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Friday, April 09, 2010

吳宗文牧師歪解聖經言論破壞民主﹑為權貴提供道德保護罩掩飾不義

基督教報刊《國度復興報》刊登了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吳宗文牧師在香港華人基督教聯會2月7日舉辦「為香港求平安」祈禱會的分享信息。2010年4月7日蘋果日報報導了有關信息﹐而之前 OurTV中﹐ 快必和林子健也有評論

總的來說﹐ 這種用片面宗教理解為權貴和不義制度辯護﹐扭曲民主和市民對平等政治權利的訴求﹐ 反智程度真的令人咋舌。

我是曾經信奉基督教﹐後來離開基督教成為無神論者。我是認識吳宗文牧師的也清楚他的背景﹐因為廿多年前我就是在他擔任傳道的教會信奉基督教﹐而且是他為我施浸的。

吳宗文牧師政治思想傾向親共﹐例如他說當中國在1971加入聯合國﹐他引以為榮﹐但實際上中國聯合國席位本來是當時在台灣的國民黨政權所有﹐中國共產黨政權只是取代了中華民國的席位。當年講道他憶述自己如何決定奉獻作為基督教傳道人是因為知道毛澤東逝世﹐他想起了聖經以賽亞書說﹕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 上.他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以賽亞書6﹕1) 他形容就是這一年決定讀神學奉獻傳道 -- 不過這個比喻可以看得他非常崇拜毛澤東﹐ 因為烏西雅在猶太歷史﹑聖經學者角度﹐是以色列一位賢明的君主 -- 可毛澤東我們都知道是禍害中華民族的魔君﹑他統治下導致數千萬人死于飢荒﹑發動文革令中華民族遭遇可怕的浩劫。

所以他今天發出如此親建制﹑親中的言論大家也不需要奇怪。

曾經在旺角浸信會聚會也知道﹐ 當年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和討論香港政制發展﹐ 吳宗文和不少基督教領袖都站到前台支持儘快實行民主﹐ 可是言猶在耳他就突然與家人移民美國﹐

日轉星移﹐吳宗文也如很多當年走在前台爭取民主一樣的人被建制和政權籠絡﹐失去了宗教徒應為社會公義發聲的風骨﹐變成為權貴保護他們特權而假傳神意的祭司﹐扭曲基督宗教的聖經和先知傳統﹐用來為權貴塗脂抹粉。

網上已經有好多評論﹐ 例如徐世驊先生批判他所謂引用的經文﹐ 我這裡特別指出他那種選擇性﹑服務權貴的詮釋﹐ 例如林忌的吳宗文是賣主的猶大﹐ 連曾經和吳宗文做過同事﹐ 即旺角浸信會任傳道的孫寶玲牧師也不禁就羅馬書十三章提出更正的釋義﹐ 雖然不點名批判﹐ 但明顯我們都看見吳宗文的釋經是服務議題而非誠實的分解聖經。

吳宗文信息開頭引用的耶利米先知的說話﹕「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29:7)﹐ 而同時也引用聖經羅馬書勸人順服所謂在上者。

吳宗文的論述閹割了耶利米先知﹑羅馬書所處的歷史和基督宗教的先知傳統。
兩段作者其實都是勉勵那些在異教甚至是異族統治下的上帝子民如何保持自己信仰和自處﹐ 絕對不是毫無條件或者無視社會公義來支持政權或對政權的不義沉默。如果他想用這話說服信徒順服統治者﹐那就是天大的笑話。

耶利米先知是要當時的以色列人在亡國被巴比倫人俘虜到其他地方﹐縱然寄人籬下仍然要在那攻打和滅亡他們國土﹑屠戮他們人民﹑毀滅他們國家文化﹑殺害他們王子﹑奴役他們君王的侵略者下如何生存﹐而不是不理會是非黑白順從那些不是人民的合法管治者的人。

同樣地他引用羅馬書也是要人民順從殖民地統治者﹑侵略者而不是一個得到民意授權的管治者。難道今天我們的政府都不是人民授權的政府而是外來侵略者﹖ 如果這樣難怪他會發出這麼反對民主的信息了。

耶利米不但不是最順服政權的先知﹐ 在吳的邏輯耶利米可是離經叛道﹕ 他詛咒國家滅亡﹑國家變成焦土﹑勸人民投降﹑詛咒王室﹑詛咒先知﹐ 可是徹頭徹尾的賣國賊也。

按照這種邏輯﹐ 他又如何解釋孫中山發起的申亥革命﹖ 近代不同地方反抗不義與專制政權豈不都違背聖經﹖

相信認識歷史﹑聖經和時事的都看到吳宗文這種言論的嚴重謬誤﹗

吳宗文牧師選擇性地引用耶利米書﹑但以理和耶穌﹐卻絕口不提耶利米先知如何用吳牧師口裡面所謂嘩眾取寵的手段。例如﹐ 耶利米根據他相信來自神的啟示﹐拿繩索與軛(枷鎖)﹐戴在他頸項上﹐去到王宮告訴君王﹑祭司和大臣巴比倫是上帝懲罰以色列的工具﹐因為以色列的權貴苦待窮苦弱勢的人﹑踐踏公義。 此外耶利米還發出對以色列政權的詛咒﹐說巴比倫會如何把以色列滅亡﹑把王室俘虜﹑把王子屠戮等。

按照吳宗文論述﹐ 耶利米的言行肯定絕對不是所謂這些基督教右派標準的順服在上統治的行為﹐ 但卻是基督宗教和自古以來為弱勢發聲的公義聲音。

吳宗文牧師只提及舊約的但以理不食外族政權供應的食物﹐ 但其實但以理先知晚年也為他的原則違抗當時巴比倫王的王命﹐不順從所謂神肯定的統治者。這些選擇性的引用聖經顯示出吳宗文之流忠於的不是他們上帝的教導﹐ 那教導正如耶利米書說﹐ 是要上帝子民憐憫﹑照顧社會的貧乏﹑弱勢﹑孤寡﹐ 相反吳宗文的信息是服侍權貴﹑甚至為今日政制的不義提供所謂神學的支持和合理化﹗

他整個論述﹐完全忽略了政府﹐ 作為得到合法授權下﹐ 那些管治者對人民的責任﹐就是維護社會公義和保護弱勢﹐ 按照照顧弱勢的原則合理分配社會資源和防止權貴欺壓人。在宗教層面的責任﹐ 政府必須行公義﹑照顧弱勢。

如果按照吳宗文說﹐政府所代表的管治和秩序是神所肯定的﹐請問耶利米﹐以至基督教聖經舊約先知書那些被先知攻擊﹑詛咒的以色列王是什麼﹖難道他們就都不是神所肯定的﹖請問南非杜圖主教反抗政府種族隔離政策﹑馬丁路德金反抗美國當年的種族歧視政策又是什麼﹖

一個政權是否合法並非好似吳宗文之流隨便片言隻字引用聖經就是等於所謂「神所肯定的」- 在基督教的先知傳統﹐管治者要行公義﹑保護弱勢﹑寄居和窮乏者﹐體現一個類似中國禮運大同篇的社會﹐管治者才可以長治久安。只要全面去閱讀聖經舊約﹐ 那些滅亡的政權的原因都是統治者違背公義。

吳宗文牧師如果要反對所謂將所有暴戾驅逐出立法會﹐為何他對立法會的權貴不義視而不見﹖ 立法會掟蕉掃檯是對不義﹑麻木不仁官員施壓﹐ 而非以暴力傷害人 -- 回歸以來政府倒行逆施﹐害苦廣大基層和市民﹐ 那些議員打破議會的僵局為民請命﹐ 所行的就和基督宗教舊約先知的一樣﹐ 指斥權貴的虛偽﹑揭露他們的惡﹑毫不留情的責備他們。

如果吳宗文牧師反對所謂暴戾﹐基督教的耶穌可真正是暴戾的表表者﹐他推翻在聖殿進行買賣商人的桌子﹑用鞭子打人趕人走﹐而且耶穌還毫不顧及現實於將一些別人未必同意的烏托邦東西,脫離實況地強加諸當時的社會﹐舊約的以利亞更加大開殺戒﹐把拜異教神明的先知殺得血流成河﹐摩西下令屠殺米甸人的城市﹑大人小孩婦女都不放過。

吳宗文說民主和暴民統治只差一線也顯示他對民主制度的無知 -- 民主值得正是賦予政權合法性和施政的民意基礎﹐ 令所有公權得到合理監督﹐ 防止暴政出現。

吳宗文之流的所謂講道﹑引用聖經﹐不過是以服務﹑諂媚權貴為任的政權祭司而已。
套用他在信息使用的耶利米先知書裡面的記載﹐耶利米書裡面對那些服務﹑諂媚權貴為任的政權祭司和所謂先知的說話是這樣的﹕
我並沒有打發他們、他們卻託我的名說假預言、好使我將你們、和向你們說預言的那些先知、趕出去一同滅亡。

吳宗文應以這個故事為鑒﹕那個在以色列王殿上折斷耶利米頸項上的軛﹑攻擊耶利米先知來奉迎王帝的祭司哈拿尼雅﹐耶利米對他說﹕哈拿尼雅阿、你應當聽.耶和華並沒有差遣你、你竟使這百姓 倚靠謊言(耶廿八15)﹐然後耶利米宣告神對哈拿尼雅的詛咒﹕ 所以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我要叫你去世、你今年必 死、因為你向耶和華說了叛逆的話。這 樣 、 先知哈拿尼雅當年七月間就死了。(耶廿八16-17)

我們社會所以越來越不安﹐越來越多好似不和諧的聲音﹐源自制度不公﹐也因為如吳宗文之流等埋沒良心的宗教領袖說話麻醉信眾和信奉宗教的政府官員﹐ 讓他們自我感覺良好﹐ 完全不理會他們施政如何﹐導致民不聊生。

什麼循序漸進﹑什麼香港民主不可以一蹴而就﹐都是對受盡功能組別﹑不議制度折騰的基層和百姓的侮辱和踐踏。香港人得到平等的政治權利﹑為政制發展話事﹐是天經地義的﹐因此五月十六日﹐不管你有沒有宗教信仰﹐都不應該沉默﹐繼續容許學者﹑政客﹑甚至宗教領袖用歪理踐踏公義和妨礙我們爭取應有的權利。西方國家﹐ 包括吳宗文1990年代移民的美國﹐ 都肯定民主﹑人權﹑法治等普世價值 (說起來﹐ 美國民主制度也是吳所講的崇拜偶像﹐ 何以他偏偏移民到那裡﹖)

今天的五區辭職、全民公投運動相比根本不如何激進﹐ 而是把決定香港政治制度發展的決定權還給人民﹐ 讓他們投票決定普選﹐ 吳宗文所謂投白票﹑什麼把暴戾驅逐出立法會等﹐ 都是無視今日政制的不公﹑不義﹑不當﹐ 用宗教﹔語言迷惑人心﹐ 讓香港人以至中國人繼續為奴﹑繼續不能夠有尊嚴的決定自己命運。

今天﹐ 不僅為公義、為良知、為憐憫弱勢的基層、為保護普通市民的權利﹐ 也是為了中華兒女﹐ 在五月十六日出來投票「儘快實現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用最和平、理性但最直接的方式向功能組別、建制派、既得利益者說不!

4 comments:

esbullbear said...

人渣本質是不變的, 此人若生於文革之時, 可以想像他會幹甚麼嗎?

Anonymous said...

我是一位基督徒,對於那位歪解聖經道理及應用的人,他的言論太過份,希望他不會令信徒失去信仰或令教外人對基督教有誤解,希望他敢於認錯,大家給他機會吧!

esbullbear said...

歪解定正解由誰決定?

Tat Leung Leung said...

請問香港有無機制罷免牧師?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