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離教書目推薦

我的智商

IQ Test
Free-IQTest.net - IQ Test

Monday, August 06, 2007

從頭條消失(disappearing from the headline)的南韓教會人質

廿三個來自南韓泉水長老會的弟兄姊妹在阿富汗被塔利班部隊綁架劫持成為人質﹐目前已經有兩個人質被殺。香港的報紙已經最少五天沒有在報導他們的消息﹐他們正式從報紙的頭條消失﹐在國際版給其他新聞取代了﹐港人一般對這種新聞三分鐘熱度之後已經去追其他新聞了。當然這不代表事件已經完結或者我們不繼續深思事件。

我幻想如果我是南韓弟兄姊妹的家人﹐真要埋怨為何自己不是美國人﹐不是美國人﹐最低限度都是西方人﹐例如德國人﹐意大利人等等﹐最少西方盟國可以會緊張﹐現在就只得南韓乾著急﹐真的同人唔同命。

南韓人民肯定也怨恨美國人在國際事務下下要南韓盡盟友去出錢出力﹐當然最糟糕是南韓不是像英國、澳洲這些一等盟友﹐是二奶盟友﹐當二奶盟友出事﹐美國就處處擺出反恐原則﹐說什麼不可以和恐怖分子談判﹐就由得二奶命盟友國家的國民做砲灰﹐就好像今日那群南韓人一樣。任憑那些家屬哭得死去活來﹐美國就是不肯給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談判﹐又不肯出手營救。要是這次被綁架的是美國宣教士﹐塔利班部隊膽敢動他們一根頭髮﹐肯定美國一定電視片那些橋段一樣﹐出動突擊隊、Commando、戰機等去攻擊塔利班部隊、拯救人質﹐炸塔利班部隊一個片甲不留﹐好體現他們所謂「不和恐怖分子妥協談判」的原則雲云。

當年菲律賓好像在阿富汗一出事﹐就「走夾唔抖」﹐雖然初初看來很「樣衰」﹐但現在肯定他們一定深自慶幸自己選擇丟臉但保住國民生命的決定。


基督教的時代論壇一○四○期有兩篇文章報導和評論這事件(社評和新聞解讀)。兩篇都既肯定那廿三南韓基督徒往海外服務和宣教的心志﹐但對他們這次遇險就認為是南韓有關教會方面不當的處理才導致危機的發生。如果講得白一點﹐以中國人實用為上的心態﹐南韓有關教會方面的行為叫「唔識個死字點寫」。不是說宣教工作要怕死等等﹐以前宣教的很多都有殉教﹐不過這次政治形勢複雜﹐連美國這個派最多宣教士出來的國家都不肯相助﹐正是因為看出這些人質是政治籌碼。美國權衡國家利益和他的反恐策略﹐這些南韓人死光都是 collateral damage。他們寧可撤手不管都不願意這次事件成為先例。南韓政府和教會這躺真要靠自己了。

時代論壇社評對香港教會的批評也不客氣﹕一向「閉門一家親」,對國際事件少理少聞、要學習拓闊思維與視野,多點關注認識國際事務。如果有八成教會 fit到這個評論我一點也不驚訝﹐我自己出身於主要福音派﹐聚會多年都知道認識國際事務絕對不是香港教會的強項或者關注點﹐多數信徒返去聽下道﹐查了經已經覺得好夠﹐真的承受不了更加複雜的題目。

而江大惠更加用人看來是苛刻的字眼形容﹕那是「無謂犧牲」。

凡有宣教士的教會看見江大惠這些字句﹐都很難不覺得礙眼。畢竟華人教會都看宣教這種事工是最高尚最引入羨慕的﹐欣賞那些去宣教還來不及﹐怎忍心這樣講(所以有人馬上回應指江文言重)。老實講﹐踩就不會踩﹐不過有沒有必要把很普通的宣教醫療服務當到好似殉教那樣﹐認為有丁點價值都不是「無謂犧牲」﹖實事求是點看﹐不如看他們和其他NGO(非政府組織﹐例如紅十字會﹐樂施會﹐無國界醫生)一樣﹐他們都是在危險地區提供人道援助服務的人﹐這廿三個南韓人的生死不會比其他NGO更加緊張或者更加「悲壯」﹐如果關心他們﹐是否也應該象時代論壇社評講﹐要認識其實不少NGO、人道組織、新聞記者,抱著更崇高的使命,進入危險的國土工作,教會更需要關注他們。

時代論壇說批評目前香港不少教會短宣只能滿足是少數人的信仰慾望﹐都肯定是非常礙耳的言論﹐相信在香港的教會環境下﹐肯冷靜聽聽的不會很多。

1 comment:

Dvora said...

你的評論很好~

西洋笑話 - 次次來次次更新