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Thursday, January 29, 2009

自黃毓民狠批蘇穎智後﹐基督教出奇的沒有反應

立法會議員﹐社民連的黃毓民自上次民間電臺狠批蘇穎智後﹐我發現基督教界真的好靜。
2005年﹐政府對《性傾向歧視條例》咨詢﹐明光社陣營一呼百應﹐華人基督教聯會﹑三大福音派宗派(浸信會﹑宣道會﹑播道會)分別登報反對﹐而且出現9000多人聯署﹐但這次居然聲勢比上次差好多好多。

有朋友說明光社是好得到信徒支持的﹐我根據張國棟告訴我的(在他新書《論盡明光社》有更詳細介紹)﹐指出﹐2005年《性傾向歧視條例》咨詢﹐教會是相信有關條例會令教牧﹑教會惹官非﹙實際上根本不會﹚﹐個別教牧都宣揚教會會給逼迫﹐蘇穎智更加高調出文﹐達到了製造恐慌﹐結果號召了9000人聯署。
但2005年咨詢後﹐明光社在 2007年11月曾經籌款﹐目標450萬﹐當時他們相信只要10分一信徒 (香港基督教人口約30-40萬)﹐即四萬﹐每人100元﹐籌款目標自可以非常容易達成。
明光社的樂觀是因為 2005年反SODO中﹐教會有9000人聯署﹐而平均基督教每週崇拜大約22萬人﹐而且明光社和多家有幾千人崇拜的教會的教牧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恩福堂﹐2007年最少5000人﹐北角宣道會﹐2000-3000人﹐九龍城浸信會﹐3000 - 4000 人)﹐馬住這幾間超級教會﹑這些教會牧者+宗派網絡﹐籌款目標真的應該不難﹐而且2007年經濟好﹐這些教會都是中產階級多﹐根本不應該有什麼經濟上的困難。
明光社就是如此樂觀﹐於是就發起籌款﹐他們在呼籲信裡說,每人只需捐一百元﹐結果籌款期尚餘十幾日﹐竟然只得 227人回應捐錢 (而不是一萬人﹐那9000多支持的唔知道去晒邊)﹐而且還未把以宗派名義支持明光社反SODO的宣道會、浸信會和播道會在全港的會友人數算入去﹐這些宗派一發動﹐籌款金額也很可觀﹐結果呢﹐只得1200 (團體+個人)﹐籌款籌得 340萬﹐其餘要貸款。

其實信徒比教牧﹑明光社陣營想像中更加懂得思考和實際﹐平日明光社陣營(包括明光社﹑性文化學會﹑維護家庭聯盟﹑宣道會教牧﹑播道會教牧) 做爛頭卒﹐什麼淫審條例﹑色情﹑反賭博﹐他們出來牽頭﹐振臂一呼﹐眾教會就附和﹐教會發言支持等 lip service﹐沒有什麼成本﹐可是真金白銀﹐教會的指揮捧就不靈光了﹐於是一人一百元呼籲和9000人聯署有如此落差。

再觀察立法會1月9日門外的恩福堂信徒﹐都是非常激動﹑恐慌﹐研究明光社現象這個朋友看到的就是﹐2005年反SODO中﹐教會有9000人聯署只是出於對有關法例的恐慌 (怕法例會令教會惹官非)﹐是群眾恐慌所致﹐但這次家暴條例﹑之前中大學生報事件﹑早前2007年七一遊行、教人權課程、肛交案、《秋天的童話》等﹐都並非一定得到信徒100%的認同﹐特別這些行為無可避免的牽連了整個基督教﹐令社會把宗教右派﹑保守﹑反同性戀與基督教劃上了等號。信徒畢竟無可能不吃人間煙火﹐外界批評明光社﹑性文化學會﹑維護家庭聯盟﹑高高在上的教牧可以懵然不知﹐但平信徒在社會生活﹐不會不知道 (不論認同與否) 社會對基督教的觀感。
從2007年籌款的事件看到﹐明光社根本在信徒得到的支持是被高估了。


既然上次也是靠嚇去發起信徒反對性傾向歧視條例﹐恩福堂蘇穎智牧師在崇拜和立法會的種種恐嚇言論就順理成章了。但和上次性傾向歧視條例咨詢不同﹐輿論對基督教﹑明光社陣營的反應比上次負面。好多教會訂閱的報紙“明報”就幾次刊登了針對基督教的文章﹐甚至也刊登了基督徒學會唱反調的文。基督徒學會很直接說﹐這次事件令社會對基督教反感。

2009年1月28日﹐明報報導了﹐明光社主動邀約同志團體就條例易名交換意見。熟識基督教運作都知道﹐如果基督教自己肯定有十足把握可以贏﹐他們是不會與任何人﹐特別是「敵對」一方溝通的 (這可以去基督教人文學會那裡求證)。

這次的「突破」﹐明顯是明光社陣營也感受到輿論矛頭針對他們和對基督教的負面影響﹙特別是恩福堂蘇穎智的言論通過了 YouTube 給很多人看到〕﹐2005-2007年間﹐YouTube 在香港還未成主流﹐但今日他們言論被暴露在公眾審視下﹐他們直接感受到外界如何負面地看基督教﹐包括黃毓民高調的反對﹐他們意識到如果拖延下去﹕
(1) 家暴條例修訂被阻延﹐大部份責任都會算到他們基督教和明光社頭上﹐因為他們反對最烈 -- 畢竟﹐是他們自己“撩”起來﹐表明反對的黃成智議員其實去年早知道有關條例和民主黨的共識﹐那時不表示反對﹐現在才出聲﹐已經予人歧視同志與討好教會的印象

(2) 輿論負面批評會深深傷害基督教﹑明光社陣營 --- 其實傳媒已經發現了宗教右派的活動﹐他們的關係﹐而且不排除有人放料﹐令他們面對輿論負面批評﹐例如去年恩福堂牧師蘇穎智支持梁美芬﹐都係恩福堂的人爆的﹐而恩福堂蘇牧師瘋狂攻擊同志的言論﹐我判斷﹐一般會友不會無故把有關片段上網﹐也根本沒有需要﹐因為可以在恩福堂網頁收聽到所有崇拜錄音。
我去過YouTube 看﹐表明看不出是否他們恩福堂自己發佈的。但如果是他們自己發佈就未免太愚蠢﹐他們就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我假定應該是內鬼靠害。從內容看出﹐條片肯定是屬於教會的 Video 視頻﹐而有關 account 看不出是支持教會的人-- 否則如果是恩福堂主動發佈﹐一出就引起多人激烈批評﹐肯定早早就刪除﹑更加不可能給人發表意見和評分﹐而不會留在 YouTube﹐最後還給黃毓民看到

(3) 宗教右派今年美國大選遭遇慘痛的打擊﹐因為年輕人已經厭倦了他們高舉道德議題而不關注更重要的公義﹑環保﹑貧窮問題 -- 美國基督教的調查機構The Barna Group 已經很早發現端倪﹐美國的 emerging church﹐例如 Jim Wallis﹐Brian McLaren 提供了基督教另外的出路﹐都是有見基督教右派正令青年人厭惡基督教 --- 今年選舉豐收的社民連也係利用了網上媒介影響青少年一代﹐網上言論傳播之快與廣﹐是基督教無法掌管的﹐這次家暴條例只是序幕﹐如果明光社和基督教因此傷了元氣﹑或者名聲受損失去了道德發言的“說話力”﹐下輪“淫審條例”檢討就更加難打

同2005年”性傾向歧視“條例咨詢不同﹐今次立法會和基督教都出現了變數

集合立法會+基督教變數在一身的係黃毓民。他敢言的形象在青年人中間是有一定量的支持﹐這是社民連2008年立法會選舉豐收的重要因素。不但如此﹐一般人以為黃毓民立法會掟蕉﹐家長﹑老師對他必定避之則吉﹐黃仍然經常在不同學校演講﹗網上他的頻道也很多人聽﹐此外﹐黃毓民立法會掟蕉﹑辱罵官員﹐並沒有好似建制分子以為必定受到輿論廣泛批評﹐so far﹐只是好零星的評論﹐也只限於”教壞細路“﹑”把台灣肢體衝突帶入議會“﹐因為黃毓民選擇鬧的對象都是市民想鬧的﹐例如林瑞麟﹑李少光﹑曾蔭權等﹐黃毓民除掟蕉一次動作大外﹐大部份時候鬧完會跟保安走。
這次他高調插蘇穎智牧師﹐除了恩福堂死硬支持蘇牧的信徒﹐出奇地沒有什麼教牧夠膽撐蘇穎智或者公開指責黃毓民。

黃毓民可能係道出了好多基督徒心裡面對教會建制的不滿 -- 其實我知道平信徒不是很多都支持明光社﹐通常係自己教會主任牧師叫到﹑群眾壓力下才會如此﹐這次宗教右派無復2005年號召9000人聯署之勢﹐原因耐人尋味﹐但總結我估計有﹕
(1) 信徒同情家暴受害者﹐不認為修訂等於為同性婚姻鋪路 -- 而事實上為了號召反對﹐有些網站係有人傳播消息話立法會係會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來製造恐嚇
(2) 信徒厭倦了明光社的行為﹐認為反對修訂有害基督教形象
(3) 黃毓民的反對令教會不能夠好似以前那樣凝聚反對”家庭暴力條例修訂“﹐教會有另外一把聲音﹐而且在立法會裡面﹐反而凝聚了一些不同意見的人
(4) 家暴條例對基督教會沒有直接衝擊﹐部份認為教會如可以獨善其身﹐就不需要和社會有那麼大的對抗

蘇穎智採取了和2005年同樣的論調 ﹕”XXX條例“通過﹐會帶來更多HIV﹑愛滋病﹑更多人做鴨﹑成為性奴﹑破壞家庭制度﹑多了人模仿去做同性戀 (”XXX條例” = 任何給同性戀人士平權﹑防止歧視的法例)﹐以為2005年係 work -- 其實我唔相信2005年信徒全部真係相信他的說話﹐不過2005年咨詢的條例部份信徒確實以為會影響教會﹐同時2005年是沒有人高調反對他 (除了不幸的黃國堯牧師)﹐但今日多左個好多聽眾的黃毓民﹐情況就大大不同。

我好有興趣知道黃毓民罵完恩福堂牧師向魔鬼祈禱﹑罵完恩福堂教友是契弟﹐不知道基督教界如何善後。

這次我覺得情況如此不同﹐居然沒有任何牧者高調支持蘇牧師﹐沒有人反駮黃毓民﹐好耐人尋味。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貓姐:

算啦,耶教終日都係唔鬥人就去鬥自己。小弟都經已放棄再提呢批蛋散!

唉!大家睇開的會好的!

杜拜仔字

Derek said...

如果教徒理性思考,應該是一種值得鼓勵的好現象吧。

不過呢,教會沒有高調反駁,但其實有很多教徒私底下對黃毓民是很不滿的。主要不滿黃毓民在高開場合用粗言批評牧師。

唉,如果黃毓民私下批評,有誰會知道呢﹖

大黃傻貓GARFIELD said...

Derek﹐耐性不滿黃毓民在公開場合用粗言批評牧師的﹐多數都帶係親基督教建制派﹐或者仍然有那些所謂響外人面前唔可以自己弟兄姊妹鬧交。我在一個網頁度見到信徒話最開心係魔鬼。香港基督教有好深中國人既思維﹐例如家醜不出外全﹑點不滿都唔可以在外人面前公開講﹑論資排輩等。
黃毓民有人不滿一點不出奇﹐好似之前浸信會神學院的孫牧師﹐不過在自己網誌因為傷心神學院烏煙瘴氣﹑有感而發﹐都好似彌天大罪﹐幸好好多神學生﹑舊畢業生都支持他 -- 不過仍然有信徒覺得他是在公開場合批評院長 -- 其實網誌相對根本人流好少﹐最多得朋友去看。
從呢件事情看到﹐基督教有時候為了保持表面團結﹐好多野會私下擺和頭酒。
不過以黃毓民硬朗性格﹐佢 YouTube 條片一定唔刪除﹐問題係蘇牧師哽唔哽得落淡氣﹑襟唔襟得住佢手下D教徒。

Anonymous said...

樓下果位講到鬥人鬥自己, 似乎中國人社會既基督教混合左文革思維, 總係喜歡內耗的.

Sourrow said...

貓姐,多謝你如此詳細的分析。

你講得冇錯,我身邊有基督徒睇完YOUTUBE條片,對毓民的確好不滿。但我覺得佢地主要不滿毓民鬧牧師、語言狠辣、不合基督徒身份。但佢地冇直接回應毓民既論點,都唔知佢地諗乜。

以我觀察,身邊基督徒分兩批,一是跟隨光明社立場,激進程度有不同;其餘則是沉默、不關心議題。識得既人用基督徒身份表達反對意見真係一個都冇,十分悲哀,可能係怕教會圈子俾壓力。

以我感覺,新教右派思想 + 中國封建文化,承繼哂兩者缺憾,可能仲大鑊過歐美D宗教右派。

Winston Marlowe said...

無他,同上次《中大學生報事件》事件,搞到有人投訴《聖經》,是後不了了之一樣。教會領袖不想「非基運動」在香港重演是也!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