某些人的壓迫或者誤解﹐例如把精神病者說是鬼附。教會操控了這些千多年﹐令認真的研究﹐例如精神病﹑同性戀都無法客觀進行﹐因為教會早已經把它們定性了﹐拒絕了任何科學發現的新證據。

自由派基督教認為聖經有神話色彩﹐但有好的地方。神話部份是一些符號﹐它們轉化成為宗教的儀式。宗教儀式對人心理可以產生很激蕩的效果﹐因為它們盛載很戲劇化和感人的情節。

正統基督教信徒認為﹐屬靈經驗是神秘而不可當成純是道德原則﹐但當我了解更多﹐我發現這些經驗其實是一種人類對美的感應﹐好像我們看見美麗的大自然﹑美麗的藝術﹑美好的詩詞﹑偉大的樂曲﹐都引發了和宗教情感相似的經驗﹐這些都不需要神的存在可以引發的。宗教只是加上了一個事件發生的元素﹐有如 drama﹐有如電影。很多人可以因為一部電影或小說改變了他整個人。歸根結底﹐基督教﹐是人類想像下建構的成品。

我曾經認為﹐我既然做了23年信徒﹐這已經是我的身份﹐我不需要一下子放棄﹐只需要不再當基督教裡面那些不合乎科學的為神話便可﹐甚至做一個所謂 social Christian﹐即返教會只為見朋友﹐喜歡那些聚會就去那些﹐不需要同意教會教導的一切。甚至我也考慮成為無神基督教信徒(真的﹐有部份人把基督信仰的神那個部份去掉﹐只留下耶穌的道德教訓)

後來我發現所謂無神基督教根本是一種逃避﹐宗教本身就是一種對靈性﹑人生處理的雛形方法﹐它靠神秘﹑不理性的教導引發人跟隨﹐人以為自己掌握一個穩定﹑肯定﹑恆久不變的幫助自己﹐其實只是虛無。









科學﹕最終令我釋放的鑰匙
我除了看邏輯批判思維的書﹐也回到我的最愛 - 普及科學。我在中國公幹期間常去內地大間的書城跑﹐買很多科普書籍﹐因為實在太便宜了﹗

這些科普書籍令我再次對放下已久的科學產生興趣﹐也最後令我把基督教最基礎的信條放棄﹐完成了我離開基督教﹑開始我無神論人生。


與方舟發現者的罵戰
二○○五年影音使團公佈他們在土耳其亞拉臘山發現方舟遺骸﹐表示要籌巨大款項﹐是數以千萬﹐去進行方舟發掘﹑研究。

當我研究他們的聲稱﹐很快發現裡面根本沒有任何具體證據。我很憤怒﹐他們簡直當信徒是羊牯﹐只是拍攝幾個洞口的鏡頭﹑說拋石頭入去有空洞回音﹐發現一些所謂有洞的石頭以為就是錨石 (那些其實是當地基督徒建立的神壇﹐shrines) 。他們一點具體證據都沒有拿出就要信徒出錢﹐拍電影要信徒包場。
我和其他對此事情不滿意的信徒在《時代論壇》有發表意見表示異議﹐開始了和基要派﹑福音派另外一次論戰。
影音使團網頁載的發現方舟材料﹐裡面的都是抄其他地方的材料﹐全部都偽造和錯誤﹐連臭名遠播的Ron Wyatt 的材料都用 (他聲稱發現出埃及記裡面法老沉在海底的戰車) 。我發出公開信指出了他們網頁的錯誤﹐他們不得不把有關材料抽起﹐不過也是靜靜的做。我還逼得他們另外為此而開的討論區關閉

有關討論區的版主因此很憤怒﹐向討論區會員發電子郵件攻擊我作為報復。

我和其他反對影音使團這種浮誇做法的信徒最終引發基督教其他聲音﹐令影音使團不敢玩這種狼來了的籌款。

事件裡面﹐很多牧者都出來支持影音使團﹐還相信他們發現方舟。我很出奇﹐這些牧師是用什麼思維﹐今日如果大家問他們為何當日出來 endorse ﹐他們會如何答呢﹖

人類﹐以至宇宙來源的再思
辯論方舟時候我接觸了很多有關大洪水﹑地球年齡的資料﹐我開始注意到地球年齡﹐所謂 old Earth的問題﹐正是直接打擊聖經可信性的關鍵。方舟﹑大洪水根本不可能發生﹐聖經所載方舟的描述﹐尤其是它體積﹐根本不能夠在水航行﹑浮起﹐地球也不可能發生這次滅絕所有生物的水災。我於是問﹐地球來源﹑宇宙來源的問題﹐我想﹐如果連創世記都錯﹐耶穌的降生﹑復活等﹐豈不也更加可疑﹖

我繼續的研究證實了我的看法﹐聖經在歷史﹑科學不但不是無誤﹐而且有很多錯誤﹐根本不符合科學事實。創世記只是很多民族對天地出現的集合。

信徒在教會學習有關聖經的東西﹐都是舊而漠視新發現的材料。在考古﹑進化﹑生物﹑宇宙學﹑天文﹑物理等發現﹐對聖經古卷的研究﹐都顯示聖經﹐例如摩西五經﹐是一部經歷千多二千年演化的集合作品﹐摩西五經完成的年日是在摩西傳統死亡的那年後近一千年才定稿﹐其他作品也是不同人根據一些人物故事加以潤飾﹑夸大而創作﹐很多事情根本未必有發生﹐例如以色列人離開埃及﹑或者他們在迦南地的戰事﹐都是夸大其詞的故事。

這些夸大其詞的作品﹐目的當然是顯示他們所信的神是多麼厲害。

創世記的創造次序也不符合科學事實﹕植物在太陽出現前就有﹐那麼沒有陽光﹐植物沒有光合作用如何存活﹖大洪水﹐450英尺方舟﹐單用木材建造﹐也不可能﹗


此外﹐有關智慧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s 和進化論Evolution的爭論﹐也讓我接觸很多這些論點﹐如果生命起源﹑宇宙起源純屬自然律﹑自然力量推動而非一個神的有意識舉動﹐那麼﹐一切基督教的東西﹐例如處女生子﹑基督復活﹑末日﹑神跡都不需要理會﹐因為基礎的神都已經被證明不存在。

只要看聖經記載耶穌降生的日期﹐其明顯的矛盾已經令有關記載完全不可信。就算耶穌是一個歷史人物﹐他肯定不是神。福音書記載的明顯出入顯示﹐這些耶穌降生的描述是後來的創作﹐用來令耶穌變得神化﹐只是他們沒有想過千多年後會給人拆穿。

其他﹐例如大希律屠殺孩子﹑耶穌復活的矛盾記載等﹐都是明顯的錯誤﹐根本如果是根據真實發生的事情﹐這種錯誤是絕對不會出現。出現這種錯誤是因為兩個作者是分部根不同的所謂信徒的道聽途說來描寫﹗

再說進化論﹐其實過往那些護教標準材料﹐即那些反對進化論的東西﹐我也發現是錯誤和不合理的﹐只要參考方舟子和其他有關的討論﹐就知道基督教如何對達爾文的作品和其他進化論作品斷章取義。

只要去 infidels.org﹐richarddawkins.net﹐www.xys.org 就不難發現﹐基督教那些反駮進化論文章全部是垃圾。

生物是進化而來﹐已經是科學界公認的科學事實﹐背後的理論﹐進化論只是細節上仍然需要找進一步的發現來確定﹐因此進化的理論﹐進化論是會隨新的發現修改的﹐但那些發現仍然是證明生物是進化而來到證據。
有一部是科學家方是民﹐筆名方舟子的書﹐裡面羅列了不同反駮基督教所謂創造論的文章﹐此外我也推薦 Richard Dawkins 的書本﹐例如 The God Delusion

不再回頭
二○○七年﹐我仍然參加基督教聚會和活動﹐我參加了葛福臨布道大會詩班。

我當時仍然不甘心放棄基督教﹐在測試我信仰的極限點﹐當大會越來越接近﹐我也看更多更多有關科學的材料。我最後要問題一個問題﹐我們生存的宇宙﹐是否從無到有﹑由一個智慧者創造呢﹖
結果思索下我已經發現一些謬誤﹕
(一)我們假設了宇宙﹐裡面的時間物質能量﹐是從無而來﹐即曾經有一個“無” 的時候
(二)既然有“無” 的時候﹐就需要被造﹗

又是 begging the question。為何不問﹐我們的宇宙起初是怎樣﹐而非一開始就假定一切是“沒有” 呢﹖
由此可見﹐基督徒是習慣了先有答案才反問的思維。

我閱讀有關現代宇宙學﹑物理的文章﹐發現原來宇宙從來不是一個真正的真空﹐也發現物質是能夠從所謂無產生 -- 虛擬粒子可以從能量自行產生。
而且﹐如果宇宙是物質﹑時間等是從來都存在﹐根本就不需要創造﹐神也不存在。物理學家量度宇宙的能量﹐發現裡面是一個常數。再加上我研讀 Richard Dawkins 介紹的東西﹐我已經非常肯定﹐神根本不可能存在。
到了這個地步﹐我知道我已經是無神論者﹐我不可以欺騙自己﹐我沒有出席葛福臨的大會。

最後我在二○○八年二月公開離教﹐三月向朋友透露我不再是基督徒的消息。

我回頭想﹐為何我可以留在基督教這麼久﹖因為﹐人希望有安全﹑恆定的環境﹐也希望有一群穩定的朋友﹐多年在基督教我已經有一群朋友﹐所以就算後來我技術上已經不是正統信徒﹐我也不願意離開。離開的初期是有擔懮﹑焦慮﹐但慢慢我發現我以後不需要維護一個本然矛盾的信仰系統﹐我卻感到無比的釋放。

我的靈性道路沒有停止﹐但基督教不是答案。我繼續用開放態度﹐用事實﹑邏輯審視﹐而不掉進今日宗教徒的陷阱﹐就是以為自己找到答案。

成長﹐得到心靈滿足﹐就是不要懼怕去未知的領域探索﹐就算探索要令自己放棄過去的信念﹐只要那是令自己得到幸福快樂﹑釋放和自由的﹐那是值得的。


適應
宣佈離教後的適應﹐我開始體會一些信仰﹑信條如何可以扭曲思維。

基督教信仰的應許﹐例如死後的復活﹑復活後世界沒有苦難﹐都令我們渴望﹑並且竭力保護這個信仰﹐因為這個結果是我們希望要的。我們看我們希望看見的﹐我們希望解決世上面對的苦﹐或者逃避他們﹐基督教是這種逃避的場所。

我們害怕變動﹑不穩定﹐也不願意相信大自然是那麼機械化﹑無情的﹐因此就把人的感情投射去大自然﹐最終就給自己製造了神。但更加吸引不代表它是真實的。
福音派﹑基要派最喜歡把世界發生一切事都說成出自神的作為﹐例如二○○四年南亞大海嘯﹐他們說是神懲罰信奉異教的印尼﹑印度﹑泰國等﹐卻不知道原來很多廟宇都沒有損毀。
福音派﹑基要派也會用傳福音去合理化他們不當的行為﹐因此﹐那些充滿錯誤虛構信息的福音材料他們到現在仍然厚顏無恥的繼續用﹐縱然已經一次一次給人指出裡面的謬誤。

這些行為﹐不是直接證明神不存在的證據﹐卻是引發我思考基督教信仰真偽的導火線。

結語
我的故事肯定傷了很多我的基督徒朋友的心﹐令他們震驚。可以的話﹐我當然希望繼續維持友誼﹐不過我也知道很多會把我當是陌路人。個別的也許會企圖把我挽回﹐不過我相信他們是白費心機。

幸運是﹐我仍然認識其他不同朋友﹐離開基督教給我的自由﹑釋放﹑快樂是難以形容的。

附錄﹕

基督徒一系列為了保護信仰而踐踏學術﹑公然說謊的行為和有關網站
要學懂什麼叫厚顏無恥不難﹐看看以下這些基督教宣揚他們信仰可以採取的卑鄙手段﹕
1 Sir David Attenborough 是BBC 一系列自然科學節目的老牌主持人﹐曾經在電視分享說他不時收到「創造論者」信件辱罵他宣揚反基督教的科學。一家基督教福音派管理的荷蘭廣播電臺還明目張膽地把他的一個節目私自剪接﹐刪剪了所有與進化和進化論有關的鏡頭和Sir David 提及進化論的對白﹐甚至在部份對白用人配音改掉原來的說話(例如﹕ Sir David's 原來對白為 "We will look at the lives of our closest relatives," 被改成"we will look at the monkeys."﹐另外一處﹐原來對白是70 million years ago, something happens," 變成"a very long time ago something happens". ) http://www.telegraph.co.uk/earth/main.jhtml?view=DETAILS&grid=&xml=/earth/2007/10/02/scihist102.xml
2 「拆字神學」﹐不但在海外華人教會蔓延﹐有人居然把這些東西翻譯為英文 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Docs/388.asp ﹐連同外國人一起強姦中華文化﹐真希望漢字學者群起表態﹐阻止這種學說流行。

到現在﹐我未看見任何基督教教會有勇氣公開﹑指名道姓地譴責這些踐踏學術﹑公然說謊的行為。

立法會選舉 -- 這次我真的好好好衰﹗﹗﹗

距離立法會投票不足一星期﹐發生了票站調查風波﹐居然令我參加了一次網上公民抗爭行動。

每次選舉﹐傳媒機構會委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即鐘庭耀教授負責的民意調查計劃﹐去進行票站調查﹐取得選民投票情況﹐給傳媒報導選舉結果﹐而過往一向是在投票結束前1小時才交信息給傳媒。

上屆區議會選舉﹐泛民派投訴﹐有人冒充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取得選民投票信息﹐也有不知名的所謂票站調查出現﹐有人認為是對手利用票站調查調動選舉工程。泛民派向選舉事務管理委員會投訴不得要領。

到今次立法局選舉﹐泛民一再要求選舉事務管理委員會規範票站調查﹐只容許學術研究機構進行﹐怎料選舉事務管理委員會用所謂難以定義為理由﹐拒絕規範。

就在立法會投票不足一星期﹐鐘庭耀宣佈﹐會提早發放票站結果給傳媒﹐一反過去做法﹐引起政黨不滿﹐認為會影響選舉。泛民發起杯葛票站調查﹐要選民拒絕回答﹐然後選舉事務管理委員會表示﹐提早公佈不可﹐有關機構作為內部參考可以﹐但沒有規範用途﹐仍然是放生了建制派利用票站數據進行選舉工程。其他六間調查機構公佈﹐被發現和左派背景的團體有聯繫﹐雖然聲稱獨立﹐但這些團體部份的主要職員﹑領袖都是參選人。

左派藉票站調查配票被踢爆,選管會表示不會限制民調資料供內部參考﹐實際是容許了這種左右選舉的行為﹐而同時卻對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提早向傳媒發放票站調查結果就表示不能容許,縱容左派就得以順利作票站調查並 作配票用途了。

相信這樣觸怒了泛民支持者﹐他們就在網上發起Facebook 網上群組同民意調查人員講﹕「我投左俾民建聯﹗」

我加入了﹐而星期日早上﹐在自己選區投票後﹐一出票站﹐就先同一個什麼社會研究中心做﹐把之前記下的民建聯名單號碼告訴了那個調查員。遇到了港大﹐我就拉他到一角﹐如實講我投了給那個。

下午出旺角玩﹐網上查出兩個九龍西的票站﹐又這樣﹐這次我針對有中聯辦背景的梁美芬。此女子來頭不簡單﹐代表了基督教保皇黨首先力捧的出選人物﹐有關文章看這裡

播道會恩福堂會友投訴堂主任蘇穎智牧師在崇拜中支持三個候選人﹐雖然不是點名﹐但支持者呼之欲出。
文章分析了基督教教會自回歸前﹑回歸後如何慢慢靠攏權力﹑權貴﹐不敢發言批評政府不當施政﹐有詳細分析。

一個信徒朋友批評我﹐認為沒有必要用說謊去面對這次選舉。我不同意。這次是一種公民抗爭﹐既然政府身為一個 referee﹐居然拒絕執法﹐擺明偏袒﹐唯一反抗就有兩條路﹕
(1) 反抗 referee 的執法
(2) 針對 referee 偏袒的一方﹐弄到他得不到他從 referee 優待﹑偏袒的東西

我選擇(2)﹐就是選管會縱容了左派就得以順利作票站調查並作配票用途﹐我們就破壞這次縱容﹐把票站調查廢武功。好似referee 在拳賽縱容一方使用刀子比賽﹐難道你要另外一方空手對刀子﹖拿支棍子檔下都得罷﹖
我對這種道德潔癖真的難以忍受。

我計算過﹐我選區投泛民的有23萬人﹐網上群組雖然只有1900人﹐但其他沒有上網也可能從不同途徑知道要令左派配票利器失效的消息。假設23萬人有百分之五這樣做﹐已經足以出現萬多票誤差﹐而且好多人還重複進入不同地方票站打游擊﹐誤差可以擴大﹐可以預見﹐網上公佈投票人數和票站調查人數會出現落差﹐那麼左派就無法準確掌握投票情況﹐也難以決定如何配票。港島選區蔡素玉落敗﹐有人懷疑是配票出錯。同樣﹐新界左派大幅度拋離對手﹐有人推測﹐如果不肯定如何配票﹐就一定力保阿爺的親親孫子民賤聯﹐鐵票不會留去其他候選人。
當然﹐自由黨不太聽話﹐也是中聯辦不支持他們的原因。

後記﹕我把有關基督教保皇黨的文章廣傳﹐部份信徒不同意﹐也不願意收。有些人是如此的了﹐以為拒絕聽﹑拒絕看﹐就等於事件不存在。文章分析絕非空穴來風﹐有大量回歸後教會行為﹑行事表現作為左證﹐這些人就是基督徒們的領袖 --- 如果有神存在﹐神真的要拯救基督教了﹗

Saturday, August 16, 2008

Creation Du Monde-Vangelis (full version)

I am a fan of Vangelis. In act I liked this composer / musician since my teenage years!!!!

Vangelis - music from the movie "Blade Runner"

Scene when Roy Batty, a "manufactured" man is about to die.

Vangelis Continuum

Vangelis is one of my favorite modern composer.

This video sequences depicts so well the mystery and vastness of the cosmos -- we are all made up of stars.

Saturday, August 09, 2008

Agnetha Faltskog -- Abba 主音歌手的個人歌曲



Agnetha Faltskog 是 Abba 主音歌手之一,她在2005灌錄的個人專輯的其中主打歌曲。

I would bring you flowers in the morning
Wild roses as the sun begins to shine
Sweet perfume in tiny jeweled caskets
If I thought you'd ever change your mind

I would take you where the music's sweetest
And feed you winter fruits and summer wine
Show you things you've only read in story books
If I thought you'd ever change your mind

I would bring you happiness
Wrapped up in a box and tied with a yellow bow
I would bring you summer rain and rainbow skies to make your garden grow
And in the winter snow my songs would keep you from the cold

But what use of flowers in the morning
When the garden they should grow in is not mine
And what use is sunshine if I'm crying
And my falling tears are mingled with the wine

I would bring you happiness
Wrapped up in a box and tied with a yellow bow
I would bring you rainbow skies
And summer rain to make your garden grow
And in the winter snow, my songs would keep you from the cold

I would bring you flowers in the morning
Wild roses when the sun begins to shine
Winter fruits and summer wine
Sweet perfume and columbine
If I thought you'd ever change your mind
If I thought you'd ever change your mind

Wednesday, August 06, 2008

認知性的論述與宗教語言

人的思維是目前我們才剛剛開始深入去研究和了解的。平常人思考﹑論述﹐很容易的不經意把認知性的論述 (congnitive narrative) 和非認知性的 (non-cognitive) 的混雜一起。
認知性的論述 (congnitive narrative)﹐簡單說是討論對一種現實 (reality) 事物的觀點﹐是這個觀點而非其他﹐即這個論述是一種 assertion﹐可以有所謂真或者假的驗證。
non-cognitive 是不同的﹐這種論述不能夠衡量其真假﹐例如詩篇的描寫﹑不同的比喻﹑擬人法的言語﹐感性言語﹐都不是 cognitive。
我們不是常常那麼清醒地可以區分我們接受的信息裡面的語言﹐那些是 cognitive﹐那些不是。
在宗教﹑靈性修煉的場合﹐我們常常都接收一些不具認知意義 (non-cognitive)的言論﹑卻會自然地信以為真﹐尤其宗教語言﹑論述﹐都是訴諸人類的情感﹐intimate feelings。這些最貼身的情感﹐能引起人極大的反應﹐以至人覺得這些宗教語言是有所謂認知意義的真實性。這些宗教語言 (禱告﹑詩歌)﹑動作﹐對人的精神狀態和情緒都有很大的影響﹐例如可以激動人心﹑情緒﹐令人受到感召而對一個信仰委身。曾經在一些非常感動的宗教場合的人都會感到那種心靈的震動。
人對一件事情的印象﹑反應﹐往往最大的就是情緒最被激動那些﹐也同時後我們發現﹐最激烈的行為 (暴力)﹐也是來自這種語言的激動﹐我們都事情的真假的判斷﹑理解也受這些深層的情所左右。
認識相信宗教信仰的人﹐就是最理性的﹐只要信仰觸動到他/她深層的情感﹑帶來精神的改變﹐一個人可以真的忘記了從理性﹑事實角度去審視是否有神存在﹐而可以好“理性”的相信神存在﹐這是信仰﹑宗教語言的威力。

就算是非神宗教﹐例如 new age﹐也充滿了這類語言﹐告訴你宇宙是從什麼什麼形成﹐同樣對精神情感產生激蕩震撼﹐也根本不需要神存在就可以達到﹐因為這些語言原本就是 tap into 人類內心的反應﹐只是基督教多了一個“神”作為宗教語言與對象。

Saturday, August 02, 2008

Vangelis - Cosmos



我好喜歡 Vangelis,著名希臘的音樂大師。這個雖然是超過20年的作品,但仍然非常震撼。
我音樂的口味原來都好前衛!!!!

Monday, July 28, 2008

一眾牧師出面聯署 -- 對那些相信「否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便是異端的傳道施壓﹖

華人教會很少那麼高調的去攪類似聯署的行動﹐除非是威脅到教會或者是教會認為關乎社會道德﹐但時代論壇今期出現了一個共識宣言﹐樣子十足在搞聯署表態運動。

聯署上那麼多同工的名字﹐有如晒馬﹐實在很不尋常。


消息指﹐負責《聖經中的救恩要點》小組指近年來「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題目,多次造成同工之間或教會之間的的分歧與困擾。消息說﹕而令小組尤為痛心的,是雙方都是愛主,都是願為神國擺上一切的人。為處理此嚴重而潛在的危機,小組起草此〈聖經中的救恩要點〉,給教會參考。

裡面說﹐多次造成同工之間或教會之間的的分歧與困擾﹑嚴重而潛在的危機﹐加深了此聲明背景的耐人尋味之處﹐到底背後發生過什麼事情 (同工之間或教會之間)﹐導致要那麼高姿態的出一個宣言呢﹖


值得留意是去年七月﹐我以前的教會牧師參加完了新興教派研究中心一次講座﹐講基督門徒福音會﹐牧師在崇拜講壇上面是非常清楚說﹕這教會(基督門徒福音會) 是異端。而且牧師特別在主日崇拜講臺﹐很強調其中構成異端的一點就是否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我現在回想﹐牧師講說話的樣子好似發現了新大陸一樣﹐好似對終於有人說否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就是異端非常興奮。

我當然不讚同﹐且不久便和牧師對質﹐指「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是基督新教裡面從來未有過共識的一個教導。牧師辯稱﹐「否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要構成異端的條件﹐是必須和其他的一起看。

稍微有邏輯的都知道這完全說不通﹐在時代論壇報導裡面﹐報導基督門徒福音會那消息﹐列出構成基督門徒福音是異端的罪狀﹐「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是和三位一體等基督教基礎教義並列的。基礎教義的意思﹐就是隨便違背/否定其中一個﹐就是異端﹐根本不存在任何人可以隨意抽其中一條說這條要視乎情況﹑什麼時候不算異端什麼時候是﹐如果我教會牧師的邏輯成立﹐那麼否定基督的位格是否可以隨情況而定而不一定是異端﹖這是非常基本的基督教教義史﹐讀神學的沒有理由不知道。

我當時已經質問「一次得救,永遠得救」這教義是基督教裡面沒有共識的﹐為何要把它列為針對基督門徒福音會的罪狀﹑判別異端的其中一個條件﹖又問牧師﹐其他宗派例如循道會﹑信義宗都不接受一次得救永遠得救﹐他們是否異端﹖
我這樣一問﹐當然是逼他清楚表明﹐「否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其他基督教宗派是否異端。當時牧師避而不答﹐重申他講臺上只宣講他相信的是真理的東西﹐企圖逃避問題﹐其實根本他自己也可能不清楚其他基督教宗派的教義。
牧師沒有誠意和我討論﹐只是給了一大疊說是支持「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所謂經文 (大概裡面沒有包含這次小組列出的經文)﹐以為經文多就等於勝利。聖經裡面教導含糊﹑自相矛盾的例子﹐可能這就是其中一個了。

我去年就高調的在時代論壇網上版回應﹐而編輯也證實﹐蘇穎智牧師在了解過這些前教友及該會一些教義內容後,認定福音會為異端,當中理由之一是他們否定一次得救永遠得救。

我很相信﹐新興教派研究中心是確實有把「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列為判別異端正統的條件﹐因為他們網站裡面也刊登了蘇穎智牧師有關的文章。而新興教派研究中心高調的針對基督門徒福音會而把「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列為判別異端正統的條件是肯定在教會圈子燃點起爭論﹐否則小組也不會說﹕近年來「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題目,多次造成同工之間或教會之間的的分歧與困擾。

我很清楚﹐不少大宗派都認為「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是聖經教導﹐也是正統﹐這些宗派包括播道會﹑平安福音堂 (藤張佳音也承認她這個立場﹐不過不公開說)﹐九龍城浸信會和幾家大浸信會堂會也有這樣的立場。
同時﹐我和基督徒交往﹐也知道部份的傳道和信徒私下認為不接納的是異端﹐但不便說﹐但去年八月那次新興教派研究中心高調的活動﹐大概是給了那些人一個有力的彈藥﹐可能去年八月之後到最近﹐教會之間和同工之間真的出現了困擾﹑分歧等。

這次聯署的都是基督教內有頭有面的人物﹐包括于力工﹑王永信﹑戴紹增 (戴德生的孫子)﹑江耀全 (浸神校長)﹑馬健明﹑馬有藻﹑羅錫為等 (名單請看原文)﹐大有向那些認為不接納「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是異端的牧者施壓之勢。

我等住看兩派如何過招﹐會不會堂會就逼信徒表態﹐互相來玩晒馬﹐還是堂會的傳道為了避免爭論﹐會暗中封殺了《聖經中的救恩要點》﹐不讓信徒接觸﹑討論﹖


我去年的回應



《聖經中的救恩要點》小組聯署

Tuesday, July 22, 2008

Friday, July 18, 2008

笑爆嘴挪亞方舟

聖經記載﹐神使洪水淹沒全地﹐要挪亞把全地動物一公一母都聚集。好了﹐雨停了﹐方舟停在山上﹐挪亞一家平安﹐全部動物回家。不過……真的全部動物﹖包括澳洲袋鼠﹖
這是一些網友的對話﹕

A﹕Great. Story of noah's ark: kangaroos swim back to australia after exiting noah's ark 3000 years ago. Makes perfect sense.

B﹕咦? 我仲以為袋鼠係水面上跳下跳下咁跳返澳洲 ...

C﹕袋鼠行神蹟 比耶穌還強,不但在水上行,還在水上跳 ﹗﹗﹗

忍不住做文抄公抄出來同大家分享。

因為早期教會大量信徒殉道﹐所以基督教是真﹖

朋友和我辯論基督教時候﹐舉了暢銷書哈利波特系列﹐說﹐人為了名利﹐創作虛構的故事﹐是可以理解的﹐但基督徒﹐尤其早期的﹐大量被人殘酷迫害﹐都要維護一個故事﹐就難以令人相信了。

如果單憑信徒受到迫害﹑為信仰而死而證明基督教是真﹐是一個相當幼稚的理據。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為了他們的信仰﹐一樣受到殘酷迫害﹐請問基督徒是否都認同他們的信仰是真的呢﹖

天堂之門教派和其他末日教派﹐人們不需要給人迫害﹐都會為他們的信仰自殺﹐難道就是代表他們相信的都是真的呢﹖

人受到迷惑﹐或者迷失理性﹐是會為虛假的東西犧牲的。而正常心智﹐而相信自己有權選擇自己信仰﹑並且相信是真的﹐也有足夠動力去面對迫害。

還有﹐基督教應承他們死後有天堂﹑他們處於末日﹐他們活在貧窮痛苦﹐自然也可能不會那麼害怕迫害。

最後﹐十二使徒﹑早期基督教徒遭遇迫害﹐都缺乏了可靠歷史外證﹐全部是教會傳統教導﹐在普通教會只是含糊提到極大迫害﹐但歷史看得的只是很零星的針對教會領袖﹐而且也沒有實際受害數目。

假如是涉及大量的處決﹐理論上羅馬帝國的歷史材料都應該可以找到有關記錄﹐可是這方面記錄付諸厥如。而基督教受到迫害的歷史只有129年﹐而迫害的行動也是限制在地方﹑而不是全羅馬帝國﹑有系統的把信徒找出來處決那種﹐故此說所謂殉道潮﹑極大迫害﹐是信徒們的幻想多于歷史事實。

基督徒對無神論的無知反駮

網上看見基督徒最喜歡反駮無神論的幾個論據﹐其中最訴諸人們情感的﹐就是指如果沒有神創造人﹐那麼人是來自完全隨機﹑漫無方向﹑毫無意義的進化﹐人類價值就毫無基礎。
其中這種論述最大﹑而未經過任何驗證的假設﹐就是假設如果沒有一個超自然﹑人格化的神創造﹐人類或生物進化必然是完全隨機﹑漫無方向﹑毫無意義。
首先﹐進化是有方向的﹐它的方向來這自然的改變﹐推動生物按照環境變化去適應﹐這本身就是方向﹐而目的就是延續一個物種的存活﹐這樣子難道就不是意義﹖自然變化絕對不是無跡可尋或者全然隨機﹐它有物理﹑自然定論在背後﹐是有跡可尋﹐故此這種假設是不恰當的。
此外﹐就是人類是需要超自然﹑人格化的神才能夠賦予生存﹑生命的意義。生命意義是什麼﹖難道是一個連基督徒自己也承認難以測透了解的神能賦予﹖這個神的旨意如此難測﹐那麼生命意義人又如何向神索問﹖好﹐基督徒說通過閱讀聖經﹑禱告﹐個人可以對聖經有不理解(因為聖經裡面記載含糊﹑矛盾)﹐禱告也是向一個不會發聲回答﹐而是通過信徒向環境找尋/猜測神答覆﹐試問﹐這種近乎猜測的生命意義﹐是多大意義﹖基督徒說﹐生命意義是一生的追尋﹐死後才知道﹐那麼他們比無神論唯一優勝﹐就是靠一個他們自己也不能夠證明存在的神給他們生命一個 seal of approval 而已﹗

第二個指控﹐就是無神論者是造成廿世紀大量人類被無辜殺害的元凶﹕毛澤東﹑史太林﹑希特勒﹑波爾布特。但其實這些屠殺﹐根源不是無神論﹐而是極權﹐即禁止反對聲音﹑絕對服從領袖﹑神化領袖﹑壓制異己。無神論主張寬容﹑不盲目服從領袖﹑包容反對聲音﹑不神化人等﹐主張的是人文間的尊重與包容。毛澤東﹑史太林﹑希特勒﹑波爾布特等﹐他們所處的環境本來就是封建﹑人不被鼓勵獨立思考﹑只要求服從﹑異見不被包容﹑盲目信從教條﹑言論自由/思想自由不被保護﹐是獨裁﹑專制者的溫床和這些悲劇的土壤。
基督教二千多年歷史﹐也是封建﹐同樣也禁止反對聲音﹑絕對服從領袖﹑神化領袖﹑壓制異己﹑盲目信從教條﹑言論自由/思想自由不被保護﹐新教改教運動的領袖﹐例如馬丁路德﹑加爾文﹑John Knox﹑慈運理﹐都有屠殺異見的惡行﹐基督教的絕對真理﹑絕對性 (absolutism)﹐和毛澤東﹑史太林﹑希特勒﹑波爾布特的專制是異曲同工的。

第三個指控﹐就是說﹐沒有神﹐就沒有了人類道德的基礎和絕對的判別標準﹐基督徒用十誡作為理據﹐說十誡是神啟示﹐包含最高道德基礎﹐故此神存在。首先﹐傳統的十誡的頭四條﹐是宗教教條﹐不是道德教條﹐那四條是純為猶太教﹑基督教而設的。
其他針對人類行為的六條﹐根本不是基督教的文化﹑思想﹐也同樣找到﹐並不凸顯出只有是有神論宗教才可以發現﹐中國﹑印度﹑其他文化同樣有非常相似的教導。
而基督教的危險﹐就是用一個根本難以證明存在的超自然者作為道德判決的最後標準﹐把道德的原則﹑思維都神秘化﹐變成少數自詡是獲得神啟示者的專利﹐他們就可以輕易壟斷道德的標準﹐而且不容辯証﹑討論。
道德原則的存在﹐在宗教者來說是滿足一個他們說是旨意是深不可測的神的標準﹗如果這個神的旨意是深不可測﹐人類根本就等於無法掌握道德的原則﹗
道德原則﹐憑人生而有的思考﹑理性能力﹐只要敢於使用﹐並且群體裡面容許平等和平的討論﹑辯証﹐道德原則是可以掌握的。道德目標﹐是為全人類求最大幸福﹑最少的苦難(並且包括將來)﹐而這些原則是要實際可行﹑可以理解﹑可以通過邏輯顯示它的一致性貫徹性﹑可以客觀拿來辯証﹑討論的﹐並且在不違反為全人類求最大幸福﹑最少的苦難(並且包括將來)的最終關懷下﹐按時代的發展﹑新的科學發現而調整﹑進步的。幸福﹑苦難﹐都是人類可以沒有困難掌握的經驗﹐並非什麼特殊需要宗教人士告訴你什麼才是幸福﹑苦難的。
雖然道德原則存在爭議﹐但爭議不等於人類不能夠就道德原則上面達到一定的共同基礎﹐正如基督教教義本身也存在很多爭議﹐基督教也有他們的基礎共同信仰一樣。
無神論者絕對不是基督教指控的道德相對主義者或道德虛無主義﹐雖然無神論者反對教條﹐但認同道德需要按照人類實際的情況﹑發展﹐以人類最大幸福﹑最少的痛苦為最終關懷﹐這種已經不是道德相對主義者或道德虛無主義﹗
而且﹐按照無神論要求任何東西都需要通過邏輯理性的驗證的標準下道德相對主義者或道德虛無主義都自相矛盾﹐並不可以接受﹐道德相對主義的矛盾﹐可以輕易用“說謊者的吊詭”Liar's paradox來暴露出來。自相矛盾的原則是根本不能理解﹑不能運用﹐難以運用的道德原則﹐在無神論主張道德原則是需要實際可行﹑可以理解﹑可以通過邏輯顯示它的一致性貫徹性﹑可以客觀拿來辯証﹑討論﹐道德相對主義是與這些主張相違背的。

有人說﹐沒有絕對標準﹐誰可以決定最終什麼是幸福﹑苦難﹖首先基督徒主張因為這樣需要神﹐進而論述有神存在﹐犯上倒果推因之謬誤。此外﹐此論述排除了人類可以從可以驗證的經驗裡面理解什麼是幸福﹑什麼是苦難的可能。
人可以對如何達到幸福﹑什麼導致苦難未必有相同的論述﹑指標﹐但對幸福的掌握﹐人類經驗是清晰而有很多共同點﹐也可以說﹐在討論裡面不斷的倒退地索問為何﹑什麼目的﹐這點是最終的關懷﹐就連基督教也說他們的天堂裡面人最終是幸福 (happiness)﹐而不是順從神﹑愛人等﹐這些都是不同信仰﹑思想對追求幸福的不同 means。當人都可以對道德原則目標是可以達到一致的共識﹐即是為全人類求最大幸福﹑最少的苦難﹐那麼只要按照理性﹑事實去辯論﹑驗證﹐人類是可以摸索出什麼是基礎的原則。
有人說﹐萬一有人好似希特勒那樣出來自稱他們擁有道德最後標準﹐我們沒有神﹐怎麼回應﹖這個問題帶有假設﹐就是相信有人出來自稱他們擁有道德最後標準﹐別人不可以質疑﹖為何不可以呢﹖人人難道不是平等的嗎﹖難道道德原則不可以從客觀狀況的背景下辯論嗎﹖只要社會不是推崇盲目順從﹑社會是容許自由辯論﹐我才不怕好似希特勒那樣出來自稱他們擁有道德最後標準。反而﹐如果有人自稱獲得來自神的道德最後標準﹐請問基督教如何應付﹖根據基督教的教導﹐他們不能夠辯証﹑解釋的就必定需要用信心接受﹗
基督教回應也許是﹐他們可以驗證對方是否來自神。可是基督教這裡有自打嘴巴﹕既然基督教的神深不可測﹑神就是行人認為最不合理的事情也是合理的﹐他們憑什麼質疑任何自稱是得到來自神授予道德原則的人呢﹖

有人說﹐既然沒有神﹐道德原則何來﹖
不如問﹐為何人類會有道德原則。
人類﹐按照近代對人類大腦﹑精神的研究﹐一個正常﹑大腦沒有異常的人﹐是具有同理心的﹐即可以感受同類甚至動物的快樂和痛苦﹐人類在人類群體快樂的生活﹐最終需要是大家快樂﹐否則人類就會自相殘殺而滅亡 -- 這種就是生物繼續存活的本能﹐違反這種本能的都最終被淘汰。
在效益主義的道德思想﹐道德目的就是全體人類最大的快樂﹑和最小的痛苦。
群體性是人類進化的結果﹐因為群體是令人類可以通過合作﹑不需要其他猛獸的力量﹑利爪利齒﹑速度也可以獲取生物基本需要而發展的﹐這就是所謂 adaptation 與 natural selection 的結果﹐而最後也成為人類的特性﹐通過遺傳因子傳下來。人類一旦落單﹐獨自在大自然﹐是難以生存的(無力獨自保護幼小﹑更大機會遇到更強的猛獸而遭遇殺害﹑最後慢慢滅絕)﹐因此保持人類群體生活不崩潰﹐其實是確保人類的存活機會﹐整體群體每一個人的幸福﹑和群體整體幸福快樂的照顧﹐就是最終為了人類存活﹐否則其中有人/部份受到剝奪﹑侵害﹐人類本能是反抗﹑消滅剝奪他們幸福的﹐那麼人類的群體結構就會自毀。
那麼﹐道德原則的形成﹐可以理解為不是外在什麼超自然﹑人格化的神明賦予的特性﹐而是因應人類整個物種需要持續存活的需要而存在 -- morality exists because human exists with their human traits。

基督教最嚴重的問題是相信他們已經得到所有真理(在他們的聖經裡面)﹐而否定一切對聖經無誤不利的證據﹐更加聖經主張很多壓抑女性﹑非信徒的教導﹐是違背人倫互相相處的。
有些基督徒說﹐聖經不是可以一字一句全部可以搬字過紙應用到現代的﹐那麼我就問﹐既然我們有那種能力分別聖經那些可以應用在今天﹑那些不需要﹐就等於證明我們人類其實本來就有能力判別道德應用﹐那些聖經的話語是善是惡﹐可以選擇聖經那些地方可以應用﹐聖經作為道德指標的地位就根本沒有意義﹗人既然可以按照自己理解選擇那些“神”的話語可以如何應用﹐聖經可以隨人意應用﹐豈不是不比一些無神哲學優勝﹖既然如此﹐怎可以說聖經是出自全能﹑全善的神的啟示﹖

基督教不允許人自由地就道德問題辯論﹑理性思考(reason)﹑按照實際是否對人幸福有益去作道德判斷﹐而是要求人去服從﹐特別是不理解的更加必須服從﹐這和專制有什麼分別﹖
或說﹐他們服從的神是全善的神﹐可是到底神是否存在呢﹖又是一個不可以否證的玄想﹐基督教只是用一個又一個的假設﹐去支持他們的觀點﹐而不是從對人類幸福出發。

Monday, July 14, 2008

暫停在《時代論壇》吵架

去了內地公幹﹐內地網絡不許訪問時代論壇網站﹐於是我無法知道我在上面點起的火頭燒得如何。最後看見鐘國心一篇沒頭沒腦的回應﹐說《性別歧視條例》給一些懷孕女同事免死金牌等等﹐覺得是不公義雲雲。
我想﹐任何條例都有機會給人 exploit﹐唯一就是社會討論﹑辯論﹑容許受影響的人反應問題。到底此回應要說什麼﹖難道為了如此就否定那些防止歧視的條例﹖

此外﹐我直言回應「小小姊妹」﹐很多人都為她抱不平﹐說我不給人 contradict 我。哈﹐那麼為何他們不許我 contradict 他們。

無論如何﹐我文章的點擊率又上昇到熱門文章第二位﹐時代論壇刊登我文章﹐大概都看中我的另類號召力。

Saturday, July 12, 2008

香港華人基督教對《種族歧視條例》的冷漠

筆者已經不再信基督教了。

雖然如此,我仍然希望用一個前信徒身份在基督教的媒介上面發表意見,希望時代論壇成為一個不但是基督教的溝通平台,也容許非信徒發表對基督教會的意見和表達他們的感受。如果《時代論壇》因為我這個非信徒身分而不刊登我的文章,我就只會更加肯定我離開基督教的決定是正確的。

我希望是通過文章,最少喚起一群自詡是有仁愛、行公義、好憐憫的人的注意:社會需要的是是有仁愛、行公義、好憐憫的人真正為弱勢的人發聲。

這次我是按捺不住基督教對種族歧視條例的冷漠,和長久以來表現出對權貴的奉承。

筆者是在去年十月間感到 totally turned off ──我參加葛福臨大會在大球場的起動大會(Kick-off)。令筆者感到光火的,就是華人基督教會一再不理會某些公眾人物的誠信表現,繼續因為他/她在政府和商界地位,加上一個基督徒身分,就自動地當他/她是一個信徒領袖或信徒榜樣。其中一個,就是今時今日,可以厚顏無恥的說一個對少數種族提供不到全面防止歧視的條例,口口聲聲說條例是足夠的林瑞麟。

我並不知道基督教內部有沒有進行對那些是信徒的政府官員滿意度進行調查,我就一定不相信林瑞麟有很高的approval rating。這次我針對的不僅是個人,也是基督教的態度。

只要有跟進就快在立法會進行二讀的《種族歧視條例草案》,就知道這個條例給政府和私人機構大量的豁免,也把語言從種族歧視的定義剔除。

非華人的人口只佔香港人口約百分之五,如果作為對人類關懷的基督教信仰看,不論那些人是多數少數、有權無權,都是基督教應該關懷的。而就算對方是位高權重的官員,只要他/她所作的是欺壓、惡待弱勢的,就應該正面指摘而不需要因為他/她是所謂信徒領袖或信徒榜樣而沉默。

筆者除了看見幾個翼鋒的基督教機構關注《種族歧視條例草案》(如基督徒學會、基督徒學生運動等),主流華人教會根本根本就沒表達任何關注,更氣憤的是,一個他們給予高度知名度的所謂信徒領袖或信徒榜樣林瑞麟多次說出根本有違公義仁愛的言論,光天化日下說一個實際剝奪少數族裔和新移民的條例是足夠,基督教可以默不作聲,我肯定相信作為那些懂得聽和講廣東話的少數族裔和新移民人士,基督教去傳福音給他們,他們會聽?

大概因為那些人的聲音對基督教不重要、他們能夠給的奉獻相比華人教會不多、他們數目也不足以給教會一個大的增長,所以基督教不覺得需要重視罷?權衡利弊,得罪政府高官對基督教有害多點,還是得罪少數族裔和新移民的害處大呢?

我相信一定有人好快跳出來說,他們也會對那些少數族裔和新移民傳福音、有福利工作。對不起,如果基督教今天眼睜睜容許一種不義的做法(歧視少數族裔和新移民)借一個殘缺不全的《種族歧視條例草案》通過而成為建制的一部分,基督教的福音的真實性比希臘神話好不了多少。

有關《種族歧視條例草案》如何會令部分歧視變成合法,早前已經有非政府機構和關注組織提過,那些打算批評我的人自己最好先做功課,在檢視林瑞麟的言論,看看基督教這多個月做的夠不夠,才來批評我。

反駮我並不困難,可是問題核心不是反駮我,而是你們基督教如何對待那些弱勢的少數族裔和新移民。

時代論壇時代講場,2008.7.10

Friday, July 11, 2008

鬆一口氣 -- 種族歧視條例終於沒有加入語言歧視豁免條文﹗

早幾個月﹐我在旺角看見公民黨街頭論壇討論會交立法會審議的《種族歧視條例》草案﹐看見融樂會和少數族裔代表﹐對政府打算加入語言歧視豁免條文非常懮慮。
我都對政府這種立法使政府歧視行為合法化的行為非常反感﹐更加反感是負責此條例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那種維護不義條文的囂張傲慢和無恥的態度﹐堅持要容許政府在語言上歧視少數族裔,如拒絕在合理情況下提供翻譯,不會被視作種族歧視。
這樣等同是令那些少數族裔﹑不諳中文的人難以使用公共服務﹐有些服務是可以死人的﹐例如醫療﹗
幸虧這個語言歧視豁免條文給立法會否決﹐而政府最終也沒有使橫手玩收回草案來玩一拍兩散﹐否則香港將會成為亞洲國際唯一種族歧視是合法的地區了﹗﹗

Wednesday's vote stripped the bill of a clause that would have given a wide range of public services and private businesses blanket protection against being sued for language discrimination.
從上面政府給予的豁免條文﹐簡直是令令人髮指﹗
The government had defended the clause strenuously throughout consultation on the bill, and in the minutes after yesterday's vote there were doubts about its commitment to enacting the law.

我個人意見﹕林瑞麟是個虛偽的基督徒﹐是徹頭徹尾的種族主義者﹗

有關報導﹕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80710/4/743c.html

又一篇出色的無神論文章

有神論者﹐theist﹐特別是基督徒﹐要好好看看這個 A theist guide to convert atheists (如何令無神論者信神指引)﹐裡面很清楚列出大量可以令無神論者轉信基督的方法﹕
http://www.ebonmusings.org/atheism/theistguide.html

其中一條好好笑﹕如果神是創造宇宙萬物的神﹐那麼有外星人的話﹐他們如果有信仰﹐也應該和地球的一樣 (不過這會產生了有趣的神學問題﹐是不是基督耶穌需要每個有高度智慧生物的星球﹐即好似人類那些的﹐去降生﹑行神跡﹑死了和復活呢﹖)

Friday, July 04, 2008

為何基督教的代贖論和寬恕是不合理的﹖

基督教傳教﹐最喜歡使用的論據就是神是「無條件的」寬恕罪人。
這種論述本身就自相矛盾。基督教的基督論已經在寬恕上面放下了條件﹕你要相信基督。
而寬恕的機制也是有問題的﹐人只是把他們自身的罪轉移給基督去代贖﹐而不是自己負責。普遍福音的論述說﹐人無論怎樣做也不足夠為自己贖罪所以「需要」一個完美的神﹐即基督來替代。

首先不談這個「神」是否存在的問題﹐就以上述的「需要論」來支持所謂基督代贖﹐本身就犯了倒過為因﹑循環論證的基本邏輯謬誤﹐全然是趁一個人為自己錯誤悔咎時候乘虛而入﹑播弄那個人的情緒﹑軟弱﹐在一個人處於困境裡面提供虛假的出路而已。

此外﹐完全不問情由就用簡單的「認同一個(沒有證明的)信仰論述(基督為你代贖)」代替一個人對自己錯誤負責﹐本身就是寬恕放在錯誤的位置上面。福音派不喜歡天主教的「認罪」﹑「補贖」等﹐其實一方面是自改教以來潛意識對天主教會的反動反應﹐另外一方面﹐通過了廉價的「寬恕」﹐基督教可以繼續保持他們教友數目來維護他們自己的生存。

而基督教的寬恕﹐不是通過個人悔改﹐而是通過要另外一個人(基督)受苦達成﹐這樣是有違人文精神的﹕人文精神反對把自己的快樂﹑幸福建立在另外一人的痛苦之上的。基督教這種寬恕論在這個角度看是大有問題的。說基督為罪人受無窮痛苦﹐固然令基督教變成一個好像變態的信仰﹐要是說基督根本只是受了30年痛苦回到天堂無限的榮華那痛苦微不足道﹐基督徒又一定感到不舒服﹐這種矛頭基督徒也回答不了。

寬恕要有意義﹐基本上需要﹕
(1)個人對自身錯誤的承認
(2)個人誠摯決心不再重犯
(3)盡可能為所犯的錯補過﹐例如傷害了人﹐需要對自己傷害的人達到和解

上面都是寬恕必要的﹐缺一不可。可是基督教卻容許了人通過殘缺的「偽寬恕」去逃避了個人的責任。

其中一個例子。某A君他殺死了B君的父親。A君給法庭判處了無期徒刑。B 君後來決定寬恕殺害自己父親的A君﹐去到監獄裡面﹐遇見了A君。怎料﹐A君在獄中信了耶穌﹐對B說﹕我已經被寬恕了。
上面例子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
(1) A 君根本沒有向B君承認他的過份﹐承認他傷害了B君﹐居然相信自己獲得寬恕
(2) A 君也沒有和B 君和解
這裡﹐B 君因為基督教的「偽寬恕」受到很不公平的對待﹐再一次被傷害了。

部份﹐但是極少的監獄基督教傳教者﹐是會要求獄中信耶穌的犯人去向受害者家人求寬恕的。而事實上﹐福音派﹐尤其我所見廉價福音的教派 (浸信派﹑播道會)﹐完全不提及這個需要﹐認為只需要承認基督耶穌(引用是羅馬書某節)﹐那人就得救 (得救包括寬恕)。

從邏輯﹑人文精神﹑受傷害者角度﹐這種理念﹑信仰實在荒謬絕倫。
更多有關閱讀﹕
http://www.daylightatheism.org/2008/06/forgiveness.html

Monday, June 09, 2008

今天才看見星期日明報副刊的勁文 - 曾蔭權仆倒了


今日生果報轉載部份強烈評擊曾蔭權這次處理副局長和助理的事件﹐不看內文﹐看題目都知道是苛刻的批評﹕曾蔭權仆倒了

看著香港一天天地走下坡﹐政治領袖如斯濫用公共的資源來滿足一己議程 (agenda)﹐難怪連幾個前高官都要罵了。

節錄幾句﹕
曾蔭權貫徹「親疏有別」的刻薄政策,將官府變成私器,用政府獨家消息、撥款資源及加官進爵,收買傳媒高層和學院領導,令香港輿論消音,學者噤聲;又盡用警察專權,肆意侮辱打擊街頭示威者,正是得勢不饒人,機關算盡之後,結果是大敗於狂傲,即是希臘悲劇說的hybris。

政權失足,仆倒街頭,露出死相

將物色人才,委以副局長及政治助理之重任,當作是招募家丁打手,而且慷香港市民之慨,亂派高薪厚祿

身為特首,不顧體統,關門行事,專益自己友,無視百年基業的香港政府規章法度,當公務員同僚冇到,當市民是付鈔看戲的笨瓜。這種精甩辮,就是乞人憎

中共正在借助此宵小之徒的私心,借助此人精通港府制度漏洞的狂傲,敗壞港府的制度基業,好與大陸淪落到同一水平

同人的看法是,在曾蔭權治下,做官有如做賊

政治顧慮,就是先照顧弱勢者的心情,先顧慮可能受到冒犯的大多數人的感受。Think for the Have-not's. The poor men come first. 而不是Think for the Have's. The rich men come first. 一大批留港建港,不屑去領取居英權和申請外籍的忠誠香港人,難道他們的感受不應該優先獲得顧慮?一位毫無政治履歷的新丁陳智遠,其薪水一下子升到超越資深AO的水平,就因為他是家丁?這口氣,一眾AO精英,誰吞得下?

。。

除了煲呔﹐陳德霖﹐還有基督教界這個自動過戶為領袖的林D9﹕


唉。。。。。。。。

Saturday, June 07, 2008

Don't Give Up, You Are Loved

"You Are Loved (Don't Give Up)"

Don't give up
It's just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When your heart's heavy
I will lift it for you

Don't give up
Because you want to be heard
If silence keeps you
I will break it for you

Everybody wants to be understood
Well I can hear you
Everybody wants to be loved
Don't give up
Because you are loved

Don't give up
It's just the hurt that you hide
When you're lost inside
I will be there to find you

Don't give up
Because you want to burn bright
If darkness blinds you
I will shine to guide you

Everybody wants to be understood
Well I can hear you
Everybody wants to be loved
Don't give up
Because you are loved

You are loved
Don't give up
It's just the weight of the world
Don't give up
Every one needs to be heard
You are loved

Tears in Heaven - music video using scenes from "A dog of Flanders"

Tears in Heaven (Words and music by Eric Clapton and Will Jennings), performed by The Choirboys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ill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Time can bend your knee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Begging please

(instrumental)

Beyond the door
There's peace I'm sure.
And I know there'll be no more...
Tears in heaven

Wednesday, June 04, 2008

Andrew Johnston - Semi Final Britains Got Talent 27/5/08

This is semi-final, singing Eric Clapton's classic "Tears in Heaven".

HiDef - BGT - Andrew sings Pie Jesu

This scene is very touching.
Song is "Pie Jesu", from Requiem by Andrew Lloyd Weber.

Sunday, June 01, 2008

離教後的研讀論文分享之一﹕基督教的封建本質和對人心理的害處

離開基督教後﹐成為無神論者﹐第一面對的是個人理論基礎的不足。雖然在離教過程我閱讀不少材料﹐也當然見過不同非信徒批判基督教的文章﹐但總騷不著痒處。

多謝部份朋友提供的離教者資源網站﹐我從不同角度看到基督教教義體系裡面對人﹐特別是人心理﹑思維潛在的害處。

此文章的材料全部出自: “We Are Too Weak to Walk Unaided - A Family Therapist View of the Pathogenic Aspects of Prayer (2000)” - Michael Moore & Daniela Kramer.

全文可以在這裡找到﹕ http://www.infidels.org/library/modern/michael_moore/weak.html

此篇研究論文可以給不同非信徒﹑對基督教如何影響人發展的人有非常豐富的材料﹐也提出更多從前反對基督教者不能夠說出的論點。

基督教本質
論文首先指出﹐平等﹑民主等現代價值﹐其實是相對較新的。到今天﹐全球仍然有不少地方把所謂平等(egalitarianism ) 或者民主 (democracy) 視為洪水猛獸﹐用各種理由抗拒﹐例如不符合國情﹑不符合他們的傳統等。
例如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例如號稱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印度時常有新娘被殺害﹑「無種性人」(賤民)被奴役﹑殺害。西方的瑞士也到1971年女性才可以投票。
可以說﹐平等﹑民主等現代價值發源地仍然深受過去的封建主義的夢魘所影響。
平等﹑民主對不少西方人來說仍然是未內化的價值﹐因為兩者是把傳統封建主義﹑極權主義的權力分佈顛覆﹐擁有大權的要放棄權力而與人分享權力﹐不論說是國家社會層次﹐還是到學校﹑家庭。例如學校﹐老師擁有絕對權力可以不問情由隨意懲罰學生﹐家長制度下家庭父親可以對子女施行種種操控﹐教會裡面所謂屬靈領袖如何影響信徒的觀點。
而這些封建殘餘思維所以得到延續﹐宗教﹐特別是一神信仰類的回教﹑基督教﹑猶太教﹐他們的信仰實踐形式和教義很大程度容許了封建殘餘思維延續。

基督教的 lip service
我們常常聽見基督徒說他們支持平等﹑民主等現代價值﹐但基督教本質就是與現代社會價值處處格格不入的。舉幾個例子﹕
• 基督教強調單一的真理﹐單元價值﹕ 現代社會推崇多元觀點﹑價值與相對真理
• 基督教強調神的不變性﹐價值﹑真理的恆定﹕ 現代社會相信價值需要隨人類發展按照什麼對人類存活﹑持續發展﹑新知識而調節
• 基督教強調信徒和非信徒分別﹐而部份人因為他們的特性而永遠在神震怒下(例如不信的﹐例如同性戀) - 現代社會平等主義﹐強調只要個人行為不危害大眾﹐是需要得到平等對待

從上面的例子看到﹐一個社會越民主﹑平等﹐因為基督教在骨子裡面的封建本質﹐對信徒來說是會產生一種極大的心理上張力﹐令信徒心理有失衡的危險。越是虔誠堅信﹐這種面對社會價值和內在信仰的張力就越大。信徒當然用教義裡面其他論述去疏導這些張力。

基督教封建本質其實事出有因﹕基督教本來歷史上就是和封建的社會制度密不可分。封建的社會制度的意識形態其實提供了基督教生存的養料﹐封建制度在全球不同地方最少行了三﹑四千年。基督教出現時候越一千九百多年﹐中間和社會的封建制度共生共活了千多年。

封建制度強調人的不同等級﹐基督教只是把最高等級的轉移到一個神詆之上﹐加上了教會制度(不論天主教或新教﹐教會總存在了一群特殊級別的人﹐有別於普通信徒)製造的不平等地位。
最明顯﹐就是按照信仰年資的地位﹐女性的地位﹐和牧師﹑教牧﹑執事的地位﹐基督教家庭強調父親/丈夫就是家庭不可置疑的領袖﹐母親/妻子永遠不可以取代。

一個信徒﹐尤其生活在現代多元價值﹑民主﹑平等社會﹐根本無可能逃避信仰與這個社會的矛盾。結果﹐信徒活在這個夾縫下﹐心靈是需要花很多精力去抗衡這些張力﹐產生的是﹕壓抑 repression, 孤寂 isolation, 自我否定denial

如果這種製造不平等人際關係的思維進入家庭或親密的交往裡面﹐對一個成長的人心理的破壞更大。

縱然一個人可以盡力壓抑不同價值﹐但壓抑裡面產生的內疚同樣可以嚴重影響個人的心理健康。

部份宗教徒﹐特別基督徒﹐往往說基督教信仰是對焦慮﹑疏離等最佳甚至是終極的醫治﹐該論文兩位作者直截了當反對這些新教徒心理學家或者精神分析醫生的觀點。



以下是文章幾個分題的摘要﹕

封建主義與平等Stratification and servitude
• 社會﹑分成不同階級﹐﹐階級最高是神﹐其次是宗教領袖﹐好像封建社會把皇帝﹑貴族放在最上。一神宗教最高是神﹐而在教內最低是平信徒﹐但更低的是不信者和其他信仰人士。一個低一階層的必須服從上一個階層。
• 每個信仰群體的階層成員都有自己的本份﹐不得逾越。

女性﹑兒童地位﹕
• 受到壓抑
• 被視為能力低
• 必須順從上層

人格發展的病態部份﹕
• 強調罪性的信仰要人永遠的自卑﹐覺得自己不足
這種不斷自我質疑﹐self doubt﹐令人永遠不能夠完全獨立自主﹐不可以勇敢的選擇增加的道路和決定。一切選擇都要看神(一個不存在的神) 的意思。到一個極端﹐人把自我意志都放棄﹐不懂得活﹗

• 強調對信絕對信﹐對人不要信﹐增加了人與人之間的疏離隔膜
心理學已經指出﹐學習對人信任﹐是人心智成長的一個重要部份。但基督教的神﹐要人絕對信祂﹐祂卻完全不信任﹐且在神的眼光監視下﹐人的一舉一動都是在祂審判下。

• 罪咎感令人人不能夠完全的自我實現﹐主動的去行﹐為的是確保人們要永遠的依靠神
當人有罪咎感﹐就害怕自己走的每一步是否符合神的意思。在俗世看來是道德中性的選擇﹐例如職業﹑戀愛﹐就加上了所謂信仰的考慮﹐是否按神旨意的考慮了

• 強權父親形像的神
強權的父神對所謂子女的關係﹐就是只有少數祂喜悅的才有祂點點的恩典﹐其他都是努力的獲得這個父的愛。子女永遠是弱者﹑永遠不可以完全自我接納﹑自我肯定。當一個人缺乏自我接納﹑自我肯定。而神永遠的確保子女依靠祂﹐就是令他們永遠不可以自給自足﹐不成長﹐不成熟﹐好叫這些信徒永遠在信仰裡面。

• 自尊的低落
一個自尊低落的人﹐適應能力也相對低落﹐他自身獨立能力﹑自信﹑肯定自己能力﹐都會缺乏﹐以至環境改變一個人就很容易信心動搖﹐甚至動搖他的自尊。

• 對轉變的害怕﹐對成長改變的抗拒
基督教信仰一路都是要人保持在初信一樣的純真﹐也要人繼續幼稚的相信基督教信仰那些近乎迷信的信條。於是當人成長開始質疑的話﹐就加以強烈的譴責﹐認為他丟失初初的信心等等。基督教強調不變的特性﹐但現實上﹐人是需要改變的。

• 信仰令人不可以活在當下 (Here and now)
信仰強調將來的希望﹐而不現實世的生活。信徒﹐尤其是福音派﹐都沉溺在將來所謂末日和天堂﹐而結果反而不參與現實的生活﹐有些甚至不去面對自身現實的問題﹐把一切寄託在天國來臨﹐結果就是沒有真正好好活好當下。他們可能有好見證﹐好的榜樣﹐卻同樣揹負現實的問題。

信徒在這個根本對人心理發展是病態的信仰﹐就有不同的自我防備反應﹕
• 壓抑﹕祈禱求神停止自己那些出乎自然的慾望﹑想法(例如性需要)
• 自我否定﹕不但否定個人的意志﹐也否定個人的需要﹐通過自苦的方法(禁食﹑拒絕享受等) 去追求靈性﹐其實是在對抗內心的矛盾
• 替代﹕自我那些無法滿足的需求通過所謂神去滿足(那些需求所以不能夠滿足卻是信仰造成的)

基督信仰也充滿各類操控的手段﹐例如﹕
• 話語裡面﹐傳道的令自己好像很權威﹑道德高超﹐或是提醒普通信徒他們的不足﹐他們是罪人等等
• 禁止任何質疑﹐通過不同的禱告﹑經文﹐把質疑變成一種罪行
• 記帳﹕即是把人任何的行為都記下﹐決定將來的懲罰或是獎賞
• 監視﹕要人相信神知道自己的一切言行思想﹐於是人害怕
• 洗腦﹕不斷通過不同的方法灌輸信仰概念
• 與人比較﹕人永遠要和一個他們不能企及的上帝比較﹐永遠不能夠接納自己
• 操控與播弄﹕假借神的意思﹑信條等﹐要人相信一切的都已經有了定局﹐人不能夠改變﹐以至人不敢﹑不能主動的去掌握自己的生命
• 絕對順從﹕用來保持信仰群體裡面的既有階級架構。牧師錯了也不可以反對﹐父母錯了也要順從等等。

原本的論文比我翻譯的有更多詳細的論述﹐大家如果英文程度可以的﹐真的應該拿來好好的閱讀﹗

Saturday, May 31, 2008

Mozart - Requiem - Kyrie - 2

又是一首叫我熱血沸騰的古典樂章﹗﹗
簡直唱得好HIGH﹗﹗﹗﹗

Sunday, May 18, 2008

深圳上班的香港人

深圳上班的香港人,我肯定不是唯一的一個,但或許寫見聞的不多罷。

除了上班坐公車,幾乎每次見客戶都必定坐出租車(的士)。司機裡面都有很健談的。一個跟我聊起奧運,我問起他中國國力問題,他坦白說,中國根本談不上有國力,他只是盼望奧運帶來長久的發展。

四川地震後,坐出租車盡是聽見收音機播放地震救災消息。其實,傷亡所以特別大,就是學校、醫院都是豆腐渣工程。可惜,電台都還是國家控制的,一個災民說感謝共產黨的說話可以出街。我心想,這種時候還要跌落地邋把沙、借災難為自己面上面貼金?聽了我實在很憤怒,恨不得北京奧運取消!

Saturday, May 17, 2008

Schafe können sicher weiden (Sheep may safely Graze)

這個版本的 BMV 208﹐只是用了兩支木製笛子﹐音色聽來非常似牧童苖﹐而低音部份是用一支 cello。


由於是 Mezzo Soprano唱﹐我音域應付不來﹐只可以低八度扮Tenor﹐有譜可以在 Choral Public Domain Libary 下載的。我當然是唱德語而不是英語﹗﹗﹗

另外一個版本是真的 period instrument﹐兩支木製笛子﹐用 harmonium (早期風琴的原型) 作為 bass continuo.



Schafe können sicher weiden, wo ein guter Hirte wacht,
Wo Regenten wohl regieren, kann man Ruh and Frieden spüren und was Länder glücklich macht.


Friday, May 16, 2008

基督徒最好以後不要繼續假借科學之名傳教了


最著名的謊言莫過於聲稱愛恩斯坦也信神。
他的一封信,裡面說,聖經很幼稚!

這封信寫於1954年,計畫在倫敦拍賣,估計可以賣12000 - 16000 美元。

原文在這裡: Einstein's letter call Bible pretty "childish"

Sunday, May 11, 2008

Jean Baptiste Maunier - Pueri Concinite

The angelic voice of Jean Baptiste Maunier -- a voice that simply heavenly.



This is a Latin piece:

Pueri concinite Nato regi psallite
Voce pia dicite
Apparuit quem genuit Maria

Sum implenta quae praedixit Gabriel Eia, Eia,
virgo Deum genuit Quem divina voluit clementia
Hodie apparuit Apparuit in Israel Ex Maria virgine natus est Rex!

English Translation:
Sing together, children,
sing songs to the newborn King;
in pious tones, say:
He who was born of Mary appears.
Now we see fulfilled the word of Gabriel: Eya, eya!
The Virgin has given birth to God,
As the divine mercy willed.

Les Choristes Caresse sur l'océan (au palais des Congres)

This choir touches me because of their humble beginnings, and their conscientious way to make sure they do not forget their humble roots.
The solo boy appeared in the movie "Les Choristes" that told the story of their beginnings.

白費心機 -- 朋友給這書我看,希望我回心轉意再信基督教



多年朋友,兼曾經都是所謂的主內姊妹 ,自從知道我成了無神論者後,多次都希望用所謂智慧設計的論點希望令我回心轉意。
朋友似乎低估了我,或者高估這些書本的效用。
老實說,這些書是給那些已經是深信神存在的人,或者對邏輯辯證、科學理論認識不深的人看的。
門外漢看見書包含大量信息、資料,當然會給嚇窒,但細心的看,全書的邏輯就是,全部東西都很“巧合”,唯一解釋自然是設計了。
批評者對這種巧合當論據,簡直難以置信作者是嚴謹的科學家。
科學家既看現象的發生的或然機會,也同時考慮當中的自然規律。此書基本就是用很轉折的方法做一個 bare assertion ,就是神在這一切背後。
裡面說,一切自然現象,都是設計出來給人用科學方法去發現、去觀測的。可是,為何最終的所謂設計者卻不是給人去 用科學方法去發現、去觀測?
上面充分顯示基督徒理論往往採取不一致的思路和採取不同標準:當思路和標準符合他們期望的結論,他們就選擇性的彙集這些信息,然後採取一個準則(切自然現象,都是設計出來給人用科學方法去發現、去觀測,所以神存在),可是當涉及關鍵問題,例如為何神這個所謂設計者不能夠出來給人用科學方法去發現、去觀測,之前的思路準則忽然都不適用,最後是訴諸近乎迷信的“faith"。

一個評論正好打中這書的要害:所謂 Presidential coincidence:
林肯在1846年當選參議員
甘迺迪在1946年當選參議員
林肯在1860年當選參總統
甘迺迪在1960年當選總統
兩人姓氏恰巧也是7個字母
兩人妻子都在白宮其間孩子喪生
兩人遇到行刺時候都在星期五。
兩人都是給南方人刺殺
繼任者姓氏恰巧都是 Johnson (Andrew Johnson繼任林肯, Lynn Johnson繼任甘迺迪)
行刺他們的,全名都有15個字母,都使用3個名字,一個1839年出生,一個1939年出生
這樣多巧合,我們是不是應該都推論,這個行刺,都是背後有智慧設計?

基督教的科學工作者,根本對真理尋求沒有興趣,他們只是拿到了一個學位,博士的名頭,然後用偽裝為科學的外表宣揚他們一套迷信。
總體上面看,這書武斷的肯定智慧設計而漠視他自身嚴重的邏輯繆誤 :即 begging the question

這是 Amazon.com 對這書的評論:
Sure this book sucks, but it's great for scientists and philosophers to use as a teaching guide for what is not science. There are so many fallacies, straw men and just plain false "facts" that it makes someone who is a scientist sick to his stomach. This kind of propagandistic filth is what holds back science and our youths from advancing. Thanks Gonzalez!

Thursday, May 01, 2008

The Blasphemy Challenge

Another fun one

Silke takes on The Blasphemy Challenge

D 人製作video 真的好有心思﹐扮黑白默片﹐有音響效果﹐這個可能是眾多玩 The Blasphemy Challenge最可愛的一條﹐笑到我反肚。

Blasphemy Challenge: Father Matthew Presents

這個天主教神父的回應甚酷。。。
可惜仍然無法令我回心轉意 -- 簡單得很﹐誠意不會令不存在的東西變成存在。
不過欣賞他的幽默和生鬼。

無神論者怪招﹕公開地去否定聖靈﹑否定祂存在來自招永死




剛剛看到網上說針對近日有敵擋基督的人在YouTube.com網站上登載譭謗聖靈的影音短片,大使命中心會長王永信牧師在1月26日發表一份對華人教牧同工的公開信,呼籲華人基督徒起來對抗今世「反神」潮流。

王牧師評論指,通過這個行動我們可以看到,今天魔鬼的思想,借著人的口來直接向神挑戰。
然而﹐如果他真的看過這個 challenge﹐他反應不該是用這種敵我矛盾思維。
如果他真的相信基督愛世人﹐難道他不更加該為這些人難過﹖
這種戰爭心態真的把人思維扭曲了。

我自己親自看過這個網站﹐他們是宣揚無神﹐手法或者激烈﹐但非常大膽也很有創意。

大家可以看看這條影片﹕

Robocop vs Terminator

那些剪接簡直一流

Terminator 來拯救耶穌

真係抵死。。。

Jesus Christ Action Figure

真正惡攪。肯定信徒氣也氣死了。

Saturday, April 26, 2008

我支持陳巧文﹐也慨嘆中國這次奧運暴露了他們輸不起的心態﹗

閱報得知道港大哲學系陳巧文自發在奧運火炬在香港傳送期間抗議﹐我也有跟這事件。一如所料﹐香港的土共和很多﹐我不明白為何有如此古怪思想的人﹐都攻擊她﹐說她「唔知搏乜」﹐連她衣著也是批評的論點﹐真慨嘆香港人思想﹑文化﹑人文素質低落﹗

我最憤怒是警方居然針對她﹐反而給香港張思晉組織的「聖火護衛隊」開綠燈﹑教人家如何做。

對香港核心價值墮落我非常心疼。

還是早兩天蘋果日報的論壇說得中的﹕誰叫中共把奧運變成慶祝共產黨成為永久執政政黨的派對﹖誰叫他們那麼重視各國元首參加開幕禮來營造所謂「萬邦朝華」的虛榮假象﹖
今天蘋果日報文章 可笑的愛國狂飆 夠中的。

探 針 : 可 笑 的 愛 國 狂 飆西 藏 危 機 爆 發 了 , 國 人 又 愛 國 了 。 看 似 火 山 噴 發 般 的 愛 國 主 義 , 與 一 九 九 九 年 、 二 ○ ○ 一 年 、 二 ○ ○ 五 年 幾 次 愛 國 主 義 大 爆 發 一 樣 , 既 是 獨 裁 者 的 避 難 所 , 也 是 奴 才 的 道 德 面 具 。 只 不 過 , 在 道 德 淪 陷 的 今 日 中 國 , 這 類 愛 國 癲 狂 , 缺 少 了 毛 澤 東 時 代 的 莊 嚴 , 平 添 了 小 康 時 代 的 戲 謔 。



輸 不 起 的 弱 國 心 態
無 論 以 甚 麼 樣 堂 皇 的 理 由 , 只 要 是 擁 護 政 府 的 集 會 遊 行 示 威 , 大 都 發 生 在 獨 裁 國 家 , 毛 時 代 的 國 人 , 經 歷 過 太 多 愛 國 反 帝 的 盛 大 場 面 ; 現 在 的 朝 鮮 和 古 巴 , 動 不 動 就 舉 行 盛 大 的 反 美 集 會 遊 行 示 威 。 今 日 中 國 , 儘 管 毛 時 代 的 宏 大 場 面 不 再 , 但 愛 國 遊 行 還 時 有 發 生 。 這 種 被 恩 准 的 遊 行 示 威 , 與 其 說 是 勇 氣 的 表 現 , 不 如 說 是 懦 弱 的 表 演 ; 與 其 說 是 表 達 強 烈 的 「 愛 」 , 不 如 說 是 發 洩 滿 腹 的 「 恨 」 ; 與 其 說 是 獨 立 思 考 的 結 果 , 不 如 說 是 被 操 控 的 盲 目 。
儘 管 現 在 的 中 國 自 稱 為 崛 起 的 大 國 , 但 在 此 次 反 西 方 愛 國 狂 飆 的 底 色 仍 然 是 輸 不 起 的 弱 國 心 態 , 所 以 從 政 府 到 民 間 的 愛 國 者 盡 出 洋 相 。 中 國 憤 青 只 敢 向 偶 爾 失 誤 的 西 方 媒 體 狂 吼 , 卻 不 敢 向 一 貫 瞞 騙 的 自 己 國 家 的 媒 體 嘀 咕 , 已 經 凸 顯 出 國 人 的 犬 儒 式 聰 明 , 讓 清 醒 的 旁 觀 者 感 到 滑 稽 。 滿 腔 的 愛 國 熱 情 只 敢 發 洩 到 小 小 的 家 樂 福 身 上 , 這 家 以 中 國 員 工 為 主 、 主 要 賣 中 國 貨 的 廉 價 超 市 遭 此 劫 難 , 完 全 是 愛 國 者 的 愚 蠢 導 致 的 自 我 作 賤 。 美 國 CNN 的 某 位 主 持 出 言 不 遜 , 的 確 冒 犯 了 國 人 , 憤 青 們 喊 幾 嗓 子 「 要 求 道 歉 」 , 也 就 罷 了 。 但 一 貫 以 堂 堂 大 國 自 居 的 中 國 政 府 偏 要 出 來 為 憤 青 們 撐 腰 , 居 然 在 三 天 內 連 續 三 次 要 求 CNN 這 樣 的 獨 立 媒 體 道 歉 , 且 次 次 義 正 辭 嚴 。 這 種 完 全 不 對 等 的 交 鋒 , 嚴 肅 點 兒 說 , 實 在 是 中 國 政 府 的 自 我 矮 化 ; 戲 謔 點 兒 說 , 這 叫 中 國 政 府 的 「 自 我 惡 搞 」 。
更 可 笑 的 是 海 外 的 留 學 生 和 華 人 所 表 達 的 愛 國 熱 情 。 愛 國 的 大 本 營 在 中 國 國 內 , 但 愛 國 遊 行 卻 出 現 在 西 方 民 主 國 家 的 大 街 上 。 那 些 在 西 方 國 家 走 上 街 頭 抗 議 西 方 媒 體 的 留 學 生 , 即 便 在 國 內 偶 爾 有 機 會 被 恩 准 遊 行 , 也 未 必 有 多 少 人 敢 於 走 上 街 頭 。 再 說 了 , 在 西 方 國 家 , 民 間 遊 行 從 來 都 是 針 對 政 府 的 抗 議 , 起 碼 我 從 未 見 過 擁 護 政 府 的 示 威 遊 行 。 但 某 些 中 國 留 學 生 卻 隔 廣 闊 的 大 洋 舉 行 擁 護 中 國 政 府 的 遊 行 示 威 集 會 , 這 讓 習 慣 於 向 政 府 發 難 的 西 方 人 很 難 理 解 中 國 人 的 這 種 遙 遠 的 愛 國 行 為 。
最 為 荒 唐 的 是 , 在 巴 黎 遭 遇 搶 奪 火 炬 的 中 國 殘 疾 火 炬 手 金 晶 , 馬 上 被 大 陸 愛 國 者 塑 造 成 「 民 族 英 雄 」 、 「 中 華 女 神 」 、 「 聖 火 維 納 斯 」 、 「 史 上 最 美 麗 的 火 炬 手 」 。 然 而 , 當 金 晶 公 開 表 示 反 對 抵 制 家 樂 福 時 , 這 位 「 民 族 英 雄 」 和 「 中 華 女 神 」 瞬 間 變 成 「 漢 奸 」 和 「 賣 國 賊 」 。



中 國 人 自 我 妖 魔 化
另 一 位 留 學 美 國 杜 克 大 學 的 中 國 姑 娘 王 千 源 , 雖 然 年 僅 二 十 歲 , 卻 具 有 獨 立 思 考 的 能 力 和 敢 於 迎 風 而 立 的 勇 氣 , 但 她 的 獨 立 聲 音 不 但 沒 有 得 到 憤 青 們 的 最 低 限 度 的 尊 重 , 反 而 遭 到 海 內 外 憤 青 的 野 蠻 圍 剿 , 披 露 她 的 個 人 隱 私 , 對 她 進 行 匿 名 的 謾 罵 和 恫 嚇 , 甚 至 向 她 在 青 島 的 父 母 家 門 前 潑 糞 , 中 央 電 視 台 網 站 四 月 十 七 號 還 在 首 頁 以 〈 最 醜 陋 的 留 學 生 〉 刊 登 了 她 的 照 片 和 視 頻 … … 這 樣 的 愛 國 主 義 , 既 惡 毒 又 猥 瑣 。
此 次 反 西 方 的 民 族 主 義 狂 飆 之 掀 起 , 按 照 愛 國 者 的 說 法 , 源 於 西 方 媒 體 對 中 國 的 不 公 正 的 妖 魔 化 。 但 在 我 看 來 , 此 次 中 西 衝 突 , 與 其 說 是 源 於 西 方 對 中 國 的 妖 魔 化 , 不 如 說 來 自 中 國 人 的 自 我 妖 魔 化 。 中 共 當 局 對 拉 薩 的 新 聞 封 鎖 和 驅 趕 外 國 記 者 , 中 共 官 員 對 達 賴 喇 嘛 的 文 革 式 指 控 , 網 絡 憤 青 的 流 氓 化 暴 力 化 的 口 水 , 現 代 義 和 團 式 的 抵 制 家 樂 福 運 動 , 海 內 外 愛 國 憤 青 針 對 王 千 源 本 人 及 她 的 父 母 的 野 蠻 圍 剿 , 無 一 不 是 自 我 妖 魔 化 的 蠢 行 。 甚 至 海 外 華 人 擁 護 中 國 政 府 的 遊 行 示 威 , 即 便 假 定 其 主 觀 意 願 是 真 心 愛 國 , 但 其 客 觀 效 果 肯 定 是 最 絕 妙 的 自 我 妖 魔 化 。
隨 大 國 崛 起 的 鼓 噪 , 在 飄 飄 然 的 自 我 感 覺 中 , 這 類 愛 國 癲 狂 症 還 會 不 時 爆 發 。 但 在 我 看 來 , 只 要 現 行 的 獨 裁 制 度 不 變 , 這 種 愛 國 , 還 是 愛 得 顛 三 倒 四 , 愛 得 怯 懦 、 猥 瑣 、 可 笑 。

劉 曉 波
中 國 政 治 文 化 評 論 員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