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Sunday, July 11, 2010

學好中文記之二﹕ 從爛鬼中文看基督教如何蹧蹋中文﹑用以迷惑人心

近日讀陳雲的兩部著作﹐《中文解毒》﹑《執正中文》﹐ 其中論述當權者如何利用文字。鄙俚不文、累贅浮誇﹑言文含混﹑亂作新詞簡稱﹑詞語矛盾等。
基督教其實同樣也使用這種伎倆﹐言文含混的宗教術語﹐ 令你弄不清裡面說的是什麼﹐但可以令人頭腦閉塞﹐思考糊塗 -- 因為文字阻礙了思維﹐ 就無法弄清基督教裡面的歪理。
基督教製造的詞彙﹐ 也製造思考障礙﹐ 什麼屬靈﹑跌倒﹑得著等﹐ 費解難明﹐ 甚至信徒自己都未必知道是什麼。本來清楚的詞語﹐ 例如事實﹐ 無端加上 modifier 如客觀﹑主觀等﹐ 好讓他們精神錯亂﹑腦袋幻想的東西潛得“事實”之名 - 實質事實包含了客觀之義﹐ 唔需要講“客觀事實”﹐ 但加個這樣的modifier﹐ 信徒就可以話神存在都是“事實的一種”。
同樣“存在”也是如此﹐ 又來分客觀/主觀﹐ 目的也是把他們想象的產物冠以“存在”的假象﹐ 混亂討論和思維。
此外﹐ 基督教常愛講超越邏輯﹑以證明他們所言為“真”﹐ 實則也「詞語矛盾」﹐歪曲常理﹐企圖弄非成是。假如可以分辨出”真“的事物﹐ 是邏輯之內﹐ 不可能超越邏輯﹐ 但為了避免邏輯論證駁斥他們的怪論﹐ 就弄出”超越邏輯“﹑”你的邏輯﹑我的邏輯﹑神的邏輯“等含混不清的言語﹐ 結果是基督徒自己思維糊塗混亂﹐ 如果不察他們這些語言陷阱﹐ 連討論也會混亂。
所以﹐ 和基督徒討論﹐ 一字﹑一詞﹑一句﹐ 是寸步不可以讓﹐ 不能含混﹐ 不能夠隨便給他們污染言語 -- 他們污染言語的動機﹐ 在於令討論處處可以有空子鑽﹐ 處處在模糊概念背後躲避﹐ 方便自己脫身或者利用遁詞﹑聲東擊西。

用含混言語討論目的﹐ 其實就是讓批評基督教者不能夠清楚討論點﹐ 而針對教眾﹐ 也令他們思想混亂﹐ 在眼花繚亂的詞語﹑字彙裡面團團轉﹐ 看不出基督教的謬誤來。所以﹐ 當一個信徒開始認真思考﹑用字謹慎﹑字字精確﹐ 其實就是他信仰被侵蝕的開始。

邏輯思維﹑語理分析﹑科學方法等﹐ 如果融會貫通﹐ 最終導致信徒發現基督教信仰都是虛妄。

用一個例子﹐ 就是基督教”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教義。此說法來歷已經難以考究﹐ 但卻是香港基督教界流行的說法﹐ 連我修讀神學的朋友﹐ 都奉之為正統﹐ 和我吵了起來 (當時我已經接近離教階段)。
她沒頭沒腦舉出耶穌在十字架上同一個悔改的犯人對話﹐ 作為”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支持﹐ 說 ﹕ Jesus keeps on forgiving even to the end !!!
可是﹐ 你細心思考就知道這個記載 (就當真的發生過)﹐ 都不可以作為通則﹐ 這是很容易想到的。接著她拋了幾個”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argument 出來﹐ 可是都經不起仔細的分析 -- 大部份時間信徒都是糊裡糊塗的聽﹑被含混的詞語弄得頭昏腦脹。
例如﹐ 朋友說﹐
約壹五13說﹕「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信奉 神兒子之名的人,要叫你們知道自己有永生。」然後對我說﹕ 信徒知道自己永遠有救恩和永生!
這方面我曾經寫了一篇長文一一駁斥﹐ 例如上面一點﹐ 這些話其實指約壹五1—13全文﹐ 並非說信徒只是需要「信過」就已經有永生,而是「信耶穌是基督、愛 神,又遵守祂的誡命」。其中,「信」、「愛」、「遵守」,希臘的原文的時式 tense,是希臘文特別的現在時態,是「由過去開始知道現在還是在進行、持續中」﹐故此”一次“不一致。
從這些例子看到﹐ 信徒是被弄到不能清楚思考﹐ 而信仰也製造了信徒對它的倚靠 (create dependence) -- 信仰不斷強調信徒是需要努力﹐ 不可以離開﹑否則前功盡棄﹐ 他們於是就會放所有精力去保護信仰﹐ 而不是去看清楚自己信什麼。


所以﹐ 與盲基爭辯﹐ 自己用詞必須準確清楚﹑沒有含混的地方﹐ 有不清楚及早地澄清﹐ 令他們無虛可乘。

和合本聖經係基督教內同行甚廣的聖經翻譯﹐ 說是用白話﹐ 但細讀其實是英式英語 -- 因為和合本負責翻譯的是西教士﹐ 而非華人﹐ 而華人參與者也非文化根基深厚之人﹐ 而且是參照英國一個版本翻譯﹐ 出現大量英式中文。例如﹐ 耶穌口頭禪﹕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是 verily verily I tell you 的翻譯﹐
”跌倒“是 stumble upon﹐ 而什麼”不作害羞的事“﹐ 也來自英語"Doth not behave itself unseemly"


耶經和合本在華人得到了正統地位﹐ 日日在教會念誦﹑耳濡目染﹐ 信徒的說話也囉唆起來。當然﹐ 說到教義﹐ 三位一體講極唔明﹐ 是因為它是不可能成立的教義﹐ 於是堆砌文字﹐ 務求聲東擊西﹑等信徒不再深究。


教會發明語言﹐ 目的也是分辨教內教外之人。你開口言談不似教會人﹐ 教會中人自然特別留意﹐ 驚你教壞D羊仔。最古怪就是“決志”一詞﹐ 我初次聽見都唔明﹐ 其實不過是皈依基督。可能皈依太佛教﹐ 耶教不屑使用﹐ 才發明新詞。


“得著”也是香港作家鬧得很多的詞語﹐ 說“獲益”就是了﹐ 為何如此不文﹖

然而,對反智的基督教來說,文辭含混是需要的。進化論利用“理論”一詞的歧義,或者是中文將相信含糊化,目的也是如此,你不知道基督徒說話具體意思,他們就多空子鑽。

1 comment:

Marco Crupi said...

Hi, I am the owner of the blog of photography http://photographymc.blogspot.com/

I have added in the favorite, your blog is really beautiful and useful compliments ;-)

I would like an exchange links with you.

In my photography blog articles on photographic techniques, Photoshop tutorials, digital cameras and photomontage.

Tell me what do you think.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