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Wednesday, June 29, 2011

耶徒拗直治療毀人一生, 踩人屍體上位

"拗直治療"一個倡導者, 是美國心理學家暨浸信會牧師George Alan Rekers

70年代, 他還在讀博士的時候, 組織研究隊伍, 利用「修正治療」(conversion therapy 或 reparative therapy)(俗稱「拗直治療」)的方法,進行一項為期十個月的改造計劃;其後有關研究宣稱成功,並被不同的激進宗教團體用以佐證「拗直治療」的療效。

Rekers 研究對象有一個化名 Kraig 的男孩, 被稱為前同性戀者

Kraig 五歲開始出現女性化的行為, 愛玩洋娃娃, 和女孩子玩, 他母親看見電視 Rekers的宣傳, 表示政府資助(1970年代, 「拗直治療」害處沒有人知道, 政府給予研究經費)治療研究, 需要男孩作為研究對象

Kraig母親相信 Rekers 是專家, 也希望給孩子一個"正常的人生", 要"趁孩子未定型成為同性戀前"介入, 不知就裡, 把兒子給 Rekers 盡行所謂"療程"

療程包括, 在研究地方桌面,桌面有男孩玩具/女孩玩具, 或者男孩衣服/女孩衣服

5歲的 Kraig 每當選擇男孩玩具/男孩衣服就得到母親讚美, 但相反的母親要不理睬他, 任憑他大哭也不理會, 也不解釋 --這其實是 用一種 rejection/shaming 來逼孩子就範, 孩子渴望母親的注意, 於是改變行為博取母親注意, 但無形中卻在扭曲自己的心和壓抑自己的本性

於是從前母親無條件的愛變成有條件的愛﹐他要迎合母親才得到愛

在家, 每當Kraig出現女性化的行為, 家人就給他一個紅色的籌碼, 相反如果他表現男性化, 便會得到藍色籌碼, 藍色籌碼換取糖果, 但是紅色籌碼累積籌碼越多, Kraig 周末就要受懲罰, 懲罰輕重按照籌碼多少決定, 懲罰就是被父親體罰 --- 在美國, 通常是用皮帶鞭打 (Kraig 的家人後來透露, 父親打得Kraig 很兇, Kraig大得大哭, 妹妹會害怕得逃到別的房間)

在家, 年僅5歲的Kraig要活在自己性情和父母權威的夾縫, 每天Kraig 對住那對紅色籌碼, 只想到會受甚麼的毒打 -- 他哥哥後來說, 每周的毒打都十分厲害, 4歲時候, 弟弟還是個快樂的孩子, 5歲之後, 我再不記得他有甚麼快樂的日子

每天放學回家﹐家裡等待他的不是溫暖的家﹐而是一次一次的刑罰。他一回家﹐Kraig就數數自己有多少個紅色籌碼﹐然後等待恐怖的審判﹐有如每日是世界末日一樣。

為了得到愛和逃避可怕的體罰﹐Kraig更加壓抑自己﹐迎合父母對男孩的期望﹐每次體罰完﹐妹妹憶述﹐哥哥就好似變成麻木一樣﹐沒有表情﹐連生氣或者哭都不懂得。

Kraig 到4歲前還有父母無條件的愛﹐保護和接納﹐5歲後他要扭曲自己去得到愛﹐接納﹐保護和避免體罰﹐他從此不再快樂。

哥哥也參與這個紅藍籌碼的賞罰制度, 這是 Rekers 要求的, 因為他們想 Kraig 相信這個制度是"OK"的

哥哥不忍弟弟受到毒打, 有時候他會把弟弟 Kraig 紅色的籌碼拿去自己哪裡, 等父親不要打得 Kraig 那麼厲害

最後, Rekers聲稱10個月療程, "療程"是"成功", Kraign 後來變得「與一般男孩無異」(indistinguishable from any other boy), 但是代價是他不再和小朋友玩

Rekers 報告出來, 一直就用Kraig 的案例吹噓他療法有效, 說同性戀可以改變, Kraig 一直是他們的poster boy, 人版



Kraig 只是報告上面一個化名, 其他心理學家好奇, 經過這麼多年, 當年5歲的男孩, 今天是不是過正常生活, 是不是同性戀



答案是, 療程是導致 Kraig 更加痛苦



Kraig 真名字是Kirk Andrew Murphy, 他之後對任何的輔導療程都非常害怕



縱然後來一些參與研究的心理學家說, Kirk 14歲時候他們檢驗過Kirk, 察覺不出有問題 -- Kirk 的妹妹Maris 說 -- Kirk 扯謊, 因為他必須如此來騙人, 否則又要在療程吃苦



母親說,療程使他相信自己是個"異類", 和所有人都不同, 中學的時候, 甚至躲在男生洗手間吃飯,不跟其他人一起, 來壓抑自己性傾向



始作俑者 Rekers 靠Kirk 的案例成名, 而且成立美國的Family Research Council, 美國一個基督教組織, 專門反對同性戀者爭取平權, 他藉這些所謂療法宣揚同性戀可改變



但是 Rekers 的成就是在Kirk 被毀滅的人生上 --- 38歲的 Kirk, 掙扎20多年, 終於自殺



Kirk 家人接受CNN訪問, 在節目中控訴當年的「拗直治療」,不但引致原本性格外向快樂溫柔友善的兒子,變成一個壓抑情慾需要和與人隔絕孤單的人,Kirk完全失去與人連繫社交能力,縱然他努力讀書, 在空軍8年, 後來在財經機構擔任高職位, 在人人看來是壯年, 前途大好歲月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Kirk 的悲劇發生後6年, 2009年 Rekers 繼續利用死去的Kirk (Kraig) -- 在一本他有分著作的"拗直治療"書仍然把 Kraig列做"成功拗直"



Kirk 母親相信那拗直治療的做法毀掉她兒子



Kirk 的妹妹Maris 說, 那本書的後記應該加上: Kraig 就是 Kirk Andrew Murthy, 他長大還是個同性戀者, 他後來自殺...哥哥本應該是一個得到無條件的愛, 保護和尊重的孩子....



Kirk 開始治療時候Maris 她還是BB, Maris 只是記得治療後的Kirk,



事件揭露後, Dr. Rekers 辭去NARTH顧問職務, 2010年,他被揭發僱用年輕男妓到歐洲同遊,但George Rekers卻指該男妓只是「來幫他提行李」,最終該男妓證實在每天行程之中,都會為George Rekers提供性按摩服務;此事亦引致多個宗教團體與George Rekers立即切斷關係。



[轉貼]

http://articles.cnn.com/2011-06-07/us/sissy.boy.experiment_1_kraig-experimental-therapy-feminine-traits?_s=PM:US

耶徒拗直治療毀人一生, 還不斷為這治療背書, 真是滅絕人性



我們怎能再走哪些混帳的老路, 斷送人家?





1 comment:

doctorfat said...

不知道這資料對你是否有用

http://www.psych.org/Departments/EDU/Library/APAOfficialDocumentsandRelated/PositionStatements/200001.aspx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