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Tuesday, June 22, 2010

支持溫和路線的人們 -- 為什麼我會堅持反對政改方案和認為民主黨出賣香港﹖

好多堅持溫和路線的人們﹐ 採取的基本思維是大約有以下幾點﹕
一﹑如果堅持不參加功能組別選舉﹐ 就沒有了功能組別那四票﹐ 就失去了最關鍵的否決權
二﹑這次民主黨方案是打破困局﹐ 區議會6席由340萬選民選出﹐我們就可以開始慢慢稀釋功能組別
三﹑社民連多次攻擊盟友﹑實在是太激進﹐不利民主發展

參加功能組別選舉去獲得關鍵的否決權﹐ 原因在於民主派自己20年來原地踏步﹑不敢對市民教育功能組別禍害
這是一種十分功能思維的考慮﹐ 認為社民連指責公民黨﹑民主黨等參加功能組別是高舉道德旗幟而不顧策略。我想請問﹐ 民主派除了力保政改否決權﹐ 20年來到底為爭取普選實際做了多少工作﹖ 2005年政改方案否決後﹐ 一事不做的除了特區政府﹐ 其實就包括了民主黨。除了在議事廳小罵大幫忙﹑已經越來越倒向建制。例如領匯事件裡面﹐ 他們贊成上市﹐ 結果今日害苦了好多小商戶。高鐵一事﹐ 民主黨庸碌無能﹑完全不認真審議﹐ 最初還打算投贊成票﹐ 要不是選民威脅﹐ 他們已經和建制派合流。這次五區公投上﹐ 公社聯盟被各方攻擊﹑抹黑﹑打壓﹐ 民主黨隔岸觀火﹐ 沒有一人為他們說句公道話﹐ 然後先後發表不同歪理﹐ 例如司徒華的猴子論﹑單仲楷的民主非萬能論﹑劉慧卿的民主非粗口論﹑李永達的退黨無胸襟論等﹐ 間接支持獨裁﹑維護建制。
民主黨所以無法在直接選舉議席繼續增長﹐ 是一方面20年來吃盡老本﹑用六四光環進入議會﹐ 但在對市民進行民主教育全面交白卷﹐ 因為要可悲地邊反對功能組別﹑邊參加功能組別選舉自打嘴巴﹐ 所以多年來愧於向選民教育功能組別的不公義﹑不公道﹐ 因為當選民問﹕ 功能組別既然咁差﹐ 你們為何還參加﹖ 你們回答的就是一大堆策略語言﹑確難以自圓其說﹐ 因為﹐ 屈曲的手段﹐ 永遠無法達到直的結果。

區議會6席由340萬選民選出是功能組別千秋萬代的開始
這種通過增加功能組別來消滅功能組別的手段﹐ 邏輯上說不通外﹐ 最大問題是給了功能組別一個千秋萬代的道路 -- 只要是一人一票選都可以收貨﹐ 漠視了提名權﹑參選權平等的問題。建制派﹑中央這次是統戰策略﹐ 收編民主黨進入建制。民主黨得到更多議席﹑嘗到甜頭﹐ 只要保證他們議席﹐ 到要真正把功能組別廢除的時候﹐ 中央﹑建制派自然就會用這次"祝福"區議會方案的偽民主術語和邏輯﹐ 要求永久保留功能組別﹐ 立法會永遠就會有一些議席不可以平等參選和提名。這就不會是真普選。


社民連不是攻擊盟友﹐ 而是撕破民主派多年來懶惰不爭取民主﹑變成只為議席而生存
是香港市民一直縱容無能的民主派繼續在議會尸位素餐﹐ 爭取民主毫無寸進﹐ 大家習慣議會的行禮如儀。如果沒有這次五區公投﹐ 中央願意和民主黨談判嗎﹖ 好了﹐ 公社聯盟有50萬票選民授權取消功能組別﹑儘快實現真普選﹐ 請問民主黨憑什麼去背棄2008年對選民的承諾﹖ 社民連只是指出他們手段的陰險和不當﹐ 提醒市民真正政治不可以無限妥協﹑不可以用功能思維﹐ 否則就會任何原則都可以放下﹐ 最終無法得到真正自由﹑平等﹑民主的社會。
此外﹐ 他們的區議會方案扭曲了爭取真普選﹐ 一直黑箱作業與共產黨交易, 說話不盡不實﹐ 多次推翻自己的立場﹐ 請問這樣沒有誠信的政黨﹐ 怎可能不去揭露出來 ﹖
有人說﹐ 爭取民主從來不能靠政府一紙承諾,爭取民主從來要寸土必爭,抓緊每個機會擴大民主參與,增加政制的民主成份。但問題就是政府﹑中央這次成功地逃避去回應取消功能組別訴求﹐ 等於給了他們後路保留功能組別﹐ 所謂寸土必爭﹑讓政壇新血立時有更多機會冒出頭來,為市民利益盡力﹐ 其實是短視地獲取政黨的政治利益﹐ 忘記了一旦退卻原則底線﹐ 就無法回頭﹗
當民主黨用反對五區公投﹑放棄堅持取消功能組別換取一個增加議席的方案﹐ 其實就是政治交易﹐ 而不是爭取民主。

7 comments:

方潤 said...

1. 有一個網友問了一條問題﹕整個立法會制度本身就是不公義,立法會既然那麼差,那麼為何社民連還要行議會路線自打嘴巴,不乾脆退出只上街抗爭﹖不乾脆叫支持者杯葛選舉﹖

道理一樣,選票和議席是發揮影響力的渠道,不選才笨。就像吳藹儀話齋,選民選我入去是為了最終廢除這一席的。

如果一個擺明屈機的立法會,社民連參選不算問題。那麼其他泛民政黨參選功能組別自然也不見得是問題。

2. 就算不支持民主黨方案,中共和保皇黨一樣會用同樣的理由延續功能組別,根本不待民主黨。

如果你自己也沒信心能教市民認清「普及但不平等」的事實,那又何必批評民主黨「沒教育市民功能組別禍害」﹖

3. 在我眼中,現在社民連的操作,恰恰就是為了他們自己的議席和生存。
又,政治交易和爭取民主並非必然矛盾。

當然,去到這一點,就是沒法討論的了。

h said...

"在我眼中,現在社民連的操作,恰恰就是為了他們自己的議席和生存。"

係又點? 咁都係要民主黨積弱,至會畀人砌. 你估社民連鬧, D人就一定聽?都係要睇佢有無POINT.

陳大文部落 said...

應否支持「改良方案」之謎

http://hkgal-today.blogspot.com/2010/06/blog-post_24.html

taekwonweirdo said...

That's why LSD legislators create scenes and havoc in the legislative chambers. Duh!
There is a blogger (http://www.cuhkacs.org/~henryporter/blog/index.php) who claims that you (Fongyun) are quite an imbecile; it seems to me that his judgment is quite good.

方潤 said...

1. 有一個網友問了一條問題﹕整個立法會制度本身就是不公義,立法會既然那麼差,那麼為何社民連還要行議會路線自打嘴巴,不乾脆退出只上街抗爭﹖不乾脆叫支持者杯葛選舉﹖

道理一樣,選票和議席是發揮影響力的渠道,不選才笨。就像吳藹儀話齋,選民選我入去是為了最終廢除這一席的。

如果一個擺明屈機的立法會,社民連參選不算問題。那麼其他泛民政黨參選功能組別自然也不見得是問題。

大黃傻貓GARFIELD said...

回應﹕ 其實黃毓民參選不是打算以選票和議席在立法會發揮影響力 -- 他目的是進入立法會衝擊立法會﹑衝擊現在的不義制度﹑衝擊官員﹑衝擊尸位素餐的議員。
我也沒有說我沒信心能教市民認清「普及但不平等」的事實﹐ 請回應者不要屈機 -- 沒有信心的話我寫這 blog 幹什麼 ﹖
這個問題﹕ ﹕整個立法會制度本身就是不公義,立法會既然那麼差,那麼為何社民連還要行議會路線自打嘴巴,不乾脆退出只上街抗爭﹖不乾脆叫支持者杯葛選舉﹖
人類社會也不見得公義﹐ 那麼請這個朋友自行了斷﹐ 不要生存好了。

方潤 said...

所以我沒自行了斷,亦支持泛民去搶奪任何功能組別的議席。

黃毓民可以進入不公義的立法會去衝擊,人家也可以進入不公義的功能組別去衝擊,道理就是這麼簡單。

大黃傻貓GARFIELD said...

黃毓民可以進入不公義的立法會去衝擊﹐用的是提名權﹑參選權﹑投票權平等的普選﹐ 手段是正﹐ 而人家進入不公義的功能組別﹐ 手法是用不平等的選舉 -- 請記住 -- 枉呎不能直尋。進入功能組別的人﹐ 沒有任何道德說服力去反對功能組別。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